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建议您将墨语小说网首页加入“浏览器收藏夹”,以便能够轻松访问墨语小说网!www.myxs.net
我的书架 繁體版
首页 > 言情小说 > 军婚有喜

第1393章 甜到齁的大结局 2(3000字) 文 / 十里清欢

    许久不见,清瘦了许多,但眉眼间的气质变了。

    少了太多戾气和那些说不上的邪性,此时坐在她对面的男人很……温儒绅士。

    他看她的目光除了平和,似乎连过分都不算。

    盛七七咬着吸管,安静的吸了会儿,才娇娇软软的同他说话:“你……什么时候醒的?”

    从九哥哥心脏被移植后,她就拒绝探视关于秦鸩的一切了。

    但,在这样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半年里,她还是听了一些关于他的传闻。

    心脏移植手术成功以后,他昏迷不醒了很久,约摸算起来,大概在一个月前她还听唐玉哲说他去南洋出差时探视过他,那时候他还是没醒过来的。

    男人看着她的眼睛,漆墨的眼瞳极深极黑,“嗯,差不多快一个月了!”顿了一下,“这半年来,恨极我了吧?”

    因为恨,所以从未来探视过他一眼呢!

    他的小姑娘,向来就是个睚眦必报的性子。

    可是,她怎么能比半年前还要瘦呢!

    瘦的就只剩下一张脸还能看了。

    “恨…”盛七七将这个字念的很重,她看着面前这张就连做梦都想要刮了的脸,忽然恨不动了,她释然一笑,很轻的语调,“你活着就好了,至少心跳还在,心还在,九哥哥就还没走远呢。”

    男人看着他的小姑娘,唇角的笑意一点点化开,眸色深深宠溺着,“带你去个地方?”

    盛七七看着外面的鹅毛大雪,摇了下脑袋,“不了……我想回家了。”

    她说着就已经起身,男人在她起身的刹那,手扣上她的手腕,牵着她:“跟我走不会后悔,嗯?”

    盛七七看着男人蛊惑的眼瞳,以及这双眼瞳下藏着似曾相识的柔软,犹豫了几秒,还是点头了。

    出了门,外面的风比她从家里出来时更大。

    她将脖子的围巾缠的更紧,带着手套的手依然没什么温度。

    上了车,车上开了足够暖气,她才将脸从围巾里剥出来,露出一双生动潋滟的狐狸眼来。

    街景随着车子开动不断向后倒去,途径一处大学,有还没有离校的情侣手搀着手从里面出来,盛七七擦着玻璃上的水雾,羡慕的看着他们,直至眼眶越来越模糊。

    车子好像没开太久,因为她还没看够外面的尘世喧嚣和落雪下的美好,车子就停了。

    她的车门被打开,男人不知何时身上套了件长款大衣,他立在一侧等着她下来。

    盛七七仰着脖子看了他好一会儿,才从车上下来。

    带她去一个地方的意思,就是带她来开房?

    帝都文化底蕴最浓厚的大酒店,从民国时期到了现在。

    盛七七哂笑,看着似乎是在用身体给她挡住风雪的男人,“这就是你说的不后悔?”

    男人只看了她一眼,俯首一把将她打横抱起。

    动作霸道,且不容置喙。

    盛七七很恼,她挣扎,她企图抓他,挠他,甚至是张嘴咬他……

    噢,事实上,她的确是咬到他了……

    只是咬的地方不对了……

    滚烫炙热气息,在她咬上去的刹那,变的星火燎原。

    男人终于放下她,因为他有更过分的事要做。

    他单手扣着她的后脑勺,另一只手托着她的腰肢,深入骨髓的密吻,从唇齿相依,到水乳交融,难舍难离。

    盛七七被吻的差点窒息,羞愤的想拿把刀刮了男人的皮。

    可是,当他松开她时,贴着她耳骨说了一句话,她整颗心脏就浮浮沉沉激荡起来。

    他在她耳畔轻轻低咛,“七七,我爱你…”轻轻浅浅的笑着,低低蛊惑,“从前不能给你所想,现在能力所能及,我爱你这个事实,现在更要说给你听!”

    “你说什么?”盛七七提着一口气,忽然泪流满面的问。

    而男人却在这时只是低首贴了会儿她的额头,便将她紧紧拥入怀里了。

    她听着他的心跳,像靡靡之音蛊惑着她的心神。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他哄骗着去了酒店,就是在看到二十多天前家里失踪的那块帝王绿翡翠毛料出现在视野里时,她脑袋才有些清醒。

    她看着被切割了一半的帝王绿毛料,还有一半却不知所踪。

    她伸手去触摸那些切口,又看了看这个房间摆放的一系列用来雕刻玉石的工具。

    她正恼怒男人的无耻将九哥哥留给她的唯一物件破坏的如此支离破碎时,男人拿着一只通体翠绿的镯子从另一个房间出来。

    她很生气,看着手桌上的雕刻小刀,毫不犹豫的抓起就冲上去。

    男人看着她发笑,轻而易举就从她手上将那把雕刻小刀抽走了。

    她听他说,“那晚你喝的醉醺醺,黏在盛九怀里问这块破石头有什么好看的?那时,他说他想给你打一套嫁妆,给你留个念想。”

    “后来食言了。”

    “所以,我来兑现这个诺言!”

