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建议您将墨语小说网首页加入“浏览器收藏夹”,以便能够轻松访问墨语小说网!www.myxs.net
我的书架 繁體版
首页 > 言情小说 > 王牌军婚:靳少请矜持

第223章 223.瓦解青雷帮 文 / 久陌离

    “短时间内他应该不会回来了,你的目的也算是达成了。”杜雨若说道。

    “谢谢你,雨若。”她知道杜雨若当初愿意帮她已经是用了很大的勇气。

    杜雨若轻轻摇头,看着窗外的车流,声音淡淡的,“我说了,就当是还了你救我的恩情。”

    清歌握着方向盘的手微紧,“我很抱歉。”利用了你。

    杜雨若笑,“你不用觉得抱歉,我自愿的,而且我也没损失什么。”能将朱青雷送进去,其实杜雨若还挺高兴,只是想到葛少宁,心中总有一种歉意。

    站在道德的角度上说,其实葛少宁也不清白,就算是被当场枪毙也是应该的,可是站在她自己的角度说,她利用了葛少宁对她的感情与信任,这让她心中十分难受。

    将杜雨若送到家,看着杜雨若上去了,清歌的车也没走,她的手横在眼睛上,不知道在想什么,良久,直到车窗被人敲了敲,她才放下手,看向窗外,才发现是杜雨若。

    她降下车窗,看向杜雨若,“怎么了?”

    杜雨若笑了笑,“我忘记跟你说了,不用对我感到愧疚,你情我愿的事情,没什么好愧疚的,而且朱青雷进去了,我心中也是很高兴的。”

    清歌定定地看着杜雨若,看着她唇边那一抹浅笑,良久,缓缓笑开,“嗯,我明白了,以后你要是有任何的需要都可以来找我。”

    “我会的,赶紧回去吧,别在这里吹冷风了。”

    清歌笑着点点头,等杜雨若上去了才驱车离开。

    赤羽用了三天时间接收了青雷帮百分之八十的地盘,剩下的百分之二十被其他人抢占了,而赤羽也在这一次的事件中彻底在东陵市的地下世界扬名。

    “清姐,这几天我们的关注度很高啊。”林平开玩笑得说道,他的伤已经好了。

    清歌笑,“这样才好。”

    林平忽然皱眉,看着清歌手上的请柬,“可是清姐,你说袁正涛给你这张请柬是什么意思?”

    清歌看着手中算得上是精致的请柬,笑了笑,“大概是想见见这个突然冒出来的赤羽大当家是什么人吧?”这次青雷帮瓦解地太快,根本没有给道上的人反应的时间,就连袁正涛也没想到一夕之间,青雷帮就完蛋了。而赤羽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接收了青雷帮,不得不让人怀疑青雷帮的事情其实是赤羽幕后策划的。

    其实这种事情在道上很常见,只要你有本事和手段吞下别人的地盘,道上的人根本不会说什么,还会敬佩你的手段,但这不代表他们会接受你与警察合作。

    “清姐,我总觉得这是一场鸿门宴。”所谓宴无好宴,在这个时候袁正涛邀请赤羽的大当家去参加宴会,明眼人都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儿。

    清歌淡笑,倒是不担心,“要来的总会来的,其实这样也好。”这样才能走到人前,她也早就想会会东陵市的那些大佬们,尤其是袁正涛。

    想到之前查到的事情,清歌的眼神微暗。

    靳修溟自然也得到了清歌要去参加宴会的消息,“那天我陪你一起去。”

    清歌摇头,“不用,我自己去就成。”对上靳修溟不赞同的眼神,清歌解释了一句,“放心,我肯定不会单枪匹马地去,我带上林平他们。”

    靳修溟依旧不赞同,“我跟你一起去。”

    清歌定定地看着他,却还是摇头,“不行,你现在不能跟我去,而且你要是跟我一起去了,万一人家想要对我动手,就连个支援都没有,你要留在外面救我啊。”

    可惜这个理由不能说服靳修溟,“这件事让水玥去做就好,我陪你进去。”

