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建议您将墨语小说网首页加入“浏览器收藏夹”,以便能够轻松访问墨语小说网!www.myxs.net
我的书架 繁體版
首页 > 言情小说 > 妃常本色:嫡女驯渣王

第217章 玥宝阁的神秘主人(一更) 文 / 佳若飞雪

    终于要进宫给太后请安了。

    当然,不止是给太后请安,皇上皇后以及后宫的其它主子,霍瑶光都是要进去一一正式认识的。

    再次进入慈宁宫,霍瑶光有几分的不安。

    正在说服自己,慢慢地做着深呼吸来调整,就觉得手上一暖。

    楚阳已经将她的小手包裹在了自己的手掌之中,“天气凉,别在外面站地太久了。”

    说话间,另一只手,还将她的斗篷给拢了拢。

    这一幕落在了几位公主的眼里,自然是掩唇低笑。

    楚阳一眼看过去,几位公主便笑闹着先进去了。

    进入慈宁宫的正殿,这一次,霍瑶光在太后的身侧,看到了另一位贵妇,看年纪,应该和皇后差不多,只不过从穿戴上看,比皇后略微老气一些。

    楚阳低头在其耳边道,“那是洛太妃。”

    “嗯?”

    “洛太妃是我父皇生前所封的最后一任妃子,育有当时的十六皇子。”

    霍瑶光的眉梢微动,没错过楚阳所说的那句,‘当时的’,“从未听说过先皇有位十六皇子呀?”

    “十六皇子,比我年长,应该算是我的皇兄,只是在他年幼之时,便曾被护国寺住持选中,直接皈依佛门了。”

    霍瑶光大为惊讶,“出家了?”

    “回头跟你细说。”

    两人边说边走,已经到了大殿的中央。

    霍瑶光收回心思,专心地和楚阳一起行了大礼。

    “给太后请安!”

    “好了,快起来吧。先让哀家瞧瞧,儿媳妇有没有被楚阳这个小魔王给欺负了。”

    太后一说话,自然就引来了一番笑声。

    霍瑶光的唇角微动,然后半低着头。

    “站那么远做什么?来,到哀家这里来。”

    太后发了话,霍瑶光和楚阳不得不前行了几步。

    太后上下打量了霍瑶光一番之后,才微微颔首,差人送上了赏赐之后,便不再多话。

    霍瑶光借机打量了一眼太后,见其虽然是盛装打扮,可是眼底的倦意明显,看样子,这些时日应该是不曾休息好了。

    两人又来到了皇上和皇后的跟前。

    连拜见兄长,带谢恩,算是一起了。

    皇上笑地倒是真有几分开心的样子,“楚阳,你也是成了亲的人了,也算是有了自己的家了,以后行事可要稳重一些,切不可再胡来了。”

    “是,皇兄。”

    皇后笑得十分宽和,“瑶光呀,来,到本宫这里来。”

    霍瑶光见皇后朝她招手,还是偏头看了一眼楚阳。

    见楚阳对他微微点头,这才小心地过去了。

    皇后看到她这样子,便是一笑,“皇上您瞧,果然是夫唱妇随呢。瑶光多么率性的一个姑娘,如今也是有了这种小心了。”

    皇上拍腿大笑,“瑶光呀,其实,朕倒是更乐意让楚阳能跟着你走。”

    楚阳立马一脸憋屈的表情,“皇兄?到底我是您弟弟还是她是?”

    又换来了一番笑声。

    就连太后,也不得不打起精神来,勉强应付着。

    宫里头的贵、良、德、贤、淑妃等也都一一送上了礼物,虽然霍瑶光不能直呼她们一声嫂嫂,可是也算是一家人了。

    又说笑了一会儿,太后便称身子乏了。

    皇上的眸光微沉,大概猜到了太后是何故,“楚阳,既然是母后的身体不适,朕也就不留你们在宫里用膳了,回去吧。”

    “是,皇兄。”

    楚阳说完,再次朝着太后一揖,“母后,凤体最为要紧,莫要因为其它的一些琐事再累及凤体才是。”

    “好,哀家知道你的孝心,哀家会注意的。”

    从慈宁宫一出来,霍瑶光只觉得心里头格外地轻松。

    总觉得跟这位太后在一起,格外地压抑。

    “直接回府,还是想去哪里走走?”

    现在不同以往了。

    他们是正经的夫妻了。

    想去哪里都无所谓。

    怎么跟她亲昵,别人也不会再有什么质疑声了。

    只是,没走几步,就被德妃给叫住了。

    德妃的腹部已经隆起,她整个人的气色都非常差,许是因为年纪大了,再加上了有七公主的事忧心,所以这一胎怀地格外辛苦。

    “不知娘娘有何吩咐?”

