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建议您将墨语小说网首页加入“浏览器收藏夹”,以便能够轻松访问墨语小说网!www.myxs.net
我的书架 繁體版
首页 > 言情小说 > 丑女种田忙:邪王爆宠美食妃

乾坤再造化 文 / 凤韭

    脖子疼,热水袋敷敷也没效果。

    不能再多玩手机电脑之类的了。

    ……――

    叶清想了想道:“我相公是个大夫,我们这次来是准备给夏城陆府的小公子看病的。

    我和我父亲没有搬家,还是住在崇阳镇上的。”

    这也不是什么秘密,说出来也无妨。

    “君宝,是个大夫啊?这么年轻的大夫,真是了不得!”叶玉馨心中不禁微微一惊!

    她忍不住上下打量起钱君宝,看他带着那么多人,还以为他要么是本地人,要么是带着叶清过来游玩的贵公子呢。

    钱君宝嘴里谦虚着,客气道:“我也是刚刚出师,姑姑谬赞了。”

    叶玉馨微微一笑道:“哪里哪里,像你这样年纪的公子,能做个医者学徒已经了不起了。

    看来,我们韭芽嫁到了良人了,我心甚慰。”

    钱君宝连忙拱手微揖还礼,微微一笑道:“惭愧,惭愧!”

    对他这么谦虚知礼,叶玉馨更加满意了,她转头对叶清问道:“韭芽,你能找到这么好的夫婿,你娘在天之灵肯定很欣慰了!

    对了,你爹现在还在白鹭书院吗?”

    叶清摇摇头道:“没有,他已经辞去白鹭书院执教的事儿,如今在我们府里头的私塾当先生。”

    “那也不错,那你爷奶的身份还好吗?”

    叶清似讥似讽地挑眉,淡淡道:“他们身体还不错吧!”

    叶玉馨看叶清的面色有异,心弦颤抖,忍不住问道:“韭芽,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儿了?”

    “没什么,若是姑姑以后回到崇阳自然知晓。”叶清神色无波道。

    叶玉馨狐疑的看了一眼叶清,见她似乎不想提起爷奶,越发觉得她和两位老人之间发生了矛盾。

    歇了一歇,叶玉馨稍定心神问道:“你们午饭既然吃了,那你们刚才进面店,是有什么问题要问毛毛的吗?”

    “嗯,刚才站在外面听到毛毛表妹说书,觉得挺有趣的,想问问她这些故事都是从哪儿听来的。”

    叶玉馨叹了口气,说道:“她就是对什么都好奇,又爱听一些小道消息还有坊间奇谈之类的,我们这面店的生意有一半儿都是靠对面码头帮工们支应着。

    毛毛也是随口和他们讲讲,后来见他们爱听,倒形成了习惯了!

    不过,她到底是个女孩子家家,等再过两年我也就不让她出来抛头露面了!”

    叶清未曾回答,忽听得外面传来一阵哀鸣之声,那声音倒像是什么猴儿在叫。

    “哪里来的猴子叫声?”钱多多疑惑的转头朝外面看去。

    叶玉馨回过神来,说道:“该是那于老头带他养的小猴过来讨吃的了。”

    “是有客人在欺负那猴子玩?”钱多多问道。

    叶玉馨苦笑着摇了摇头道:“是老于头,为了多讨几个钱和吃的,在虐那猴子给一些恶趣味的客人看!”

    冬曲面露震惊道:“啊?这么过分!”

    “就是,我去看看!”钱多多说完,就准备出去,想到什么又看向了钱君宝。

    最近少爷好像不喜欢他们多管闲事。

    钱君宝还没表示,叶清突然开口道:“去吧,我也去看看。”

    见少夫人同意了,钱多多也就飞快地跑了出去。

    钱君宝知道叶清喜欢小动物,对她点了点头,没有阻止:“你和冬曲也去看看,我再喝点茶。”

    “嗯,冬曲我们走!”

