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建议您将墨语小说网首页加入“浏览器收藏夹”,以便能够轻松访问墨语小说网!www.myxs.net
我的书架 繁體版
首页 > 言情小说 > 暖风不及你情深

第330章:甜的东西足够甜就好了 文 / 青青谁笑

    季暖本来还以为苏知蓝是打算继续跟她玩一段时间这种迂回的套路,本来还嫌弃这位苏小姐做事古古怪怪不够果断干脆。

    果然,从小就被惯着长大的人都有一个通病,那就是没有足够的耐心。

    “我是不是那个例外,这种论断怕是苏小姐也没资格说得出口。”季暖面上浮着笑,眼底却没有一丝笑意:“不过那天的戒指我顺手在网上查了一下,是美国一位著名的珠宝设计师的大作,价格确实不低,但我听说那戒指当初是由苏家在慈善晚会上竞拍所得,后来被苏家人拿去在戒圈里刻下了S和M这两个代表你和墨景深的字母,但似乎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订婚戒指。”

    季暖微微歪着脑袋,嗓音是很淡然的那一种慵懒:“身为女人,看见有另一个女人这样执着的爱着自己的丈夫,甚至将并没有什么意义只是上面多了一个M字母的戒指当成宝贝似的细心珍藏多年,足可见我老公无论是多年前还是多年后都是风采依旧魅力无边。”

    她语调顿了几秒,继续道:“但结婚了就是结婚了,哪怕苏小姐你曾经爱的轰轰烈烈,那也毕竟是个过去式,何必要抓着一个自己根本够不到的影子而过不去?”

    苏知蓝的脸色瞬间不再那么好看,戒指的事情仿佛是一根刺,本来还试图去张扬着的东西转眼却变成了某种羞辱。

    她面上泛着不动声色的薄笑,精致的妆容与眉眼间笼罩着一层刺目的嘲弄:“人自信到一定的境界也真是叫不醒,你说说,你一个连亲生父亲都不知道是谁的占着季家小姐名份的人,到底有什么样的资本能站在墨景深的身边?哦,你现在挂着墨太太的头衔就可以肆无忌惮的挥霍你的自信,你确定景深这种人能看得上你?如果不是有其他什么理由,他怎么可能会刚回海城就娶了你?”

    季暖仍然是清清浅浅的笑着,让人看不出她究竟在想什么。

    苏知蓝盯着她,眼神里的攻击性十分明显:“我和景深在一起之前,他从未和任何女人有过密切的交往,而我才是那个打破了他所有第一次的男人,而你呢,只是在恰好的时机里捡到了联姻这样的好机会,我还是刚才那句话,他的妻子随便换成任何一个女人,他都会对她很好,你并不是多特别的,所以不要太自信,一个男人心里总会住着一个女人,但那个女人显然不会是你。”

    季暖眉梢挑了起来,声音清澈:“你站在一个男人名正言顺的妻子面前,跟我讲感情,跟我讲过去?你究竟是穷途末路到了什么地步才会用这种方式来我这里下手?”

    苏知蓝面对着季暖毫不动摇的态度,眼色冷了冷:“我是在提醒你,让你知道知道好歹。”

    季暖闻言,正想冷笑,却听见苏知蓝再度冷声说:“景深在多年前曾受过一次重伤,我在医院里陪着他照顾他很久,我们的感情一直很稳定,你现在在医院里这样日夜相陪,就没有想过也许他只是把你当成我的影子吗?”

    听见这么一句,季暖忽然就笑了:“一个连他的病房区都进不去的影子?你这个影子的存在感未免也太低了!”

    苏知蓝一看见季暖这样的笑,就浑身不舒服,一字一字试图往她心上戳的说:“他是碍于对婚姻的责任,娶了你之后就不会跟任何女人有过多的接触,我对他的这一点很了解,墨景深是个非常有原则性和纪律性的男人,他的自我约束力也不是寻常的人能比的,婚姻是他的枷锁,他自己进了这道牢门,就将这份责任约束到他身上了而己,但是他内心里究竟是否愿意一直这样做,你也根本猜不透,不是吗?”

    “我不需要猜透。”季暖完全没被戳到心,一副没心没肺很无所谓的哂笑:“在我的世界观里,甜的东西足够甜就好了,没必要去考虑这糖精放多了会不会变苦,这种自找麻烦杞人忧天的行为通常都是神经病的思维模式,我想法比较单一,谁也没法在我这里灌输任何负面情绪,苏小姐我还是劝你放弃在我这里下功夫,有这时间你不如想办法让阿K他们通融一下,让你进去找墨景深单独聊。当然,前提是你能进得去的话。”

    苏知蓝盯着季暖,手指藏在包下,渐渐收紧。

    季暖看得出来,她是真的很急,急着想要借着他们回洛杉矶的机会去做些什么,去抢回些什么,或者在墨景深根本与她毫无牵连的生活里留下些什么。

    留下什么呢?

    苏知蓝有预谋的想一步一步成为季暖心里的一个雪疙瘩,然后像滚雪球一样的在她心里越滚越大,直到变成无法忽视的存在。

    因为这样,只要季暖自己选择退出了,墨景深身边没有了婚姻的枷锁和障碍,一切也就好办了许多。

    可惜墨景深从来都没让季暖的心有机会容出这样一个无聊的地方来,他从来不会允许任何毫无预兆的意外和误会,该说的该解释的都说过了,他始终都做到了他该有的坦诚。

    “据我所知,你们季家现在在海城的地位已经大不如前了?”苏知蓝站起身,边仿佛漫不经心的迈着步子在病房里慢慢的走,边转眼看向季暖:“这种趋势之下,对苏家来说,想要国内区区一个季家破产,就像捏死一个蚂蚁一样的简单,现在在国内的大多行业都有些重复,想要取代一些东西,非常快。那要取代什么呢?比如几家看起来前景不大好的百货中心,比如一个正在处于负债状态的上市公司,比如……”

    “比如,什么?”

    忽然,一道低沉冷淡的声音自病房门前响起。

    听见这声音,苏知蓝本来站在病床边正面对着季暖的身型骤然顿住,猛地转过眼看向不知何时竟然出现在这里的墨景深。

    季暖也没料到墨景深会来,他的伤现在根本不能轻易离开病房走动,而且他刚刚不是还在打针么?

    他怎么会来这里?!

    阿K进门后就没敢说话,站在墨景深的身后。

    墨景深的眸色冰冷,病房里的温度仿佛顷刻间就降到了极致。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