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建议您将墨语小说网首页加入“浏览器收藏夹”,以便能够轻松访问墨语小说网!www.myxs.net
我的书架 繁體版
首页 > 言情小说 > 妃常本色:嫡女驯渣王

第215章 大婚二(一更) 文 / 佳若飞雪

    霍瑶光到底还是上了花轿。

    楚阳刚刚带着迎亲的队伍转了一个弯,就察觉到了不对劲。

    “古砚!”

    古砚何等敏锐之人?自然也是第一时间就意识到了。

    “主子放心,已经按您之前的吩咐,都安排好了。”

    楚阳点点头,回头看了一眼花轿,“让花轿跟紧一些。”

    “是,主子。”

    又走出了不足二十米的距离,从一侧的胡同里突然就冲出一匹马来。

    据说是惊了马。

    然后,自然就是一片混乱,人仰马翻。

    而楚阳则是在第一时间,悄无声息地进了新娘子的花轿。

    好在这抬轿的是八个人,不然的话,只怕这花轿一时还走不动了呢。

    等到那匹惊马的混乱过去之后,又出现了变故。

    霍瑶光虽然是用红盖头蒙着呢,凭感官也能察觉到不对劲。

    “出什么事了?”

    “呵呵,没什么,只是某些人不自量力,不肯死心罢了。”

    霍瑶光皱眉,“元朗?”

    楚阳只笑不语。

    看来,霍瑶光对于元朗对她的心思,可是一清二楚呢,偏偏还在他面前装傻。

    这个女人,就是欠收拾了!

    轿身突然晃了一下,“楚阳,这些轿夫到底是不是你的人?”

    外面吵闹得厉害,再加上了锣鼓声,花轿里面的声音,自然是传不出去的。

    楚阳垂眸,隔着红布,将嘴巴贴到了她的耳朵边。

    “你不是说,元朗早就对你死心了?”

    感觉到霍瑶光的身子僵了一下,楚阳冷笑,“嗯?怎么不说话了?怎么刚刚我一说,你第一反应就是元朗?”

    霍瑶光也是有些懵了。

    完全没想到,这个时候了,楚阳竟然还有心思跟她来计较这个。

    正常人,不都是应该想着如何来制止对方的意图吗?

    这个家伙,果然是不能按常人的思维来看待的。

    等到花轿又急速地转了一下之后,霍瑶光的心底一沉,不自觉地,便扶住了楚阳。

    “他们不是你的人?”

    楚阳笑了笑,“表面上是。”

    也就是说,他明知道这些人不可靠,可还是让他们来负责当轿夫了?

    霍瑶光翻了个白眼儿,真地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不靠谱的新郎。

    他是笃定了自己一定不会出事,还是将元朗看地太蠢了?

    又或者,他是压根儿就不在乎这桩婚事呢?

    没有给霍瑶光太多胡思乱想的时间。

    花轿的速度,明显快了一些。

    与此同时,周围的环境,似乎是也发生了变化。

    吹吹打打的声音,明显弱了下来。

    “你怎么一点儿也不着急?”

    楚阳看她要伸手揭盖头,立马就将她的手给握住了。

    “还没有拜堂呢,不能揭盖头,否则就不吉利了。”

    霍瑶光暗自翻着白眼儿,他什么时候信这个了?

    两人正僵持着,花轿停了。

    霍瑶光还以为是到了元朗的地界了,正要开口,就听到了楚辽的声音,“爷,已经控制住了。”

    “嗯,他们之前准备的那个假新娘呢?”

    “在外面。”

    “走吧,我们还用这顶花轿,那个假的,就还是坐在假花轿里吧。”

    “是,主子。”

    霍瑶光甚至是连动都没动一下,就这样又被抬到了静王府。

    元朗急匆匆地带人赶来的时候,就看到了倒在地上的十几个人,以及一个坐在了花轿里晕过去的假新娘。

    “废物!”

    元朗自以为今天的一切都很周到仔细,想不到,还是没能将人给劫出来。

    “主子息怒,您的目的原本就不是为了将霍瑶光劫来,您的目的是找到玉佩。就算是我们没有将新娘子劫过来,可是不代表了我们就没有机会了。”

    元朗的眸光暗了暗,天知道,其实他是真地想要将霍瑶光给掳到自己身边来,然后将其囚禁,一辈子都不放她离开一步了!

    可是这种心思,他不能说。

    “走,去静王府贺喜!”

    元朗到了静王府时,已经拜过了天地,霍瑶光也已经被送入洞房了。

    元朗看了一眼喜庆的静王府,微微勾了一下唇角,楚阳,你以为这样就完了?我精心为你准备的大礼,可是还没有上呢。

    楚阳看到元朗来道贺,眼睛眯了眯,让古砚给他倒了一杯酒。

    “元世子倒是稀客呀。”

    最近这段时间,元朗几乎是不出门,所以,现在楚阳称他一声稀客,倒也是情理之中的。

    当然,众人看到了元朗出现在这里的时候,难免都会有些同情的眼光看过来。

    放着霍瑶光这么好的姑娘不要,非要与人苟和,这一子好了吗?