    清歌头疼,靳医生固执起来简直就是一个老顽固,最后,她用了非常手段才勉强说服靳修溟。

    宴会就定在明天晚上,清歌只带了水玥、林平和刘洋。

    袁正涛的宴会地点就在他的私人别墅里,清歌等人到时候就被要求卸下身上的所有武器。

    清歌等人很配合,进去之后就发现很多人都到了,许多陌生的面孔,在看到他们进来时,齐刷刷地看着他们,清歌不在意,随便找了一个位置坐下。

    一直到宴会快开始的时候,袁正涛才出现,四十多岁的男人,严肃的面孔,给人一种刻板的感觉,让清歌不由想起了小学时的教导主任。

    袁正涛的视线在众人的身上转了一圈,尤其是在清歌的身上停留了一下,毕竟在座的都是那人,只有清歌一个女人,稍微一想就能知道这位就是赤羽的新任大当家了。

    以往这样的场合是没有赤羽什么事情的,毕竟曾经的赤羽存在感太弱,这些大佬们也不将赤羽放在眼里,可是青雷帮的倒台,却让众人注意到了这个小帮派,结果一注意,才发现不知不觉间,赤羽早已改头换面。

    清歌淡定地任由他们大量,对上袁正涛的视线时,还笑了笑,袁正涛移开目光,这个女人即便是长得漂亮也是一条美女蛇。

    清歌自然不知道袁正涛心中所想,即便是知道了她也不会在意。

    宴会的名头就是袁正涛妻子的四十岁生日宴,自然免不了吃吃喝喝,清歌吃得不多,酒更是一口不沾。自然有人注意到了这一幕,计上心头。

    “这位美女,从宴会开始到现在,你一口酒都不喝,这不合适吧?”说话的是一个精瘦的男人,下巴上还长了一颗痣。

    清歌认真地看了眼他的脸,实在是不知道他是谁,林平就站在清歌的身后,低声在她的耳边说了几句,清歌才知道原来这人是飞云的老大,飞云一向是炎阳的马前卒。

    清歌顿时就明白了,看来这就开始了。

    她笑了笑,“空腹喝酒伤身,总要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才能开怀畅饮,你说对吧,袁老大?”

    袁正涛坐在上首,闻言,看了他几秒,淡淡点头,“不错。”

    “没想到赤羽大当家年纪轻轻的这么懂得养生,不愧是女人。”飞云老大笑呵呵说道,只是这话中却满是讽刺的意味。

    其他人闻言,都笑了,笑得不怀好意。

    清歌身后的水玥顿时就怒了,却被林平按住了手,硬生生忍下了这口气。

    清歌倒是看不出是否生气,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说话的那人,这淡淡的一眼,却让飞云的老大身体瞬间僵硬,这女人年纪不大,气势倒是不小,尤其是那眼神,看着你的时候透着一种冰冷。

    清歌眼底闪过一丝不屑,这样就怂了吗?

    “生命只有一条,好好珍惜不对吗?”清歌声音清越,嘴上带着清浅的笑意。

    “这自然没什么不对,其实在道上混的,谁身上没个病痛的,要是都像赤羽大当家这样讲究,大家或许都能少些病痛的折磨。”坐在清歌左手第二位的人笑着说道,也算是打个圆场。

    清歌看了他一眼,淡淡笑开,没说什么。

    这就是个小插曲,也算是他们对她的第一轮试探,清歌并未放在心上,而她的淡定从容却让其他人心中有了计较。

    清歌知道袁正涛一直在关注着自己,只当自己没看见他的目光,与其他人言笑晏晏,打着机锋,面对他人的明嘲暗讽,不动声色地还击回去。

    水玥见清歌能应对,基本就不再开口,林平也暗暗松了一口气,起码清歌没有吃亏。

    清歌自然是不会让自己吃亏的,嘴皮子功夫而已,她不见得就说不过这帮人。

    宴会过半,这些人也没能从清歌的身上占到什么便宜,心中不禁郁闷非常,心中想着,她一个年轻女娃子,面对这一帮道上的大佬们,到底是怎么做到面不改色的?还是他们其实看错了,这其实是个老妖怪?

