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建议您将墨语小说网首页加入“浏览器收藏夹”,以便能够轻松访问墨语小说网!www.myxs.net
我的书架 繁體版
首页 > 言情小说 >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82】一更 文 / 偏方方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所有人都傻了眼。

    原来莲护法当真与云清有过私情,也当真与云清生过儿子。

    当初凌虐过云钰的弟子早已不在圣教,但那件事还是被人当作茶后谈资一代代地传了下来。

    他们传的当然不是一个新弟子的死活,而是教主得了一颗鬼王的毒丹,所有被派去护送毒丹的弟子都感觉面上有光,吹嘘的同时,不忘将那个撞掉毒丹的倒霉家伙带上。

    还有人笑着说:“那家伙竟然向莲护法求情,他也不想想,全教上下,最疼教主的人就是莲护法了!他撞掉了教主的宝贝,莲护法能绕过他吗?”

    谁都没想到,当年那个倒霉家伙正是莲护法的亲生儿子。

    亲生儿子在自己眼前,在自己的纵容下,被人生生凌虐致死

    细思极恐。

    难怪她一下子崩溃了。

    如果她当时有哪怕那么一丁点儿的怜悯,结局是否就会不一样?

    可世上所有的如果,最后都败给了一个后果。

    事情进展到这里,众人该明白的不该明白的,差不多全都明白了,无非就是莲护法与云清确实有过一段私情,莲护法为云清生下了一个儿子,但那个儿子被掉包了,被谁掉包的众人心照不宣,就不多说了。

    总之,莲护法对云夙疼爱有加完全是因为将云夙当做了自己的亲生儿子,可事实上,她亲生儿子被藏在了另外一个地方。

    亲生儿子没养一天,反倒把别人的儿子当了掌中宝。

    说起来,她也是个可怜人,但可怜之人,也有她可恨之处。

    云钰的死,归根到底,是云清造的孽,是她递的刀。

    莲护法与云清的私情得到证实,那么接下来的事便顺理成章了。

    谁都知道云清年轻时曾公开向云珠提过亲,还不止一次,那么作为云珠侍女的莲护法,在看见心爱的男人一次又一次地向另外一个女人提亲时,心里又是作何感想的?

    她能不嫉妒吗?

    她淡泊名利的人设早已崩塌,眼下呈现在众人面前的,是一个对新弟子毫无恻隐之心的蛇蝎妇人。

    试问这样的人,一旦嫉妒起来,能不干出什么疯狂的事吗?

    云珠说道:“我对云清本就没有男女之情,你当初若肯老实告诉我,我也许就成全你们了?”

    莲护法的哭声渐渐停了下来,抱着牌位,缓缓地站起身,含泪望向云珠,讥讽一笑道:“成全?你说的轻巧,你当真受得了自己的丫鬟飞上枝头变凤凰吗?”

    云珠失望地说道:“你就是因为担心这个,所以才会做出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

    莲护法抹了泪,冷若冰霜地问道:“我做了什么事?”

    云珠道:“你抹除我的记忆,陷害血魔,挑唆血魔与我父亲的关系,让他们两败俱伤。”

    莲护法道:“我没有。”

    云珠但蹙眉道:“那你怎么解释血魔的事?血魔是被我父亲镇压的,这件事为什么圣教上下都不知道?当年目睹了那场屠戮的人,不是死了,就是什么都不记得了,你敢说这些都是巧合吗?”

    莲护法嘴硬地说道:“我说过,血魔的事,是你父亲不让我外传的。”

    云珠冷声道:“他有什么理由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告诉你,又有什么理由不让你外传?”

    莲护法哽住。

    云珠一步步地走向了她:“何况那时,他早已走火入魔失了心智,他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了,他会记得你这个丫鬟吗?他还能好好生生地与你交代什么吗?”

    莲护法一着急,脱口而出道:“他是被关进地牢后才走火入魔的!”

    众人哗然。

    莲护法惊住。

    云珠的手捏成了拳头:“他既没走火入魔,那他怎么可能屠戮圣教的弟子了?!”

    莲护法彻底说不出话了。

    两位老尊主不禁想起了当年的事,他们二人游历归来,听说教主为追求至上的武功,不惜将自己练成死士,他最终顺利突破成鬼帝,却不慎走火入魔,变得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最后犯下了屠戮圣教的罪过。

    他是被几位尊主与护法合力镇压的,为镇压他,那些高手连性命都丢了。

    原本,大家都相信了这样一个版本,可就在前不久,见识了血魔的实力后,已经有不少人开始怀疑,那些死去的高手究竟有没有这个能力镇压鬼帝?

    鬼帝如果不是与血魔两败俱伤,怎么可能被人镇压?

    现在,莲护法更是亲口承认鬼帝是被镇压之后才走火入魔,这更加证实了众人的猜测——鬼帝当年不是为了追求武学境界才将自己练成死士,他是为了除掉血魔。

    他也没有屠戮圣教任何一名弟子。

    他甚至到了最后一刻,都在想着怎么守护圣教的弟子。

    这样一个人,到头来,却被一个自私自利的女人陷害了!

