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建议您将墨语小说网首页加入“浏览器收藏夹”,以便能够轻松访问墨语小说网!www.myxs.net
我的书架 繁體版
首页 > 言情小说 > 甜妻指令:老公,要抱抱!

第1297章 事发 文 / 秦舞

    沈醉点了许多菜,多数是时暖爱吃的,他还叫了红酒。

    沈醉说:“我知道你红酒的酒量很好,所以就要了一瓶,不介意吧?”

    时暖摇头,“可以的,我很久没喝红酒了,可以喝点!”

    服务生拿着工具准备打开红酒,时暖看了一眼那瓶酒,微微凝眉,喊了一声:“等等!”

    服务生手指一颤,看向时暖:“……请问小姐,您有什么吩咐吗?”

    时暖看着酒瓶瓶盖,说:“这瓶酒之前被人打开过吗?为什么瓶盖有开启过的痕迹?”

    沈醉也看了一眼,还真的有打开的痕迹。

    “这是怎么回事?这瓶酒我如果没记错,我在一个半月以前已经预定了!”

    服务生眼眸闪了闪,说道:“……对不起先生,这瓶酒,的确是你早前预定的,是我不好,我刚才不小心走错了包厢……不过先生放心,这我再打开之后发现不对,就立刻给您送到了这里来,真的对不起,先生……”

    沈醉皱眉,说:“这样的错误你怎么可以犯?而且我并不确定这是刚才打开的,还是更早以前打开的,去把你们经理叫过来,我要换一瓶红酒……”

    服务生一听忙道:“先生……先生,这瓶红酒真的是刚刚才打开的,我真的没有骗您,不信您可以尝下红酒的味道,还有,请您不要叫经理过来,不然这份工作,我可能就保不住了……”

    服务生说完,又看向时暖,说道:“小姐,小姐求求您,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请你们不要叫经理过来,我母亲还在医院住着,手术钱我都还没有凑齐,我真的很需要这份工作,小姐,求求您,放过我一次,真的求求您……”

    时暖看着服务生,看着服务生眼眸湿润,觉得她应该不是在撒谎。

    到底是于心不忍,她说:“我看就算了吧,是人都有偶尔犯错的时候,而且这瓶红酒还是满的,并没有被人喝过,又是刚刚打开的,反正我们本来就要喝的,早开一点晚开一点其实没什么区别!”

    沈醉皱眉:“可是这打开过,万一这里面的酒不是我曾经预定的那瓶……”

    沈醉曾经来这里吃过一次饭,喝了这种红酒,觉得味道不错,就预定了一瓶。

    当时店里还剩下五瓶左右,沈醉知晓时暖喜欢喝红酒,当时想的就是为时暖预定。

    但他没有奢望过时暖有机会来这里喝这瓶红酒,没有想到,今天竟是实现了!

    他心里,其实很感谢上苍,愿意给他这次机会,他觉得,这或许是他跟时暖的最后一顿晚餐。

    他希望今晚的一切都是美好的,他希望给时暖一个完美的晚餐,但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见沈醉不说话,时暖端起手中杯子喝了一口,微微挑眉:“味道很不错,不信你尝尝,是不是你曾经喝过的味道!”

    沈醉端起另一杯喝了一口,味道的确一模一样,时暖在,他也不想计较太多给时暖留下不好的印象。

    便道:“罢了,这次就算了!”

    服务生听罢,立马感激涕零的说谢谢,沈醉不想搅扰了兴致,就说:“你先出去吧,有需要我们会叫你!”

    服务生应了一声,礼貌退了出去。

    关上包厢门的刹那,服务生长长吐出一口气。

    然后擦了下眼里几乎快流出来的眼泪,转身进了隔壁一个包厢。

    包厢内,纪香菱一边喝着红酒,一边吃着菜,而坐在对面的楚静云却是一点胃口都没有。

    看见那个服务生,纪香菱挑了挑眉:“怎样?酒送过去了么?”

    服务生点点头:“送过去了!”

    纪香菱看着服务生的样子:“瞧你那样子,估计在那位先生那里受了些委屈吧,也罢,我在答应给你母亲做手术的十万块以外,再给你加五万,就当是给你母亲后续调养的补助吧!”

    服务生听罢,忙点头说谢谢,刚止住的眼泪,几乎又要掉出来。

    楚静云皱着眉头坐在那里,想说什么,最终却什么都没说。

    ……

    服务生离开之后,沈醉平复了一下呼吸,说:“希望刚刚的小插曲没有影响暖暖的兴致!”