    清歌自然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她的心中在思索着另一件,眼看着宴会都要结束了,袁正涛竟然没有一点表示,这让清歌心中反而多了一丝忐忑。

    “清歌大当家,有兴趣留下来喝杯茶吗?”就在宴会结束,众人纷纷告辞的时候,袁正涛忽然开口。

    其他还没离开的人纷纷看响两人,不知道袁正涛单独留下清歌是什么意思,不过想到刚被灭了的青雷帮,心中有隐约有了一丝明悟。

    意味不明地看了清歌一眼,不乏有幸灾乐祸的目光。

    终于来了。清歌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气,若是袁正涛就这么让她离开了,她才会感到不安,有反应就好。

    不管心中是如何想的,清歌面上都不动声色,依旧是笑盈盈的模样,“袁老大的邀请,是我的荣幸。”

    袁正涛见她没有拒绝,对她的识时务也很满意。

    大门外,水玥等人往里面张望,只能看到清歌与袁正涛坐在沙发上的身影,却听不见他们谈话的声音。就在清歌答应留下来喝茶之后,袁正涛就带着清歌来了这里,却将水玥等人拦在了外面。

    客厅里,清歌品了一口茶,赞叹道:“上好的毛尖,袁老大是个懂得享受的人。”

    袁正涛闻言,依旧是一脸严肃,“清歌老大能一口就品出是毛尖,我该说不愧是夜家的人吗?”

    清歌听了这话,神情不变,她从来没有掩饰过自己的身份,所以对于他知道自己是夜家的人一点都不惊讶。

    “我还听说夜家二小姐入伍当兵了,现在却成了道上的老大,这身份,真是令人匪夷所思。”袁正涛紧紧地盯着清歌,想从她的脸上看出什么,可惜清歌一脸笑盈盈的,不管他说什么,都没反应,就连眼神都没变过,仿佛根本不在意。

    “前几天,朱青雷因为贩毒被抓,就连青雷帮的老巢也被人端了,夜二小姐难道不需要给我一个解释?”

    清歌奇怪地看着他,“袁老大,你这话说得稀奇了,朱青雷贩毒被抓,你应该找警察去,我需要给你什么交代?”

    袁正涛微微沉了脸,“夜二小姐敢说青雷帮的事情跟你完全无关?”

    清歌要多无辜有多无辜,“袁老大,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虽然我以前是当过兵,但是我当兵的时间不足一年,还是被部队开除的,你既然去调查了我,应该不会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被开除吧?我现在既然走上了这条路,自然是不敢跟警察扯上关系的,也请袁老大慎言,这万一被有心之人利用,我以后还怎么在道上混?”

    袁正涛自然是调查过清歌的,当初看到她是夜家二小姐,曾经是个军人时,还吃了一惊,自然是调查她离开部队的原因的。

    “那夜二小姐能跟我说说,你一个退役军人,为何要来掺和道上的事情吗?自古黑白不两立,这个道理你不会不明白。”

    清歌无视他摄人地视线,没有一点不自在,只是嗤笑一声,“当个兵又如何,袁老大既然去查过,难道不知道我会什么会走上这样一条路?还是袁老大觉得,害得我家破人亡之后,我还能继续无动于衷,为他们卖命?换做袁老大你,你做得到吗?”

    袁正涛沉默,定定地看着她,若是换做他,他自然也不可能留在部队里,不仅不会,甚至还会报复,这么一说,倒是也能说得通。只是他总觉得清歌这个人没这么简单,青雷帮的倒台与赤羽的崛起,未免太过巧合了一些。

    清歌见他不说话,只是用眼神锁定她,那眼中的探究与怀疑毫不掩饰,倒是笑了笑,毫不在意的模样,“或者袁老大是怀疑我其实是警方的卧底?”

    袁正涛眼神微变,眼底的冷光一闪而逝,清歌注意到了,心中了然,果然他是这样怀疑的。

    “难道你不该被怀疑吗?我想任何一个知道你的所作所为的人,都会怀疑。”袁正涛神情淡淡,倒是跟痛快地承认了自己对清歌的怀疑。

    清歌脸上笑意渐渐消失,面无表情地看着袁正涛:“所以你觉得我会为了做卧底,眼睁睁看着夜家出事,看着我的家人接二连三地出事?”

    “那你又解释青雷帮的事情?”

    清歌淡笑,“我说一切都是巧合,你信吗?”

