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建议您将墨语小说网首页加入“浏览器收藏夹”,以便能够轻松访问墨语小说网!www.myxs.net
我的书架 繁體版
首页 > 言情小说 > 妃常本色:嫡女驯渣王

第221章 借刀杀人?(一更) 文 / 佳若飞雪

    天色渐晚,赵家的马车从大理寺晃晃悠悠地出来。

    赵颜颜带了几样精致的饭菜,去看望三叔。

    好在大理寺对于赵书棋的看管一般,所以,赵颜颜还是有机会接近了三叔。

    只是,想到了三叔送出来的消息,赵颜颜的脸色就有些不好。

    这么大的事情,也不知父亲和祖父之前是否知晓。

    而且,一旦这件事情被查实了,那么,不止是一个赵书棋,只怕整个赵家,都要为其陪葬!

    想到这一层,赵颜颜就心乱如麻。

    她身为赵家女,一出生,便是尊贵的,受尽了宠爱。

    更因为自己生得貌美,且天资聪颖,所以这么多年来,一直很得长辈们的欢心。

    若是一旦事情被查证了……

    那个结果,赵颜颜是想都不敢想的。

    大厦将倾,覆巢之下,又安有完卵?

    赵颜颜正在出神,马车突然一个急停,赵颜颜的身子向前扑了过去。

    幸好她反应快,及时地抓住了马车内的悬绳。

    “怎么回事?”

    “小姐,前面有人醉酒,挡了路。”

    “还不快去将人赶走?”小丫环立马出声喝斥,“小姐身分尊贵,若是惊到了小姐,你们吃罪得起吗?”

    “是是是,小的这就去。”

    以往小丫环也都是这样的一番说辞,赵颜颜不觉得有什么。

    可是今日听起来,却是分外地刺耳。

    总有一种被人讥讽的感觉。

    “这么久了,怎么还没处理好?你下去看看。”

    “是,小姐。”

    小丫环利落地跳下了马车。

    看到车夫和护卫还在跟那个醉酒的男人理论。

    “你们还杵着做什么?直接把人赶走!”

    “姑娘,这可是付家的二公子。”

    “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尚书府,有什么好顾忌的?竟然敢当街拦了我们小姐的马车,他是不想活了吗?把人拉走!”

    “是,姑娘。”

    赵小姐身边的丫环,那身分也是让人顾忌着呢。

    原本是一出小事儿,也不曾有人当回事。

    只是谁也没想到,一个时辰之后,就有人将赵颜颜告到了官府!

    理由,更是让赵颜颜震惊。

    当街纵奴行凶,致付家二公子当街惨死!

    赵颜颜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正在书房里与父兄们一起商量对策。

    她自小饱读诗书,哪怕是兵法史记,她也均有涉猎。

    赵家花了大把资源培养出来的女儿,自然不仅仅只是那种会讨男人欢心的玩物。

    “怎么回事?”赵书湛的脸色一沉,看向自己的女儿。

    “回父亲,女儿在回府的途中,的确是曾遇到了付家二公子。只是当时他醉酒拦路,后来,女儿命人将他拉开了。女儿确定,走的时候,他还是好好的,身上并无任何的伤痕。”

    当时,赵颜颜的确是挑开了帘子看过的。

    这一点,她十分肯定。

    赵书湛眯了眯眼睛,“这是冲着我们赵家来的呀!”

    再加上了赵书棋和赵书桓的事情,赵书湛越发地肯定了,这是背后有人想要整治他们赵家呢。

    赵太师也得到了消息,只是差人去跟着回话了。

    衙门那里倒是想要将赵颜颜也带去问话。

    可惜了,当时不仅有赵府的下人,也有一些街坊可以作证,赵颜颜始终不曾下车。

    所以,从严格意义上来说,赵颜颜不能算是当事人。

    京兆尹看到这个案子,再看到了付南的尸体的时候,只觉得无比的头疼。

    死的是尚书府的二公子,可是这要告的却是太师府的赵小姐,这哪头儿也不是好得罪的呀!

    不管怎么样,事情闹到他这里了,总不能不闻不问!

    这件事情,对于赵家来说,自以为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毕竟,赵颜颜就算是再有本事,也只是一个弱女子。

    无论如何,杀人这种事情,是不可能落到她的头上的。

    当然,如果说让赵家背上一个行事嚣张的名头,自然也不是好事。

    所以,赵书湛在得知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就第一时间让人去找好了替死鬼。

    最终,将一个丧女的老父推了出来。

    那人当堂承认是自己杀了付南,并且厉声指责,是他害死了自己的独女,所以才会挺而走险,为女儿报仇。

    最终的结果,是那个老父当堂撞柱,自尽身亡。

    于是,赵家从这一场官司中,完好地抽身,不曾受到任何的影响。

    而付尚书则是气得恨不能一拳打向赵书湛的脸!