    盛七七瞳孔剧烈的缩着,她看着手腕上套进来的镯子,咬着嘴唇问:“你……你……怎么会知道我们…那晚的对话?”

    闻言,男人就笑,垂首捧起她白白嫩嫩的小脸,指腹一点点摩挲着,“那夜,你一丝不挂的泡在浴缸,后来他抱起你拥吻,滋味很好……我也想尝一尝,嗯?”

    他说的征询的口吻,唇落下来时,就变的滚烫而一发不可收拾了。

    在整个过程,盛七七完全是被动和对立的……

    她几番挣扎都是无果,反而她的不乖丝毫影响不了男人想要吻她的意图。

    噢……,可能不仅仅再局限一个吻了。

    连同这个吻以及连带下来的暗色动作,他想要她这个人的意图毫不掩饰,甚至是猖狂到发指。

    房间里开着暖气,这个小房间是他连续二十几日雕刻的小工作室。

    里面到底是乱了一些,男人觉得这里不太合适。

    他的小姑娘,即便是疯狂的想了许久许久……但还是不能委屈了她。

    这样想着,他便俯身将她抱起,此时的盛七七终于得以喘息的机会,扬手一个巴掌就打了上来。

    力气很大,震的他耳根发麻。

    他却半点责怪的意思都没有,他看着她的眼睛,似是要看到她的灵魂深处,“如果有来生,我还有幸再遇见你,我会念着你的乳名,一遍又一遍,直至你将我记起来……七七,我回来了。”

    盛七七漆黑的眼瞳出现了皲裂,不可意思的咬着嘴唇,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颗接着一颗滚了下来,“你说什么?”

    “七七……,你的九哥哥……回来了。”

    盛七七情绪失控,哽咽出声,她很难相信这是真的。

    可是……她忽然想起来两三个月前,她病的最重的那些日子里,妈妈为了安慰她,告诉过她说人死为灵魂不灭,她说九哥哥的灵魂一定还活在这个世界上,只是还没能与他们相遇。

    妈妈还说,她年轻的时候也是灵魂重生,再次活了过来。

    似乎,听起来,一切匪夷所思。

    可是,她宁愿眼前的男人说的都是真的。

    她的九哥哥重生在了秦鸩身上么?

    秦鸩这具身体,心脏是她九哥哥的,灵魂也是九哥哥的……那么秦鸩呢?

    秦鸩去了哪里?

    “那么秦鸩呢?”盛七七终于还是问了。

    男人低首贴了贴她的脑袋,“他啊……在他妈肚子里。”

    盛七七是有点乱的,没懂:“什么意思?”

    男人捧着她的小脸,唇息一点点的落在她挺俏的鼻子上,“他妈怀孕了,我躺了多久,他妈就怀孕了多久。”

    盛七七算是明白了,“那……你昏迷不醒这么久,其实是有意识的?”

    “非常……”男人的声音落在耳边,灼热的唇息一点点的缠着她,从背后拥着她,暗哑着嗓音,“很想……你的。左等右盼,也没见你来瞧上一眼。”

    他口吻顿了一下,将怀里的小姑娘板正身体,面对面的看着自己,“七七,你看着我的眼睛,嗯?”

    盛七七抬起头,眼眶湿漉漉的,小手不由自主的抚上他的眉梢,有些委屈:“……这张脸……看着讨厌。”

    男人哭笑不得,“那也好过阴阳永隔,想我了吗?”

    盛七七红着眼睛,点头:“想的睡不好,生了很久的病呢……”

    “要嫁我吗?”

    盛七七依然是频频点头:“什么时候领证。”

    “这么迫不及待…?”

    男人好笑的看着她,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尖,忽然情绪就变的深沉厚重起来,这是他日思夜想的人,她近在咫尺,这样的心和心靠近的距离,真好。

    他对她展开怀抱,“乖,让九哥哥抱抱!”

    他说完,女孩就不管不顾的扑上来,双手攀上他的脖子,双腿环在他的腰上,唇毫无章法的落在他的脸上,唇上……密集如雨点,让他一时间有些错愕甚至是招架不住。

    任由她闹了会儿,才反客为主的深深将她困在怀里吻住……

    似是演练了千百遍,在梦中苦苦追寻的这样幸福,它就在他们眼前。

    盛七七满足的嗯了一声,承受着男人唇舌缠上来的温暖交融。

    他的吻很细,很软,似是深到化开的浓情,一点点的绑架她的丁香柔软,他气息渐渐不稳,喉咙溢出缱绻的蛊惑,“七七……七七我爱你……”,“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