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建议您将墨语小说网首页加入“浏览器收藏夹”,以便能够轻松访问墨语小说网!www.myxs.net
我的书架 繁體版
首页 > 言情小说 > 斩男色

86曾经爱过,就是现在还爱 文 / 圣妖

    顾津津看到孔诚也推开车门下来了,她收回视线,“我过来有点事。”

    “什么事?”

    宋宇宁皱了下眉头,“九爷,这事情好像与您无关。”

    “这儿没你说话的份。”

    宋宇宁冷笑了声。“你未免也太霸道,津津好歹是修太太,我们查的是修家的事,怎么同我无关?”

    “宋小姐,说多错多,你还是乖乖记着这句话吧。”孔诚在边上慢条斯理道。

    靳寓廷回头朝楼上看了眼。“人找到了吗?”

    宋宇宁还是忍不住插嘴道。“九爷知道我们过来找谁?”

    “听你这话,是怀疑到我身上了?”

    宋宇宁目光紧锁着靳寓廷不放,“我们刚到,人也刚跑,九爷就来了,确实有点凑巧。”

    “你能查到这里,我们自然也可以,只不过没想到人就这样跑了,”孔诚上前步,目光定格在宋宇宁脸上,“那我能不能理解为,是你通风报信?”

    “真是胡说八道,我跟着津津,全权负责她的安全,你认为我会做这样的事?”

    “那你认为依九爷和她的关系,会做丁点不利于她的事?怀疑谁都好,总不能怀疑一个曾经跟她同床共枕过的男人吧?”

    “你——”

    顾津津拦了宋宇宁一把,“你们两个倒是能吵,也没多大的事,有这功夫还是想想能不能追上那人吧。”

    “你以后有什么事都要告诉我,特别是找人的事,用不着你亲自参与,你今天要是有什么危险可怎么办?”靳寓廷心有余悸,她怎么不想想修辅成心狠手辣,就等着要她的命呢?

    “我自己的事,我自己会当心。”

    顾津津说完,转身就要走,靳寓廷一把拽住了她的手臂,宋宇宁见状,眼疾手快地伸出手,却握住了孔诚拦过来的手臂。孔诚趁势拦到她面前,靳寓廷手臂揽住顾津津的腰,将她往车门旁边拉,顾津津刚要说干什么,靳寓廷就动作一气呵成地将她塞进了后车座内。

    宋宇宁另一手朝着孔诚伸出去,却被他轻易克制住。“宋小姐,我劝你善良。”

    他将宋宇宁用力推开后,回到了车内,司机也不等靳寓廷开口,直接便将车子开出去了。

    宋宇宁追上前几步。“津津!”

    顾津津双手轻拍下车窗,“怎么回事!”

    “你这样不听话,是要给你点教训的。”

    顾津津别转过身子看他,“宋宇宁有句话是说对了,你还真霸道。”

    “我问你,你要这样闯进去,万一里面藏满了穷凶极恶的人,手里个个都有刀子,你该怎么办?”

    “他们手里有刀,我们也有。”

    靳寓廷有些难以置信地盯着她,顾津津将脸别向窗外,被靳寓廷一把攫住下巴转了回来。“你现在能耐了是不是?这种事也是你能参与的?”

    “我有能力自保,我也迟早会逮住他。”

    靳寓廷手指加重些力道,目光一寸寸扫过顾津津的脸蛋,“这种日子不适合你去过,你适合有个安静的地方,给你画画漫画,管理一家公司已是极限,你觉得现在的生活有意思吗?”

    “有多少人能真正选择怎样过呢?上天不会给你任性的资本。”

    “那,我来给你任性的资本。”

    顾津津垂下眼帘。“靳寓廷,你又来了,你怎么就是不明白,我跟你过去就是过去了,有些事是回不到原点的。”

    “那好,你骗我一句,说你已经不爱我了。”

    她面色一下绷紧了。“我什么时候说过我爱你了吗?”

    “你现在不光不给我未来,就连曾经有过的感情都要否认掉,是吗?”靳寓廷上半身朝她欺近,顾津津抵着车门,有些心虚,“那我要跟你说,我确实爱过你,只是以后再无可能,你心里是不是会好受点?”

    “你可真懂怎么去剜别人的心。”

    “我现在明白了,爱情并不是必要的东西,靳寓廷,我还有好多好多事要做,我现在也顾不上谈情说爱,更加不可能去谈那些事。”

    靳寓廷看着她,轻咬着牙关说道。“我就不信,你会在那么短的时间内爱上修司旻。”

    “不管会不会爱上,我现在眼里看不到别人。”

    靳寓廷心头被砰地击中,一下难以反应和接受,“那你把我当什么?”

    顾津津直视着靳寓廷的目光,坦坦荡荡的,她虽然还年轻,可经历过那么多事情之后,性子也被磨出了一定的坚韧,心里也更加通透。“当我曾经爱过的人,当我曾经的家人,现在的……朋友。”

    靳寓廷定定攫住她的双目。“朋友?”

