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建议您将墨语小说网首页加入“浏览器收藏夹”,以便能够轻松访问墨语小说网!www.myxs.net
我的书架 繁體版
首页 > 言情小说 >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530.人渣祖孙之死,连瑀的问题 文 / 三木游游

    祁沅和祁宁安从祁宁歆那里吃过晚饭之后,被叶盈带着住进了隔壁的院子。祖孙俩自从落英城出事之后,早已没了曾经的和谐,单独在一处的时候,也无话可说。

    连家的下人送了茶水过来,祁宁安在祁沅的房间里,陪着祁沅喝了一杯茶,叶盈离开之后,祁宁安就起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夜深了,一道黑影悄无声息地靠近了祁宁安的房间,来人眼睛上面蒙着一块白布,进了祁宁安的房间之后,拔出了剑,靠近了床边。

    祁宁安察觉到动静,猛然起身,抽剑跟来人打了起来,刚过了几招,心道不好!他丹田之中一阵剧烈的刺痛,随着运功越发明显,他的脚步很快就变得有些迟缓了,这让他想起了他当初给祁宁远下的那种毒!但是眼前之人看起来又明显是“连瑀”,祁宁安当下只有一个念头,“连瑀”跟祁宁远联合起来,要杀了他!

    祁宁安一言不发,虚晃一招就想跑,因为他最清楚中了那种毒的后果,再打下去,用不了片刻功夫,他就会死在“连瑀”剑下了!

    祁宁安出了房间,“连瑀”循声追了出来,住在隔壁的祁沅听到打斗的声音也出来了,加入了战局,跟祁宁安一起对付“连瑀”。

    但是很快,祁沅也发现他中了毒,神色难看地跟祁宁安一起想要逃走。

    “连瑀”一个人,拦住了他们两人的去路,很快就让祁沅受了伤,一口血喷了出来,祁宁安也一直在东躲西闪,一心想逃,身上也受了伤,不敢正面对抗。

    从“连瑀”出现在这个院子里开始,暗处一直有一双眼睛盯着他们,是这些日子躲在莲雾城,尚未离开的谌紫桓。

    看到“连瑀”的剑刺向了祁宁安的心口,谌紫桓终于动了,飞身而出,朝着“连瑀”的后心打了过去!

    “连瑀”急急闪避,谌紫桓挡在了祁宁安面前。谌紫桓脸上戴着面具,祁宁安从未见过他,并不知道他是什么人。眼看着谌紫桓跟“连瑀”打了起来,祁宁安也不管祁沅,自己捂着胸口就想跑。

    “连瑀”大吼了一声:“来人!”听起来确实是连瑀的声音……

    谌紫桓眼眸微闪,看着祁宁安虚浮的脚步,也不恋战,抽身后退,到了祁宁安身边,抓住祁宁安的手臂,飞身而起就想离开。

    谌紫桓并没有注意到,身后的“连瑀”,摘了眼睛上面的白布,从身旁人手中拿过了一副弓箭,瞄准了祁宁安的后心,几乎没有丝毫犹豫,利箭破空而出,箭头上面闪烁着幽紫色的光芒,在月光之下寒意渗人!

    箭矢速度极快,力道惊人,谌紫桓手中提着祁宁安,险险避开了要害,那支箭射中了祁宁安的一条手臂。谌紫桓没有回头,带着祁宁安用最快的速度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祁沅脸色煞白,跌坐在地上,面前站着的“连瑀”缓缓地转身,看向了祁沅。

    祁沅对上那双再熟悉不过的冷漠眼眸,猛然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惊呼了一声:“宁远!”

    祁沅怎么都没想到,要杀他和祁宁安的人,竟然会是祁宁远!祁宁远还故意易容,又把眼睛蒙起来,学了连瑀的语气,让人以为他是连瑀!

