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建议您将墨语小说网首页加入“浏览器收藏夹”,以便能够轻松访问墨语小说网!www.myxs.net
我的书架 繁體版
首页 > 言情小说 > 斩男色

21攻心 文 / 圣妖

    顾津津怔在了原地,下巴都快掉了,收银员笑得快不行了,朝顾津津伸出手去。“拿来吧。”

    顾津津像是偷拿了东西的孩子,忽然被人发现了一样,她将手里的东西小心翼翼递出去。

    扫码之后,顾津津忙将它拿起来走了出去。

    她头也没回,也没跟靳寓廷打声招呼,男人看了眼后付了钱,然后拎着购物袋离开。

    顾津津从洗手间出去的时候,看到靳寓廷站在那里,一看就是专门在那等她的。

    她总不能问,他怎么知道她在这吧?

    顾津津轻咳两声上前,“走吧。”

    靳寓廷拎了东西跟在身后,“裤子上没沾到吧?”

    大庭广众下怎么就谈论开了呢?顾津津赶忙摇头,她就怕这两天要有情况,所以在公司提前垫了个护垫,也算是有先见之明了。

    回到西楼,靳寓廷将东西拿进厨房,顾津津把鱼和虾倒出来,男人上前按住她的手腕。“你不是不方便吗?不要下水了。”

    “没事,不都有热水吗?”她可没这么娇惯。

    “孔诚!孔诚——”靳寓廷朝着客厅内喊了两声,孔诚刚将电视打开,还没看上一眼新闻呢,他快步走到门口。“九爷,有什么吩咐?”

    “你过来,把这些洗洗,菜拣一拣。”

    What?

    他没听错吧?

    他要洗菜?!他从来也没干过这活啊。

    顾津津朝靳寓廷看眼,她拿起杀好的鱼,将水龙头打开,温温的水冲在手背上,没有丝毫凉意。“你要叫孔诚干的话,那还不如让他把菜一起烧了。没这么夸张,我又不觉得冷。”

    孔诚瞬间觉得顾津津真是好人,他真的想象不出他在厨房里忙碌挣扎会是个什么样子,他自己都看不下去。

    “你不是特殊日子吗?我怕你不舒服。”

    “没事的,我心里有数。”

    孔诚在两人背后翻了翻白眼,瞧把靳寓廷给矫情的,他倒是舍不得顾津津,那按照一般的套路,不该他亲自动手吗?怎么倒是指使起别人了呢?

    靳寓廷见顾津津执意要自己动手,他只得拿了边上的菜出来,一起帮忙。

    顾津津动作利索,又把饭给煮上了。“一会我就不在这吃了。”

    “为什么?”

    “我昨晚没回去,估计文文要担心。”

    靳寓廷手里的动作稍顿,“她已经是大人了。”

    “你先去外面等着吧,别在这添乱。”

    瞧瞧他洗的菜,地上弄了这么多水,还不如她一个人在这收拾呢。

    靳寓廷这回倒是听话了,走了出去。

    炒好了几个菜后,顾津津将最后一个汤盛出来,外面传来熟悉的说话声,她不由走出去看眼,居然看到修善文背着书包进来了。

    顾津津忙上前几步。“文文,你怎么来了?”

    “是我让司机把她接来的,一起吃个晚饭。”

    顾津津无语极了。“文文现在学业这么重,每天做功课都要做到很晚,这一来二去的多浪费时间啊?”

    有这一个小时浪费,她都能做不少作业了。

    “嫂子,没事的。”修善文赶忙出来打圆场,“我今天作业不是很多。”

    “那她不会做的,我可以教她啊。”

    顾津津将修善文的书包接在手里。“你也是,还带书包干嘛?”

