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建议您将墨语小说网首页加入“浏览器收藏夹”,以便能够轻松访问墨语小说网!www.myxs.net
我的书架 繁體版
首页 > 言情小说 > 慕川向晚

第122章,事件再次升级 文 / 姒锦

    向晚站在旁边,把他们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

    不过,但凡是谢绾绾的事,她都告诫自己不要显得那么八卦……

    所以,她没有问,从酒店离开回到队上,都淡定从容,不多半句嘴。

    整个上午,白慕川都很忙碌。

    刑侦工作的琐碎繁杂,没有亲历过的人根本无法想象。

    案件重大,涉事人员较多,洪江区刑侦大队的人手根本不够,市局特地调派了人手过来协同处置。如此一来,总算可以腾出手,好几个一宿没合眼的民警都被白慕川强制要求回家休息。

    但他没有。

    在工作上他像个铁人,始终站在一线,成为这千头万绪的案情处理的中央枢纽。

    这些事,向晚都看着。

    认真工作时的男人,是最吸引人的。

    有颜值且认真工作的男人,就是一个移动的发光体,行走的荷尔蒙。

    尽管他那么憔悴,双眼都是红血丝,但今天的白慕川在向晚眼里,变得又与往常不一样。人与人的关系、观感,都是随着接触的时间慢慢变化的。不管他对待感情如何,但向晚必须承认,他是个好警察。

    也正因为此,他在工作间隙中抽时间回家换衣服来跟她表白的小插曲,分量也变得重了不少……

    向晚不是警察,对队上很多处置工作都没有办法帮忙,她能做的,就是打打下手,跑跑腿,干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即便这样,到了中午饭点,她两条腿也酸得快抬不起来了。

    在食堂吃午饭的时候,她碰到了梅心。

    两个人像往常一样,坐一张桌子,却没有什么交流。梅心默默低头吃饭,而向晚吃饭的习惯不太好,一边吃,一边拿手机在看《灰名单》那个案子……就是曹梦佳失踪前正在看的案子。

    饭后回到办公室,她开始写自己的更新——

    她听了白慕川的意见,把谢绾绾的两个案件串到一起。在她的书里,那个失踪女生迷上《灰名单》这本小说。但她喜欢的角色,却不是女一号,而是反角男三号,她也因此喜欢上了饰演这部电视剧男三号的明星。

    在明星粉丝撕逼事件中,她受人煽动,从京都飞到锦城,特地打入女一号粉丝内部做“间谍”,试图在酒吧攻击女明星。结果,离奇消失在酒吧里……

    用真实故事上艺术化加工,案子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但尽管人名、地名等都不相同,依旧能够看出是兰桂香坊的案子。

    因此刚刚发布,就吸引来一些了解事件的读者,不过观点却大多不同,有人觉得改编后更有故事性和趣味性,也有人说,作者为了点击率,故意瞎编乱造,把一个简单的事情故作离奇处理,造作……

    向晚翻看着书评。

    下意识的,她想寻找那个ID。

    但她失望了,那个人没有发表评论。

    不过,在她的章节发表后不久,社交媒体又一次爆炸了。

    “本年度最离奇失踪案!”

    女大学生曹梦佳,从宾馆出来,进入兰桂香坊有监控佐证。

    不过,兰桂香坊前后两道门的监控,都没有拍到她出去。

    也就是说,一个活生生的女大学生,在兰桂香坊凭空消失了。

    “表姐,这是真的吗?”方圆圆熊熊燃烧的八卦心,让她按捺不住给向晚发来消息。

    “什么真的假的?”向晚懒懒回她。

    “就曹梦佳离奇消失在兰桂香坊的事情啊?咱们编辑部都在讨论呢?是不是真的?”

    是真的。

    上午队上已经反复研究过监控了。

    曹梦佳有进入酒吧,但并没有拍到她离开。

    调查发现,当时拿刀刺向谢绾绾以及她助理的人,正是这个曹梦佳。黄何目睹了她杀人的现场,但他冲过去要制止时,被一群人喝了酒斗殴的家伙拦住,只能眼睁睁看着她在杀人后,挤入人群消失不见。

    监控里,找不到她离开的痕迹。

    莫名就不见了,怎么能不离奇?

    可这些事情,向晚不能告诉方圆圆。

    她想了想,说:“我也不太清楚,反正你就当个八卦看不就行了?”

    方圆圆:“我想知道真相嘛。”

    向晚:“得了吧,找你家黄黄探寻人类起源的真相去。”

    “你学坏了!”方圆圆嗤她一句,突然有一点丧气,“唉,我真不想我家黄黄再干保安了,尤其是酒吧那种地方,一言不合就打架,他干得也不开心……表姐,你帮我问问白警官呗,难道就不能让他恢复原职吗?”