    “宁远,你到底在做什么啊?”祁沅神色痛苦地看着祁宁安问。他无法理解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他和祁宁安都中了毒,毫无疑问也是祁宁远的手笔,而祁宁远又在夜深人静的时分,假扮连瑀前来刺杀他们,这一切都让祁沅震惊又意外,不知道祁宁远到底在想什么。

    祁沅在想,如果祁宁远真的想让他们死的话,当初在星柘岛,直接杀了他们便是,他们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何必让人好吃好喝地伺候着他们,带他们回了落英城,又来了莲雾城,还让他们见到了祁宁歆,在晚饭之后叶盈还给了他们解药,解了晋连城给他们下的毒,让他们的内力恢复了正常,然后,祁宁远又给他们下毒,还亲自来刺杀?!这一切似乎都没有任何道理可以解释!

    看到祁沅难看的脸色,祁宁远低声笑了,俯身看着祁沅,声音轻飘飘地说:“爷爷,你知道你这么蠢,却能活到现在,是因为什么吗?”

    祁沅心中一沉,闭口不言,就听到祁宁远冷笑着说:“是因为我,是我让你活了这么久。今晚的事情,很难理解对不对?你是不是以为我在星柘岛没杀你,就是还顾念着骨肉亲情,以后也不会动你?你是不是以为我让你见了歆儿,歆儿心软,我就算为了她,也不会为难你?”

    “歆儿?歆儿!”祁沅突然想起祁宁歆就住在隔壁,他猛然拔高声音,大叫了一声,“歆儿!救我啊!我是爷爷!”

    祁宁远没有拦着,任由祁宁远叫了好几声。从他们所在的位置,能够看到隔壁院子的灯还亮着,但是祁宁歆并没有出来。

    祁沅这下真的怕了,他神色恐惧地看着祁宁远,声音都在颤抖:“宁远,你……你要做什么……”

    “爷爷要死了,我让你当个明白鬼。”祁宁远看着祁沅,冷哼了一声说,“当初在星柘岛我没杀你跟祁宁安,只有一个原因,还不到你们死的时候,现在才到。我让人好吃好喝地伺候着你们,原因也很简单,要让你们恢复原来的模样,这样等你们死了,谌寂的人便不会怀疑这中间有什么蹊跷。”

    祁沅神色一僵:“你!你是想让谌寂看到宁安的尸体,以为那是你?!”

    祁宁远笑了:“爷爷终于有点脑子了,没错,我就是这么打算的。所以,祁宁安的尸体对我来说更重要,爷爷只是附带的,无关紧要,但是能让刚刚那个人更相信他带走的就是祁宁远,毕竟你们祖孙当初是一起从落英城逃走的。”

    祁沅看着祁宁远的眼神,像是见了鬼一样:“你……你从星柘岛见到我们,就有这个计划了?”

    “没错。”祁宁远点头,没有否认,“不然你以为你们为何还能活这么久?刚刚带走祁宁安那个人,爷爷应该不知道是谁,我可以告诉你,他是谌寂的孙子,谌紫桓。谌寂让他来莲雾城带走歆儿,他出过手,第一次失败了,一直没走,在找机会抓歆儿,同时也在等着我出现,而我,让他等来了您老人家和祁宁安。”

    祁沅神色惊恐:“刚到莲雾城的时候,你故意暗中一个人上岸,却不给我们易容,后来去接我们,你也没有露过面,就是为了让躲在暗处的谌寂相信,宁安就是你?!”

    “呵呵,”祁宁远冷笑,“祁宁安不是一直想真正替代我吗?这次我给他一个机会,他应该感谢我才是。”

    “不对!不对!”祁沅摇头,“谌紫桓带走了宁安,宁安还活着,他只要开口说话,谌紫桓就知道他不是你!你的如意算盘打错了!”

    祁宁远又笑了,一脸嘲讽地看着祁沅说:“爷爷,你以为我刚刚那一箭射出去之后,祁宁安还能有开口说话的机会吗?”

    祁沅脸色灰败:“你没有伤到他的要害,但箭上有毒……”

    “没错,那箭头上抹了见血封喉的剧毒,谌紫桓等不到祁宁安开口说话,带走的,只可能是一具尸体。”祁宁远冷笑,“爷爷,你疼爱的那个孙子,刚刚已经死在你面前了,伤心吗?”

