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建议您将墨语小说网首页加入“浏览器收藏夹”,以便能够轻松访问墨语小说网!www.myxs.net
我的书架 繁體版
首页 > 言情小说 > 王牌军婚:靳少请矜持

第215章 215.我帮你 文 / 久陌离

    其他几人也安静下来,齐齐看着刘洋,只听得刘洋说道:“你之前让我查的那个叫沐辰的人现在确实在轻云集团工作,担任轻云集团的市场部经理,主要是负责与新发的业务往来,而且我发现他跟新发的新任总经理詹森联系频繁,私下接触也很多,好像是朋友。”

    “轻云集团和新发的业务只要是建材,不过奇怪的是新发以前不是开发商吗,现在怎么只做建材生意了?”

    清歌笑,只是眼睛里却没有丝毫笑意,还能是为什么,不过是为了更方便合作罢了。新发之前是做地产开发的,跟轻云集团旗下分公司的业务完全重叠,是竞争关系,要是继续做这个,他们两个还怎么合作?

    “那夜一凡呢,他在轻云集团还是在新发?”清歌问道,作为夜明志唯一的儿子,她相信夜明志既然处心积虑地夺走了轻云集团,就不会不让儿子进公司。

    “他既不在轻云集团也不在新发,我去查过,他现在在东陵市一家小公司做技术,好像跟家里断绝关系了,不过夜明志对外的说法是他却国外留学了。”

    清歌闻言,若有所思。她之前让刘洋去查沐辰和夜一凡,没想到得到的结果是这个。

    这样看来,沐辰是轻云集团和新发合作的纽带,只有夜一凡……

    “清姐,这次的时间太短,我能查到的消息有限,再给我一段时间,我去查沐辰背后的人。”刘洋见清歌不说话,心中有些微的忐忑,这算是清歌交给他的第一次任务,他自然希望能好好表现。

    清歌摆手,“不用,这些就足够了,有时间的话就关注一下新发与轻云集团,要是能查到他们是如何合作洗钱的证据更好。”

    她没忘记新发之前就是被用来洗黑钱的,现在轻云集团与新发合作,要是暗地里没点猫腻,清歌是不信的。

    “好。”刘洋满口答应。

    “也不用刻意去查,免得打草惊蛇。”清歌说道,隐藏在背后的人至今没有现身,她不想让他(她)有防备,所以远远的关注就好。

    “我明白。”

    清歌又给其他几人布置了任务,基本上都是吸收帮会成员的事情,如今帮里的人太少,烈火虽然已经合并到赤羽了,但里面的人也是参差不齐,前几天清歌已经让龙建波清理了一批,尤其是一些可能是其他帮派的探子的人,所以现在的赤羽加起来还不足一百五十人,跟那些动辄几千的势力根本没得比。

    而清歌的目标是将东陵市所有的底下势力进行整合,甚至是整个夏国的势力,只有这样才有跟杜君扬他们对抗的资本,还有那隐藏在暗中地黑手。虽然这个听起来有点天方夜谭,但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呢?

    现在正是稳步发展的阶段,清歌并不着急,只有打好了基础,才能建造高楼大厦,而她需要的是一批忠心追随她的人,自然不允许蛀虫混进其中。

    **

    东陵市某科技公司。

    “一凡,下班了,今天打算去哪里吃?”

    夜一凡从电脑中抬起头来,看向说话的人,“组长,我再做一会儿,你们先下班吧。”

    被称为组长的那人摇头失笑,“你们年轻人就是太拼,连身体都不顾了,这个项目不着急,明天上班再来做都行,你看看其他人都已经下班了,你也赶紧走吧,有时间多陪陪女朋友。”

    “组长,我是单身。”

    “单身那就更要早点下班,多留点时间谈恋爱嘛。”

    在组长的催促下,夜一凡只能关了电脑跟他一起走出了公司。

    今天天气并不是很好,天空中飘着细雨,夜一凡跟组长走出公司,看了一眼天空,神情有些苦恼,公司离公交站有些距离,这样走过去,虽然雨不大,但也会淋湿。

    “没带伞?”组长问道。

    夜一凡苦笑着点点头。

    “走走走,坐我的车,我送你。”

    夜一凡拒绝,“不用了组长,我去坐公交就好,你送我不顺路。”

    “没事儿,今天不用接女儿,迟点回家也没关系,走吧,赶紧跟我去车库。”

