温馨提醒:建议您将墨语小说网首页加入“浏览器收藏夹”,以便能够轻松访问墨语小说网!www.myxs.net
我的书架 繁體版
首页 > 言情小说 > 美人持刀

第701章 除虫 文 / 正月初四

    虫爷怒不可遏的吼了一声,手掌化为刀,就向庄柔劈了过来。

    庄柔挥动盾牌,直接挡在了身前,那手刀哐的就砸在了盾牌上,发出一声巨响。

    “要不你来?”庄柔看向秦秋,这还欠着十七万两银子,不如再打他一顿出出气好了。

    秦秋摇了摇头,“没兴趣,这老头打一次就要少活几月,说不定还没打完就死了。”

    他不可客气的说道,残烛一样的老头实在是没有兴趣动手。

    庄柔不懂他话里的意思,但虫爷倒是听到了,顿时像喝了酒一般,脸瞬间涨红,气得向秦秋就奔过去,“臭小子,今天老夫就拆了你的骨头!”

    秦秋瞬间滑出去,边躲边嘴不停的说:“你还是省省吧,小心自己闪断了骨头。”

    “你出手啊!你这个软蛋!”虫爷不停的攻向秦秋,对方却只闪不还手,气得虫爷咆哮如雷,却又拿秦秋没有办法。

    虫爷不停的喊着让秦秋出手,一副很渴望被打的样子,可秦秋就是不出手。不知他是在找一击必杀的机会,还是故意不打虫爷。

    感觉这样下去,秦秋都得讲你求我,求我就动手了。

    那边的情况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庄柔瞅向了站在一旁倚门看热闹的那个小娘子,心想着把这个也收拾掉吧。

    小娘子见她盯着自己,便不慌不忙的摆摆手,“可别动手,不给银子就不给吧,就当是交个朋友了。”

    庄柔愣了一下,这铃阁可真是一盘散沙,都是阁中的人,却来了个见死不救。

    她便说道:“一会那老头让我们杀了,你可别恼火。”

    还没等小娘子回话,虫爷就向庄柔冲过来,抬手便劈。

    秦秋懒得和他动手,庄柔可不惯他的坏毛病,甩起盾牌直接迎面拍在虫爷的脸上,砰的一声就把他整个打飞出去。

    这一下可不轻,虫爷在地上翻滚着飞出去,撞到对面的墙才停下来。

    他趴在地上一动也不动,看起来好像已经死了。

    “我都听到你的心跳声了,还在那装什么死。”庄柔瞅了一眼说道。

    刚才心跳声还小的好像没有一样,现在却如鼓点般响起来,声音还越来越大。就算庄柔是靠内力听到的心跳声,但她怀疑现在不用内力,也能听到虫爷那激烈的心跳。

    她皱了一下眉头,觉得有些不对劲。

    这时,虫爷手动了动,撑在地上站了起来。

    他抬起头来,脸上鲜血淋淋,鼻子和嘴巴都给打出血来了。

    “老夫就知道你这女娃娃心狠手辣,对老者也下得了狠手,现在就让你尝尝不尊老的后果!”虫老捏着手中的茶壶,迎头就住嘴里灌里面的东西。

    庄柔不知道壶中是个什么,但看这架势也知道,这是虫爷战斗所依仗的东西。

    怎么可能给他机会!

    虫爷正在仰头喝东西的刹那间,庄柔脚下用力,踩裂青石板,整个人就冲到了他的面前,伸手一把就夺走了茶壶。

    本来虫爷已经灌了两口中,还要再来几口,这一下茶壶就给夺了去,从茶嘴中还飞溅出些乌黑的汁水,洒在了他的脸上。

    “还我的壶!”虫爷大惊,他可还没有被人夺走过茶壶,一般都是等人发现茶壶中的秘密时,已经没有实力抢走此壶了。

    他不认为是秦秋告诉庄柔壶中的秘密,因为秦秋根本不知道壶里是什么,大家都以为他在打醉拳所以要喝酒。

    “给老夫拿来!”虫爷飞奔而来,伸手想要抢回壶,他的速度和力量比之前有了很大的提升。

    庄柔怎么可能让他把壶抢过去,操起盾牌就把他砸了出去,就和拍苍蝇似的,感觉没多大的杀伤力。

    然后倾斜茶壶,便有黑色带着酒味的液体从壶嘴里流出来,全被她倒在了地上。

    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她没敢凑过去闻一下。

    但这举动却是彻底的激怒了虫爷,他几乎是从地上反弹而起,速度比刚才更快更猛。

    庄柔咧嘴笑了起来,直接把茶壶嘴对着地面,那茶壶本就不大,又是喝又是倒的,此时已经倒光了。

    她抓着茶壶就向虫爷的面门砸去,被他一把抓住了壶,立马仰起头把口对着茶壶嘴,却只有几滴落入口中。

    虫爷气得把宝贝茶壶重重扔在地上,左手掌就劈过来,庄柔侧身闪开,盾牌又挥了过去。

    就在此时,虫爷右手边寒光一闪,有闪亮的东西向她刺来。

    千钧一发之际,庄柔抬起脚用鞋底挡住了那物,再定睛一看,竟然是把刀尖泛着蓝光,涂了毒液的锯齿短刀。

    “真卑鄙,你竟然用暗器,还涂了毒。”她皱眉喝道。

    虫爷更是气愤的喝道:“你才卑鄙!鞋底竟然装了东西!”

    庄柔一盾牌就把他拍飞,很失望的看着他在地上挣扎着要起来,“铃阁现在就只有这种人了?秦秋在你们那不会是大将,一人顶千的存在吧。”

    “他跑了之后,你们连个像样的人都找不出来了?”她有些无语,这老头实在是太弱了。

    不过自称虫爷,总得有什么能耐吧,比如能控制虫子之类的本事。

    庄柔警惕的盯着他,“来吧,把藏在身上的蜂窝扔出来,我倒要看看,你这虫爷如何不浪得虚名。”

    虫爷愣了一下,脸红脖子粗不顾满脸的血嚷道:“谁说老夫身上带着蜂窝了!”

    “那就是有很多毒虫?你刚才放暗器的那招,是有点像毒蝎子。所以你身上带的是这种毒物!”庄柔恍然大悟的说道。

    她声音尖锐的喊了起来,“肯定还有大蜘蛛!天牛、蟑螂和毛毛虫,甚至是跳蚤、虱子!”

    跳蚤和虱子是她最讨厌的虫子,流民几乎人人都有,平日晒太阳等死的时候,就靠捉它们来打发时间。

    庄柔指着虫爷叫道:“你别过来!原来是想用这种法子对付敌人,怪不得整个人脏兮兮的,真是卑鄙无耻!”

    虫爷快被她气死了,谁说叫噬骨虫就一定要养虫子,难道就不能是形容他像噬骨的虫子那样难缠吗?

    茶壶中的独门药水又被倒光,没有服用乌脉汤,他的实力就不能发挥出来。

    不过看到庄柔似乎很怕虫子,虫爷就想利用身上并不存在的跳蚤,让她自乱阵脚,再寻机用毒刃刺她。

    于是他便放声哈哈大笑,然后展开双手就跑了过来,嘴中还喊道:“让你尝尝老夫身上百种虫子的滋味!”

    这时,庄柔突然掏出个火折子,拔出来吹出火星,对虫爷说道:“我帮你把虫子都烧掉,跳蚤和虱子只有要用火一烧,就会死个精光了。”

    “你站着别动,我来烧了。”她单手抓着盾牌,一下就把虫爷给拍在地上,踩着他便要用火折子把他给烧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