    祁沅像是瞬间失去了全身的力气,喃喃地说:“你……你太狠了……处处算计……步步为营……要让宁安不得好死……连他的尸体都要拿来利用……”

    “怎么?爷爷心疼了?当初我对他那么好,全心信任他,他却给我下了毒,他想让我死的时候,也没见爷爷心疼过我啊?”祁宁远眼底闪过一道寒光,“不过我也不需要你的心疼,因为你很快就可以去陪你的那个好孙子了!”

    祁沅身子一颤,连滚带爬地跪在了地上,抱住祁宁远的腿,老泪纵横,连声哀求:“宁远,我是你爷爷啊!宁安已经死了,谌寂会把他当成是你,以后不会找你麻烦了!你杀不杀我,没有什么分别!你放了我,只要你肯饶我这次,以后我什么都听你的,我一定对你好,一定对歆儿好!对了,歆儿!歆儿她就在隔壁睡着,我跟她说了明日再去看她的,明天她要是见不到我,肯定会问你的,到时候你没法跟她解释啊!你爹娘都已经死了,以后爷爷疼你跟歆儿,不管你们想要什么,不管你们想做什么,爷爷都尽全力,拼命地帮你们!宁远!宁远!爷爷真的错了!”

    “你错在哪儿了?”祁宁远看着祁沅,神色冷漠地问。

    “我……我……那些年我不该甩手不管祁家的事,不该对你那么严厉,不该把所有的担子都压在你身上!宁远,千错万错都是爷爷的错,以后爷爷一定用余生弥补你!”

    “如果早十年,你对我说这样的话,我也不至于给谌寂当了整整十年的奴隶!”祁宁远冷声说,“弥补?你弥补得了吗?你看看你现在那副无能的样子,你能帮我什么?祁沅,整个祁家,你是最自私的那个。你心里没有你儿子祁墨,你如果在乎他,就该规劝他好好做人,而不是看他一步一步堕落,他死了,你却惦记着怎么填饱肚子,养你的身子。你心里也没有你那孙子祁宁安,你如果真疼他,现在你应该做的是拿起地上的剑来杀我,给他报仇,但你满心只想着怎么保住自己的性命,眨眼的功夫就把他抛在了脑后。你心里更没我,也没有歆儿,从始至终,都只有你自己!”

    “宁远,爷爷错了……爷爷真的错了……”祁沅哭得泣不成声,他整个人都被绝望笼罩了,他已经意识到,不管他怎么哀求,祁宁远都不可能会放过他……

    “就算天打雷劈,我也认了。”祁宁远看着祁沅说,“当初我一直没杀祁墨,不是因为我不敢弑父,只是做给谌寂看的。让那个废物当城主,谌寂才会相信落英城没有什么值得忌惮的。至于你,于我而言,比祁墨更可恶。”

    “歆儿……歆儿!”祁沅放开祁宁远,用自己全部的力气大声叫着祁宁歆,想要站起来,往祁宁歆的院子跑。

    祁沅刚跑了两步,祁宁远手中的剑,从他的后心穿过了他的身体。他不可置信地低头,看着剑尖从胸口冒出来,又猛然消失!

    祁宁远拔剑,祁沅跪在了地上,怨毒的目光直勾勾地看着祁宁远,不过片刻就没了气息……

    祁宁远收剑,神色冷漠地看着祁沅的尸体,像是在看一个毫不相干的人。

    隔壁院子祁宁歆的房间里,她并没有睡觉,跟连瑀相对而坐,沉默无言。

    打斗声响起的时候连瑀就来了,自从连瑀说出那句“我们试着互相喜欢”之后,祁宁歆的脸就红到了耳根,低着头一直都没说话。

    隔壁传来祁沅呼救的声音,才转移了祁宁歆一点注意力,让她心中稍稍平静了一些,脸上的红晕也褪去了,秀眉蹙了起来。

    听着祁沅一声一声撕心裂肺的呼喊,祁宁歆心里并不好受,但她一直低着头坐在那里没有动过。她毕竟不是祁宁远那样的人,可以真的做到狠心绝情。即便祁宁远提前跟祁宁歆说过他要杀了祁沅和祁宁安,祁宁歆当时也接受了,但当下亲耳听着不远处祁沅垂死挣扎的声音,祁宁歆的心情还是难免会被波及。

