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书库 > 娇妃难宠:世子爷请放过

名正(二更) 文 / 侧耳听风

    即便武慕秋伪装的很好,但似乎武夫人还是瞧出了一些端倪来。

    因为,连续两天,早上时武夫人前往武慕秋的房间时,都发现她的窗子是打开的。

    第一天她倒是不甚在意,也没往那边瞧。

    可第二天早上再过来时还是这样,看了一眼那趴在床上睡得头脚颠倒的人,她随后便去关窗了。

    然而,却在窗台上发现了一个痕迹,明显是个脚印,虽只有一块,但那就是用力踏出来的印记,错不了。

    再看向那个趴在床上睡得昏天黑地的人,武夫人缓缓地摇头,唉,看来事情已不受控至此,还真是让人想不到。

    叹口气,武夫人将窗子关上,随后便离开了。而床上的人仍旧睡得昏昏然,什么都不知道。

    武将军和武夫人只在帝都停留几天而已,只剩下最后一天,武将军便进宫面圣了。他一共见过两次皇上而已,这是第三次。对于很多守边关的将士来说,被皇上特召进皇宫,怕是这辈子可能也未必有一次。

    当然了,如果在战争的时候,可能性倒是会大一些。不过还得命大才行,若是早早就死在了战场上,这事儿也甭想了。

    武将军进了宫,剩下的两个人则在驿馆中研究秦栀派人送过来的胭脂水粉。都是宫中娘娘们才会用的,秦栀送来了一整套,瓶瓶罐罐五六十个。

    这么大的手笔,武慕秋也几分震惊,坐在那儿拿着偌大的红纸,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字。

    写的是对应的罐子里装的是什么,用于保养哪个部位,该如何使用等等,十分的详细。

    武夫人坐在那儿手脚很慢的打开,看一看里面,又闻一闻,随后也忍不住点头,“闻这气味儿就知道必定很昂贵,在外面花多少钱都未必买得到。”

    “嗯,都是宫中的方子,禁止外传的,外面的人有钱也买不到。母亲,你一定要用哦,不要舍不得。这些东西放的时间太久了,就变质了,那才是浪费呢。这里面详细的说了每个该怎么用,到时要丫鬟看好了,别弄错了。”叮嘱,武慕秋担心她会过于节省,而时间太久这些东西就都变质了。

    “我知道,放心吧,我会用的,这也是世子妃的一片心意。以前是我想错了,以为他们是有什么不可见人的目的。唉,其实想想因为我而让他们生出遗憾来,总是觉得过意不去。”武夫人看着她,一边轻声道。那个时候她对谁都充满了警惕,生怕这些人会伤害到了他们。

    但,如今想想,是自己想错了。

    “都多少年前的事情了,过去了就过去了,你也别再想了。明日离开帝都,订婚礼显然你们也参加不了,倒是我心里不舒服呢。不过你放心,过了新年,我就回家看你们。你想要什么?北方没有南方有的,我给你带回去。”睁大眼睛,她很兴奋自己可以去南方看看,但同时其实很想带着父母都去瞧瞧,因为他们没去过。