    “行,有机会我帮问。不过这两天可能不行,他太忙……”

    “好啦好啦,你们都忙。表姐,我觉得你去了刑侦队,整个人都变了。一天神神秘秘的,一问三不知。心里藏着秘密不说,不憋得慌么?”

    秘密……她有什么秘密?

    向晚笑了笑,脑子里突然蹦出一句话。

    “他们都有秘密,又都死于秘密。”

    这是那天白慕川说过的话。

    以前的赵家杭、田小雅,他们都有秘密……

    现在的谢绾绾,甚至白慕川好像也有秘密……

    那个疑似存在的慕后黑手,每一次杀人都没有脏过自己的手,都是用别人的手在杀人,而他究竟依靠在什么摆布别人?

    ……秘密。

    向晚想着想着,神经突突直跳,一种不祥的预感,让她起身往白慕川的办公室跑过去。

    “白队……”

    门口,两个人撞个正着。

    白慕川正要出门,背后跟着唐元初。

    经过连续奋战,他的样子看着比早上还要疲惫,但双眼依旧有神。

    “怎么了?一惊一乍的?”

    向晚看着他,“你要去哪儿?”

    白慕川皱了皱眉,“去医院。你要去吗?”

    向晚想起来了,他之前在酒店说过,下午要去找谢绾绾了解情况。

    “方便吗?”向晚想去,但怕白慕川误会她的用意。

    思忖一下,她说:“那个……我刚才突然有一种想法。从谢绾绾的私人物品失窃到兰桂香坊里的斗殴杀人,包括女大学生失踪,会不会只是一个阴谋?人家要对付的人,也许就是谢绾绾,或者是……为了对付谢绾绾背后的你?”

    “嗯?”白慕川挑挑眉,“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向晚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慢慢说。

    “他们都有秘密,又都死于秘密。”

    白慕川面色一变,“跟我来!”

    一行人离开刑侦队,上车直奔医院。

    可人还没有到,白慕川就接到谢绾绾助理打来的电话。

    “白队,绾绾不见了。”

    不见了?白慕川与向晚对视一眼,吩咐唐元初。

    “开快点!”

    警车疾驰过闹市区,到达医院。

    女助理在医院门口等着,看见白慕川,明显松了一口气。

    “白队你来了。怎么办?我们找不到绾绾了……”

    白慕川边走边问:“仔细说说情况。”

    “今天上午我不是回去帮她拿衣服了吗?回来的时候,我就告诉她了,说你下午要过来。然后她就硬撑着要起来,要去洗澡……”

    听到这里,向晚看一眼白慕川。

    他面无表情,“然后?”

    女助理说:“她身上不是还有伤嘛,我肯定不同意呀……但你知道她的脾气,闹起来谁也没办法,后来我就想折中一下,去打水给她擦洗。她同意了。可等我把准备好的水端过来,她却不在病床上……”

    发生这种事,把女助理吓坏了。

    她跟剧组另外两个同事还有经纪人一起,把医院上上下下都翻了个底朝天,不见人影。

    医院方面也不给看监控,需要警察过来确认。

    白慕川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一行人正要去找医院要监控,白慕川的手机就响了。

    来电人的,正是失踪的谢绾绾。

    白慕川接起来,凝重地问:“你在哪里?”

    “我没事,我打电话就是告诉你,我没什么事……小白,你不要找我。”谢绾绾语气急切而焦躁,“你千万不要来找我,千万不要把事情闹大,好吗?”

    白慕川沉吟。

    看了身边的向晚和唐元初一眼,冲唐元初使了个眼色。

    唐元初点点头,走到旁边打电话。

    白慕川继续说:“这件事,已经闹大了。我没得选择!”

    “求求你小白。求求你……至少现在……我不想让人知道……”

    “我问你在哪里?”白慕川加重了语气。

    “我要去把我的娃娃拿回来……我不需要你的帮助……求你,不要再帮我,不要找我……如果一定要选择,我宁愿死,我宁愿死……”

    她的话,有些语无伦次。

    激动、又紧张,崩溃而绝望。

    白慕川听着,“你告诉我,你的位置。”

    “不要。小白,你不要找我,求求你们,千万不要来找我……我宁愿死,真的,我宁愿死……”

    嘟嘟嘟……

    说到这里,电话就挂断了。

    白慕川迅速回头,问唐元初,“定位到目标位置没有?”