    “静王妃言重了,本宫只是想请静王妃能到七公主的宫里小坐一会儿。”

    霍瑶光一脸不解。

    德妃笑了笑,“七公主脸上的痘痘已经落下去了大半,还得多谢静王妃才是。”

    “娘娘客气了,既然我与王爷成亲了,那大家以后就是一家人了,不必如此见外。”

    德妃的眼神微闪,似乎是有些动容。

    “难得静王妃能如此想,如今小七失宠,本宫这一胎又怀得异常艰难,王妃还能将我们当成了一家人,实在是令人感动。”

    “娘娘这话才是言重了。七公主会好起来的。”

    霍瑶光说完,看了一眼德妃身后的几个女人,连忙又福了福身,“娘娘,时候不早了,您还是先回宫歇息吧。”

    看到她的反应,德妃立马明白过来。

    “那改日,静王妃一定要进宫来陪本宫好好地说说话。说起来,咱们也算是亲戚呢。”

    “是,娘娘。”

    宫里头的女人凑在一起,那是绝对没有好事的。

    霍瑶光没有兴趣留下来看她们宫斗,还是躲远一些比较好。

    楚阳就站在十余步开外等着,见霍瑶光过来,第一时间,就将手伸了过去。

    不远处的女人们,看着眼前这一对俊男靓女,相携而去,说不羡慕才是假的。

    什么时候,她们跟皇上也能有这么一刻呢?

    这皇宫里,压根儿就没有任何一个女人是真地让皇上留恋的。

    其实,她们心中都明白。

    可是她们没有办法跟一个死人去计较,没有办法去跟一个死人争宠,所以,只能将她们的矛头对准了其它的女人。

    只有这样,她们心中的那份妒恨才能找到一个突破口。

    否则,她们真地会疯掉的。

    对于这些,霍瑶光自是不会理会,也不屑理会。

    两人一起出了宫,霍瑶光却不想坐马车。

    “不冷吗?”

    楚阳倒是无所谓,只是担心她的身体。

    霍瑶光摇摇头,“我想走走。”

    “好。”

    两人走了几步之后,霍瑶光又问道,“何处打铁的铺子多一些?”

    楚阳立马就明白了她的意图,“那咱们还是先上马车,到了那条街再下来,如何?”

    霍瑶光想想也是,这么走过去,还不如坐马车来得快。

    马车没有直接停在那条街上,而是停在了隔壁街。

    两人先是闲逛了一阵,再绕过去,才到了打铁一条街。

    说是打铁一条街,显然是有些夸张。

    不过,整个京城里,这里的铁铺应该是最多的。

    不过,来这里打造的,大都是一些农用之物,极少有刀剑。

    “天子脚下,自然是有些顾忌的。”

    霍瑶光想想也是,两人接连经过了五六家铺子。

    楚阳见她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也就不曾多问。

    “其实,大夏最好的工匠师,不应该在这里找。”

    霍瑶光愣了一下,“你是指工部吗?”

    楚阳轻笑,“你忘了之前我们打造的那身铠甲了?”

    霍瑶光自然没忘。

    “我不担心他们的技术,我只是想亲眼看看,找找灵感而已。”

    楚阳不明白。

    找什么灵感?

    听说过做文章写诗需要一些灵感,没想到这设计暗器也需要灵感?

    “我总觉得我就快要找到那个突破口了,可就是始终弄不对,所以我才觉得自己应该出来走走,说不定就能想到办法。”

    楚阳明白了。

    “那不如我们去首饰铺子看看?”

    霍瑶光的脑海里立马闪过了那些精巧又细致的首饰,笑着点点头,“好呀,我怎么把这个给忘了。走!”

    两人接连去了几家铺子,最终,还是到了京城最大,也是珠宝最多的玥宝阁。

    霍瑶光提出来,自己手上有一些成色极好的金子和宝石,可是需要亲眼看到他们的匠师打造首饰的过程,才能放心地交给他们来加工。

    掌柜的一听,这么大的事情,自然是做不了主的。

    “这位夫人,我们玥宝阁从来就只是出售珠宝,还从来没有出现过想要查看我们技艺之事。想必您也知道,这有些东西,就连我们自己人也是看不到的。”

    霍瑶光挑眉,自然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这是涉及到了商业机密。

    “你们放心,我们不是开珠宝行的,也无心来偷窥你们的技艺。”

    话是这么说,可是掌柜的哪里能信?

    “实在是抱歉,请恕小的不能答应。”

    霍瑶光神色一滞,转头看向了一旁的楚阳。

    这家伙不是有着大魔王之称吗?

    不知道他出面,有没有用?

    “掌柜的,这是静王爷和静王妃,王爷想给王妃打造一套独一无二的首饰,所以,才会到你们玥宝阁来看看。怎么?你们觉得,我们王爷和王妃,会觊觎你们的这种手艺?”

    古砚适时地开口了。

    掌柜的一听,立马就一脸惊诧地看了过来,随后,扑通一声就跑下了。

    “小的有眼不识泰山,还请王爷王妃恕罪。”

    古砚的嘴角微勾了一下,“之前送到了你们玥宝阁的那套东珠的首饰,就是出自我们王妃之手,你觉得,我们王妃会看中了你们的什么小把戏?”

