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建议您将墨语小说网首页加入“浏览器收藏夹”,以便能够轻松访问墨语小说网!www.myxs.net
我的书架 繁體版
首页 > 言情小说 >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85】一更 文 / 偏方方

    云夙消失的消息在圣教引起了轩然大波,谁也没料到前一秒才传出教主重伤不治的消息,后一秒,这个人便消失不见了。

    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事?

    乔薇即刻坐船去了对岸,等她在曾护法的陪同下抵达云夙的寝殿时,发现姬冥修已经到了好一会儿。

    她不由地一愣:“你……你怎么过来的?”

    姬冥修道:“湖底有条隧道,刚好能到这附近。”

    乔薇愕然,还能有这种操作……

    隧道是谁建的不言而喻了,莲护法不能曝光与儿子的关系,可又忍不住想要亲近儿子,这才用心良苦地挖了一条直达云夙寝殿的隧道,可惜啊,这个儿子是假的。

    就不知云夙自己知不知道他不是莲护法亲生的了。

    姬冥修询问了当值的小丫鬟,据小丫鬟透露,云夙原本是去了银湖岛养伤的,可不知怎的,又被莲护法给送回来了,那之后,莲护法再也没来探望过云夙。

    云夙身边一直都有个心腹侍女,今日原本是小丫鬟当值,可侍女让她去园子里摘几朵新鲜的梅花,她乖乖地去了,等她回来便发现云夙与侍女全都不在了。

    乔薇想了想到:“看来,是侍女把她支开了。”

    姬冥修凝眸,又向小丫鬟问了云夙的身体状况。

    小丫鬟道:“他病得很重。”

    这一点,公孙长璃也说过,公孙长璃的情报不会有错,云夙是真的快不行了,所以才会打了血魔的主意。

    可他伤得那么重,仅有血髓根本不够。

    “莲护法给他换了血。”胤王大步流星地走来,脸色有些臭臭的。

    他脸色能不臭吗?好不容易当上圣教的少教主,屁股都没坐热,云清的身世曝光了,云夙跑路了,他孤零零的真的好可怜!

    乔薇惊讶地看向胤王。

    胤王冷冰冰地道:“看什么看?本王又没撒谎!她那时还不知道云夙不是她亲生的,为给云夙引毒,冒险与云夙换了血。”

    这下,轮到曾护法惊讶了:“这样他俩都没死啊……他们既不是亲生母子,血怎么会相融呢?”

    乔薇心道,这就看血型了,亲生母子也有血型不同的,陌生人也有一样血型的,只能说云夙确实运气好,碰到一个与自己血型一致的莲护法,换个别的血型试试,当场他就得去了。

    “换了血他就能恢复如初了吗?”乔薇问。

    姬冥修摇头:“他的功力都让鬼帝给吸干了,换了血只能给他续命,他想恢复如初,还得吸收血髓中的功力才够。但……只有血髓他吸收不了,还得有你的血。”

    乔薇一愣:“我、我的血?”

    姬冥修道:“你服用了血丹,你的血,能催动血魔的功力。”

    “可是我没把血给云……”话到一半,乔薇顿住了,“他……他可能已经有我的血了。”

    众人不明所以地朝她看了过来。

    乔薇捏了捏已经愈合的手腕:“昨天,三殿下受伤了,伤得很严重,我给他放了点儿血。”

    血装在杯子里,三殿下服用后,还剩下几滴……

    三殿下不是自己摔倒的,是有人故意做了什么,目的就是要拿到她的血。

    乔薇气得跺脚:“云夙这个王八蛋!连亲生儿子都能利用!是我大意了……”

    姬冥修牵住她的手道:“这不怪你,你自己都不知道血丹的功效,何况,云夙已经山穷水尽了,他要拿到的东西,不择手段也一定要拿到,三殿下若是没成,还会有别人。”

    比起更多的人受伤,只让三殿下伤了一次,已经是很好的局面了。

    乔薇知道他是在安慰他,轻轻地靠上他胳膊,像只做了错事的小鹌鹑,恨不得把头都扎进羽毛里。

    姬冥修忍俊不禁地笑了,摸了摸她垂着的小脑袋:“真不怪你,是我事先没和你说清楚,真要怪,得怪我才对。”

    胤王看得眼疼!

    都什么时候了,你俩能不能别再秀恩爱了?!

    “那现在怎么办?”乔薇闷闷地问。

    姬冥修若有所思道:“当年的事真相大白了,决斗他输掉了,夜罗皇室的身份也曝光了,圣教再无他容身之地,他在审判之前离开是明智的,可离开,不代表他舍弃了,他一定会想法子,把一切都夺回来。”

    “怎么夺?”胤王问。

    曾护法弱弱地说道:“他把那些厉害的毒体和死士全都带走了。”

    胤王想也不想地说道:“就这点人,打得过我大梁百万雄师吗?”