    云珠揪住了莲护法的衣襟:“是你给我父亲下的毒!是你让他走火入魔!是你把所有罪名都扣在了他头上!血魔也是你挑唆的!他从来没想过要害我!都是你”

    “你有什么证据”

    莲护法话未说完,云珠抬起手,毫不留情地甩了她一耳光!

    莲护法被打得整个人都扑倒了地上。

    怀中的牌位掉了出去。

    云夫人一把将牌位拾了起来,小心翼翼地搂在怀中。

    莲护法惊慌失措地去抢。

    云夫人后退几步,恶寒地避开她。

    姬冥修将云夫人挡在了身后,神情冷漠地看向莲护法。

    莲护法让人当众掌掴了,却没一个人挺身而出,就连她身后的银湖岛女弟子,都有些茫然不知所措。

    莲护法擦了嘴角的血迹,冷笑着爬了起来:“这些都是你们的猜测,证据呢?”

    云珠反唇相讥道:“你口亲口承认了还需要什么证据吗?”

    莲护法的指甲深深地掐进了肉里。

    云珠痛心疾首地看着她:“何况你造的孽还不止这些,还记得当初你是怎么诱惑我去劫地牢的吗?你告诉我,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海阔天空,哪里都比关在地牢的好。我去劫地牢,打晕了两名弟子,第二天他们就死了,是你给他们医治的,当初就是因为有云清给你作证,所以没人怀疑你动了手脚可你和云清根本就是一伙儿的!”

    大殿内再一次炸开了锅。

    胤王扶住了额头。

    莲护法冷声道:“没有证据,你怎么污蔑都好!”

    云珠道:“为什么会没有证据,还不是被你给抹除了吗?但你不要以为你什么都抹除干净了,总有那么几件事你是疏忽了的。”

    “我疏忽什么了?”莲护法问。

    云珠深深地看着她道:“血魔被关押在湖底那么多年,出来后功力不减,想来是你供给得很好。”

    莲护法避开云珠的视线,撇过脸,望向他处:“别说笑了,我怎么可能去供给血魔?我提供给他的不过是些寻常饭菜罢了。”

    “是吗?”云珠似是而非地问。

    莲护法扬起下巴:“不然呢?我还会拿活人去供给他不成?我若是那么做了,尸体呢?我把尸体都藏哪儿了?”

    “尸体在湖底!”

    一道清亮的女子话音陡然出现在大殿外。

    人群中自动让出一条道来。

    乔薇穿着一套仵作的白大衣,双手戴着没来得及摘下的鱼皮手套,步伐稳健地走了进来。

    她看了一眼姬冥修。

    夫妻二人交换了一个彼此会心的眼神。

    随后,乔薇唤了一声姥姥,走到云珠的身侧,看向大殿内的人道:“尸体已经打捞上来不少,请诸位移步,随我去一趟湖边。”

    众人随她一道去了银湖。

    银湖里,玄衣卫穿着特质的铁甲,在水下繁忙地打捞,圣教的弟子则撑着船,将他们打捞上来的尸体运到岸边。

    一名在现场维持秩序的大弟子见到了胤王,小跑着赶了过来:“少教主!”

    胤王看了看地上阴森不已的骸骨,蹙了蹙眉,道:“谁许他们打捞的?这么重大的事,为什么没有事先禀报我?”

    大弟子一愣:“不是少教主让打捞的吗?”

    胤王正要说我什么同意打捞了,话到唇边,就见第一美人大刀阔斧地站在一艘乌篷船上,指挥着另外几艘乌篷船,大爷似的说道:“你们几个,过去一点啦,对对对,就那边!干得好,回头让少教主赏你们!”

    众弟子简直干得热火朝天!

    胤王气得心口都疼了

    乔峥也在现场,仔细地验着打捞上来的尸骸。

    因湖中喂养了食人鱼,所以只要掉下去的尸体,基本都会被啃食干净,到最后只剩下森森白骨。

    乔峥已经验了二十几副骸骨,发现死者全都是女人,年纪十几到二十几不等。..

    望着满满一地的骸骨,所有人都傻了眼。

    这还不是全部,不时有玄衣卫从湖底打捞起新的骸骨。

    曾护法看着几乎摆满了整个草坪的骸骨,一股寒气自脚底冒了上来,唰唰唰地冲上头顶。

    两位上了年纪的老尊主,惊得简直都说不出话了。

    乔薇不解地看向圣教一行人:“我冒昧地问一句,这湖里的食人鱼都是谁要养的啊?好好的尸体,全让这些鱼给糟蹋了!”