    掌柜的身子抖了抖,“小的眼拙,还请王爷王妃饶命。”

    “起来吧。”

    虽然权势这东西好用,可是仗势欺人这种事,霍瑶光做起来,还是会有些不太自在的。

    “现在可否将你们的匠师请出来了?又或者,本妃过去瞧一瞧?”

    掌柜的自然不敢怠慢,“王妃想要看,自然是可以的,请跟小的来。”

    早知道搬出静王府的名头能这么好用,她早就用了,还费这么大的劲做什么?

    看了看他们的堑花工艺和掐丝工艺之后,霍瑶光微微皱眉。

    掌柜的一看王妃似乎是不高兴他,也不敢吭声。

    转而出来,霍瑶光无意中扫到了一套被放在了架子上的金镶玉的头面。

    绕着那套头面看了几圈儿之后,霍瑶光才一脸肃色道,“刚刚的那几位匠师,是压根儿做不出这般精致的东西的。掌柜的,你这是想要糊弄本妃吗?”

    掌柜的一听,脸就变了。

    “王妃恕罪。不是小的不肯让王妃去看,而是这一套头面,乃是我们玥宝阁的主子亲手打造。而且,我们主子打造饰品,从来都不是许任何人在旁观看的。便是去年太后寿辰时,皇上下旨打造的那套凤凰头面,也是宫里头的人远远地看着,不敢靠近的。”

    这种手艺活,吃的就是这碗饭。

    一旦技艺被人学了去,自己的生意就不好做了。

    霍瑶光叹口气,想着这古人就是思想古板,若非是因为他们这么小心谨慎,又岂会造成了后世那么多技艺的失传?

    “本妃可以不看他的制作过程,只是想见一见他,跟他请教几个问题,这总不过分吧?”

    掌柜的愣了一下,“回王妃,公子现在人不在京城呀。”

    霍瑶光皱眉,“他去了何处?何时归来?”

    “这个,主子的事情,小的们也是从来不敢问的。”

    也就是说,想要见一见这玥宝阁的主人,还是有一定的难度的。

    楚阳则是不以为意,“瑶光,罢了。你若是想看,回头我带你去尚工局好好看看便是。宫里头可是有着技艺最为高超的技师。”

    霍瑶光对上楚阳的目光,原本要说的话,还是又咽了回去。

    转身走了两步,还有些不死心,“你家主子近期可会归来?”

    掌柜的想了想,“回王妃,这个,小的真不敢保证。不过,我家公子一年亲手做首饰的次数极少。上次那套东珠的首饰,也是因为看着图纸设计的漂亮别致,所以才会动了亲手一试的心思。”

    这话外之意,霍瑶光听出来了。

    这是想着让她再用图纸来试一试了?

    楚阳则是有些不耐烦了。

    “走吧。”

    霍瑶光和楚阳上了马车之后,脑子里仍然还在想着那套头面。

    那里面的一些工艺,分明就是诸多的匠师所难以做到的。

    “玥宝阁的主人,很年轻?”

    霍瑶光想到了这个问题,然后十分期待地看向了楚阳。

    楚阳微阖着眼,淡淡地嗯了一声。

    “可是这玥宝阁在京城可是屹立了数十年了,难不成,是位少主?”

    “玥宝阁现在的主人是个年轻人,而且,手艺也的确不错。当初,皇上曾有意命他入工部,可他执意不肯,只说是自己只喜欢打造一些女人家用的小玩意儿,于是,皇上这才放弃,只是,宫里头每年都会有人花大把的银子来玥宝阁里买东西。”

    一个能被皇上看中入工部的人,那手段,绝对不止是打造首饰这么简单了。

    “他可是曾做过什么?不然,皇上怎么会如此地看重他?”

    “你就当皇上爱才,不行吗?”

    霍瑶光撇了一下嘴,很明显,楚阳对于那位玥宝阁的公子有些排斥。

    难道两人之间还有些私人恩怨?

    当天晚上,楚阳脸色阴沉地站在了书房里,古砚则是知道主子心情不好,一直在外面候着,直到李远舟深夜前来。

    “王爷这么晚了,还不回去安寝?只留王妃一人独守空房,就不怕王妃心中怨怪于你?”

    李远舟一进门,便半认真半打趣地来开玩笑了。

    楚阳转身,脸色严肃地看着他,“我们今天去了玥宝阁。”

    李远舟点点头,并不意外。

    “我知道呀,怎么了?”

    “有些事,可能需要麻烦到他。”

    未曾挑明,可是李远舟的神色微滞之后,便明白楚阳口中的那个他是何人了。

    “他现在不在京城,再说,就算是他在京城,只怕如果知道了王爷寻他,也不会答应的。”

    楚阳的脸色微寒,“当初霍瑶光未经我的允许,就借用了玥宝阁为我赚了不少的银两。这件事情,若是他知道了,你觉得,他会不会对瑶光出手?”

    李远舟挑眉,明白了他的用意。

    古砚自然是知道楚阳和那人之间的恩怨的。

    故意将事情说出来,就是为了把那个人引回来吧?

    “这会不会太冒险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