    “夜一凡。”有人叫他的名字。

    夜一凡寻声看去,就看见路边的宝马车里,一个容颜清丽的女孩正看着他。

    组长也看见了,暧昧地笑笑,拍拍夜一凡的肩膀,“一凡,不错啊,好好抓住机会。

    ”不是。“夜一凡想解释,但是组长人已经走了,他无奈苦笑,朝着宝马车走去。

    在距离宝马车一米远的地方站定,夜一凡定定地看着驾驶座上的人,眼睛眨也不眨,”清歌,你回来了。“

    清歌嗯了一声,”上车。“

    夜一凡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坐了进去,他看着清歌的侧脸,眸色复杂,也不在意清歌到底要带他去哪里。

    清歌也没解释,直接开车走人了。

    ”想吃什么菜系?“清歌问道。

    夜一凡正在走神,根本没有听到她说了什么,清歌见状,也不多问,直接选了一家餐厅。

    她订的是包厢,方便谈话。

    夜一凡坐在她的对面,微微低着头,神情局促,面对清歌,他是心虚的,毕竟自己的父亲做了那样的事情。

    清歌倒像是没看见他的不自在一般,将菜单递给他,让他点菜,夜一凡随便点了几道,清歌眼眸微闪,这几道菜都是她喜欢吃的。

    夜一凡有些心不在焉,他想问清歌这一年去了哪里,过得好不好,却不敢问。自己的父亲在人家出事的时候落井下石,他现在又有什么资格问出这样的话呢?

    ”一凡哥,一年不见,你过得好吗?“夜一凡不主动问,清歌先主动了。

    ”挺好的。“夜一凡说道,看了清歌一眼,欲言又止。

    清歌笑了笑,”想问我这一年去了哪里,过得好不好?“

    夜一凡点点头,他从小就知道这个妹妹聪明,每次他话还没说,她就已经知道了他想说什么。

    ”这一年我去了很多地方,一直在找我妈妈和我姐姐的下落,但是茫茫人海,我什么都没找到,我甚至不知道他们现在是否安好。“

    夜一凡的心一颤,越发愧疚。

    ”对不起,清歌。“

    清歌淡笑,”这件事跟你没有关系,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你是什么样的人我还能不清楚吗?“

    清歌越是这样说,夜一凡越是痛苦,她是这样的善解人意,越发显得自己父亲面目可憎。一直到现在,他依旧无法接受父亲是这样一个忘恩负义之人。

    ”不说这个了,一凡哥,你怎么会在这么一个小公司工作?“

    夜一凡面色微僵,笑道:”小公司挺好的,人事简单,没有那么多勾心斗角。“

    其实清歌已经来之前已经查清楚了,夜明志想让夜一凡去公司帮他,但是夜一凡不肯,甚至离家出走,夜明志用了点手段,不许东陵市的其他公司给夜一凡提供就业的机会,东陵市的其他公司自然不敢得罪轻云集团,夜一凡走投无路,恰在这时,这个小公司愿意招他,他就留了下来。

    ”你在国外学习了那么多年,在这么个小公司里可惜了。“清歌说道。

    夜一凡摇摇头,”没什么可惜的,我很喜欢这样的生活,自力更生,丰衣足食,或许赚的不多,但足够温饱,已经很好了。“

    清歌定定地看着他的眼睛,那双含笑的眼眸里经历过巨大的打击,多了一丝沧桑的意味。

    ”对了,清歌,你现在住在哪里?“

    ”住在老房子里。“清歌说道,夜一凡顿时就明白了,心脏隐约痛了一下,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啥。

    ”不说这个了,一凡哥,今天请你吃饭是庆祝我们久别重逢的。“清歌笑盈盈,似乎与过去没有任何的区别,但夜一凡知道,有什么东西早已改变,终究是不一样了。

    这顿饭,清歌吃得满足,而夜一凡则是食不知味,尤其是听着清歌说她这一年去了哪里地方,却都没有夜家母女的消息时,夜一凡就像是被人架在火上烤一般。

    见夜一凡吃得不多,清歌给他夹了几筷子菜,”一凡哥,你吃得太少了,多吃点。“

    ”谢谢。“夜一凡的笑容有点勉强,他的心里很难过,明明曾经是那么亲的亲人,一夕之间,什么都变了,他甚至没有脸面对自己疼爱的小妹妹。

    ”清歌,你多吃点,不用管我。“

    清歌只是笑眯眯地看着他,见夜一凡眼底弥漫的悲伤,知道火候差不多了,她的脸色微微一变,缓声开口:”一凡哥,其实我今天找你,不止是为了叙旧,还因为有件事想请你帮忙。“

