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建议您将墨语小说网首页加入“浏览器收藏夹”,以便能够轻松访问墨语小说网!www.myxs.net
我的书架 繁體版
首页 > 言情小说 > 暖风不及你情深

第529章:估计他们都要哭着放血了…… 文 / 青青谁笑

    季暖横了他一眼:“墨景深,我要走要留都是我的自由!我在这里没钱没手机没自由,除了吃就是睡,就算是猪还能偶尔看看外面的世界,我凭什么养个伤就要被你限制成这样?”

    “你没钱?没手机?”男人似笑非笑了下:“需要我把你枕头下面藏着的东西没收么?”

    季暖:“……”

    What?!

    他怎么知道的?

    男人又瞥她一眼:“你打算让我坐实把你当猪来圈养剥夺你自由的这个罪名?把手机藏在枕头下面这么拙劣的方式,真以为我不知道?”

    季暖:“……”

    她只是一直认为墨景深这种堂堂正正的男人,应该不会做出搜她枕头下边的这种举动,所以一直很放心的把手机放在那里。

    却没想到他居然知道?!

    但印象里他这几天应该都是没机会碰到她睡过的床,更别说是枕头下边的东西了。

    季暖想了想,归根究底大概也只能猜到是跟门外走廊上的监控有关,这奥兰国际每一层的走廊和房门前都有高清监控,这倒没在她之前考虑的范围内。

    “让你在这里好吃好喝好好休息,除了不允许你出门吹风之外,我哪里真的限制过你?”男人语气坦然的很。

    季暖不说话了,她知道自己头上被砸伤的部位是什么情况,虽然只是皮外伤不严重,也在还没醒的时候该是打过了破伤风,但是避免感染,在彻底愈合之前尽量不出门见风,的确都是为了她好。

    她迅速结束关于她藏手机的这个话题,指了指门:“先让他们进来?”

    墨景深又看了她一眼。

    季暖别开眼不去看他,但以他对严格的这种态度,她要是真的被严格给带走了,估计严格也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昨天都已经害得秦司廷吃过闭门羹了,她今天说话做事都要收敛点,免得再坑到别人。

    不需她说出口,以男人对她的了解也看得出她这一刹那在权衡利弊之后的闭口不言,这才将门前的位置让开。

    季暖忙拧开门把手,开了门就见严格和那位警察还站在门前,看见门开了,两人目光齐刷刷的又看向季暖。

    “进来吧。”季暖将门敞开。

    两人又向门里看了看,这才走进去。

    进门时严格见季暖的脸色已经好了很多,想到那天看见墨景深将她从海里带出来,当时她满身都是海水,头上和身上也有些血迹,脸色白的不像话,不由的歉意的说:“暖姐,实在抱歉,那天你被绑匪劫持的时候我和警队在忙着追捕其他人,没想到你会身陷其中,没能第一时间去保护你,实在是我的失职。”

    季暖不以为然的挑眉一笑:“看在你是为了保护更多的无辜公民的份上,我也没什么好跟你计较的,不是做笔录吗?开始吧。”

    跟着严格一起过来的那位警察拿出一个本子,又拿出一支录音笔,季暖客气的让他们坐下,但两人看了看这里的环境,又看了眼虽然允许他们进门但脸色始终冷冷淡淡的墨景深,谁也没敢坐,只站在客厅中间打算快点做笔录,速战速决。

    两人简短的问了季暖几句话,在季暖配合的回答过后,又转身面向着墨景深问了几句。

    墨景深语气虽然不冷不热且不怎么耐烦,但至少也还算是配合,尽管答的很简短,但严格和那位一起来的警察也算是长吐了一口气,不管怎么说,找他们做笔录的这个任务也算是快完成了。

    等到所有该问的都问完了之后,严格又询问季暖那天的伤势情况,另一位警察将写好的笔录本收了起来,然后一脸正色的看向墨景深:“墨先生,您的那辆车在当天就已经被打捞了出来,但是车身损坏严重,车内进水也很严重,已经按报废车辆处理了,但毕竟当时您和季小姐是被无辜劫持,最后能在险境中脱身实在是万幸,我们警方为此专门开会研究过,针对您的那辆古斯特,等我们核算出适合的补偿价格后,再与您商定具体的补偿事宜,但是因为您的车实在是太贵了,这个核算的时间还有我们商定的时间可能要等一等……”

    墨景深轻描淡写的淡淡应了声:“嗯。”

    季暖在旁边听见这话,就算车不是她的,但她也还是本能的肉痛的一下。

    墨景深的那辆古斯特可是全球限量纪念版,就算是警方打算赔偿,估计让他们按六分之一的价格来赔偿怕是都要超过一千多万,这价格对警方来说的确需要好好商量商量,一时间肯定没办拿得出来这么多钱。

    只能说好在墨景深在将车开进海里的一刹那就已经做好了车辆报废的准备,没打算跟警方计较赔偿权利及赔偿金额。

    如果他真的要计较的话,那估计海城的警方和某些局长都要哭着放血了……

    直到严格他们正准备走人,季暖刚要站起身去送他们,忽然接收到墨景深传递来的视线。

    这还真要让她现在就把严格的保镖工作给辞了?

    人家严格旁边还有其他人在,就这么直接辞了人家的兼职工作未免也太不给面子,何况严格虽然只比季暖小一岁,但是在她身边的这些日子处处照顾着她,大概也是因为长年在警校的原因,是个非常正直而且有着一定人格魅力的人,更重要的是他对季暖很好,尽职又尽责。

    她借着送他们出门的机会跟严格还有另一个警察笑着说话,只字不提要辞掉严格的事,反正她本来也没想辞。

    在两人即将出门之前,男人清冷低沉的声音蓦地响起:“做特警就好好回去做你的特警,社会实践最好是在派出所或是其他警方办案部门,保镖这种职业不适合你,更对你的特警事业与在职经历没有任何帮助。”

    季暖:“……”

    严格脚步一顿,倏地转过眼看向墨景深的方向,还没说话,季暖已经迅速拽起他的胳膊向门外走。

    看见季暖拽着严格的胳膊走出去,墨景深眉眼一沉。

    到了门外,季暖抬起手对严格比了个禁声的手势:“你先回去,等我哪天回公司的时候再跟你说。”

    严格一听见这话,本来刚才还有些不满的脸色顿时塌了下来:“暖姐,不是吧,我在你身边还没到一个月就要把我给炒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