    时暖笑:“不会,这又不是什么大事……不过你好似还那么爱斤斤计较!”

    沈醉笑:“其实我是个挺大条的人,但跟你在一起,我总怕自己做的不够好,而且也希望身边的人也可以做的很好……”

    时暖眸子闪了下,说:“菜都凉了,你坐下吧!”

    沈醉“哎”了一声坐下了,他清了清嗓子,说:“暖暖,我们……先干一杯吧!”

    时暖点头:“可以啊!”

    杯壁相碰,发出清脆悦耳的声响,两个人各自抿了一口,沈醉笑:“吃菜吧,暖暖,不要拘谨!”

    时暖道:“我拘谨什么,我不拘谨啊,我看你倒是挺拘谨的!”

    沈醉伸手挠了下头:“是么?我可能是有些高兴,恩,高兴过了头,有点手足无措了!”

    沈醉道:“暖暖,知道么?我曾经就幻想着有一天,可以带你去这种很高级的地方吃饭,点一大桌子的菜,然后不停的给你夹菜,夹菜,让你吃很多很多,将你养得白白胖胖……”

    说完,他笑了:“不过,现在的女孩子应该都不想吃旁吧,可不管是旁的你,还是瘦的你,在我心里都是美的,暖暖,我敬你一杯,谢谢你,将你最美好的三年青春,给了我!”

    沈醉朝着时暖举杯,时暖看着他,轻声说:“沈醉,该说谢谢的人是我!”

    遇见沈醉之前,时暖真的已经很久感受不到温暖了,也不常笑,从母亲去世到遇见沈醉,四年时间,她几乎像是换了一个人。

    她身边的温暖被夺走了,内心的温暖也一并被带走了。

    若是没有沈醉,她的性格或许会变得更加孤僻,冷漠,怪异也不一定。

    是沈醉的陪伴,让她那寂寥的三年时光有了点色彩,她真的很感谢沈醉,这是真心话!

    沈醉道:“不管谁谢谁啊,总之,我们干一杯!”

    “恩,干一杯!”

    “叮——”的一声,再次碰杯。

    这一次,沈醉喝了一大口,时暖也一样。

    当放下杯子的刹那,彼此都笑了一下。

    沈醉说:“突然觉得这一瓶红酒未必够我俩喝了,我应该多预定两瓶的,可惜了!”

    时暖扬了扬眉:“没事啊,这种红酒没有,可以加其他的红酒,其实只要不是太差,我喝着味道都差不多的!”

    沈醉点头:“恩,我知道,你曾经跟我说过,你喝红酒之所以不会醉,是因为当成果汁饮料喝的!”

    时暖笑:“所以,太好的红酒在我这儿反而很浪费!”

    “不过说起这个,你倒是让我想起一件事,就是当年,听说你很能喝红酒,而我平时喝的啤酒比较多,红酒很少碰,我怕哪天遇到喝红酒的情况在你面前丢脸,所以有一次去我母亲那里,偷偷的喝了好多她珍藏的红酒,我母亲知道后倒是没说什么,但我姐姐多事,将这一切告诉了父亲,我父亲大半夜打电话回国,把我狠狠训了一顿,之后为了帮我母亲搜集齐被我喝掉的那几瓶红酒,几乎是煞费苦心……”

    时暖说:“你父亲对你母亲,真的挺好的,虽然你告诉过我原因,可我还是觉得,他们其实可以不用离婚!”

    沈醉点点头:“我曾经也这么想过,但我现在却觉得,正因为他们分开了,所以我父亲才能一如既往的对我母亲好,现在我父亲已经再婚,跟新的妻子过的也很幸福,至于我母亲,她活的很自由,我觉得这样也挺好!”

    时暖垂着眸子没说话。

    沈醉道:“当然,我没有结过婚,可能婚姻中的许多东西不是太懂,或许他们不该离婚,但他们选择了放下,我作为子女的,也尊重他们的选择!”

    时暖抿了下唇,说:“明明还很关心对方,却愿意放下这段感情吗?不过这世界上,其实还有许多夫妻,彼此感情很好,甚至很恩爱,却因为某些原因,不得不放下对方,真的……挺伤的!”