    夜一凡微愣,连忙说道:”什么事情,只要我能办到,我一定帮你。“现在清歌就是让他上刀山下火海,他都不带犹豫的。

    清歌似是为难,欲言又止。

    ”清歌,你说吧,只要一凡哥可以做到的,我都帮你。“夜一凡催促。

    ”一凡哥,如果我说我想要拿回我妈妈的公司,你会帮我吗?“清歌说完,略有忐忑地看着他。

    夜一凡愣在了原地。

    清歌苦笑,”算了,是我强人所难了。“

    ”清歌,我帮你,只是我要做什么?“夜一凡连忙说道。

    清歌惊喜地看着他,”你真的愿意帮我?“

    ”轻云集团本来就是大伯母的公司,现在大伯母不知所踪,公司理应归你所有,是我父亲错了。“

    清歌听到夜一凡这么说,眼神微闪,”一凡哥,谢谢你。“

    ”你不用跟我说谢谢,只是我要怎么做才能帮你?“夜一凡不知道这样的自己能帮清歌做什么。

    ”一凡哥,去轻云集团上班吧。“

    夜一凡不解地看着她。

    ”你知道新发吗?“

    夜一凡点点头。

    ”新发一年前差点破产,因为涉及到洗黑钱,证据是我爸爸亲自提交的,结果刚刚不过一年,新发就恢复了元气,甚至比之前发展地更快了,我这段时间调查过新发,发现它跟轻云集团频频有合作,我担心……“

    她后面的话没说,但夜一凡也已经猜到了她要说的话,震惊地看着她,”不可能。“

    ”我也希望不是真的,毕竟轻云集团是我妈妈一手创立的,我不想看着它毁了,所以一凡哥,我想请你回青云集团工作,帮我查清楚新发与轻云集团之间到底有没有不该有的交易。你知道的,你父亲现在是轻云集团的董事长,我若是想要进公司,一定会被层层监督,做什么都不方便,他毕竟是你的亲生父亲,你做这个比我方便的多。“

    夜一凡低着头,沉默。

    清歌见状,继续低声说道:”我知道让你做这件事是在为难你,要是你实在不愿意,那就算了,大不了我多花一点时间去调查。“

    ”清歌,不是我不愿意帮你,而是我已经离开了家里,我父亲甚至跟我断绝了关系。“夜一凡满脸的苦涩。

    ”你是你父亲唯一的孩子,他不会跟你断绝关系的,一定是你不愿意去公司上班,走他为你安排的路,他恼羞成怒之下说的话,当不得真。“不得不说,清歌一下子就戳中了真相。

    夜一凡怔怔地看着清歌,他其实心中清楚,清歌这样做是在利用他,可是他却升不起一丝一毫的恼怒与埋怨。

    ”好,我帮你。“夜一凡下定了决心一般,这本来就是他们欠她的,而且他也不愿意眼睁睁看着父亲越走越远,最后走上不归路。

    清歌满脸的歉意,”一凡哥,对不起,我知道这样做是对你的伤害,但是我真的没办法了,我想找到我妈妈和姐姐,也想护住我妈妈的产业,是我太自私,对不起。“

    夜一凡看着难过的清歌,心中微疼,”歌儿,不要这样说,你是我妹妹,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你是什么样的人我还能不清楚吗?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

    将夜一凡送到家,看着眼前这个破旧的小区,清歌心中微酸,”一凡哥,你怎么住在这种地方?“

    夜一凡笑笑:”你别看这小区破旧,但其实很干净,而且离我上班的地方挺近的。“以他现在的工资,也只能租住在这种地方,不过这样的话就不需要跟清歌说了。

    ”家里比较脏乱,我就不请你上去坐了,歌儿,近期我应该就会回去了,等我到轻云集团上班,我再联系你。“

    清歌点点头,跟夜一凡交换了联系方式,这才离开。

    回到家之后,她脸上维持的笑意渐渐消失,整个人窝在了沙发上,她揉揉额头,苦笑,什么时候自己也变成了这样一个心机深沉的人了?

