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书库 > 娇妃难宠:世子爷请放过

受难 文 / 侧耳听风

    内务局派来了资历深厚的嬷嬷,前来教导武慕秋如何做一个优秀的气妻子。

    之前,武慕秋是决定的非常好的,因为女戒她也不是没学过,觉得大同小异罢了。她会忍的,也会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不会让宫中的嬷嬷小看她这个家世并不显赫的姑娘。

    要让他们都瞧瞧,即便来自小门小户,她也一样被教的很优秀,并不比这帝都权贵之家的小姐差。

    不过,事实证明,她想的过于简单了,对自己也太有信心了。

    这一切,不应该是这样,尽管她在感觉烦躁时不断的劝自己要平静,可是,还是平静不下来。

    诸如眼前,她端端正正的坐在椅子上,两膝紧紧的贴在一起,确保自己的两条腿不会分开一丝缝隙。

    即便穿着严严实实的长裙,但她在坐着的时候也必须保持如此,即便分开一分一毫,那嬷嬷都会知道,因为她正在用手指试探她两腿之间的缝隙。

    武慕秋觉得嬷嬷的这个行为特别的猥琐,因为真的很像是在非礼她。

    不过,再看那嬷嬷严肃到如同一张木板似得脸,又觉得是自己想多了。估摸着那些被她教训的小姐们,哪个都遭受过这种对待。

    即便那些小姐们可能家世显赫,要嫁的人家也是非富即贵,她们这些嬷嬷却还是这般一板一眼,所以她也没什么立场来翻脸。

    夹紧了自己的腿,武慕秋弯起眉眼,让自己笑的适度。

    用嬷嬷的话来说,正室一定要承担起正室的责任来,将来要掌管整个府邸,不是妾室可以比的。

    所以,一定要最优雅最有风度,一丝丝的错误都不能犯,否则丢的就是丈夫的脸。而对于妻子来说,丈夫的脸面就是天,绝对绝对不能丢,拼尽自己的力气也要维护。

    行走坐立,这些东西就学了两天。在把武慕秋烦的要爆炸的时候,嬷嬷的讲课又开始了。

    这次她说的是作为妻子应该做什么,首先就是延续子嗣了。不止要自己多多的生,还要想尽办法给丈夫纳妾,开枝散叶。

    而作为妻子,不能心生嫉妒,大度宽容对待每一个妾室。因为妾室终归是妾室,即便她死了,那些妾室也爬不上正室的位置来。

    这些东西,听着实在让人冒火,武慕秋觉得自己肯定做不到。

    所以,眼下听她说这些,她真的想跳起来把她的头揪下来,然后一脚踢到府外去,眼不见为净。

    在心里演练了一遍,但实际上她端端正正的坐在那里,面上带着微笑,还是在听嬷嬷说。

    “希望武小姐能记下今日奴婢所说,能够嫁入镇疆王府,那是多少女子都求之不来的。元世子仅有大少爷这一个血脉,所以武小姐肩上的重任可想一般。延续子嗣,开枝散叶,此等重任,武小姐一定要牢记。女人皆有嫉妒心,但嫉妒心是魔鬼,绝对不能让它占了上风,否则,被贻害的便是如同天一般的丈夫。”嬷嬷一字一句,简直就是洗脑一样。

    同样的,武慕秋也在她的言辞之间嗅到了一股特别的气味儿,这嬷嬷好像在鄙视秦栀。

    所有人都知道元极和秦栀夫妻恩爱,没有妾室,只育有一子。倒是有人在猜测说可能是因为秦栀嫉妒心极重,而元极害怕她,所以不敢纳妾。

    再听这嬷嬷说的话,字字句句都像针一样,影射谁显而易见。

    听到这些话,武慕秋的心情更不好了。不过,又的确是不能说什么,还是在微笑,心里却在说脏话。

    嬷嬷又开始说与丈夫在一起时该如何态度,必须得保持自己正室的风度,决计不能与丈夫嬉皮笑脸,打情骂俏,那是没有家教的女人才会做的。这句话的言外之意便是,妾室可以与丈夫缠缠绵绵,正室只有在一旁看着的份儿。

    这种事听起来就是胡扯,武慕秋已经气到头顶都要冒烟了,却还只能保持微笑。

    终于,时近傍晚,嬷嬷也要回宫复命去了。

    武慕秋现在最喜欢的便是这个时间,终于可以清净了,被气的上火,她最近几天连饭都吃不下去。这段时间养出来的肉,在这几天尽数消减。

    与嬷嬷互相屈膝告辞,武慕秋可以说是做作到了极致,她自己都开始犯恶心了。

    目送着嬷嬷离开,武慕秋立即坍塌了下来,转身坐在椅子上,她伸长了双腿,整个人可以说是相当无形了。

    今日的受难暂时告一段落,明天还得接着受苦,不知她能不能现在就去把那嬷嬷杀了,这样明天兴许就能自由自在了。

    她瘫在那儿没一会儿,那个消失了一整天的人便出现了。因为嬷嬷在这儿,所以他白天都不会出现。

    进来后,一眼便看到了那个无状的人,元昶琋不由得笑起来,“确定嬷嬷便是这样教导你的么?”

