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建议您将墨语小说网首页加入“浏览器收藏夹”,以便能够轻松访问墨语小说网!www.myxs.net
我的书架 繁體版
首页 > 言情小说 > 诱妻入室:冷血总裁深深爱

第1646章,暮檐凉薄176再见宁语 文 / 三三三爷

    薄凉想了想,“好吧。”

    “那你们加我微信吧,我把你们拉进群里,你们不知道,我们班上的人都说起你们呢,说你们要是不来,一点意思都没有。”

    秦晴晴很热情,薄凉和裴渐策拗不过她,加了。

    忙完后,裴渐策和薄凉安静的站着,秦晴晴看着他们,眼眸复杂,却有星光,“你们还是在一起了,挺好的。”

    现在想起,自己当年做的事也挺傻的,幸而当年自己同桌叫停了,不然他们仨再见面,就是另一番光景了。

    薄凉愣了下。

    什么叫他们还是在一起了?

    说的好像她和裴渐策是一对,之前在一起过,后来分开了似的。

    裴渐策也拧了拧眉头,正要解释,秦晴晴的朋友叫她了,“晴晴,好了没有啊?我们都饿死了,不来我们就不等你了啊。”

    “好了,就回。”

    秦晴晴应声,回头讪笑:“那……我不打扰你们了,我们明年见。”

    薄凉点头,秦晴晴离开后,她感叹了一句:“她变了挺多,我觉得她以前好像没这么开朗的。”

    “嗯,”裴渐策回头看她,“你也变了挺多。”

    和秦晴晴相反,她没以前开朗爱闹了。

    又或许……

    这只是表面?

    或许,她只是将真实的自己给藏住了,不想被人发现。

    薄凉觉得自己很有自知之明,“是不是变得更无趣了?”

    裴渐策皱眉,“怎么能这么说?”

    “好了,跟你开玩笑呢。”

    薄凉也不介意自己变或者是没变,反正她自己过得舒适就行,至于别人觉得她无趣或者是有趣,她都无所谓。

    毕竟,有时候就是你再有趣,再可爱,再讨人喜欢,有些人有些事依旧会离你而去,半刻多不留。

    既然如此,倒不如让自己过得舒心一些,自己高兴,全家不愁,多好!

    ***

    明天就是事务所年会了。

    薄凉这几天并不忙,因为梁律师也不知道在忙什么,最近都没接大案。

    在接近下班的时候,梁律师亲自来找她,“晚上有个宴会,小薄你跟我过去一趟吧。”

    薄凉不太喜欢那种觥筹交错,戴着面具交谈的场合。

    不过,她以后要开自己的事务所,累积人脉是最重要的,这种事她推不得。

    梁律师对这一次宴会似乎格外重视,“这是正式场合,穿正式一点,要不你现在回趟家或者是去卖一件像样一点的礼服吧,别穿职业装。”

    薄凉头痛,但也认了。

    薄凉正收拾东西,陈燕就走了过来,脸色不太好看,“听说梁律师要带你参加宴会?”

    薄凉点头,陈燕斜着眼看她,“那你可得小心一点了。”

    薄凉觉得不太对劲,“什么意思?”

    陈燕为什么看不惯她她不得而知,但有时候陈燕也一会把事情说到点上,她得小心一点。

    “没什么。”

    陈燕她是妒忌。

    好的饭局或者是宴会,梁律师就叫薄凉陪,陪酒陪喝的就叫她,她能不气吗?

    再说了,像今天这样限制人数,还集齐了政商各界大人物的宴会,以前的梁律师根本进不去,现在他终于攀到关系去了,带的人却并不是她,她脸都气歪了!

    薄凉收拾好东西就走了,也没在意陈燕的脸色。

    她没有礼服,还得整一套礼服出来,也不知道哪里才有礼服买,不过,她记得她之前逛街的时候,有看到过哪里有的买的。

    在美国读书的时候,学校里同学总是办各种各样的Patty,她穿礼服的次数还真不少。

    所以,要找什么样子的礼服,薄凉自己心里有数。

    第一,长袖。

    第二,长款。

    第三,要厚。

    不然大冬天的,就算屋子里有地暖,她也觉得冷。

    只是,到了目的地,偌大的礼服定制店铺里礼服样式多不胜数,弄得她眼花缭乱。

    现在的礼服,大多用料轻薄柔软,露胸露背露是规律,就是长款的,也是里面裹裙,外面披着一层捶地薄纱,一点都不厚。

    厚一点的,不是在腿侧跟民国时候的旗袍那样裂一条缝出来,走路都露大腿,就是在中间交汇处分开,双腿均露;长袖的更不多了,就算有,也是薄薄的一层纱,有根没有一个样。

    店里生意似乎挺好,里面人很多,都是女性。

    里面一点的,似乎是高档区,随便一件都要好几万,甚至是几十万的,薄凉也是懂行情的,没去那边。

    不过那边人不少,很多店员都围着那边的客人转,她这边的普通价格区域店员就没两个了。

    不过也正因为这样,她才有时间一件件的慢慢挑。

    薄凉脚上穿的,是一双银色的高跟鞋。

    最后选定了一款米色的长款的,偏向休闲一点的裙子,就是素了点。

    上面是翻领,点缀着线性的红色,胸前及手臂处是波浪碎花,唯一不足的,是没有袖子,袖子的地方有碎花编制而成,很短,但总比没有好。

    总的来说,薄凉还是挺满意的。

    她进去试了试,长度刚好到她脚踝上一点,可以接受。

    她刚走出来,店员惊愕的瞪大了眼眸,“小姐,我看过很多人都喜欢这一款礼服,但没有多少人是穿得好看的,你传上去跟未来量身订造的,长度也刚好。”

    店员吹得天花乱坠,薄凉安然不动,她照照镜子,没什么感觉,就担心自己会不会冷。

    不过,在她看来似乎已经没有更好的选择了,心里便有了决定。

    她看了眼镜子里的自己,正要跟店员交涉,买下礼服,便从镜子里看到一人朝着她看了过来。

    薄凉在镜子里看到了对方的面容,笑容渐渐收起,扭头看了过去。

    对方很温和,笑道:“凉凉,好久不见了。”

    薄凉想了想。

    嗯,可不是吗?确实挺久了,都八年多了。

    她仔细的看着对方。

    这一看,发现对方这些年也变了挺多的,好像比之前高,比之前漂亮,比之前成熟了,变化甚至比秦晴晴都大,可她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对方。或许是因为她是宁语,抢走了沈慕檐,故而她对她恨之入骨的缘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