    “我一个朋友说过,因为血缘而产生的关系是最无奈的,因为每个人都没有选择的余地。但我们生而为人,有血有肉,不应该让血缘成为我们的枷锁。任何关系,只有两个人都希望它是好的,它才会真的好,血缘关系也一样。你希望与亲人真心相待,但他们并不在乎你,你也无需为此难过。你问心无愧,而他们也该为他们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连瑀看着祁宁歆说。

    祁宁歆低着头说:“谢谢你跟我说这些,我感觉好多了。那是我爷爷,我哥哥要杀他,他求我救他,我却没有理会,你不会觉得我心太狠了吗?”

    连瑀摇头:“当然不会,如果易地而处,我会跟你哥哥做一样的事情。”

    门开了,祁宁远走了进来,身上还带着淡淡的血腥气。他原本易容成了连瑀的样子,现在易容已经洗掉了。

    “哥哥,你没事吧?”祁宁歆站了起来,看着祁宁远问。

    祁宁远摇头:“没事。”然后看向了连瑀说,“一切都在意料之中,谌紫桓带着祁宁安的尸体走了。”

    连瑀点头:“那就好。”

    今夜的事情,是连瑀和祁宁远合谋的,准确来说,祁宁远是主谋,连瑀配合。

    祁宁远知道,谌紫桓奉命来抓祁宁歆,也是为了带走祁宁歆之后等着他现身去救,谌寂便能继续掌控他,利用他。而假如他出现在莲雾城,谌紫桓的目标就不会再是祁宁歆,而是会直接盯上他。准确来说,是盯上他给自己安排的替身祁宁安。

    祁宁远在莲雾城城主府走动都是暗中的,避开了别人的视线,除了连瑀和连策之外,没有其他人知道。不久之前被祁宁远叫出来,把弓箭递给他的帮手就是连策。

    但祁宁远刻意让叶盈带着祁沅和祁宁安光明正大地进了莲雾城,住进了客院里面。祁宁远知道谌紫桓今夜一定会出现的,而祁沅和祁宁安中的毒,是祁宁远让叶盈下在了他们喝的茶水里面。祁宁远故意假扮连瑀去刺杀,让谌紫桓看着。祁宁安有生命危险,谌紫桓一定会出手相救,因为在谌紫桓眼里,祁宁远就是他们谌家的奴才,是谌寂的棋子,活着自然比死了好。

    祁宁远故意让谌紫桓救了祁宁安走,但在他的计划里面,谌紫桓带走的,必须是一具尸体,因为不能给祁宁安开口说话的机会。最终结果,如祁宁远所愿。

    等谌紫桓看到祁宁安死了,会认为祁宁歆对他们来说也没有价值了,便会带着祁宁安的尸体回朔雪城去,跟谌寂复命。那么接下来,祁宁歆暂时也安全了。

    “到时候谌紫桓回去,应该会认为你利用歆儿引我现身,暗中下毒手,要杀了我。”祁宁远看着连瑀说。

    祁宁歆蹙眉:“那接下来外公会不会盯上连城主?”

    祁宁远轻笑了一声:“歆儿,这么快就偏向连瑀了,都不关心我了。”

    祁宁歆脸一红:“哥哥,你说什么呢……”

    祁宁远看着祁宁歆害羞的样子,呵呵一笑:“看来你们俩相处还不错,那我就放心了。你担心连瑀也是应该的,毕竟你们很快就要成亲了。”

    “哥哥……”祁宁歆的脸更红了。

    “诶?歆儿你这次怎么不说让我带你走,你不要嫁给连瑀的话了?”祁宁远看着祁宁歆神色认真地问。

    祁宁歆看到祁宁远眼底的戏谑,有些羞恼:“哥哥你怎么变得这么坏?故意作弄我!”