    袁正涛自然是不信的,他又不是小孩子,哪能清歌说什么就信什么。

    “青雷帮与赤羽的恩怨我想袁老大不至于什么都不知道吧?我能及时对青雷帮失势做出反应,是因为我一直在盯着青雷帮,青雷帮抢了我货物,害我白白蒙受了巨大损失,我自然是乐意看到他们倒霉的,甚至在他们倒霉的时候,我还会上去踩一脚。”

    “我是个小气的人,凡是招惹过我的,我都不会轻易放过,这个答案,袁老大满意吗?”

    袁正涛盯着她的眼睛,似乎在分辨她话中的真假,清歌一脸坦然,任由他看。

    袁正涛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要么,清歌说的是实话,所以她才能这么坦然,要么这个女娃子心机深沉,深沉到小小年纪就练就了一副七巧玲珑心,就连他都看不出来。

    袁正涛自诩看人无数,极少有看走眼的,这个清歌是夜家的二小姐,就是个富家千金,就算家中遭遇巨变,令人性情大变,但也不可能一夕之间就变化这么大,所以自然更倾向于前者。

    袁正涛若有所思,自然没注意到清歌手心其实已经汗湿。袁正涛到底已经浸淫多年,暗中做的事情也不少,身上自有一股气势,尤其是那双眼睛,看着人的时候给人的压力很大。清歌能面不改色地跟他在这里扯,这么多,也多亏了曾经在部队里经历过的特训。

    良久,袁正涛忽然哈哈大笑,“夜二小姐果然是个坦诚的人,小小年纪就有勇有谋,不错,青雷帮死的不冤。”

    清歌淡淡一笑,“袁老大谬赞了。”

    袁正涛心中虽然对清歌依旧有所怀疑,但是现在也只能作罢,毕竟他的手里没有证据能证明清歌跟警察有关系。

    清歌并不介意袁正涛是如何看待她的,见袁正涛似乎已经问完了,笑盈盈地看着他,“袁老大,现在我可以走了吗?”

    袁正涛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清歌站起来,无视那些端着枪指着她脑袋的人,淡定地走了出去。

    “清歌,没事吧?”刚一见到清歌出来,水玥就迎了上去。

    清歌摇摇头,给她使了一个眼色,水玥也知道现在不是说话的地方,也不多言,跟着清歌离开了炎阳帮的地盘。

    回到赤羽总部,看着清歌微沉的眸子,水玥直觉不好,“怎么了?是不是袁正涛还在怀疑青雷帮的事情跟我们有关系?”

    清歌点点头,“嗯,袁正涛这么谨慎的人是不会因为我的三言两语就打消怀疑的,但是现在也不能拿我怎么样,水玥,最近让帮里的兄弟们注意一些,不要惹事。”

    “你是担心其他帮派的人趁机找我们的麻烦?”水玥立即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嗯,经过今天晚上,整个东陵市的地下世界都知道了赤羽的存在,会将目光放在我们的身上,尤其是我们呢刚刚抢了青雷帮的地盘,这么大的一块蛋糕,他们不心动假的。”

    水玥闻言,连连冷笑,手指关节掰得咯吱咯吱响,“吃进嘴里的肉,姑奶奶可不会再吐出来,他们敢来,我就敢打上门去。”

    清歌淡笑,她也是不惧的,她不主动惹麻烦,但是人家要是上门找麻烦,那么他们反击一二要是可以的,对吧。

    想通了这些,清歌又渐渐放松下来,想着等完全整合了青雷帮的剩余力量之后,赤羽又将迈上一个新台阶,之后或许就能开始第二步计划了。

    之后的几天,果然不出清歌所料,时不时有人在赤羽的地盘闹事,结果还没等闹大,就被赤羽的人解决了,如此几次,东陵市的其他势力终于知道清歌不是好惹的,渐渐地按下了蠢蠢欲动的心,只能眼睁睁看着赤羽将青雷帮的地盘完全占为己有。

    清歌这一忙碌就是一个多月,等她空下来,才发现自己已经冷落靳修溟许久了。想了想这段时间对靳修溟的冷落,清歌也有些愧疚,看了眼时间,嗯,才下午三点,要不,去接她家靳医生下班吧,顺便可以在外面吃个饭,约个会啥的。