    如今眼瞧着曾经自己的未婚妻成了别人家的,你看了就不会后悔吗?

    “恭喜王爷了。”

    “多谢。”楚阳看到元朗也端起了酒杯笑道,“这还得谢你当初退亲之恩呢。”

    楚阳的声音倒是没有刻意地拔高,可是离得近的一些宾客,还是能听得很清楚的。

    有人低头闷声笑了起来,肩膀还跟着一抖一抖的。

    有的人倒是忍住了,只不过,那表情,还真不如直接笑出来。

    元朗倒是很淡定,也不知道为什么近段时间的定力竟然如此好了。

    “之前的事情,我以为王爷已经不在意了。现在王爷旧事重提,可是介意瑶光曾是我未婚妻?”

    这话倒是问地聪明,直接将球又抛了回去。

    楚阳笑得更为张扬了些,只是眸底分明就镀上了一层寒光,“元世子,本王王妃的名讳,不是你能叫的吧?”

    元朗的脸色微沉,这个楚阳,好像是总能找到他的痛点。

    “王爷不需要再去敬酒了吗?”

    “能让本王单独敬一杯的人,实在是不多呀。”

    说话间,看到夜容安过来了,楚阳微微一笑,“容安,过来。”

    夜容安听到这位小叔叔叫他,只觉得头皮发麻。

    两人明明年纪差不多,可是这辈分上却差开了。

    “小王叔可是有事?”

    “你代本王去敬敬酒,本王今日有些累了,就先回去休息了。”

    夜容安的嘴角一抽,你是不是还可以更无耻一些?

    看您那红光满面的样子,怎么也不像是累了。倒像是急着去和新娘子洞房了。

    当然了,这话夜容安不敢直接说出来,只能硬着头皮道,“王叔的身体向来不好,今日是喜事,王叔已经饮了几杯,也够了,那就先回去休息吧,这里交给我就是。”

    楚阳满意地点了点头,“乖!”

    夜容安只觉得周身都起满了鸡皮疙瘩,这一声乖,真的是叫得他都有些麻了!

    如果不是看在他是自己叔叔的份儿上,一定会直接一拳挥过去的。

    这种哄小猫一样的语气,什么时候用到他身上过?

    元朗眯了眯眼睛,“王爷这么做事可不厚道。人人皆知,你的身体现在已经好了许多,而且还是被霍瑶光治愈的,既然如此,这等人生大事,又岂能将众多的宾客弃之不顾?”

    楚阳挑眉,元朗这是跟自己怼上了?

    “本王怎么做事,还用不着你来教本王吧?”

    楚阳说着,轻嗤了一声,“元朗,你一而再,再而三地挑衅本王,可是觉得本王看在安国公的面子上,不会将你如何?”

    元朗的眼神瞬间变得危险了起来,“王爷这是在威胁我?”

    “你觉得是就是吧。”楚阳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大红色的喜袍穿在身上,将他整个人都衬得喜庆了许多。

    可是即便如此,也没有人会真地觉得这位爷就是一位好说话的主儿了。

    夜容安觉得再让这两个人相处下去,一定会出事。

    “王叔不是说要云休息?那您快去吧。”

    楚阳看了站在那里不说话的元朗一眼,忽尔一笑,“不急。本王怎么着,也得先给你父王去敬个酒呀。”

    今天这样的大喜事,楚阳的几位兄长,除了皇上,都来了。

    事实上,皇上今天已经来过一次了,一直到楚阳去娶亲,这才回宫了。

    这对于臣子来说,已经是天大的恩典了。

    楚阳到了屋内最正中的一桌,一手拿着酒壶,一手拿着酒杯。

    元朗看着他果然去敬酒了,眸底的光,明明灭灭。

    他既然打定了主意要将霍瑶光给劫走,又怎么可能会只准备了一招?

    转头看了一眼星璃院的方向,这个时辰,应该也差不多了吧。

    霍瑶光的喜帕已经被楚阳揭了,现在正穿着一身大红的衣裳坐在喜帐内。

    叶兰笙和几位姑娘过来陪着她说了一会儿话,就被请到了女宾席。

    姑娘们一走,这喜房内顿时就有些空荡荡的了。

    屋内服侍的人不少,苏嬷嬷带人留下来,小环和连枝则是去整理那些箱笼了。

    喜房里还放着一口大箱子,霍瑶光早就注意到了,“嬷嬷,这喜房里怎么会有一只大箱子?”

    苏嬷嬷一愣,“回小姐,奴婢之前也不曾注意过,许是王爷吩咐人送过来讨您欢心的。”

    之前静王爷可是没少干这种事儿。

    只是现在这个箱子,好像是太大了些。

    苏嬷嬷正想着过去打开看看,就觉得头重脚轻。

    霍瑶光意识到不对,随后就看到屋子里的人都倒下了。

    没有看到青苹,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外面。

    “青苹!”