    叶清知道耍猴是一种发源于北方的民间艺术,是耍猴艺人利用训练过的猴子逗人开心,拿鞭子打猴子等动作不过是引起人们的同情,多赚点钱花。

    耍猴艺人,世代和猴子相依为命。他们一年中只在农忙时回家,忙完农活各自行走江湖,其实大多数耍猴人对猴子还是很好的,极少有真的虐待猴子的艺人。

    这种耍猴在南方反倒比较少见,因为南方的猴子比较常见,特别是崇阳崇安那一带,什么金丝猴,白眉猴,猕猴之类的都非常多。

    在山间野地或者河边经常能看见猴群,野生的猴子其实也是很害怕人类的,不会像野猪一样经常下山祸害庄稼,所以这边的百姓对猴子的态度也会好上一些。

    钱多多一到面店的大堂,就看见一些食客正一边吃着面,一边看一个浑身破破烂烂的老头在耍猴,不时还会尖叫起哄。

    那只猴子特别瘦小,麻草做的绳索拴着它的脖子,脏兮兮猴毛上面,还看到有一些血迹,显然是真的被打的很重,而不是做做样子。

    钱多多还发现大猴子的肚子上居然还挂着一只更小的猴子,它的头埋在大猴子身上畏畏缩缩的不敢看四周,但偶尔露出的眼睛中能看到它的恐惧。

    牵着猴子的老头皮肤黝黑、面容消瘦,非常苍老,两个浑浊的老眼让人看得有些生厌。

    大猴子刚被打过,这会儿正惶惶不安的向食客们作揖,做着乞讨的样子。

    “大爷,公子们,我们一天没吃饭了,求你们行行好吧。”那于老头说着这句话,手上的一只破了几个角的粗碗又颠了几下。

    可食客们并没有动静,有人甚至埋头大口吃起了面来,还故意吃得胡噜呼噜响,完全把于老头的话当成耳边风。

    那大猴子也是很有灵性的,见没有人摸出钱来,它的眼神似乎有些失望,作揖的动作慢了下来。

    于老头自然也很失望,今个儿出来,也不知道是不是撞邪了,他都带着猴子和人讨钱半天了也没得到几个铜板。

    现在午时都过了,再讨不到钱,他连最便宜的黄酒都买不到一碗,叫他日子还怎么过?!

    想着转眸又看到猴子动作慢了,心中冒火,直接一鞭子甩了过去,这回是完全下狠手打的。

    大猴子惨叫了一声,它的叫声非常难听,很像人在受酷刑时发出的惨叫,让刚走出来的叶清和冬曲,听了有些毛骨悚然。

    但也有人听到猴子的惨叫声,却很是激动。

    “打啊,再打啊,让它叫,叫得越大声,爷看得高兴的话,还能赏你几个钱。”

    “对对对……接着打,打出花来……若是让本公子看得开心,这碗烧白肉就赏给你了。”

    “于老头,你若是能打到那小猴子,看到没,这里还有半壶五年的日月高粱酒就赏你了!”

    举着鞭子的于老头闻言,目光贪婪的望着那壶酒,那可是要三百多文钱一斤的好酒啊,他平时光闻着味就馋的要命。

    虽然说打那还没有满月的小猴子有点伤天德,但酒就是他的命,大不了等会不那么用力打那小畜生就是了。

    就在他正要挥舞鞭子的时候,他突然感觉到有几道寒冰一样的目光在注视着他,让他心中猛地一颤抖。

    于老头朝目光来的方向看去,发现一个书童打扮的少年正狠狠的盯着自己,在他的后方又走来一对年轻的主婢。

    那主子模样的女子,脸如寒冰,目光如两把利刃一般盯住自己,看得于老头忍不住打了一个摆子。

    迟迟不见于老头动作,有人等得不耐烦了喊道:“快打啊,还愣着干什么!”

    “对啊,你还想不想要大爷的钱了!”

    闻言,于老头咬了咬牙,手上的鞭子对着大猴子蓄势待发。

    钱多多终于不能忍了,大步一迈,身子灵活一闪就到了于老头面前,他弹跳一下就从于老头手里夺走了鞭子。

    “你干什么?”于老头惊怒的看着钱多多。

    “喂……哪里来的臭小子?”有食客不满意了。

    钱多多瞪着于老头怒吼道:“你没看到它还带着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小猴子吗?为了几个臭钱,你就这么虐待它们母子,你还是人吗?”

    有食客吊起眼角,讥讽的笑道:“哟嚯,今个儿倒是稀奇了,居然还有人替猴子打抱不平来了!”

    钱多多朝那开口的人发射了一个眼刀过去,但显然他因为年纪小,又是书童打扮,那吃得满嘴油的食客并没有惧怕他,反而怒道:“臭小子,看你大爷做甚?”

    “嗤,小爷我只是看一只臭虫罢了!”钱多多反讥讽回去。

    “草,臭小子皮痒了是吧?找打!”说着他捋起袖子就要上前,却被他旁边的人拉住了。

    那人不快的转头问道:“拉着我干什么?”

