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建议您将墨语小说网首页加入“浏览器收藏夹”,以便能够轻松访问墨语小说网!www.myxs.net
我的书架 繁體版
首页 > 言情小说 > 美人榜之娇娘有毒

姜陵接锅篇 文 / 水灵妖十二

    “殿下可知,身边有一逆星,极是亲近,却会损及你龙运星途,实为祸害。”

    老者嗓音沉润,蕴含着一股子说不出的味道,不动声色的看着眼前的长留王百里聂。

    纵然他一派仙风道骨,可是面对这好似漫不经心的长留王百里聂,却也下意识紧张。

    他面上一派平和,手掌却渐渐浮起了一层汗水。

    百里聂不动声色瞧着眼前这位风姿出挑的老者,神算李星云之名,可谓是天下闻名。今日,倒是见到了,说话果真是云里雾里。

    他心里轻轻低笑,心里面不觉暗忖,极是亲近?不会是自己最喜爱的阿麟吧?

    若指阿麟,立刻拖出去砍了。

    “李仙人说话,可当真是令本王十分的好奇,十分亲近之人,又会是谁?不会是本王最心爱的王妃阿麟?”

    百里聂那一双眸子轻轻的眯起来,不自禁的流转了那等潋滟风华,可这一双眸子之中,却也是渐渐生出了几许的危险之意。

    “老朽自然是绝无此意!”

    一瞬间,李星云绷紧了身躯,下意识的抖了抖。

    搞笑,自己还不至于如此不珍惜自己性命!

    谁不知道,王妃青麟,可谓是百里聂的心尖尖。

    这位长留王殿下,夺得大权之后,第一件事并不是登基为帝,而是大肆迎娶海陵青麟。

    半月前的热闹场景,还让京城百姓禁不住都是津津乐道,议论纷纷。

    京城上下,谁不知晓,百里聂最心爱的,就是这个王妃青麟了。

    “老朽岂敢胡言,王妃青麟,是何等风姿,乃是凤之命格,与殿下正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

    李星云不要脸的,无耻的说着那么些个奉承话儿。

    听得某只狐狸,原本绷紧的面容,如今也是浮起了一丝笑容。

    说得到,虽然别有居心,可这么几句话儿,总归还是动听悦耳的。

    “老朽所指,妨碍殿下的灾星,指的是,殿下那养子姜陵!”

    他故意压低了嗓音,而那嗓子却也是不自禁的流转了一股子的暗哑深邃,听得令人心口为之一悸。

    这些话儿,李星云可谓是算计好了的。

    别人不知晓,洛家却是知道,姜陵是百里炎的儿子。

    他就不相信,百里聂心里面一点疙瘩都没有。

    从前是长留王也还罢了,现在百里聂可谓是坐拥天下,什么都有。

    如此一来,又岂能和过去一般。

    更何况,百里聂能容,王妃必然不容一个养子分薄福分。

    以后为了亲生儿子算计,更有可能是用尽心思,费心谋算。

    听说那王妃青麟,也是个工于心计的。

    如今,只怕也是心生谋算,手腕极狠。

    说不定,这王妃现在也是有这样子的心思。

    只要自己借机除掉姜陵,更能顺势得到了王妃青麟欢心。

    那么自己更可借用影响力,不动声色,潜移默化。

    纵然如今洛家已经在百里聂打压下,折损大半,苟延残喘。

    可就算是这样子,只要自己筹谋得当,星星之火也可撩原,也可死灰复燃。

    “他,命格不吉,生来就克父母,就算是养父养母,有此名分,只怕也是会招惹不吉——”

    李星云更放大招说到触及逆鳞之处:“而他之命格,必定,会妨碍殿下皇位,会鸠占鹊巢,占据龙穴。”

    百里聂眼睛一亮,却笑眯眯的来到了李星云跟前。

    他轻飘飘言语:“其实,我知晓,你是洛家的人。”

    只那轻飘飘的一句话儿,已然是李星云入坠冰窖,目瞪口呆。

    “放心,本王不会杀了你的,来人,将他拖出来,先,打个八十大板,再流放边疆。不过记得,先割了他舌头。”

    百里聂一脸仁慈。

    瞧瞧,自己当真也是心肠软了,娶了老婆就是不一样。

    他之所以没有杀了李星云,除了因为他夸了自己心爱的阿麟,还因他提点了自己一件事情,解决了他一件烦恼。

    姜陵,他鸠占鹊巢,占据龙穴!