    “万一待会你们还要说说话什么的,我可以自己在边上看会书。”

    顾津津朝旁边的靳寓廷睇了眼。“你教她?你别以为现在的题目有多省力,有些题连我都不会。”

    “你不会,不代表我就不会。”

    顾津津心想着拉倒吧,他都高中毕业多少年了,他在商场混得好,并不代表还能解出学校里的题。

    几人先坐定下来吃饭,晚饭过后,顾津津将桌上收拾好,等她从厨房出来的时候,就看到靳寓廷正在教修善文解题。

    草稿纸上密密麻麻已经写了半页了,顾津津站到旁边看眼,靳寓廷讲解的很详细,每一步都会问修善文,还有哪里是不清楚的。

    看来,他还是有两下的。

    顾津津回到厨房,她对这个家是再熟悉不过的,她拿了水杯,给修善文倒了杯白开水,靳寓廷晚上睡眠不好,那也别喝茶了,同样是白开水就好。

    她走到外面,为了不打扰他们,将水杯轻轻地放在桌上。

    顾津津拉开椅子坐在对面,这一刻、这一幕,像是一场电影一样,在她眼里慢慢放开。

    直到修善文的笑声落到顾津津耳朵里,才将她的神拉回来。

    “太牛啦,我想了半天都没想出来呢。”

    “所以公式不止要熟背,还要会灵活运用。”靳寓廷说完,拿起杯子喝了口水。

    顾津津嘴角轻挽,又留了一会后,她眼看时间不早了,修善文明天还要上学。

    “我们先回去了。”

    靳寓廷自然不舍,但也没有办法,今天是肯定留不住她的。

    他将顾津津和修善文送到外面,顾津津顿住脚步看他。“你快进屋吧。”

    “我送你回去。”

    “不用,哪需要这样送来送去的,”顾津津上前,推着靳寓廷将他推进屋内。“我也要早点回去休息。”

    “到了家给我打个电话。”

    “好。”顾津津答应着,带了修善文往前走去。

    她心里还是不放心的,但她终究还不能完完全全跨出去那么一步,她回头看眼,见靳寓廷站在门口,门还未关上,一双眼睛紧紧地锁在她身上。

    顾津津心里复杂得很,上了车,见靳寓廷还站在那里,修善文拉了拉她的手。“嫂子,我自己回去吧。”

    “胡说什么呢?”顾津津说着,推着修善文坐进了车内。

    “嫂子,你心里不用有那么多负担的,我都说了,你和我哥的事,我多多少少知道点,所以你不用顾忌那么多……”

    “文文,大人的事,你就别操心了。”

    修善文闻言,只好抿紧了唇瓣。

    靳韩声连着几天去了商陆的门口,可她连门都不开,任凭他怎么敲门都没用。

    对待商陆,靳韩声有的是耐心,她不出来,他就一直在外面等着,他就不信她还能永远不出门?

    一辆面包车开到商陆的家门口,靳韩声看到车上印着生鲜几个字,他赶紧下了车过去,就看见门打开了,商陆从里面出来。

    靳韩声赶忙上车,商陆见状,转身就要进去,可是负责送快递的小伙子叫住了她。“你的东西到了。”

    商陆只好止住脚步,快递员将东西搬下来,靳韩声趁此机会赶紧进了屋。

    商陆不想出门,靳寓廷也不方便再让人送东西过来,所以她自食其力,研究了半天才选好了要买的东西。原本以为这样就能避开靳韩声,可没想到他居然一直守在外面,真是阴魂不散。

    快递员帮忙将东西送进了屋内,一个个泡沫箱被商陆打开,靳韩声在旁边看了看说道。“为什么一下子买这么多?放在冰箱里也不新鲜。”

    商陆完全将他当成透明,她拿着剪刀将箱子一个个打开,然后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分别放进冰箱。