    霍瑶光轻唤了一声,却没有得到回应,霍瑶光试了试,发现这屋子里的薰香灯烛都没有问题。应该是她们之前进食过什么。

    霍瑶光的手指一动,藏在衣袖里的匕首已经滑落了下来。

    轻手轻脚地踩了脚蹬,然后慢慢地,一步一步地往门口走去。

    咚!

    霍瑶光的耳朵一动,猛然回头,是箱子里发出的响声。

    “什么人?出来!”

    霍瑶光这么一喊,那箱子似乎是就晃动得更厉害了。

    霍瑶光全神戒备地靠近,然后从一旁取下了楚阳的佩剑,直接用力一挑。

    箱子被打开了。

    里面的人也快速地坐了起来。

    “秦兰?”

    霍瑶光怎么也没想到,里面的人竟然是秦兰,更没想到,里面的人还穿着一身大红的嫁衣。

    虽然是与她的嫁衣有所不同,可是同为红色,乍一看,还是没有什么太明显的区别的。

    当然,布料不同,花型不同,点缀不同。

    只是这些细节,一般来说,都不是男人们会关注到的。

    霍瑶光正要再问,就感觉到了身后有一阵风过,转身的瞬间,手里的东西已经射了出去。

    没有人知道,就在花轿被劫之后,她就让楚刚将他的袖箭给了自己,也算是临时的装备了。

    袖箭一出,便听得嗖地一声,而霍瑶光此时也已经退后了两步。

    黑衣人没料到霍瑶光的身上竟然还有这么厉害的暗器,一时躲避不及,竟然被伤到了。

    霍瑶光勾唇一笑,再次抬手,黑衣人一惊,自然是要躲闪,或者是选择遮挡物了。

    只是他没想到,霍瑶光刚刚的做法,只是一个虚招。

    就在她抬手,而黑衣人意图躲避的瞬间,霍瑶光已经往外跃去。

    霍瑶光的速度原本就快。

    再加上这段时间修习内力,所以,她的实力,自然是不比那些暗卫差多少了。

    至少,比青苹差不了太多。

    就在霍瑶光从屋内跃出的同时,整个人已经被人一把抱在了怀里。

    随后,一个旋身。

    霍瑶光正要惊呼,闻到了来人身上熟悉的气息,立马就安静了。

    “青苹!”

    没有得到回应,楚阳的眸底一暗,霍瑶光低声道,“她应该是被人给调走了。”

    黑衣人一看到楚阳来了,再看到外面这么多侍卫在,二话不说,直接破窗而逃。

    楚阳也没有下令去追,反倒是抱着霍瑶光再次进了喜房,看着又快速地缩回到了箱子里的秦兰,周身地气息都冷了下来。

    “王爷,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也是被人绑来的。”

    “秦兰,上一次看在了叶家的面子上,我饶你一次,想不到你竟然不知悔改,又搭上了元朗,你真以为,我不敢将你如何吗?”

    秦兰一怔,嘴巴微张。

    她没有想到,楚阳竟然知道她与元朗在暗中达成了某种交易。

    她以为,这件事情做地是相当地隐秘的。

    “不,王爷,我是被强迫的!”

    “你以为本王会信?”

    楚阳哼了一声,“来人,将秦兰扔到秦家门口!”

    “是,王爷!”

    “慢着。”霍瑶光出声了,注意到了楚阳疑惑的眼神,小声道,“今天是大喜的日子,不宜闹得太过难堪了。”

    楚阳挑挑眉,眸底倒是软了三分,“带她走后门,莫要惊动了前院的宾客们。”

    “是,王爷。”

    楚阳看了一眼这新房,窗子虽然是大开着,可是并不曾被损坏,也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万幸。

    “怕了?”

    霍瑶光摇摇头,“你先放我下来。”

    楚阳低笑了一声,“若是这里让人觉得不安了,我们今天晚上就歇在水月阁。”

    “不用了。新婚之夜,总要讨个吉利的。”

    楚阳的眸光暖下来,“你是不是在暗示本王什么?”

    霍瑶光的脸一红,就知道这个男人正经不过三秒。

    “先放我下来。”

    又是这一句。

    楚阳是真心不想将人放下来。

    可是她现在这样,总得去梳洗的。

    连枝和小环已经赶过来了,两人的脸色都是有些白,可见也是被吓到了。

    苏嬷嬷已经被人救醒,然后扶下去休息了。

    “来人,去备热水,本王与王妃要沐浴。”

    霍瑶光从净房里出来的时候,还有些不自在。

    想到她之前曾要楚阳达成过协议,再说,这又事关两个人的身体安危,她相信楚阳不会一意孤行的。

    只是,男人向来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她实在是不太确定,楚阳到底能不能忍得住?

    若是忍不住呢?

    难道新婚之夜,自己就要找一个丫头过来服侍他?

    这种想法一冒出来,霍瑶光就觉得有些恶心。

    在她的眼里,男人和女人都是一样的。

    可以接受分手,但是不可以接受背叛和共享!

    事实上,共享,对于她来说,就是背叛!

    因为不能接受,所以,霍瑶光还是觉得,有必要再跟那位爷好好地谈一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