    唐元初马上跟队上情报科同事确认了一下情况,苦着脸摇头,“时间太短,还没有来得及……就断了。”

    “该死!”白慕川捏紧拳头,冲入医院。

    向晚一惊,紧跟其后,“发生什么事了?”

    白慕川不回答,找到院长办公室,做了个情况说明,然后在院长带领下前往监控室。

    向晚一直跟在他的身边,看他脸色难看,小声道:“白慕川,我是你们花钱请回来的顾问,你把事情告诉我,我可以给你出出主意……”

    白慕川看她一眼,摇头。

    “……”

    不肯说,还是不方便说?

    其实刚才向晚离白慕川很近,电话里谢绾绾撕心裂肺的几遍“宁愿死”,她听见了。

    被谢绾绾绝望的情绪感染,她莫名就想到了孙尚丽,那个在帝宫跳楼自杀的女人……

    没有人知道孙尚丽为什么会自杀,但谢绾绾的“宁愿死”,震慑了她。

    如果有人在逼她死,如果那个人就是神秘的慕后黑手,那谢绾绾就很危险了。

    尤其可怕的是,如果谢绾绾现在死了,会不会变成下一个孙尚丽?警方哪怕对案件有怀疑,也很难从一个近乎完美的犯罪中找出他——一个疑似存在的凶手?

    “你去打水之前,她有没有什么不正常的反应?”

    白慕川在去监控室的路上,一边走,一边问焦头烂额的女助理。

    “没有。”女助理摇头,“她情绪很平静,只说要洗澡,另外就是有点嫌弃自己,一晚上没洗而已,就一定要洗……”

    一个这样顾及仪表的人,是绝不会主动寻死的。

    向晚凝重地想着,心弦绷得越来越紧……

    从监控上,他们很快找到了谢绾绾。

    她站在来来去去的医院大门口,戴着一个口罩,长发披散着,挡了大半张脸,一个人捂着腰东张西望,然后径直走出医院,走出了监控范围……

    “白队你看,人离开医院了!没有再回来……”

    说这句话的时候,院长的声音,明显轻松了。

    人人都不想摊上事儿,尤其这种事情。

    只要谢绾绾是主动离开地医院,跟他们就没什么关系……

    白慕川看他一眼,点头道过谢,让唐元初把监控视频拷贝下来,回了大队。

    接下来,他开始了撒网似的搜索。

    然而,他们调查了医院周边的天网与各家店铺的监控,并没有找到谢绾绾的去向。

    这个城市,太大了。

    每天都有人来,每天都有人走。

    要找一个诚心藏在城市里的人,犹如海底捞针。

    ……

    太阳西斜。

    这一天,又要过去了。

    办公室里,白慕川疲惫地坐下来,脸上郁气沉沉。

    “白慕川,她会没事的。”

    向晚看着他,胸腔也莫名充斥着一种忧伤的情绪。

    她说:“我们还有时间。”

    她又说:“你应该把她的事情说出来。这样,说不定我能帮你想到办法。”

    白慕川无声地摇了摇头,点燃一支烟,深深吸入肺里。

    向晚看着他指尖一闪一闪的香烟,“你已经一天一夜没有休息过了。你需要休息,这样才能保持头脑清醒……”

    白慕川狠狠吸一口烟,“我应该早点想到的,这事怪我。”

    “你别自责!”向晚有点心疼这样的他,“你只是一个警察,你又不是神。你哪里能知道别人会做什么?”

    “向晚,我是不是很没用?”白慕川突然抬头,红着眼睛问她。

    向晚愣在那里。

    他看着她,浓重的呼吸像压抑着什么情绪,香烟行走在他的肺里,并没有为他减轻沉郁的状态,反倒让他深邃的眼窝,充满了深深的疼痛,仿佛在看她,又仿佛在透过她看别人。

    “我坐在这里,束手无策……还算个什么警察?”

    向晚心里一抽。

    莫名的,有点疼惜。

    她看着他,“不是这么说的,警察的存在,从来都不能阻止犯罪的发生。你现在要做的,是先休息一下,养足精神……”

    “我睡不着。”白慕川揉头发,“我怕一闭眼,再醒来又听到什么坏消息。”

    “我懂。”向晚突然有一些感慨,“你已经尽力了,是她拒绝了你的帮忙,是她放弃了自己……所以,其实问题的关键在于,她为什么要选择放弃自己?难道有什么是比生命更贵重的?”

    “有的。”

    白慕川眼圈泛红地看着她。

    “尊严、耻辱。”

    尊严,耻辱?比生命更重么?