    沈醉看着时暖,觉得她的表情似乎略微伤感,他问:“怎么了?是不是你跟宋衍生的感情出了什么问题?”

    时暖摇头:“没有,他……他一直都对我挺好的,我们很好!”

    沈醉笑:“那样就好……那我再敬你一杯,不管如何,我们算相识一场,你结婚了,我该送上祝福的:暖暖,我祝你跟宋衍生白首到老,永远幸福!”

    说完,他仰头喝掉了手中的红酒,这一次,是一口见底,时暖想阻止,都没来得及。

    时暖抿了下唇,到底是舍命陪了君子,仰头喝掉了自己杯子里的红酒。

    沈醉看着她笑了笑,将心里的那股子涩意压了下去,起身道:“我来再给暖暖倒一杯!”

    时暖点头:“可以的!”

    可他刚拿起酒瓶,眼睛瞬间晃了下,他忙伸手扶住了桌子。

    时暖问:“怎么了?”

    沈醉努力晃了晃脑袋,说:“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头有点晕晕的,我的酒量应该不至于这么差吧,哈哈……”

    时暖刚想回,她的视线也瞬间模糊了下。

    然后她就看见沈醉在她的眼前,一点点倒了下去,她想喊出什么,却已经没了力气。

    在她视线彻底陷入昏迷之前,她的目光紧紧盯着那已经喝了一半的红酒瓶子……

    这瓶酒,被人动过手脚,她和沈醉,被算计了……

    ……

    莫阳山,钟晋南离开之后,顾峥和宋衍生很成功的救回了阿庆和孩子。

    阿庆看见他们的刹那几乎要喜极而泣,她的目光不断的想搜寻秦燃的身影,可惜没有搜到。

    宋衍生道:“秦燃出任务去了,大概两三天就会回来……”

    他看了一眼阿庆怀中的孩子,说:“秦燃给孩子起了一个名字……”

    阿庆忙问:“叫什么?”

    宋衍生抿了下唇,说:“我想秦燃更希望可以亲自告诉你!”

    阿庆眼眸闪缩,眼中已经有了眼泪。

    顾峥带人将阿庆和孩子送上车,宋衍生则是去见了颜柯。

    此前宋衍生试图联系颜柯,可一直不成功,因为时间紧急,他们只能提前行动。

    宋衍生希望颜柯可以离开莫阳山,但颜柯却拒绝了。

    他说:“我离开,然后呢?然R再废一只胳膊吗?”

    宋衍生道:“但你在这儿呆着,不算个事!”

    “可我离开,更不算个事,你该知道,我在美国犯过事,我伤了温碧月!”

    “这件事情我可以跟温姐解释……”

    “你能跟她解释,但能跟我师父解释吗?”

    宋衍生眯了下眼睛,道:“为什么不能解释?或者说,你师父跟温姐之间有什么特殊的关系?”

    颜柯眼眸颤了颤,说:“没什么特殊的关系,你别胡说!”

    宋衍生看他,说:“K,知道么?你并不是个适合说谎的人,而且你说谎时,眼睛会眨……”

    颜柯不耐烦的说了句:“你别乱猜,我师父一直呆在莫阳山,能够跟温碧月有什么关系?”

    宋衍生道:“你师父的确跟温碧月没什么关系,但是薛漠北,却跟温碧月有关系……K,你知道薛漠北吗?”

    颜柯的表情更加不耐烦,说:“救了人你就赶紧走吧,阿煜,我实话告诉你,我师父知道你们的计划是什么,但他依旧愿意上当,我奉劝你现在还是赶紧去找你母亲,晚点我怕你会后悔……”

    宋衍生皱了下眉:“那个茶馆,我有安排人……”

    “安排人?”颜柯笑了下,说:“阿煜,我师父能在你四岁的时候就预测你们宋家十年后必有打乱,然后收养我跟R培养十年目的就是为你们宋家所用,哪怕你在那个茶馆安排的再周全,可我如果告诉你,那个茶馆就是我师父在七年前投建的,你又作何感想?”

    宋衍生一听愣住,来不及想太多,忙转身朝外面跑去,一边跑,一边喊颜柯的名字。

    而他的手机就在那时响了起来。

    他拿起来看,来电话的人是老张。

    今天他让老张接时暖回暖居的,难不成也出了事?

    他心口一颤,连忙接起电话。

    老张的声音很快传来:“先生……先生,不好了,太太……太太不见了!”

    ————本章4094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