    他的儿子什么样,他自己怎么可能会不清楚?

    就算是那个老者说地是真的,可是他总觉得这件事情跟赵家也脱不了关系。

    他就算是再看不上自己的儿子,可那也总是他的血脉。

    眼下出了这种事,当真可以说是受到了极大的打击。

    白发人送黑发人,而且还是以这种情形送的,当真是让他觉得难堪。

    付南一出事,付夫人也受不了打击,晕死了过去。

    几天之后,付南下葬,所有的一切,都是付东在料理。

    经过这一次,倒是让付尚书对这个长子,更是青睐有加。

    无形之中,付家的风向,已经在变了。

    刚刚经历了丧子之痛,付夫人整个人都无比的憔悴。

    “夫人,您该吃药了。”

    付夫人的脸色暗黄,大病未愈,“南儿,我的南儿呢?”

    “夫人,您节哀呀,二公子已经没了,您眼下就是后宅的主心骨,可不能再倒下了。”

    付夫人一听,眼神闪了闪,灰暗的眸子里,似乎是有了一抹亮光,可是又快速地沉寂下去,眸子比先前更加地暗沉,灰濛濛的,好像是阴沉沉的天色一般。

    “我的南儿!”

    付夫人嚎出一嗓子之后,便开始大哭不止。

    屋内的几个侍奉的婆子听了,倒是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

    “只要哭出来就好了。总憋在心里,才会生病的。”

    付南一死,付家上下都沉寂了不少。

    有些人还在感叹,幸好霍家的六小姐早早地跟他和离了,不然的话,这岂不是要年轻轻地守寡了?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付夫人更是恨上了霍家,恨上了霍瑶玥。

    恨她当初为什么没能保住那个孩子?

    到现在,付南连一丝血脉也不曾留下!

    还待在穆府的雁容,此时面色平静地梳洗了一番之后,静静地走到了大厅内。

    扑通一声,给霍瑶光跪下了。

    “多谢公子救命之恩!也多谢公子能全了民女的心意,让民女为姐姐报了仇。”

    雁容的声音听起来还带些颤音,眼里有水汽弥漫着,不过,被她强行忍着,不掉下来。

    “起来吧。”

    “公子大恩,雁容无以为报!愿为公子做牛做马,只盼公子不要嫌弃!”

    说着,十分响亮地磕了一个头。

    霍瑶光一时有些为难了。

    她身边并不缺人。

    再说了,当初救她,也并没有想过要将她收为自己的丫环。

    “小姑娘,你的仇已经报了,你也可以回家了。”

    家?

    雁容的眸底闪过一抹哀痛,若是还有家,她又怎么会想到了手刃仇人这一条路?

    “我的家早没了。”

    霍瑶光心里咯噔一下子,不会吧?

    之前只是知道她有一个不像话的亲戚,具体的也没细问过。

    “我的父母早亡,我是被姐姐一手带大的。可怜姐姐当初为了护着我,竟然被那个畜生给糟蹋了,还被他生生地打死了!至于其它的亲人,呵,不过是觉得我还有几分用,想将我卖了,好给他们换些银钱罢了。”

    霍瑶光一时无语。

    谁说那种明争暗斗,只有高门大户之间才有?

    平民百姓间,为了一些最根本的利益,照样是争斗不断。

    “那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雁容抹了把泪,“公子,奴婢会弹琵琶,会唱曲儿,还会做家事。您就让奴婢留下来吧,奴婢什么都会做!奴婢不怕吃苦受累,只要是您别赶奴婢走就好了。”

    她在这里也住了几天了。

    这里的人虽然不多,可是每个人对她都十分和气。

    在这里吃的住的,比以前在叔叔家还要好。

    最重要的是,没有人打骂她,让她不必再提心吊胆的,总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事。

    这让她不自觉地就产生出了一种错觉。

    好像以前在叔叔家,倒像是在给人做奴婢,现在住在这里,倒像是自己的家了。

    “你既然无处可去,那就先在这里住下吧。”

    霍瑶光直接交待了管家,让他去看着安排。

    “你如今年纪还小,再过几年,若是有了好人家,就嫁了吧。”

    霍瑶光最后留下这样一句话,便抬腿离去。

    雁容则是一时泪如雨下。

    她从来没想到过,自己还能活到嫁人的那一天。

    以前姐姐护着她,姐姐总以为她还小,什么也不懂。

    可是她知道,叔叔婶婶早就看她们姐妹不顺眼了,所以想早早地将她们姐妹卖了,好给他们的儿子娶一房媳妇儿。

    现在,听到一个陌生人对自己有这样一番话,雁容怎么可能会不感动?