    认识这么久,向晚还没有见过白慕川这个样子。

    他向来阳光、硬朗,男人味十足。像一朵野蛮生长的向日葵,充满了生命的活力。

    这一刻的他,忧郁、沉痛,双眼里仿佛浸染了浓浓的悲伤,无处倾吐,明明那么帅,却失了精神,像一座精美的雕塑品,就那样颓然地坐在沙发上……

    “其实我没想到。”她艰难地润了润嘴皮,“没想到谢绾绾失踪,会给你造成这么大的打击……”

    白慕川一怔。

    随即,他摇头,阖上眼,靠在沙发上深深吸烟。

    “不是一回事。”

    他说完,沉默良久,突然苦笑。

    “也许,我只是累了,需要一个拥抱。”

    向晚不知道自己怎么走过去的。

    她站在他面前,抱住他的头,让他靠在自己的怀里。

    “会没事的。她会没事的……你也会没事的。”

    白慕川似乎没有想到她会主动拥抱他,身体一震,看她半晌,突然摁掉手上的香烟,将她狠狠圈住。

    这是他们距离最近的一次,他的头靠在她的胸前,听着同样强劲的心跳,一言不发。没有暧昧、没有旖旎,两个人像互相鼓励的亲人,又像无可取代的另一半自己。因为懂得,所以慈悲。因为慈悲,所以懂得。

    一个漫长的时间里,向晚没有动,白慕川也没有动。

    无言地沉默中,他仿佛睡着了,呼吸渐渐平稳……

    向晚低头看他一眼,正想让他在沙发上躺一会,他却突然抬起头。

    “谢谢你,向晚。”

    他就那样从她的胸口抬头,像个孩子,眼睛里盛满了阳光,一扫先前的阴霾,焦灼地神态也渐渐平复。

    “我没看错人!”他说。

    “嗯?”向晚不明所以,“什么?”

    他不答,嘴角勾出一个迷人的微笑,突然站起身,也顺便把她抱了起来。

    “干什么啊?”向晚紧张得心脏狂跳。

    “现在不干什么。”白慕川瞄她一眼,看她脸红,把她放坐在沙发上,“你休息一会,我去打个电话。”

    呃,打什么电话要背着她?

    向晚狐疑地看他。他却突然低下头,在她额头轻轻一吻。

    “我喜欢你。是真的。”

    “……”

    这家伙!

    向晚呆呆地看着他大步离开。

    可他走到门口,又突然回头,凝重脸看她。

    “在这里等着我,哪里都不要去……”

    哦天!这是刑侦队啊!

    她还能在刑侦队里失踪不成?

    向晚有些哭笑不得。

    但被他灼热的眼神熨烫的心,却久久无法平静。

    很古怪的,她并没有因为白慕川对谢绾绾的紧张而难受,或者吃醋。

    反而因为这件事,更深刻地读懂了他,这是一个重情重义的男人……

    时间过很慢。

    向晚等得都快要睡着了,白慕川才推门进来。

    “找到了。”

    “找到了?”向晚看他一脸僵硬,有些莫名,“在哪里?”

    白慕川抿紧嘴,拉起她的手腕,“我得马上赶过去,路上再说。”

    ……

    刑侦队外,警车拉着警笛远去。

    唐元初在等白慕川,看到他们,迅速打开车门。

    警车疾行,穿梭在城市。

    白慕川坐在向晚的身边,打开手机调到一个直播频道。

    “你看。”

    “嗯?”向晚奇怪地凑过头去。

    看一眼,她惊住了。

    视频里的人,居然是失踪的谢绾绾。

    她似乎坐在一个很高的楼顶平台上,风很大,她的头发被风吹得高高扬起,漂亮的脸蛋在夕阳的照射下,竟然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

    好久好久,她没有说话,只有视频上的弹幕在不停地刷。

    粉丝与吃瓜群众一起,嗨到了**。

    “女神,这是要做什么?”

    “好酷的直播!绾绾这是在楼顶吗?”

    “注意安全啊!这也太危险了!”

    “明星炒作又升级了?呵呵呵,不作死就不会死。赶紧掉下来吧,死了就万事大吉啦,别婊了!”

    “绾绾,绾绾,我爱你,我们都爱你……”

    谢绾绾看着屏幕,任风吹乱她的长发,好久才发出一道幽叹。

    “大家好,我是谢绾绾。今天,我是要在这里,向大家告别的……”

    ……

    ------题外话------

    咳,这几天生病了,头痛嗓子冒烟……希望大家别介意更得少什么的。还有,我其实不是一个十分大度的人,也会有自己的小情绪。如果不喜欢看这本书的朋友,可不可以请求你默默关上页面,默默离开就好?一千个人有一千个想法,我理想并尊重个体的不同喜好,也希望得到同等的尊重。少一点批评,世界会变得更加美好。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