    曾护法:“……”

    你不是夜罗人吗……

    话说回来,从人数上来看,确实是打不过的,如果算上夜罗的兵力,倒是能有不少胜算,可问题是云夙不是没把夜罗的皇位夺回来吗?玉玺都还在祭师与小卓玛的手上呢,他拿什么去号召夜罗?

    姬冥修眸光一冷道:“有一个地方,只要他去了,就算没有传国玉玺,也能号令整个夜罗。”

    曾护法与胤王异口同声地问:“什么地方?”

    姬冥修与乔薇异口同声地答:“地宫。”

    ……

    地宫的秘密藏来藏去,最终竟然还是让云夙给知道了,怎么知道的已无从考证,但据夜凉城的守城侍卫称,最近一段日子出城的人确实多了许多。

    一段日子,看来云夙密谋地宫不是一日两日了,之所以留下是想守住圣教,如今圣教没守住,他也没留下的必要了。

    下午,姬冥修与乔薇回了王府,把云夙潜逃的消息与众人说了。

    什么证据都拿到手了,只差把这家伙押去刑堂了,真是临门一脚啊!

    燕飞绝一拳头砸在了桌上!

    比起这几人的义愤填膺,云珠心里是最难过的,毕竟云夙不止是自己逃了,他还把昭明的遗体带走了。

    云珠的神情冰冷得有些可怕。

    鬼王连糖豆都不吃了,安安静静地坐在凳子上,乖极了。

    傅雪烟问道:“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带上公主的遗体,难道他自己走,不是能走得更快吗?”

    这话不假,带着一副棺材上路,怎么都会有些不便的。

    贺兰倾哼了一声道:“那就是有必须带上的理由了,他去找那个什么地宫,最缺的什么?”

    傅雪烟一怔,喃喃地说道:“钥匙。”

    开启地宫需要四把钥匙,分别是——血月弓、焚天刃、祭师剑与天水盾。

    除去天水盾在月华手中,其余三样可都在他们手里,没见云夙来骗钥匙——

    乔薇顿了顿,说道:“难道……公主的玉棺也能打开地宫吗?”

    ……

    傍晚,姬冥修给公孙长璃飞鸟传书,可鸟儿去了一趟云中城,又原封原地飞回来了。

    姬冥修凝眸看着鸟腿上绑着的纸条。

    “怎么了?”乔薇问。

    姬冥修解下了纸条道:“长璃不在云中城了。”

    ……

    是夜,众人便开始收拾东西了,来了夜罗这么久,该做的事差不多都做了,昭明的死因明了了,与云珠团聚了,圣教也真相大白了,唯一让人如鲠在喉的就是云夙这颗毒瘤了。

    当初夜罗王下令击杀昭明的事,已经证实是姚珺迷幻所致,虽并不打算原谅他与慕王,可比起他们,云夙才是真正的敌人。

    如果这个时候,大梁与夜罗厮杀起来,云夙怕是做梦都会笑醒。

    不论如何,都不能让云夙进入地宫。

    一听要回往大梁,最开心的是两个孩子,他们离开这么久,真的很想念家里的小伙伴,想鎏哥儿,想钟哥儿,还想二狗子。

    最放不下的是云珠,鬼帝走火入魔了,她不放心把他一个人留在深山老林里。

    可一想到女儿的遗体落在了那个变态手中,还不知那个变态会做出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

    就在云珠两头煎熬的时候,沐小将军找上门了。

    从悬崖跌落的那日,他把所有的内力都用在了乔薇身上,自己摔成了几乎难以挽回的伤,经乔峥的悉心治疗,已经能像个正常人一样走动了,只是想要恢复功力,还得再勤学苦练。

    沐小将军道:“云夫人,您去大梁吧,寻找鬼帝的事交给我。”

    云珠看着他:“你?”

    沐小将军摸了摸还不能负重的右臂:“炼化毒丹的秘笈已经找到了,接下来,我妹妹需要闭关炼化毒丹,我会和她一起留下,您如果放心的话,寻找鬼帝的事,就交给我吧。虽然……我武功大不如前了,可找人还是在行的。”

    翌日天一亮,姬冥修便去向夜罗王辞行了。

    托国师大人的“福”,夜罗王昨日夜里便染了重度风寒,一大早病得下不来床,浑浑噩噩地根本不明白国师向他禀报了什么,姬冥修递来的文书,他稀里糊涂地全都盖印了。

    夜罗王的后背凉飕飕的,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慕王爷也托了国师的“福”,姬冥修前脚刚走,后脚他便被宣来给夜罗王侍疾了,他连与姬冥修碰面的机会都没有,更别说把姬冥修“扣”下了。

    晌午时分,一行人坐上马车,浩浩荡荡地离开夜凉城,踏上了回往大梁的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