    想到就去做,清歌上楼换了一件衣服,想到被郭臻臻冷嘲热讽的,又回去画了一个淡妆,满意地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笑了笑,你看,她就是懒而已,明明也是个精致明媚的姑娘嘛。

    打扮完了,清歌才拿着车钥匙出门,嘴里哼着小曲,心情极好。

    **

    明德医院。

    靳修溟给齐哲检查完身体,温声说道:“您的身体已经完全康复了,今天就可以出院,不过出院以后还需要好好静养,情绪不要有太大的起伏,能不生气就不要生气。”

    齐哲笑呵呵地看着他,神情温和,“好,靳医生说的我都记住了,这次真是多亏了靳医生,不然我这条命就交代在手术台上了。”

    靳修溟淡淡一笑,“明德医院里有很多专家,即便不是我,您也会平安无事的。”

    齐哲对他谦逊的态度很满意,看了一眼坐在一边,眼睛直勾勾看着靳修溟的女儿,哪里不明白她的心思,宠溺地笑了笑,对靳修溟说道:“不知道靳医生明天晚上有没有空,我想请你去家里吃顿饭,感谢你这段时间对我的照顾。”

    靳修溟微微垂眸,“多谢齐董的好意,不过明天晚上我已经有约了,所以很抱歉。”

    齐哲挑眉,“哦?靳医生有女朋友了?”

    靳修溟点点头,眼底溢出丝丝温柔,“是的。”

    齐哲微微一顿,看了女儿一眼,见她嘟着嘴不太高兴的模样,见他看过来,又眼巴巴地看着他,几不可见地皱眉,看向靳修溟时,眼神依旧温和,“不知道靳医生的女朋友是做什么的?”

    靳修溟淡淡一笑,“她就是个普通人。”明显不想说清歌的职业。

    齐哲与郭臻臻只以为他的女朋友是个没工作的,或者是工作拿不出手,所以靳修溟才不愿意说,齐哲没有多问,倒是郭臻臻,故作好奇地我问道:“靳医生,难道你女朋友是个无业有名,所以你才不好意思问?”

    靳修溟淡淡扫了她一眼,倒是齐哲轻斥了一声,“臻臻。”虽然是责备的语气,却透着丝丝宠溺与纵容。

    郭臻臻还想说什么,却被靳修溟打断,“郭小姐,你现在该去给齐董办理出院手续了。”

    郭臻臻不高兴地嘟嘴,“这些事情自然有人去办,不需要,我想在这里陪着爸爸。”

    靳修溟闻言,淡淡开口:“既然如此,我就不打扰你们了,我还有病人,就先走了。”说完,毫不犹豫地转身就走。

    郭臻臻见状,急了,就想上去拉着他,却被齐哲一把按住,郭臻臻不高兴地看着自己的父亲,“爸爸,你干什么呀,人都走了。”

    齐哲叹气,“哪里有女孩子像你这样主动的。”

    郭臻臻撇嘴,“那不然怎么办,他又不主动,我要是再不主动一点,人就跑了。”

    “臻臻啊,人家已经有女朋友了。”齐哲语重心长的说道,试图让女儿打消念头。

    郭臻臻不以为意,“那又怎么样,他们又没结婚,就算是结婚了还能离婚呢,当初你跟妈妈不也是……”后面的话在齐哲猛然变得严厉的眼神下被郭臻臻吞回了肚子里。

    齐哲多了解这个女儿,知道她是真的看上了靳修溟。不过这也难怪,靳修溟外表出色,人也很优秀,年纪轻轻就有那么好的医术,可以想见以后的成就必定不低,女儿会看上也不奇怪,只是可惜了。

    “臻臻,这件事就不要再说了,人家已经有了女朋友,而且看样子跟女朋友的感情很好,你就放弃吧,以后爸爸给你找个更优秀的。”

    “我不,我就要这一个,其他的我都不要,而且我见过他的女朋友,不过是个光有脸蛋的绣花枕头罢了,要钱没钱,要人没人,要身材也没身材,哪里比得上我。爸爸,你就帮帮我吧,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这么喜欢一个男人,难得我看上了一个,你帮帮我好不好?”她拉着齐哲的手,轻轻地晃着,可怜巴巴地看着他。

    齐哲顿时就心软了,他虽然是入赘郭家,但是对这个唯一的女儿却是十分疼爱的。

    “好,但是你也要答应爸爸,要是人家真的不喜欢你,你就放弃,行不行?”

