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建议您将墨语小说网首页加入“浏览器收藏夹”,以便能够轻松访问墨语小说网!www.myxs.net
我的书架 繁體版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太子有病

番外之师父有勇气 文 / 笑无语

    他岂会看不出来,两个小鬼在跟他耍滑头。

    懒得去拆穿而已。

    二人显然是事先商量好的,猜到他会问什么,一起商量着,编了一套还算合理的说辞。

    甩掉护卫,只是为了给母妃挑选礼物准备惊喜,保持神秘感?

    听起来挺懂事孝顺,要是说话的时候眼珠子能不滴溜溜地乱转,倒是能够多增添几分可信度。

    可惜,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再怎么会忽悠,也不太懂得隐藏情绪和眼神。

    尤其凤欢颜那个丫头,眼神闪躲又飘忽,要真是说实话,心虚什么?

    他们究竟隐藏了什么秘密不敢说出来。

    要是直接问,他们定不愿意说实话,跟他们周旋也费劲得很,作为父王总不能去讨好他们,也不能严厉逼问他们,那么就只好装作相信他们,让他们放松警惕。

    然后,等他们下一次出宫,他亲自跟出去看看。

    到时候,心中的谜团也就能解答了。

    ……

    转眼间又是两日过去。

    这一日,凤欢颜与凤朝言兄妹二人依旧带着龙攻龙受在帝都的街道之上闲逛。

    行走之间,龙受叹息着道:“两位小祖宗,今日你们可别再甩开我们跑了,我们已经知道你们要去干什么了,你们放心,我们二人嘴巴严着呢,不管你们做什么,都不会往外说的。”

    “看来父王已经警告过你们了。”凤欢颜转头望着二人,小脸上绽开一抹笑颜,“其实你们兄弟俩真的挺傻,我与哥哥每次甩开你们,终究还是会回来找你们,你们何必要跟父王上报?被父王知道了,挨罚的是你们,父王明知道我们淘气,也不会打骂我们,所以……你们还不如就跟父王说,我们很老实,这不就结了?”

    “这可不行。”龙受摇头,“宁可挨罚,也绝不可对殿下有所欺瞒,殿下很早之前便说过,偶尔犯错是可以谅解的,但欺骗与背叛是绝对不能谅解的。一个人可以做事做不好,但绝对不能对他耍心眼,前者是能力问题,后者是态度问题。”

    “你们就是死心眼。”凤欢颜冷哼一声,“我是他的女儿,又不是他的敌人,你们向着我,能算是背叛吗?能不能长点脑子?我们都是一家人,你们难道就不明白?有一种说法叫做——善意的谎言?你们告诉父王,我与哥哥很老实,这样你们不用挨罚,他也不用多虑,你们是觉得他不够忙?还要让他耽误时间来管束我们。又或者你们不相信我们的能力,觉得我们会被人贩子拐了?”

    “我的姑奶奶,你不知道这个世道有多险恶……”

    “我的确不知道,所以我们需要有一个学习的过程,不能总让你们跟在背后,我们想要独立,想要自己有能耐在这个世道上混,不行么?”

    “当然可以,可你们毕竟年纪还太小,过几年……”

    “你这拖延症有点厉害啊。”凤欢颜双手环胸,挑眉道,“明明现在就能做好的事情,非要过几年再做?那你让我这两年干什么?游手好闲吗?”

    “不是不是,属下的意思是,你们现在还是需要人保护的,不能独立……”

    “算了妹妹,别难为他们了,就让他们跟着吧。”凤朝言适时开口打破二人的争执,抬头看向前方不远处,“妹妹,那里有你爱吃的糖人,走,我们去买。”

    说着,兄妹二人便迈开腿跑了。

    龙攻龙受连忙跟了上去。

    到了糖人摊子边上,凤朝言迅速拔下了两根,凑到凤欢颜身旁,“快,把软筋散撒上去。”

    龙攻龙受还没追上来,因为兄妹二人在他们的视线当中,他们并不急着跑,而是慢悠悠地走着。

    凤欢颜早就准备好了软筋散,背对着身后的两人,撒在了两根糖人上。

    热乎乎的糖人,很快便将粉末化去,看不出一点痕迹。

    凤欢颜这才拿着两根糖人转过了身,递给走上前来的两人。

    “看你们俩每天跟着我们也挺辛苦的,这两根就请你们吃,别客气。”

    龙攻龙受倒也没有多意外,接了过来。

    虽然两个小主子淘气,但跟在他们身后,偶尔也会被他们赏点东西吃。

    凤欢颜转回身,面上浮现一抹得逞的笑意,又买下了两根,与凤朝言吃了起来。

    四道身影两高两矮,就这么在街道上漫不经心地走着,直到经过街角之时,龙攻龙受二人忽然觉得脚步虚浮,浑身好像有些没劲。

    而就在下一刻,对面响起了凤欢颜的轻笑声,“你们两人,现在是不是觉得很无力?还能不能跑得动啊?”

