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建议您将墨语小说网首页加入“浏览器收藏夹”,以便能够轻松访问墨语小说网!www.myxs.net
我的书架 繁體版
首页 > 言情小说 > 王牌军婚:靳少请矜持

第225章 225.袁正涛的邀请 文 / 久陌离

    “清歌,你什么时候回来的?”穆魏然故作不知地问道。

    “没多久。”清歌打马虎眼。

    “没多久是多久?”穆魏然今天是打定主意要让清歌说实话,自然不可能任由她打马虎眼。

    清歌一滞,呵呵笑,“就是没多久啊,大概也就四五天吧。”

    “是吗?”穆魏然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看的清歌心里直发虚,直觉穆魏然是知道了什么,不由地扭头去看身边的男人,靳修溟回了她一个无辜的眼神。

    清歌狐疑,难道真不是靳修溟透露了什么?

    “清歌,我们可是发小。”穆魏然幽幽地说了一句,“我以为我们会是你信任的好伙伴,不会隐瞒对方任何事情的那种。”

    这下子,清歌能确定,穆魏然是真的知道了什么,罪魁祸首就是身边的这个男人,不禁气恼。

    清歌叹气,“魏然,我只是不想将你扯进这趟浑水中。”

    “你以为我现在还能独善其身吗?清歌,从他们逼死我父亲和我母亲的那一刻起,我跟他们就是不死不休了,就算是没有你,我也会这么做。”为了她,他更是义无反顾,心甘情愿的。

    清歌默然,提起穆魏然父母的死,她心中就无限愧疚,穆魏然何尝看不出来,笑着安慰她,“这件事跟你没关系,难不成你还要后悔跟我成了朋友不成?”

    清歌自然是不后悔的,穆魏然和侯明达是她儿时最亲近的伙伴,他们一起长大,一起闯祸,一起玩闹,也是彼此间最信任的伙伴。

    “清歌,将你的计划告诉我吧,我会帮你,当然,我也会保护我自己。”

    清歌看了穆魏然很久,才终于同意了,其实现在她同意不同意已经不重要了,按照穆魏然的性格,不知道也就罢了,知道之后是一定不会袖手旁观的。

    穆魏然仔细地听了清歌的计划,跟靳修溟跟他说的差不多。

    “公司的事情交给我,我已经成立了一家地产公司,相信只要有大量资金注入,很快就能跟他们分庭抗礼。”穆魏然说得十分自信,他相信清歌,也相信靳修溟,这个男人给他的感觉深不可测,仿佛只要有他在,那么一切的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清歌将事情交给他要是十分放心的,所以并不怎么担心。

    说完了正事,三人就轻松多了,尽管已经从靳修溟那里知道了清歌这一年多来做的事情,但是穆魏然还是仔细地问了清歌的生活,虽然清歌轻描淡写地提了几句,可穆魏然也能想象其中的艰难,说不心疼是假的。

    清歌倒是无所谓,对于她来说,只要能将那些人绳之以法,让他们付出应有的代价,那么一切都值得。

    “清歌,这件事要告诉明达吗?”

    清歌微顿,“你决定吧。”

    穆魏然一看就知道清歌是不想说的,想想也是,比起他,明达更不适合参与到这些事情中来,但是明达若是知道了,又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所以暂时先瞒着吧,能瞒一时是一时。

    三人的见面并没有维持很久,吃完饭就散了。

    回到家,清歌默默看着靳修溟不说话,靳修溟则是一脸无辜地看着她。

    清歌冷笑,“现在还装无辜,你是想晚上睡书房?”

    靳修溟一顿,嗯,这个威胁真的很可以,冲着清歌讨好地笑了笑,清歌撇开眼,“别以为这样我就算了,哼,竟然瞒着我去找穆魏然。”

    “错了,不是我找的,是偶然间遇上的。”靳修溟纠正。

    “还想骗我。”

    “不是骗你,今天确实是我跟穆魏然约好的,但是我跟穆魏然真的是无意中遇见了。”靳修溟说得信誓旦旦。

    清歌狐疑,“真的?”