    靳修溟听见引擎声下楼,就看见清歌难过的样子,眼神微变,在她的身边坐下,定定地看着她,”发生什么事情了?“

    清歌摇头,将身子依靠在靳修溟的身上,轻声说着今天发生的事情,”你说我是不是太自私了,其实这件事跟一凡哥没有任何关系,我知道他是无辜的,可是我偏偏利用了他对我的愧疚,让他帮我。“

    靳修溟搂紧她,心中不免感叹,这个姑娘终究还是太过善良。

    ”清歌,你要明白,夜明志做了这样的事情,夜一凡就谈不上无辜了,而且除了他,还有更合适的人选吗?“

    清歌一滞,是啊,就是因为没有更合适的人选,才选择了夜一凡。夜一凡是夜明志的独子,只有他才不会引起夜明志的怀疑。

    ”而且你让他做的并不是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换个角度说,要是夜明志真的参与了洗黑钱,他这样做其实是在帮夜明志。“

    清歌微微一怔,看着靳修溟,笑了,”靳医生,我发现你开解人特别有一手,我现在心里果然舒服多了。“

    靳修溟摸摸她的头发,那是她终究无法抛弃她心底的善良与原则才会觉得自己利用了夜一凡,并为此感到难过。

    ”对了,你今天说去面试,面试结果怎么样了?“清歌没有忘记今天早上出门时,靳修溟说的话。本来靳修溟面试结束是打算来接她的,不过清歌那时候要去见夜一凡,就让靳修溟先回家了。

    靳修溟把玩着她的一缕头发,”已经通过了,下周起,我就会去明德医院上班。“

    明德医院?清歌想了想,这好像是东陵市的一家私人医院。

    ”怎么会想去医院上班?“

    ”我是医生。“靳修溟笑着说道,”y国的公司已经步入正轨,剩下的事情冷一飞一个人就够了,而且明德医院背后的投资人是莫家的人。“

    莫家?清歌疑惑地看着他,不明白这个莫家又是什么。

    靳修溟给她解释:”莫家是京都四大家族之一,在冷希瑞没有坐上那个位置之前,暗地里跟他联系十分密切,它主要经营医疗这一块,在全国各大城市都有医院,东陵市的明德医院就是他投资的,只不过明德医院明面上有另一个投资人,很多人不知道莫家才是它的真正投资人罢了。“