    二人唇角微微抽搐,几乎是一瞬间就猜到了原因。

    她递给他们的糖人……

    唉。

    “嘿嘿,我跟哥哥随便去逛逛,你们二人要是能追上我们,就追上来吧。”

    说完之后,便于凤朝言快步走开,甚至不用跑。

    因为她知道,身后的二人连走路都难了。

    “十香软筋散……”龙攻一手扶着墙,叹息道,“这玩意给我们吃下去,要不了多久,全身的骨头都跟软了似的,使不上劲,走两步都觉得累。”

    “真是花招百出啊。”龙受索性直接坐了下来,眼见着前方两道小小的身影越跑越远。

    忽的,余光瞥见一抹海蓝色的人影,转头一看,连忙行礼。

    “殿下。”

    “殿下,我们吃了软筋散……”

    “本宫知道了。”凤云渺淡淡道,“本宫亲自去瞧瞧,他们干什么。”

    ……

    凤欢颜与凤朝言自然不知自家父王的心思,一路前往约定的地点,白菊轩。

    这是一家茶馆。

    兄妹二人还没进大门,就看见宽敞的大堂一片空荡荡。踏过了门槛之后,才瞧见了靠窗的一道粉色人影。

    “师父,我们来了!”

    二人打着招呼,走上前去坐下。

    “师父,我早就说过了,只要我们想来找你,没有什么能够阻拦我们,就连爹娘那边,我们也可以忽悠过去。”凤欢颜说着,面上显露出得意之色,“师父要不要夸奖夸奖我呢?”

    “你们真的忽悠过去了吗。”男子开口,声线柔和清润,带着淡淡的笑意,“我倒不觉得,以你们的小孩心思,能够欺瞒你们的爹娘。”

    “母妃那边我们是不担心的,她好说话。父王那边,暂时是忽悠过去了。”凤朝言道,“下次我还能再想出其他的理由。”

    “那你们告诉我,你们父王那边是如何忽悠过去的?”

    “是这样的……”

    凤朝言大致解释了一通,把凤云渺盘问他们的经过叙述了一番。

    “就这样?恐怕行不通吧……”对面的男子笑着摇了摇头,“你们的父亲没这么好骗,我比你们更了解他,他装作相信,只是为了让你们放松警惕,以他的性格,说不定会亲自跟过来瞧个究竟,今日咱们就不练武了,即刻分散。”

    “师父,你会不会想得太多了?”凤欢颜眨巴着眼睛,“我们好几天才聚一次,就这样分散开,多浪费时间?你怎么就确定父王一定会跟来?说的好像你跟他特别熟悉似的,你们要真的是老朋友,何必躲避他?莫非你曾经欠钱不还?我常听人说,大人之间的纠纷,大多是金钱利益纠纷。”

    “父王是太子,不会缺钱,也不可能计较着别人欠他钱,除非是一笔相当庞大的数目,可我看师父也不穷酸,排除掉金钱纠纷这个可能性,大人之间还有一种矛盾,叫做感情纠纷。”凤朝言想了想,道,“师父,你跟父王抢过母妃吗?”

    “……”

    “难怪你不让父王知道你教我们啊!”凤欢颜恍然大悟,“师父,我还是挺尊敬你的,母妃那样的绝色美人,你为之倾倒也不奇怪,我不怪你,你跟我说说,当年你是怎么输的?是输在钱上,还是输在武力?你身为一个平民,跟父王去抢,压力应该很大吧?我挺佩服你的勇气的。冲着这份勇气,我还认你是师父。”

    “……”

    面对兄妹二人的连环追问,史曜乾无言。

    一点都不想回答他们的问题……

    这两个小鬼头,胡乱猜测,竟然也能猜准。

    ------题外话------

    ~

    推个文~

    南繁:《盛宠嫡妃:世子很傲娇》

    她清冷淡漠,他狡诈如狐

    她一世复仇,他竟然成为她的软肋

    他一世穿越,千姿百态只为宠她如初

    你以为是权谋,是攻心?

    不不不,是宠妻与宠夫的虐狗之路

    快来看看,娱乐圈的话题男神,是怎么来把她,宠到心尖的?

    她叫连棠,他叫锦离,他们啊,天生便是一对

    他:我想执子之手,将子拖走

    她:我想关起门来,棒打死狗

    他:汪汪汪……

    她: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