    “比珍珠还真。”

    清歌定定地看着他的眼睛,良久,才轻哼了一声,“这次就算了,要是让我发现你说的是假的,哼。”

    靳修溟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直接将她抱在了怀里,“我怎么可能骗你呢,其实这样一来也好,穆魏然是最合适的人选,而且他知道了之后,你也可以暗中让人保护他,总比他一个人莽莽撞撞地要强。”

    这倒是真的,清歌想了想,反正现在穆魏然已经知道了,也参与进来了,那就只能这样了。不过一想到某个自作主张的男人,清歌心中还是有气,所以当天晚上,悲催的靳医生还是被赶去了书房。

    第二天一早,看着明显没睡好的人,清歌一点都不同情,靳修溟叹气,摸摸自己的脸,幽幽地说了一句,“果然得到了就不珍惜了,你以前可舍不得这样对我。”

    清歌完全无视他,淡定地下楼吃早餐,这就是这个男人的苦肉计,她要是相信了就有鬼了。

    靳修溟见状,知道这次她是真的恼了,讪讪地跟在了她的身后,像跟小尾巴一样,清歌一转头就能看见一个可怜巴巴的男人,不禁被他气笑了。

    “好了,别跟着我了,你去做自己的事情吧。”

    靳修溟摇头,“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现在将女朋友哄好了才是正经,他可不想晚上再睡书房,习惯了温香软玉在怀,一个人孤枕难眠啊。

    其实清歌昨晚上也没睡好,已经习惯了他的气息,忽然没有这么一个人在身边,加上纷纷杂杂的事情涌入脑海,让她做了一个梦,梦见妈妈和姐姐已经遭遇了不测,半夜惊醒之后,她就没有再睡着。

    靳修溟今天不用上班,就跟在清歌的身后,在他的温柔攻势和美男计的双重作用下,终于不用再睡书房。

    “我已经将赤练可能在边境搞事情的消息透露给了季景程。”靳修溟说起了正事,“不过他不知道是我透露的,所以不用担心。”

    清歌知道他一定会有自己的办法,既让季景程知道这个消息,又不会怀疑消息的真实性,还能让自己继续躲在幕后,所以倒是没有多担心。

    “你说这个封岳到底是什么人?”清歌问道,这个封岳的存在,总让她莫名的不安。

    “不管他是什么样的存在,总归是人,不是神,只要是人就会有弱点。”靳修溟倒是不怎么担心。不管这个人是何方神圣,总有办法对付的。

    清歌原本的担忧被他几句话给弄没了,心情轻松了不少,是啊,还没怎么样呢,她自己先紧张了。

    **

    雷影基地。

    唐浩与季景程正在看着一份边境地图,季景程依旧是冷着脸,唐浩从那张脸上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只是唐浩皱着眉,心中还是有些疑虑,“队长,赤练要在边境搞事情的消息是真的吗?”

    季景程嗯了一声,“十有**,到时候我会亲自带队过去,你做好准备,明天早上八点出发。”

    “这个封岳就像是凭空出现的一般,这也太诡异了,而且他平白无故地来夏国边境搞事情干嘛?”唐浩对这个消息其实是保持着几分怀疑的态度的,尽管这个消息是季景程说的。

    反观季景程,倒是对这个消息深信不疑。

    季景程知道唐浩的疑惑,但是没有解释的意思,说完了正事就让唐浩离开了。

    唐浩怀着满腹的疑惑,跟陆城嘀嘀咕咕的,倒是陆城一脸淡定,“队长既然把这个消息告诉我们,那就说明是真的,你担心什么,难不成你还担心队长被人骗了不成?”

    唐浩可不是担心这个嘛,以前行动他们很少是这样提前得到消息的,一般这种事情也不会轮到他们,这次竟然直接让他们去,这本来就是一件十分奇怪的事情。

    “不用想这么多,相信队长心中有数。”陆城一脸轻松,那是对季景程的绝对信任。

    两天后,雷影的成员顺利抵达了夏国与南罗国的边境,与当地的特警指挥中心联系上了。

    指挥中心的负责人姓赵,说起来这也不是他第一次跟季景程合作了。

    “季队,你们总算来了。”赵队看见季景程,一颗心总算是放下了,这几天他是寝食难安。

    “边境有什么异常吗?”

    “我们这边暂时没有什么异常,不过安插在南罗国那边的线人说最近小镇上出现了很多陌生人,说是一个观光旅游团,人数大概在三十人左右。”

    季景程沉吟,开口:“这些人平时都在干什么?”

    “就是在小镇上四处走走,看着就跟普通的旅游团没什么区别,唯一不同的就是这里面大部分都是男性,女性只有三四人。”

    季景程皱眉,这一点倒是确实让人觉得可以,“密切关注他们。对了,最近当地会有什么盛事吗?”