    该死,自己怎么都没想到。

    有那么一件事情,说来许是有几分的矫情,可是他内心确实是这样子想的。

    那就是,就是他确实不怎么想当皇帝。

    操心家国大事是龙胤皇子的责任,他亦不得不为,可是这跟想做皇帝是两回事情。

    他都感慨为何当年百里炎如此算计,至少,他这位长留王是真无心太子之位的。

    更何况百里聂也忍不住感慨,老了,年轻时候那点激情早就荡然无存。

    他迟迟不登基,源于内心不舒坦。

    作为长留王,他殚精竭虑,从少年时候开始算计到现在,无时无刻,不是如坐针毡。

    百里聂有些惆怅的想,见识了种种权力的丑陋,他当真是有些倦了。

    可恨自己将厉害些的皇兄们都搞死差不多,竟无人可以甩锅。

    好在,这术士提醒,自己不是还有儿子?

    虽然并非自己亲身,也是百里一族血脉,自己也养了那么久,总该回馈自己的父亲一二。

    阿陵,你瞧你爹对你真好。

    没有兄弟,儿子也成。

    更何况,这个儿子还很仁慈、善良、聪慧、能干,责任心也很不错的。

    瞧瞧,这就是一代明君的料。

    唉,父皇,你也可以死而瞑目。

    然后就是三日后,姜陵目瞪口呆的面对着风徽征,颤抖的接过了风徽征送上来书信。

    纵然早知晓百里聂的随心所欲,可此时此刻,他却也是禁不住觉得心肝儿发颤。

    姜陵假惺惺的笑:“风叔,他,他是不是开玩笑。老聂经常开玩笑!”

    风徽征皮笑肉不笑:“可我不会开玩笑。”

    他此生亦是别无所求,只继续做龙胤御史,为国效力。

    说到了这儿,风徽征狠狠的盯了姜陵一眼,大的跑了,小的不准跑。自己也要抓着,盯着让姜陵好好干活儿。

    姜陵被他那锋锐如刀的眸子一盯,顿时打了个寒颤。

    他才不要,他要做游侠,踏遍五湖四海,行侠仗义!

    他不要做皇帝,真的好辛苦。

    耳边,却听着风徽征仿若安慰的话:“你爹说了,若你真不乐意,早点跟婉婉生个儿子出来,你也可早日解脱。”

    “嗯,没有儿子,女儿也可以,龙胤也可以女帝,我可以接受。”

    风徽征俨然金牌皇族导师。

    嗯,他虽然没什么兴致成婚,可是很喜欢教孩子带孩子的。

    姜陵泫然欲泣,快别说了,听着就让人伤心。

    待风徽征离去了,他搂住了一旁脸红彤彤的婉婉,泣声:“那,我们早点生个孩子。”

    婉婉一愕,旋即气得脸**辣的,姜陵这个混蛋,求自己嫁给她都说得这么随便。

    亏自己今天洗去了易容,露出了真面容,想给他瞧一瞧,气死人了。

    婉婉咬着手指头,哼了一声,扭过头去,一副不高兴的样儿。

    姜陵咿了一声,好奇:“怎么今天有戴面纱。”

    他手指头轻轻一扯,少女面容已然是曝光在阳光之下。

    十多岁的年纪,正是姣好明媚的时候,鲜润可人。眼前的少女,雪肤樱唇,秀美动人。纵然因为年纪尚幼平添几分稚气,可已难掩以后的倾国倾城的姿色。

    那一张秀美无比的面孔之上,更有一双灵动无比,充满了狡黠的眼睛。

    而正是这双眼睛,让姜陵觉得熟悉,试探:“婉婉?”

    少年不可置信的惊艳目光消融了婉婉内心的怒气,让她禁不住垂头轻轻一笑,嗯了一声。

    姜陵结结巴巴:“今天你易容的这个妆,真好看呀。”

    一句话却惹得婉婉很不高兴,什么易容啊,这是她本来面目好不好!

    死狐狸崽子,一点眼力劲儿都没有。

    她轻轻哼了一声,放下了面纱,不屑扭过头去。

    “我本来就生这个样儿。”

    姜陵搂住了她肩膀:“漂亮,好漂亮的。婉婉,你知道的,当皇帝要三宫六院,不过你呢,今天可以扮演什么柳妃,明天可以扮演杨妃,还可以兼职我身边贴身小太监。有个会易容的老婆,想想都比别人爽。”

    婉婉余怒未消,心里却轻轻的想,是呀,狐狸崽子,你真的是已经赚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