    “好啊,到时你瞧见了什么稀奇古怪的吃食,便带回来给我,让我也尝尝鲜。”武夫人轻笑,瞧着她那笑起来和程小云极其相似的模样,心头也不由得生出一股酸楚来。

    “好,就这么定了。”点点头,她这么说,她心里也立时好受了许多。

    时近下午,武将军才出宫,返回驿馆,带回来了很多皇上的赏赐。有珍稀的补品,还有宫中最好的布料,是送给武夫人的。

    有如此隆恩,托谁的福想必都十分清楚明白。除非在边关立下赫赫战功,否则,怕是也不会受到这种待遇。

    看着那些御赐之物,武慕秋也觉得皇上还真是大方,不过想想皇上的模样,看起来倒也不像是个吝啬的人。

    但谁知道呢,这些身在高位的人,每天脑子里也不知计算着什么。就像元昶琋似得,昨晚没出现,但他不来,那就说明必定是在做什么,分不开身。

    还有那天他的黑眼圈,一看就是没睡,不知是不是去做什么杀人放火的事情了。他的确做得出来,看她那时能把她关在牢房里的狠心就瞧得出来了,没有他不敢做的事儿。

    其实想想或许自己可能真是有毛病,会喜欢上他那样的狐狸,明明斗不过他。

    翌日一早,武将军和武夫人也要启程离开了。

    走出驿馆的时候,一行队伍抵达,前后护卫骑着高头大马,护着中间一辆特别宽大的马车。

    队伍停下,马车的车门也被打开,下一刻,元昶琋从里面走了出来。

    一身白色的华袍,看起来光鲜亮丽,可是武慕秋一眼便瞧见了他眼睛下那两个硕大的黑眼圈。果然,这厮又熬夜了,可能整晚都没闭上过眼睛。

    他下来后,马车里又出来了两个人,居然是元极和秦栀。

    看到他们,武将军和武夫人也立即过去相迎,都没想到他们会来送行。

    走到一处,武慕秋便停下了脚步,屈膝给元极和秦栀请安,然后抬眼看向元昶琋。

    他也正好给武将军和武夫人请安完毕,两个人四目相对,她就微微皱起了眉头。

    这两个黑眼圈,让他看起来真是无比的可怜。她也不由心头一动,一种名为心疼的东西从心底蔓延升起。

    元昶琋朝着她走近了一步,一边歪头看着她笑。

    看见他的笑脸儿,武慕秋的眉头皱的更厉害了,他这个样子真是可怜的要命,让人忍不住想抱住他摸一摸他的顺毛。

    元昶琋也看着她,脸上的笑和往时一样,而且眼下他看起来是相当的风度翩翩,风雅有礼。

    元极和秦栀与武将军和武夫人告别,不止他们亲自来,而且还送了许多的礼品。

    护卫一一的将那些东西搬上了马车里,几乎塞满了马车。也多亏了武夫人长得纤细,否则那马车里连她都装不下了。

    告别,武将军上马,武夫人最后也上了马车。武慕秋站在车窗那儿向她挥手,“路上小心哦,觉得累就停在驿站休息,不要逞强哦。”

    “嗯,别担心了。”武夫人的脸透过车窗露出来,看得出她也十分不舍。

    队伍出发,马车也渐行渐远,武慕秋收回视线转身,却发现元极和秦栀正在看着她。

    再次屈膝行礼,“多谢世子爷,世子妃亲自相送。”

    “还是女儿贴心啊,想的也周到。”秦栀抬手摸了摸她的头,不禁羡慕起来,这辈子最大的遗憾也就是这一个了,没有生个女儿,没有得到一个贴心的小棉袄。

    元昶琋看了秦栀一眼,明显能从他笑着的脸上看到诸多的无言以对。

    武慕秋弯起眼睛,她倒是不觉得自己贴心,但相对元昶琋这个和自己父母没话说的儿子来看,她还是极其优秀的。

    如果自己以后生的孩子也这样,她觉得自己会忍不住把他掐死,因为实在会伤心。

    “收拾一下武夫人给你带来的东西,回去吧。订婚礼在即,这几天内务局的嬷嬷会一直出入,可能会有些烦,不过只是应对这段时日罢了,你应该能坚持过去的。”秦栀笑看着她,很清楚订婚前会经历什么,尤其是皇室子弟如此正式的订婚,更是麻烦到极致。

    武慕秋点点头,“世子妃放心吧,不管要我做什么,我都不会生气骂人的。”

    秦栀最后笑了一声,随后便和元极离开了。

    不会生气骂人么?那是不可能的。就算是泥菩萨,也得被气的跳起来。

    看着元极和秦栀离开,武慕秋才扭头看向元昶琋,视线在他脸上极快的扫了一圈,“瞧你这样子,又整晚都没睡是不是?你最近到底在做什么呀,有没有危险?”

    “危险肯定是有的,不过别担心,我哪那么容易死。”看着她,元昶琋忽然身体前倾,直接将头枕在了她的肩膀上。

    撞得武慕秋向后退了一步,不过却还是用力撑住了他,抬手抱住他的腰,一边歪头看他,但也只能看得到他的下巴。

    “说的都是些什么胡话?看你这没力气的样子,你药师倒在大街上,我可不会管你。不过话说回来,订婚前真的那么繁琐复杂么?我要是生气的话,应该不合适的吧。”撑着他,武慕秋一边问道,她很存疑。

    “可能会很累吧,我又没订过婚,并不了解。不过,我却知道如果我们订婚了,那么不管做什么都顺理成章,不用担心有人在背后嚼舌头,更不用偷偷摸摸的钻窗户了。”这才是最重要的。

    听他说完,武慕秋也不由的笑了起来,眼睛都弯成了两个弯月似得,“说的是。好吧,看在名正言顺的面子上,无论有多累,我都不会翻脸的。走吧,咱们进去,我有很多东西要带走。哎呀,你快站直了,我要撑不住你了。”

    元昶琋却根本不打算挪动,靠在她肩上一边往驿馆里挪,气的武慕秋抬腿踹他,他却是根本无动于衷,打定了主意要这么做。
各位书友如发现章节更新跟不上或错误,请点右边的 章节报错 告知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给大家一个良好的阅读环境。谢谢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