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建议您将墨语小说网首页加入“浏览器收藏夹”,以便能够轻松访问墨语小说网!www.myxs.net
我的书架 繁體版
首页 > 言情小说 > 丑女种田忙:邪王爆宠美食妃

第599章 欠债还钱啊 文 / 凤韭

    张明远马上露出谄媚的笑容说道:“哪能啊?

    您这就见外了!说好了,今儿个是我请您吃饭的。”

    “这才像话嘛!”罗伊尔-纳德拍了拍张明远的肩膀。

    又对店小二吩咐了一声,“小二,先给我们这来一坛十年的好酒。”

    “好嘞。”店小二兴奋的点点头,立刻下去准备。

    张明远咬了咬牙,暗暗低咒了一声,他突然有些后悔自己带罗伊尔出来吃饭了。

    应该让他父亲来才是,今天自己恐怕要清空钱袋了。

    就怕到时候他带的钱还不够啊!

    不一会,店小二就将酒水和四样小菜先端上来了,张明远一看居然是这店里最贵的陈年杏花酒,忍不住又戳了牙花子。

    但就这样,罗伊尔-纳德还像是不满意的摇摇头,吩咐后面的一个小厮起开酒坛上的封泥,并且给他和张明远一人倒了一碗。

    张明远愣了愣盯着面前的酒碗,这样喝酒,只怕这个罗伊尔少爷会喝掉不少啊。

    他有些紧张的又摸了摸自己的钱袋,心里已经开始扎起小人了。

    罗伊尔-纳德闻到了酒香,立刻微笑着对张明远道:“今天,承蒙张公子款待,来我敬你。”

    话音落下,罗伊尔-纳德一饮而尽。

    张明远虽然心里不痛快,但也知道轻重,他换上灿烂的笑容,端起酒碗和他碰了碰。

    “哪里,哪里,我还要感谢您肯赏脸来吃这粗茶淡饭呢。”说完,也一饮而尽。

    “哈哈哈,痛快,我就喜欢爽快人,咱们今天不醉不归。”罗伊尔-纳德大笑道。

    没多大一会儿,两个店小二就端着菜走了进来。

    菜放在桌子上之后,张明远心尖就猛地跳了一下,这两盆菜都是这店里的大菜,一份红烧神仙肉,一碗斑鱼汤。

    这都是他以前来这里舍不得吃的贵菜,就这两道菜就要二两多银子呢。

    这简直吃的不是菜,吃的是他的心啊!

    “吃啊,别愣着,这斑鱼汤味道尚可。”罗伊尔-纳德已经吃上了,挥舞着汤勺说道。

    张明远眼皮子跳了一下,才伸出了筷子夹向那碗肉。

    只是还没等他把菜放进嘴里,包间的房门一下被人推开了。

    “好啊!张明远,果然是你。

    你丫的有钱在这里请人吃饭,你爹却不把银子还给老子!”

    一声巨吼,地动山摇,打头进来的人嗓门够大,力气也大,房门给他弄的嘎吱摇晃。

    包间内的人一惊,却见好一条大汉敞开衣襟,威风凛凛地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三个壮汉。

    “雷彪!”张明远猛地抬起头来,眼中露出惊惧的神色,忍不住叫了出来,筷子也落了地。

    看着那桌上摆着的好酒好菜,雷彪皱眉,哪还忍得。

    他可根本就不是能忍的人,一个箭步冲上去。

    露出狰狞的笑容,抓住张明远一边的肩膀,就把他提了起来。

    罗伊尔-纳德吓得都惊叫起来,慌忙躲在了两个小厮后面。

    “啊,好痛,快放手!”张明远感觉自己肩膀都要被抓碎了,心头一慌,哀嚎道。

    “要老子放手也可以,赶紧把钱都给我交出来!”

    “我没钱啊……没钱,您要钱去找我爹。”张明远颤抖着嘴唇说道。

    雷彪瞪着他又吼道:“昨日你爹才在老子面前哭穷,之前有人说你在这里请客吃饭,还点了一桌好酒好菜,老子还不信呢。

    现在老子亲眼所见,敢骗爷没钱?

    没钱,你在这里请人吃饭,还吃得都是这里最贵的东西。”

    雷彪也不给他客气,直接伸手在他腰间一抹,就把张明远的钱袋扯到手中。

    雷彪的强横霸道让人心惊胆颤,张明远全身抖得跟筛糠一般。

    “你……你这样做会不会欺人太甚了!

    你……你就不怕我们去报官吗!”张明远气愤的怒吼。

    雷彪嘿嘿地笑着,松开张明远得意地道:“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的事,父债子还也说得过去。

    你有本事在这里大吃大喝,没本事还老子的钱,还敢在这跟老子呛声?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打断你的胳膊!”

    “你……你……”张明远气的说不出话来。

    “这次就放过你,回去叫你老子明天准备好二百两银子,若是继续哭穷不还,别怪老子把你们父子的腿给打折了!”

    雷彪恶狠狠的放下威胁,就扯了扯嘴角大步走了出去。

    罗伊尔-纳德脸色难看的走了出来,抱拳说道:“张明远,本少爷还有点事就先走了。”

    说完给身后的人使了眼色,嘴里又不屑的低咒了一声:“穷鬼,晦气!”

    “罗伊尔少爷!”

    “罗伊尔公子!”

    张明远在后面喊着,罗伊尔-纳德很是不屑地回头看了他一眼,眼都没眨巴一下道:“以后,千万别说认识本公子。”

    说完,他就拂袖而去。

    张明远倒吸一口凉气,颓然的坐在椅子上,看了眼端着菜傻站在外面的店小二。

    有些讪讪的问:“小二,不知道这些菜可以不可退掉,我还一口都没吃。”

    店小二瞥他一眼,下巴抬高歪嘴道:“不可以,菜都已经安排厨子下锅了,没办法退。”

    “可……可你也看到了我的钱袋给人抢走了!”张明远继续赔笑说道。

    店小二虽然心里瞧不起他,但嘴上还是带笑说道:“这没什么!

    你,我们认识,张记杂货铺的少东家嘛,我们一会就派人去你家取钱去。”

    张明远被气的差点没从椅子上掉下来,他哆嗦着腿,哆嗦着嘴,曾几何时,他是多么地风光,多么地有面子。

    可是,可是一切都完了,他的好日子怎么这么快就到头了?

    他不想过这样的日子,他不要过这样的日子。

    张明远踉踉跄跄的站起身来,颤抖着声若蚊蝇的说道:“这些酒菜都送到我家去,再找我娘亲去要钱。”

    “好咧,您稍等!”耳尖的店小二见收钱有着落,也客气了些。

    张明远也没心情吃饭了,垂头丧气的走出了包间。

    深深叹了口气,抬起头时,却突然定住了。

    张明远眯眼定定瞅着前边,那里有一男一女正坐在那儿悠闲的吃着饭后水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