    “我这不是担心歆儿真的不喜欢连瑀,不想嫁给他,我刚刚还在考虑,反正祁宁安的尸体被谌紫桓带走了,接下来我们暂时安全,可以躲起来了,倒也不必一定要你嫁给连瑀。那我就不为难你们俩了,你们俩意下如何?”祁宁远似笑非笑地问。

    祁宁歆脸色通红,无语地看着祁宁远,她知道祁宁远是在开玩笑,可是这种事让她怎么说……

    连瑀神色淡淡地说:“祁宁远,你随时可以滚,我并不想认你这个大舅子。”

    听到连瑀最后三个字,祁宁远笑意加深:“大舅子?这么说,我要走,还带不走我妹妹了?歆儿你听听,这小子还没娶你呢,就翻脸不认人了!”

    “哥哥你别说话了!”祁宁歆伸手打了一下祁宁远的胳膊,实在是听不下去了。

    “得,我就是孤家寡人的命,还没嫁出去的妹妹就不让我说话了。算了,长夜漫漫,你们俩再聊一会儿,我得去休息一下。”祁宁远话落就起身走了。

    “那个……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祁宁歆正了正神色,看着连瑀说。

    “你困了?”连瑀坐在那儿,并没有动。

    祁宁歆摇头:“我不困。”

    “那我再坐一会儿,我也不困。”连瑀说。

    一时气氛又沉默了下来,祁宁歆神色有些纠结,迟疑了一下,开口问连瑀:“你要娶我的事情,你爹娘能同意吗?”

    连瑀看着祁宁歆,微微一笑说:“我爹的态度,你应该已经知道了。他对你很满意,说你没有家了,让我一定对你好一点。我爹还说让我早点把你娶了,这样就能贴身保护你了。”

    连瑀说的都是真的,也的确是连策亲口说过的话,但此时夜深人静,灯烛摇曳,两人相对而坐,连瑀那句“贴身保护”一说出口,祁宁歆好不容易热度稍减的脸一下子又红透了。

    连瑀看着祁宁歆含羞带怯的娇美脸庞,不觉晃了一下神,反应过来之后,神色微微有些不自然,轻咳了两声说:“那是我爹说的。”

    祁宁歆低着头问:“那你娘呢?她会不会不同意?我身子骨很弱,什么都不会……”

    “我娘说了,我喜欢的她就喜欢。”连瑀神色认真地说。

    “你……你什么意思啊……”祁宁歆声如蚊蚋地问。

    “哦,我是说,我娘肯定会喜欢你的。你身子骨弱,我会请我朋友把你治好的,到时候你如果愿意学,我可以教你武功。你什么都不会?那正好,我的眼睛刚好没多久,有好多需要学的东西,我们一起学吧。”连瑀说。

    “那你妹妹菁儿,会不会不喜欢我呀……”祁宁歆心底涌出了一丝甜蜜,却又带着忐忑,感觉这一切来得太快了,她有些不知所措。

    “这个,我也不确定。”连瑀眼眸微闪,看着祁宁歆说,“小妹说过,她对大嫂就一个要求。”

    “是什么?”祁宁歆脱口而出,看着连瑀问。

    连瑀眼眸幽深地说:“小妹说,她对大嫂唯一的要求是一心一意喜欢她大哥,也就是我,这样就是她喜欢的大嫂。所以,你觉得小妹会喜欢你吗?”

    ------题外话------

    【推荐】《田园喜嫁:小妻太难追》作者:楚正秋

    【种田爽文,温馨甜宠,一对一,男女主双洁,新文pk中,希望大家多多支持一下】

    军中霸王花姚瑶穿越了,变成了村里傻妞姚二丫。

    破屋烂床,穷苦无粮,但父慈母善,姐姐彪悍护短,弟妹呆萌纯良。

    一穷二白有何惧?有手有脚还有脑,财源自然滚滚来!

    极品亲戚一箩筐?姚瑶的原则是,小女子动口也动手!毒舌把人怼吐血,出手就打没商量!

    一手种田,一手经商,家人和美,小日子过得温馨惬意。

    刚及笄便有媒婆踏破门槛,姚瑶只一句“嫁人是不可能嫁人的,我要娶夫”给打发了干净。

    谁知第二天竟真有人主动上门求入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