    靳韩声也不觉得无趣,反正他都进来了,现在商陆赶也赶不走他了。

    放完了东西,商陆泡了杯花茶后径自走进院子。

    靳韩声见状,一声不吭地跟过去,她在石桌跟前坐定,他就在她对面坐下来。商陆拿起雕刻刀,另一手拿着图纸在看。靳韩声不住在旁边找存在感,“我看你这院子里空荡荡的,这东西堆在这,要是下雨了怎么办?搭个玻璃棚吧,装修一下也挺好的,还有,你需要一些柜子,雕刻好的东西可以放进去。”

    商陆充耳不闻,继续手里的动作。

    靳韩声无趣极了,但能有什么办法呢,他现在悟出了一个道理,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他再解释都没有用,与其每次都要争吵,还不如使个迂回策略。

    “你老这样也不是办法,连个伺候的人都没有,我让小于过来吧?”

    商陆眼帘都没有抬下,她眼跟前有人吗?不,没有,只有空气。

    靳韩声摸了摸鼻子,可他也不是个打退堂鼓的人。“好渴啊,有水吗?”

    商陆专注地一刀刀刻下去,也不跟他浪费时间,她没他那么大的力气,他要不想走,她也没办法。

    靳韩声起身进了屋,给自己找了个杯子,找不到茶叶,就只能泡杯白开水。

    他端着杯子回到院子里,商陆不说话,他总是唱独角戏也没劲,就这么耗了一上午后,靳韩声坐立难安,“都中午了,要吃饭了吧?”

    商陆的手机响了,她看了眼微博,回复了几条信息。

    靳韩声将脑袋探过去,商陆也没有避着他,反正她也没什么秘密可言。

    一直忙到十二点,靳韩声饿得饥肠辘辘,好不容易看到商陆拿起手机进屋,他起身时感觉两腿发麻,冻得瑟瑟发抖。

    他跟她进了屋,看到商陆进了厨房,靳韩声站在门口看她。

    商陆将今天买的东西拿出来,其中就有一袋芝麻汤圆。

    靳韩声忙开口说道,“我好饿,给我吃一碗。”

    商陆背对着他,锅里放了水,靳韩声其实不喜欢吃这些,但是吃人的嘴短,他也没办法去挑。

    没过多久,商陆端了个碗走出去,靳韩声看到她坐在餐桌前,他进厨房一看,锅里是空的。

    靳韩声又走到餐桌前,再往她碗里一看,也就只有六个汤圆。

    那么小的圆子,一口就能吃掉一两个,她就吃这么点?

    靳韩声这时候都顾不上自己饿了,他将商陆手里的碗拿过去。“你每天就是这样过的?”

    商陆瞪着他,也不说话,靳韩声小心地将碗放回去。“我们出去吃饭,好不好?”

    商陆并未理睬,就这么几个汤圆,她很快就吃完了,靳韩声看着她起身去厨房,将碗和锅清洗干净,然后一刻没有休息,又回到了院子内。

    他自是心疼不已的,可却一点办法都没有,商陆完全将他拒绝在她的世界之外。  顾津津这段日子还是会去西楼,但肯定不可能天天都去,毕竟修善文那边也需要她的照顾。

    傍晚时分,靳寓廷来接她下班,顾津津其实想让他别过来,但又怕他敏感,毕竟她自己也开了车,这样反而不方便。

    坐到车上,靳寓廷握住了她的手掌。“今晚在外面吃,还是?”

    “就在家里吃吧。”

    “好。”

    司机开了车,顾津津还在想着今晚要做什么菜,“对了,怎么阿姨还不回来?”

    “是啊,”孔诚接过话道,“家里出了事,她也不肯说是什么事,看来挺严重的。”

    车内的广播打断了顾津津即将出口的话,她竖起耳朵,听到了玖光商场。

    “期待已久的玖光商场将于明天开业,这次优惠幅度相当大,餐饮全部五折,服装类……”

    孔诚听到这,赶紧将广播关了,顾津津也是面色煞白,就那么一瞬间,车内的空气好像冻结了。

    司机不明所以,还在说道。“玖光商场开业了,折扣力度这么大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