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建议您将墨语小说网首页加入“浏览器收藏夹”,以便能够轻松访问墨语小说网!www.myxs.net
我的书架 繁體版
首页 > 言情小说 > 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497 陷阱 文 / 枼玥

    伴随一声巨响,一条狭长的通道出现在一众人眼前。

    长袖中,柳若白双手握拳,指甲嵌入掌心,划开一道血花也丝毫未曾察觉;传闻中天族归地究竟在何处,岛屿最高处都高不出海平面多少,难不成在海底?

    立即否决了这个想法,海底除了鱼类之外,人类根本无法生存。

    “究竟是归地还是归地。”魂归之地,柳若白下意识道。

    一句话让原本一众人悬着的心更加没底了。

    魂归之地四个字在太上长老心中敲响了警钟,太上长老眉头微蹙,“兰溶月真的将船留在海边吗?若白,她是否在船上做了什么?”

    “船无异常,她确实留下了。”柳若白回答的却是兰溶月在岛的另一侧留下了一艘小船,此次兰溶月并未亲自要求冒险,柳若白心底觉得欣慰,一国之后,又被晏苍岚爱到骨髓里面。

    若兰溶月有个万一,苍月国偌大的基业就会毁于一旦。

    天下百姓又将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嗯。”请嗯一声,心中却觉得兰溶月不会这般好心,眼前漆黑狭长的通道,太上长老心底也泛起丝丝退意。

    许是太容易达到目的,反而有些不敢置信。

    尤其是兰溶月的态度,不分一杯羹,怎么都说不过去。

    可他却不知,对兰溶月来说,无论天族所寻求的归地是怎样的,于她来说,她的归处终究在晏苍岚身边。

    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与此同时,兰溶月一行三人重登灵岛。

    大长老神情焉焉,颇为失落,“不知他们三人进展可还顺利。”虽知兰溶月早有安排,心中失落依旧难掩。

    “只能等了。”

    她也是今日才知道叮当父母的过往,若早知,早就做了另一番安排,封了前往灵岛的路,两人前她曾提议,被大长老犹豫再三后否决了。

    “那就等着吧,我先回去看看。”大长老看了两人一眼,心底似是做了一个决定。

    “好,我和夫君在沿岸等着九儿他们的好消息。”

    大长老点头离开,晏苍岚将兰溶月揽入怀中,“不会有事的,那座岛颇为隐秘,倒是一个不错的藏身之地,季五这个人颇为自负,后又有九儿和张叔一番布置,不会有意外的。”

    知兰溶月冷情这众多,但真正了解她的人却很少很少。

    她冷情,可更害怕失去,很多的时候她更愿意直接冲在最前面。

    晏苍岚明白她今日的选择心中有多不甘心,可同时也高兴她终于能让自己站在众人身后,明白了自己的身份。

    他随她来灵岛,以身犯险,用实际告诉她,万事不要想着他,不要以身犯险。

    天下争,战事起。

    兰溶月始终未曾说前世她如何身亡的,可自从知道她和楼浩然之间的恩怨后,便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同归于尽。

    所以,他同意兰溶月独自带着三个孩子南行,为的就是让她明白,想着孩子,想着他,不要冲在最前面。

    可今日,兰溶月明了,也做了。

    看着她的模样,他心底却有些堵得慌。

    爱着她的一切,那爱冒险的性子也爱到了骨子里,可他却又独害怕失去她。

    “嗯,你说的不错,不会有意外的。”他一番用心,她何尝不明。

    杀过太多人,没有人比她更清楚如何将一个人置于死地。

    可她却偏偏最怕失去身边的人。

    取与舍,她不是不知,只是不愿意选。

    “昨日收到的消息中说,金面公子准备前往东陵国相助兰梵,不过却将柳言梦留了下来,这段时间,这位金面公子的后院颇为精彩,如娘子所料,那卢芷韵却是是个角色。”后宅争斗从不逊色于前朝,只有更险更阴毒,柳言梦是被柳嫣然一手培养的太子妃人选,只是再了解这女人争斗的人,未曾想却一再败于卢芷韵之手。

    “夫君似乎有些意外?”兰溶月抬头,心思回到正事上。

    “娘子不意外?”