    “管她呢,我要累死了。而且,听她说的那些,我真是忍不住想要揍她。你知道我控制的多难么?吃奶的劲儿都用上了,才控制住自己的手脚。唉,希望赶紧过去,简直就是受难日。”她也不管自己眼下形象如何,呆呆板板的坐了一整天,她真的要疯了。

    走过来,元昶琋在她面前停下脚步,微微俯身,双手撑在了椅子两侧,将她圈禁在了其中。

    “看起来还真是很糟啊,脸色如此不成样子,瞧瞧这眉毛,好像要飞起来了似得。看起来是真的,如果不是一直在控制自己,怕是已经动手杀人了。”元昶琋边说边叹气,一副很可怜她的样子。

    “哼,还说呢,想起来我就一肚子的火。不说这个了,我饿了,看来只有你才能安抚我受伤了一天的肠胃,对着那个嬷嬷的脸,我是真的吃不下去饭。”话落,她张开双臂直接圈在了他的脖子上,要他抱自己过去,懒得动弹,太累了。

    元昶琋轻笑,动手一把将她横抱起来,然后转身朝着饭厅走去。

    他脚步轻松,即便是抱着她,好似也没感觉有多费力。

    而且,她好像的确是轻了许多,不得不说内务局的嬷嬷们真的是名不虚传,几天的时间,将武慕秋折腾成这个样子。

    直接抱着她到饭厅的椅子上坐下,元昶琋坐在她身边,歪头看着她还是一副欲死的表情,边笑边抬起手摸了摸她的头,“别气了,再有个两三天也就结束了。又不用一辈子面对着她,再忍这几天吧。”

    武慕秋转着眼睛看向他,随后哼了一声,“知道么,你现在这样摸我就是不对的。当然了,不对的那个人肯定是我,因为我身为妻子没有做到提醒你的义务。”

    “我自己的妻子,我还不能摸了?”元昶琋轻笑,说着,手上又加重了力道,将她梳的一丝不苟的头发都揉乱了。

    “就是不能摸,摸也是在别人看不见的时候,但也不能摸的过于放浪没规矩。不过你可以这样摸妾室,想怎么摸都成,就算在大庭广众之下也没关系。而且我在旁边看着,还不能生气,得笑着对你们说,多多注意身体哦。然后再找大夫来,随时检测你妾室的身体,得看好了她们什么时候怀孕,得保证她们把孩子顺顺利利健健康康的生下来。”说着,她一边笑眼睛一边冒火,若是真出现这种情况,她肯定会发疯的,弄死他们。

    元昶琋听着,一边挑起眉尾来,“听着,还真是很不错啊。”

    “不错个鬼,要想过这种神仙日子,就等我死了以后吧。”不过在那之前她一定会将他折磨个半死,让他连裤子都提不上,更别说和妾室鬼混了,哼。

    元昶琋歪头看着她,笑意浸在眼睛里,好像要流淌出来了一样。

    “笑什么笑?晚膳来了,快给我布菜,我不想动。”侍女端着托盘进来,武慕秋看了一眼,面上着急,身体却根本不动弹。

    “需不需要喂进你的嘴里呢?”元昶琋起身,一手拿过玉箸,一手拿起餐盘,开始给她布菜。

    “可以啊,我被嬷嬷折磨了一天,也该被人伺候伺候了。”别人伺候她不用,也没那个习惯。但是由他来伺候,那就不一样了,她特别需要。

    “你说嬷嬷如果看到你这个样子,会不会气的头发都竖起来。”这几天的教导对于武慕秋来说就是吹了一阵风,她根本没打算遵守。

    “直接气死才好,免得我再受苦了。”不过,如果被嬷嬷看到了,她真的会生气的。有那个影射秦栀的胆子,想必她这个家世一般的人她就更不放在眼里了。

    “气死了这一个,还会再来第二个。内务局的嬷嬷,多的数不清。”她还是太幼稚了,气死是没用的。还不如撒一把毒,兴许可以毒死一大片。

    噘嘴,武慕秋看着走过来喂自己的人,她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儿,“看我受折磨,你倒是挺高兴。把你的心放在肚子里,嬷嬷的教导我一句都不会听的,和我订婚之后,就是你的受难日,且每一天都是受难日,会持续一辈子的。”

    夹菜送进她嘴里,元昶琋一边发出刻意的唏嘘声,“真是好害怕啊。不过你若是能每天都给我展示不穿衣服的绝技,受难日我也认了。”他在期盼着,可以说是一直在期盼。

    ------题外话------

    听风今天有些事情,所以只更这么多了。

    不要忘了听风新文已开坑《极宠无双:正室指南》,望亲们收藏,么么哒~
各位书友如发现章节更新跟不上或错误,请点右边的 章节报错 告知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给大家一个良好的阅读环境。谢谢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