    “好。”郭臻臻一口答应,眼珠子转啊转的,显然没将齐哲的话放在心上。

    靳修溟回到办公室,就看见了坐在椅子上等他的人,眉眼瞬间柔和,“你怎么过来了?”

    清歌笑眯眯,“来接你下班啊。”她看了一眼电脑上的时间,“不过我好像来早了。”

    靳修溟的视线在她的脸上转了转,眼底笑意渐深,清歌则是歪着头,笑盈盈地看着他,“好看吗?”

    靳修溟毫不犹豫地点头,“好看。”若不是现在地点不对,真想好好抱抱她。

    清歌顿时满意了,站起来,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你先上班,我就在这里等你。”

    靳修溟确实还有点事情没处理完,所以并没有拒绝。

    清歌则是趴在桌子上,看着靳修溟,都说认真工作的男人最有魅力,这话真是不假。

    靳修溟一抬头就对上了清歌的眼睛,对她笑了笑,又继续低头处理工作,等他再次抬头时,清歌已经睡着了,长长的睫毛投下一片小小的阴影,嘴巴微微张开,睡颜安静乖巧。

    靳修溟眉眼温柔,看了她一眼,将办公室的空调温度调高了一些。

    一直到门外有人敲门,清歌才清醒过来。

    靳修溟不悦地看了一眼进来的小护士,小护士被靳修溟看的心肝发颤,她好像没做错什么事情吧?靳医生为什么要用这样凉飕飕的眼神瞅着她?

    清歌动了动被自己枕得发麻地胳膊,对着小护士笑了笑。

    小护士被她笑得脸红,很快被就将靳修溟那一眼给忘记了,将手中的病历交给靳修溟,“靳医生,这是你让我整理的病历资料,全都在这了。”

    靳修溟接过来,温声道了一句谢谢,依旧是让人如沐春风般的温和语气,让小护士觉得刚才那一眼就是自己的幻觉。

    小护士很快就红着脸离开了,离开之前还对清歌笑了笑,清歌回以一笑,笑得小护士脸上更红了,清歌看的有趣。

    靳修溟则是脸色微黑,默默地瞅着她。

    清歌对上他的视线,摸摸鼻子,转移话题,“都已经下班了,你怎么也不叫醒我?”

    靳修溟轻哼一声,懒得跟她计较,“看你睡的香,没舍得。”

    清歌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果然还是要你在身边才能睡得安心。”

    一句话,靳修溟的脸色瞬间好看了,清歌看的好笑,真是一个好哄的男人。

    靳修溟跟清歌收拾了一下东西,很快就离开了医院,让本来想找靳修溟的郭臻臻扑了一个空。

    “你说靳医生跟他女朋友一起走的?”郭臻臻看着小护士,咬牙问道。

    小护士点点头,这个小护士就是刚才来送资料的那个,她自然知道郭臻臻经常纠缠靳修溟的事情,见郭臻臻脸色不好,故作不知地说道:“靳医生跟他女朋友真配,两个人都长得那么好看,以后的宝宝一定很漂亮,他对女朋友也好温柔啊,说话轻声细语的,体贴周到。”

    郭臻臻脸色漆黑,她现在最不能听的就是关于靳修溟与他女朋友如何恩爱的事情,这样显得自己现在的行为多可笑。

    “好了,事情都做完了吧还在这里聊天。”郭臻臻不耐烦地打断她。

    小护士脸色一变,就想怼回去,但是想想郭臻臻的身份,又忍了,冷淡地开口:“那郭臻臻请自便,我先上班了。”说完转身就走,脸上不屑,倒追男人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但是明知人家有女朋友,而且感情很好的情况下,还要死缠烂打,这就是没有道德底线,不要脸。

    郭臻臻除了一张脸,和一个好爹妈,还有什么,整天对着他们这些小护士颐指气使的,真的将自己当成高高在上的大小姐了,哼。,“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