    众人不约而同地看向了莲护法。

    当初这个女人,说什么为了守护银湖岛,为了防止鬼帝跑出去,所以弄了这么多食人鱼。

    乔薇也朝莲护法看了过来:“寻常尸体抛下水后,最终是会浮起来的,但如果被食人鱼啃成白骨,就永永远远地沉在湖底了。莲护法,我说的对吗?”

    这下连尸体都找到了,莲护法想再狡辩自己没供给血魔都不可能了。

    其实血魔不吸食人血也没事,死不了,只是修为会降下来。

    可她偏要丧心病狂地养着血魔,这个女人的心思,实在是狠毒得有些可怕!

    胤王厌恶地看了她一眼,不由地再一次庆幸自己不是这个蛇蝎女人的亲孙子,否则光是想想都让人膈应。

    胤王冷声道:“来人,把她抓起来!押入地牢!”

    两名圣教大踏步上前,毫不客气地架住了她胳膊。

    她挣扎着说道:“她们都是毒体挖出毒丹后,就算不献给血魔也会死,我这么做又有什么错?”

    乔薇看着她道:“对错不是由你来判定的,你也没权利决定别人的生死。况且你有没有想过,正是你这种草菅人命的做派,才让你错失了自己的儿子,你原本可以儿孙绕膝,你有今天,全都是你咎由自取!只是可怜了云钰,竟然摊上你这样的娘!”

    莲护法心口一震,看看乔薇,又看看周围的弟子,所有人的表情都比乔薇还要冷漠,都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俨然云钰就是当年那个新弟子的事已经飞速地在圣教传开了。

    她成了圣教最大的笑话。

    莲护法血气上涌,猛地吐出一口血来。

    她挣脱了两名钳制她的弟子,跌跌撞撞地走向云夫人。

    她一边走,一边狂吐鲜血:“把儿子还给我把儿子还给我”

    云夫人警惕地抱紧了云钰的牌位。

    她朝着云夫人扑过来。

    云夫人迈着步子躲开。

    她抓住了云夫人的衣角,睁大眸子,疯怔地说道:“把儿子还给我还给我!”

    云夫人死死地护住牌位:“是你害死云钰的我不给你不给你死也不给你”

    莲护法尖声咆哮道:“他是我儿子——你给我!你把他还给我!”

    云夫人被莲护法推搡到了地上,却依旧用身子护住牌位,像护着自己的孩子、自己的命。

    莲护法抬起手,朝着云夫人撕了过来。

    乔薇一把揪住她领子,将她扔到了面前的地上:“你发什么疯?以为装疯卖傻就能逃过一劫了吗?”

    “我没有我没做我什么都没做!是你们污蔑我!毒体又不是我炼的!我只是把她们的尸体给血魔了!你们不能因为这个就抓我!”

    第一美人施展轻功掠了过来,拍拍手,看了狼狈的莲护法一眼,问乔薇道:“她就是那个老婆子?”

    乔薇气闷道:“她不认罪。”

    第一美人冷笑,迈着粗长的象腿走到了莲护法的跟前,探出宽厚的大掌,像拎小鸡仔儿似的一把将莲护法拎了起来。

    莲护法挣扎道:“你干什么?你放开我!”

    第一美人拎着她走到湖边,伸长胳膊,将她悬在碧波荡漾的湖面上。

    她身上的血迹一滴滴地砸进了水里。

    浓郁的血腥气瞬间引来了成群的食人鱼。

    第一美人道:“认不认罪?不认罪我把你扔下去了啊。”

    莲护法咬牙切齿道:“我没罪!我没杀人!我没啊——”

    噗通!

    第一美人松了手,她整个儿跌进了冰冷的湖水中。

    早已饿得头昏眼花的食人鱼,哗啦一声涌了过来,纷纷咬住她皮肉。

    水波中响起了啜啜啜啜的声音,水面以看得见的速度变红了。

    这还是众人第一次看见如此血腥的场面,忍不住打起了哆嗦。

    莲护法扑腾着双臂浮出出面:“救我——”

    第一美人将她捞了起来,她身上的食人鱼咬合力不够支撑身体,一条接一条地掉了下来。

    “认罪吗?”第一美人问。

    莲护法颤抖着身子道:“我没啊——”

    第一美人又将她摁了进去。

    水面上翻起了红色的波浪。

    第一美人再次将她捞上来时,她的腿上已经没一块完好的地方了。

    其实她给云夙换了血,本身就活不了了。

    但这种被食人鱼一口一口蚕食的疼痛与恐惧,比舒舒服服地死去可怕多了。

    她是一个就算死,也要优雅死去的女人,她不要被咬成那样!

    “认罪吗?”第一美人问。

    莲护法哆嗦着身子道:“认、认罪。”

    乔薇抿了抿翘起来的唇角。

    “认哪条罪?”第一美人追问。

    莲护法的身子已经不听使唤了,口齿也不清楚了:“都都认你你拉我上去”

    “都认了还想上去?做梦呢?”第一美人毫不留情地将莲护法摁回了水里,“自己养的鱼,自己喂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