    赵书棋的事情,虽然还不曾有定论,可是皇上一道密旨下来之后,大理寺对他的看管,明显就严谨了起来。

    与此同时,先前的那些优越待遇,也被一一撤去。

    赵书棋仍然是单独住了一间牢房,只不过高床暖枕是别再想了。

    一日三餐,虽然不算差,可是跟以前相比,也是大相径庭。

    赵书棋不傻,自然从这些细节上就能看得出来,只怕他的事情不太好了。

    也不知道赵颜颜是否将消息顺利地带给了自己的父兄。

    现在,他只盼着自己的事情,不要累及家人。

    大不了,他一死了之!

    可现在的问题就在于,皇上知道了多少?

    若是皇上一旦都查证了,那么,只怕他一己之命,根本就不足以让皇上减轻对赵家的忌惮和厌恶!

    赵书棋现在被关在了牢房之中,看事情反倒是比以前更为清楚,也更为冷静了。

    早知如此,当初真真是不该的。

    现在后悔,似乎是晚了!

    现在,他只盼着所有的证据都已销毁,而那些人马也已经藏好了。

    他相信,只要找不到那五万人马,那么,自己养私兵一事,便等同于子虚乌有。

    到时候,他需要解释的,只是多报出来的五万人的军饷及相关的费用了。

    那样的话,顶多是治他一个贪墨之罪,就算是死,也不会累及家人的。

    再想到了自己藏兵之地,赵书棋的脸上多了一份自信。

    在西京经营了十几年,怎么可能会轻易地让人捉到了把柄?

    再说了,那五万的私兵,可不是为他自己养的。

    只要他不说出来,朝廷找不到那五万人马,早晚是要被放出去的。

    至于以后的事情,他并不担心。

    太后不会坐视不理的。

    楚阳看罢密信,直接在手中一搓,化为了粉末。

    古砚注意到了主子的脸色不佳,十有**是云容极那边的事情并不顺利。

    “目前只是查到了一些相关的证据,可是最直接的证据,却根本就找不到。一日找不到这五万兵马,就一日不能给赵书棋定罪。”

    楚阳脸色阴沉,他早知道赵书棋不好对付,可是没想到,最关键的一步,他竟然能藏得如此好。

    “主子,那我们怎么办?”

    楚阳摇摇头,眼下,什么也不能做。

    做得越多,错地就越多。

    所以现在,他只能是静静地观望,就看晋王和安国公那里会有什么突破了。

    “皇上已经下了密旨,另派了人去西京。”

    李远舟沉声道,“王爷,这一次可是将赵家拉下马的绝佳机会,若是不能成事,只怕以后再想动赵家就难了。”

    赵太师在朝堂上纵横多年,什么事情看不透?

    这一次的事情,皇上表现得太过急切了。

    只怕连赵书湛也想到了,皇上极有可能是借此来打压赵家了。

    若是这一次这么重的罪名,都不能动摇赵家的根本,那以后再想捉赵家的把柄,就难上加难了。

    赵书湛若是能脱罪,只怕假以时日,还是会再次被扶起来的。

    不可以!

    楚阳紧了紧手指,好不容易才将赵书棋弄回来,绝对不能再出这样的事。

    无论如何,赵书棋必须死!

    就算是查不到那五万兵马的下落,可是这颗疑心的种子既然种下了,接下来,就看皇上对此事的态度了。

    “等等看吧,只要西京那边查实了这些年的军饷,那些巨额银两若是没有去处,皇上总会下旨严审赵书棋的。”

    李远舟点头,他也是这么看的。

    “王爷,赵家的事,您还是莫要插手的好。”

    楚阳的面色一暖,他知道李远舟这是怕他会忍不住了。

    “放心,我还不至于为了一个渣,搭上自己的性命。”

    李远舟听他这么说,倒是放心了不少。

    “付南之死,原本也是可以利用一下的。没想到,付尚书倒是能忍。”

    楚阳的神色一动,笑得有几分冷肃,“付尚书能忍,付夫人却未必能忍。”

    付南之死,不过只是一个导火索而已。

    “王爷想要将事情闹大?”

    “无论如何,当初赵颜颜的马车的确是曾被付南拦下的。只要将消息一字不差地透露给付夫人,她会知道怎么做的。”

    先前付夫人一心只注意到了儿子的死讯上,对于外面的审判,她也只知道是凶手死了,其它的,并不知晓。

    或许,也是付尚书担心她闹事,特意瞒了她。

    有时候,女人一旦疯狂起来,还是十分可怕的!

    特别是像付夫人这样一个溺爱儿子,又一心护短的人。

    “只是可惜了,最近赵颜颜可以说是足不出户了。原本她出门的次数就少,这一次,只怕付夫人不太容易找到机会。”

    “赵家,又不是只有赵颜颜一个人,付夫人不笨,她的儿子死了,总要让对方血债血偿才是。”

    李远舟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不由得打了个激灵。

    楚爷这一招借刀杀人,这是还没有玩儿完呢?还有后续?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