    “二宝兄,别太冲动,你看那边。”他身边的人嘴巴朝一个地方努了努。

    那叫二宝的男子朝他示意的地方看过去,发现在那小子身旁有一桌全身穿着短打褐色衣裳的护卫模样的男子,几乎个个都怒目瞪着自己这边,没看他的也目光阴翳的盯着于老头。

    “嘶……你是说那些人都是那小子的帮手。”二宝急忙低声问道。

    那人点点头小声道:“应该是,之前我看见他们一起进来的。

    还有看见那两个女子了没,那个有些胖的女子应该是他们的主子,我之前看见他们对她特别恭敬。

    看来,于老头这回要倒霉了,你也收敛点,我们赶紧离开这里。”

    “都听你的。”二宝头上冒出不少冷汗,赶紧从身上摸出钱来,放在桌面上,从桌后迅速溜走。

    钱多多将这一幕尽收眼底,嘴角扯了扯露出鄙夷的笑,然后转头对于老头道:“把猴子留下,你滚吧!”

    于老头不由得又惊又怒,深深吸一口气指着钱多多道:“凭什么,猴子是我养的,你这是明抢啊。你……就不怕我去告官吗?”

    钱多多白了他一眼,挥了挥抢来的鞭子,激烈的高声道:“就你这样。

    还好意思说这猴子是你养的,有你这么养的吗?滚不滚,再不滚,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于老头随恐惧得要命,但怎么甘心,他梗着脖子道:“你这个强盗,你打啊,你打死老头子我,官府自然会让你抵命的。”

    “啪!”

    钱多多手里的鞭子没有落下,倒是于老头的脚边多了一个小布袋子。

    “袋子里有五百文钱,猴子我们买下了,你拿着钱滚吧!”叶清走了过来,寒冰似的目光盯着他道。

    “才五百文,不干!”于老头扭着赤红的脖子喊道。

    “那你要多少?”叶清冷笑着问。

    于老头伸出一只手来,五指张开大声道:“这母猴子我已经养了六年了,还是少见的青猴,而且灵气十足。可听话了,没这个数想都别想?”

    “五两银子?”冬曲瞪着于老头开口问道。

    “哼!”于老头瞥了一眼冬曲,不屑的把头转过去。

    钱多多不可置信的看着于老头那贪婪的面孔,怒道:“难不成你还想要五十两不成?”

    于老头恶狠狠道:“对,少于五十两银子,你们别想带走它们,若是你们硬来,就从老头子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围观的食客们听见于老头的话,也惊呆了。

    “看不出来啊,这于老头可真够狠的啊。”

    “五十两银子,有五十两银子都可以买几个小丫头了,就那两个瘦嘎嘎的小畜生,五百文我都嫌贵!”

    “嘿嘿……谁让那些人要做大善人呢,有钱就要显摆呢。不宰他们宰谁!”

    “就是,有那个善心怎么不去街上给人发发,在这里显摆啥啊,不就是两只小畜生吗?”

    “我倒要看看,他们会不会拿出五十两来救两个小畜生。若是舍不得,就不要打肿脸充胖子了!”

    叶清听着身周的议论,眉头蹙紧,不管在哪个时代,总有一些自以为正义的卫道士。

    她虽然是厨师,也爱吃肉食,但对小动物她还是有爱心的,更见不得有人虐待小动物。

    猴子怎么了?

    难道因为它们弱小,就可以随便虐待它们来取乐?

    她今天还就要花五十两买下这对猴母子了,但身周这些幸灾乐祸,看大戏的食客还有这个于老头都太可恶了。

    她不做点什么都感觉,太便宜他们了!

    叶清手指微动,很快肉眼看不见的一阵黑雾朝那些长舌男还有于老头飞了过去,其中尤以于老头那边飞过去的多一些。

    这些小小的蛊虫上了人身,虽然不致命,但三天之后,他们就会口唇发痒,身上发痛,还会四肢无力。

    要足足受够七天七夜的痛苦才会慢慢消除,让你们嚼舌根!

    钱多多见于老头,狮子大开口,恼怒非常,恨不得用手里的鞭子狠狠抽他一顿。

    “你做梦,五十两银子你怎么不去抢啊。乖乖拿着五百文钱赶紧给小爷滚,免得我手里的鞭子不长眼,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