    清歌知道靳修溟有自己的消息渠道,所以对他所说的话丝毫不怀疑,只是问道:”你怀疑这个莫家和冷希瑞有不正当的交易?“

    靳修溟嗤笑,”谁知道呢,不过莫家掩盖了明德医院是他投资的这件事本来就很可疑,我也只是怀疑而已,并不能确定。“

    清歌面色一变,”会不会有危险?“

    靳修溟摸摸她的脸,安慰道:”我现在是靳修溟,就是一个普通的医生,能有什么危险,就算真的有危险,你难道觉得我无法应对吗?“

    想起靳修溟那丝毫不逊色于自己的身手,清歌顿时放下心来,而且他们现在是在东陵市,莫家的根基在京都,鞭长莫及,也不怕。

    想到这里,清歌完全放心了,同时也很感动,靳修溟这样做,完全是为了她。

    ”谢谢你,我的靳医生。“

    靳修溟轻笑,”口头上感谢就够了?“

    清歌眼波流转,整个人扑在了他的身上,”官人对小女子如此好,小女子无以为报,只有以身相许,不知官人可满意?“

    靳修溟揽着她的腰,防止她摔下去,”这样还不够。“

    清歌眼眸微眯,定定地看着他,”那官人想要什么?“

    靳修溟在她的耳边轻声说了几个字,”如何?“

    清歌眸色变幻不定,看着身下的男人,怎么就这么想咬死他呢?真是将”得寸进尺“四个字发挥得淋漓尽致。

    见清歌想要拒绝,靳修溟放在她腰上的手收紧,将她压向自己的胸膛,”刚刚是谁说要以身相许的?“

    清歌咬牙,慢吞吞地吐出一个字,”好。“

    靳修溟眼睛一亮,抱起清歌就往楼上走去,清歌脸色微黑,却什么都没说,揽着他的脖子防止自己摔下去。

    第二天一早,清歌看着身边的男人,恨不得一巴掌扇死他,想了想,终究是气不过,手放在他腰间的软肉上,狠狠一拧。

    靳修溟是被疼醒的,看着清歌恼怒的脸还有点懵。

    ”醒了?靳医生昨晚上睡得可真好啊。“清歌笑眯眯地说道,”昨晚上“三个字是刻意咬重的重音。

    旖旎的画面瞬间浮现在脑海中,靳修溟看着清歌的嘴唇,眼眸渐深,”托你的福。“

    清歌咬牙,这个无耻的男人,说好了一次,竟然拉着自己做了那么多次,简直就跟吃了药一样。

    轻哼一声,清歌直接丢下男人起床了。

    吃早饭的时候,靳修溟的视线总是若有似无地落在清歌的身上,不,确切地说是落在她的唇上。

    清歌本想无视那道视线,奈何实在是太炽热,想让人无视都做不到,清歌咬牙切齿,”靳医生,看着我能饱吗?“

    靳修溟点点头,”唔,秀色可餐。“

    清歌冷笑。

    靳修溟知道她是恼了,不敢再惹怒她,赶紧顺毛,夹了一个荷包蛋在她的碗里,”吃个蛋,补充点营养,昨晚上你累坏了。“

    清歌看了他一眼,听他提起昨晚上,脸色又黑了,只是在看到他脸上的温柔笑意时,又安慰自己,算了算了,这是自己的男人,也是自己答应的,不能计较。

    安慰了自己的一番,清歌心中舒服多了,低头吃饭。

    靳修溟见状,轻笑,真是一个好哄的姑娘。

    **

    过了几日,东陵市第一医院。

    夜明志匆匆赶到医院的时候,夜一凡还在手术室中没有出来,他刚刚接到电话,说是独子出了车祸,正在抢救,夜明志当时脸都白了,赶紧跑到了医院。

    他没有等多久,夜一凡就被推出了手术室,看着儿子身上缠着的绷带,夜明志真是又气又心疼,守在医院里彻夜未眠,一直到第二天上午,夜一凡才醒来。

    他醒来时,夜明志已经睡着了,夜一凡动了动胳膊,夜明志马上就醒了,见到儿子已经苏醒,眼睛一亮,关心道:”终于醒了,身上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夜一凡摇摇头,看着父亲的神色复杂,没有说话。夜明志也已经习惯了儿子的态度,倒是没有介意,只是说道:“你先躺着别动,我去叫医生。”

    医生来给夜一凡检查了身体,他身上的伤没有大概,休养一阵子就能好,夜明志这才有心情关心其他的,“你好端端的怎么会出车祸?”

    夜一凡抿唇,夜明志见他这样,还以为他不会回答了,心中难免失落,却听到夜一凡开口说道:“过马路的时候没有注意变红绿灯了。”

    夜明志见儿子愿意搭理自己,简直就是又惊又喜,一面高兴于儿子愿意跟自己说话了,一面又想责备儿子太过不小心,但想想,终究没将心里的想法说出来,只是说道:“你啊,以后过马路的时候一定要注意一点,这次是你地运气好,以后可没这么好的运气了。”

    夜一凡嗯了一声,没有说话,病房里立即陷入了沉默。

    夜明志倒是想跟儿子多交流交流,毕竟从一年前儿子坚持要离开家之后,他们父子之间的关系就陷入了冰点,就连他放话要跟儿子断绝关系,也没能让夜一凡改变主意。

    这一年来,他一直在暗中关注儿子的生活,自然知道他现在做的什么工作,住的又是什么样的地方,正是因为知道,夜明志才更加心疼。

    对于这个唯一的儿子,夜明志可谓是疼得厉害,夜一凡从小就没吃过什么苦,这一年的生活算是他二十几年的人生中过得最艰难的一段时间了。

    “一凡,这段时间你好好养身体,医生说了,你身上的伤不严重,只要养养就能完全康复。”

    夜一凡只是嗯了一声,没有再开口。

    夜明志有很多话想跟儿子说,可是夜一凡这沉默的样子,却让他不知道该怎么说,生怕哪句话不对,刺激了夜一凡,不利于他养伤,于是就没开口。

    夜一凡看了一眼父亲,想了想,说了一句,“您守着我也累了,回去休息吧。”

    夜明志惊喜地看着儿子,没想到儿子现在竟然关心他了,连忙摆手,“不累,爸爸一点都不累,你好好休息,有没有想吃的,爸爸去给你买。”

    看到父亲喜滋滋的样子,夜一凡心中忽然有些不是滋味。,“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