    她手掌在靳寓廷肩膀上轻推了下,她坐直了身子,“是啊。”

    靳寓廷忽然笑了笑,孔诚不由透过内后视镜朝他看了眼,以为他是恼怒,却不想在他脸上并未看到丝毫的怒意。

    宋宇宁的车在后面追得很紧,生怕顾津津会丢了一样。

    车子一路开回顾津津家,到了门口,这才停稳,顾津津赶紧要打开车门,司机却并未将车锁打开。

    靳寓廷看了眼顾津津的样子,他手掌抬起、下落,落在顾津津肩膀上。她犹如惊蛰般扭头看向他,男人手掌在她肩头拍了拍。“这么紧张干什么,我只是要提醒你一句,以后这样危险的事不要去做了。”

    “好。”顾津津先答应下来。“我还有急事,就先走了。”

    靳寓廷示意司机开车门,顾津津刚推门出去,就看到宋宇宁也过来了。

    她将车门甩上,抬起脚步往里走,靳寓廷透过车窗看了眼顾津津的背影,车子开出去一段路后,孔诚这才转身看向靳寓廷。

    “九爷,您笑什么?”

    都被打击成这样了,莫不是喜和怒都分不清了,怎么还能笑呢。

    “她说将我当成她曾经的爱人。”

    “是。”这话够扎心了,孔诚觉得这简直就是断情灭爱。

    “曾经的爱人,那也就是现在正在爱着的人,你以为这么短的时间内,能说不爱就不爱吗?她只要承认爱过,就什么都好说。”

    孔诚听着,这话好像也有些道理,毕竟靳寓廷说顾津津不爱修司旻的时候,她也没有否认。

    可现在最关键的是,她并不肯接受靳寓廷,不是吗?

    绿城的冬天很快到来,不止能冷到骨子里,还能冷到心里去。

    今天是周末,修善文不用去学校,顾津津下楼的时候,看到她一个人坐在阳台上。

    她上前几步,在修善文身边坐定。“文文,在想什么呢?”

    修善文手掌捂着水杯,慕然回神,“嫂子。”

    “天气预报说今天有雪。”

    修善文嗓音沙哑着,“我想哥哥了。”

    顾津津心里免不了抽痛下,伤口总需要时间去抚平,千言万语的安慰都比不上时间这剂良药,顾津津望向窗外的视线也有些朦胧。“今年过年,你想在哪里过?”

    “那边已经没有我的家了,嫂子,我只有你了。”

    顾津津伸手轻揽着修善文的肩膀。“那我们就待在绿城,好不好?”

    修善文轻点下头,眼泪一串串往下掉。“今天他给我打电话了,让我回去过年,说会让人来接我,我拒绝了。嫂子,你说他凭什么过得那样好啊,我哥死了,他却还能开开心心安排过年的事,不都说恶有恶报吗?”

    “文文,放心,这一天迟早会来的。”

    顾津津也想报仇,每时每刻都想,那就像是一块大石头一样,压得她完全无法喘息,每一天都令她不得安生。

    西楼。

    孔诚进书房的时候,看到靳寓廷正坐在电脑跟前,他上前两步,却见他正在看那时候从东楼拿来的录像。“九爷。”

    靳寓廷头也没抬。“外面是不是下雪了?”

    “还没有,看样子要下。”

    靳寓廷视线仍旧定格在电脑屏幕上,孔诚走到他身侧。“九爷,事情都调查清楚了,您怎么还看这些呢?”

    “看一看也好,好提醒我当时是怎么没来得及抓住她,让她离开的。”

    孔诚沉默了片刻,想到方才秦芝双来过,“九爷,太太说今年过年,让您去主楼。”

    靳寓廷转过身,孔诚朝边上站了站,男人起身走出去两步,“今年,我想跟她一起过。”

    “啊?谁……”孔诚明知故问。

    “她应该会留在绿城。”

    “但她有自己的亲人,您这样的想法恐怕……”

    靳寓廷单手插在兜内,“那我过去跟她一起过,她总不能在大过年的,将我往外赶吧。”

    孔诚闻言,吃惊地盯着靳寓廷看,“您真要这样?”

    “又有什么不可以。”

    “到时候还有她的家人,还有修司旻的妹妹,您……”

    靳寓廷觉得这些都不算什么。“你事先不要跟她提起,我到时候直接上门就好。”除夕当天,下起了雪,这也是入冬以来绿城的第一场大雪。

    顾津津并未将陆菀惠和顾东升接过来过年,而是带着修善文一道回去了。在她看来,她如今住的地方冷冷清清,不过就是个居住地,不算是家。一进家门,卤肉的香味扑鼻而来,这才是家的味道。

    顾津津在玄关处换了鞋子,又给修善文拿了双新的拖鞋,她将大包小包的东西拿进去,放到客厅内。

    抬头的瞬间,她却想到了靳寓廷,想到她和他一道回来时的光景,原来,已经过了那么长的时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