    兰溶月看了一眼晏苍岚,他是男子,自然没有她那么深的体会。

    “当然,卢芷韵爱慕兰慎渂,不,应该说她曾爱慕兰慎渂,卢家情况特殊,卢芷韵是嫡长女,从小颇为得宠,可母亲早逝,卢家后院中有个小妾颇为得宠,哪怕卢芷韵是嫡长女,又怎能胜得过他父亲的枕边人。”

    未穿越前,她以为那些后宅争斗,阴狠毒辣的手段都存在于小说中。

    可体会后,她方知,后宅争斗远比小说中的更为可怕。

    “娘子是说卢芷韵的生活远不如表面这般风光。”

    兰溶月轻轻摇头,“她的生活确如表面这般风光,可这风光是她自己争的,你想,她年幼失母,后父亲又将宠妾带回家门,宠妾生下一双儿女,她母亲家世虽算不上低,也着实算不上有多高,可她性子柔弱,能在卢家活得风光无限,只能是她自己足够聪明,也足够狠。”

    “娘子说的极是,自娘子说过后,我便命人搜集过卢芷韵的信息,颇为有趣。”腰间突然一疼,迎上兰溶月温柔的笑颜,晏苍岚低头想一尝红颜滋味,却一手被兰溶月推开了。

    “有趣,我怎不知夫君竟对他人之妻这般感兴趣了。”

    晏苍岚厚着脸皮,闪身到兰溶月身后,紧紧搂住兰溶月纤纤细腰,“这不是娘子之前说卢芷韵颇为不简单,能让娘子称一句不简单的人,为夫自然也得让人查上一查。”

    “狡辩,夫君啊,没人说,心悦一个人是从最初的兴趣开始的吗?”

    低头,将头埋在兰溶月颈间,“为夫这辈子只心悦娘子一人。”

    “油嘴滑舌,下次不许瞒我,这一次就放过你。”

    “听娘子的。”

    “说吧,差点什么?”

    耳尖微红,晏苍岚忍不住咬了一口,见怀中人儿娇羞想逃,又想想时机不对,收拢心绪,“什么都没查到。”

    “什么意思?”

    “从资料上看,她颇具一个世家嫡长女的风范,对上孝顺,对下恩爱,教导幼弟幼妹,无一不好。”晏苍岚心中补充了一句比蛇蝎更甚,没留下任何痕迹,这样的女子若真睡在枕边,若换做他,只有一个选择——一剑杀了。

    “无一不好,没留下丝毫痕迹,我倒是有些好奇了。”

    “哦,娘子好奇什么?”

    “好奇这样一个人为何会选择兰慎渂,一个聪明如斯的人,选择男人的眼光可没我好。”听着晏苍岚的心跳,目及远方,等候一声巨响,划破这该死宁静有紧张的氛围。

    “或许年纪到了,她有厌恶了卢家,又或许她是另一个柳言梦,一个有野心的女人。”晏苍岚猜测道。

    有时候晏苍岚甚至会想,一个有野心的男人不可怕。

    最可怕的是一个有野心的女人,这样的女人最初如菟丝花一般依附男人而生,可随着时间流逝,她们会吸取男人的骨血,让这个男人为她们而生。

    如此一想,他怀中娇妻的性子霸道,可他却又爱死这份霸道。

    “菟丝花。”

    “知我者,娘子也。”

    “若我是菟丝花呢?”说道菟丝花三个字时,她能感觉到晏苍岚打心底厌恶,忍不住好奇道。

    晏苍岚沉默,细想,若是娘子,他也没什么不能接受的,“我愿与娘子融为一体。”

    某人此刻典型的双标。

    “胡闹。”虽说他胡闹,可心底却是甜的,“我们明日回去,可好。”

    说他胡闹。

    可实际上,她才是真正的胡闹。

    一路南行,以己为饵,她能感觉到他的疲惫这些天渐渐消散。

    可见他有多爱她,才能容忍她那般任性。

    她或许强大,可夫妻之间,仅仅有强大是不够的。

    “好。”

    吹着海风,说着天下局势,静候时间流逝。

    夕阳西斜,围绕灵岛的雾渐浓郁,两人的心也越来越沉。

    与此同时,季五公子已将所有的火药全部搬下船,火药饶了大半个岛屿。

    “公子,快要涨潮了,若是火线被潮水清透,一切就白费了,还请公子尽快决定。”男子低着头,声音压低,彻底掩去了自己的紧张。

    “船上没有了?”不知为何,季五心中总有些放不下。

    “公子,可需我带人上去看看。”这段时间在海上没头没脑的航行,他早将火药放置于两艘船的夹层中,只等季五公子点火,两边的隐线会同一时间点燃。

    同归于尽。

    想到兰溶月给出的承诺,瞬间也觉得值了。

    “不用了。”这股不安来自何方,季五也说不清楚。

    浪涛翻涌,潮水渐涨。

    压住心底的不安,拿出火折子,点燃隐线,“撤。”

    霹雳的火星以飞快的速度饶过半边岛屿,兰溶月留下的那艘大船此刻也燃起熊熊大火,季五领着人驾驶两艘船回到海面上,一阵冷风吹过,心突然明了,“这座岛太安静了”就像陷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