    赵队摇头,“没有,现在不年不节的,哪里有什么盛事。”因为常年待在这边,所以赵队对本地的风土人情还是十分了解的,加上这一块又紧靠南罗国,对于南罗国的风土人情也有一定的了解,甚至边境上还有很多南罗国的商人,赵队也是跟他们打过交道的。

    见从赵队这里得不到太多的信息,季景程很快就离开了,刚刚回到住的地方,就看见唐浩匆匆而来,“队长,封岳出现了。”

    季景程眉眼一凝,看向唐浩,唐浩赶紧将刚刚得到的消息告诉了季景程。原来就在半天前,有人看见了封岳出现在小镇上,只是很快就离开了。

    “能确定是他本人吗?”季景程问道。

    “能确定。”唐浩肯定地说道,与清歌不知道封岳的长相不同,在收到消息之后,季景程就让人去查过这个封岳,得到了一张封岳的照片,虽然是一张侧面照,但好歹也是一个突破口。

    “最近警醒点。”季景程说道。

    唐浩点点头。

    **

    东陵市。

    清歌得到赤练在边境小镇上制造恐怖活动的消息是在三天后。

    “有人员伤亡吗?”清歌问靳修溟。

    “有人受伤,但是没人死。季景程提前有了准备,赤练的这次行动算是失败了。”

    清歌闻言,暗暗松了一口气,“那封岳呢?”

    “封岳根本没出现。”

    清歌皱眉,“没出现?”

    “嗯,赤练来了三十多个,全部被当场击毙,但是没有封岳,也不知道是根本没来,还是提前得到消息,逃了。”

    清歌默然,该说果然是个狡猾的狐狸吗,不过这次没有因为而死去,也算是一种收获了吧。

    清歌饶有兴趣地看着靳修溟,“你跟季景程还有联系?”不然消息怎么会怎么灵通。

    靳修溟看了她一眼,神情淡淡,“想多了,我是让冷一飞关注了那边的消息。”

    清歌哦了一声,好吧,冷一飞就是个全能型人才,得力小助手,也不知道当初靳修溟是从哪里找来的人才。

    “冷一飞是我父亲给我培养的,我们兄弟几个每个人身边都有这么一个人。只是冷一飞跟我的时间最长。”

    清歌看着他,“就跟古代的暗卫一样?”她觉得很神奇。

    靳修溟失笑,“你要这么理解也没错,冷一飞是我的保镖。”只是他开发了这个保镖更多的功能而已。冷一飞确实是个能干的,有他在,他很多事情都不需要自己操心,只要吩咐一声,冷一飞就能办好。

    “从那次绑架发生之后,我父亲就为我们兄弟几个准备了这样一个人。”靳修溟给她解释冷一飞的来历,“他们大多数都是孤儿,被我父亲从孤儿院领养回来的……”

    清歌顿时就明白了,按照靳修溟的说法,冷一飞他们何尝不是一个父亲对孩子疼爱的体现呢,想必老国王是个很好的父亲吧。

    “我准备将冷一飞调回来,以后他会跟着你,这样我也放心一些。”

    清歌眉头微蹙,“我不需要。”她足以保护自己。

    “你身边的人没有冷一飞可信,这是自己的人,用着放心。”清歌身边的人都是接收赤羽之后跟了她的,认识时间也不长,靳修溟自然是不放心的。

    “而且很多事情冷一飞都可以帮你去做,有他在,你也能轻松很多。”这才是靳修溟的主要目的,清歌一个人扛着太累了。

    清歌最终还是没能拒绝靳修溟的好意,应该是,只要是靳修溟下定决心要去做的事情,清歌最后都是拗不过他的。

    冷一飞很快就来了,“少夫人。”

    清歌:“……你可以叫我清歌。”少夫人什么的,总是让她有种穿越的错觉。

    冷一飞笑眯眯,“你是我家少爷的女朋友,以后也会是我家少爷的妻子,那就是我的少夫人。”所以这样叫是没错的。

    清歌嘴角轻抽,看了一眼靳修溟,谁知那个男人正一脸满意地看着冷一飞,显然对他这个称呼很高兴。

    最后的最后,因为清歌不习惯,冷一飞跟其他人一样,叫清歌一声“清姐”。

    “其实你可以直接叫我名字的。”清歌说道,冷一飞可比她大不少,这一声姐叫的,总是让人不太习惯,也或许是知道冷一飞是靳修溟最信任的人。

    冷一飞笑眯眯不说话。

    有了冷一飞的加入,清歌果然轻松多了,应该说冷一飞确实是个十分好用的人,他细心周到,而且十分聪明,交给他的事情他会办得很完美,甚至有些清歌没有考虑的事情他都替她考虑到了。

    而就在冷一飞回来之后不久,靳修溟在y国的公司就注资了穆魏然的地产公司,那家公司就是一个小公司,所以并未引起别人的注意,而穆魏然得到了资金支持,自然就敢放开手脚去干。

    **

    新发集团总经理办公室。

    詹森看向沙发上的人,“你知道‘新锐地产吗?’”

    沐辰摇摇头,“没有,怎么了?”

    “这个公司发展挺快的,上次的地皮竞标竟然压过了其他公司。”詹森笑道。

    沐辰用手机搜了一下新锐地产,没有放在心上,“不过是个小公司。”

    詹森赞同地点点头,如果不是听人提起,他也不会注意到这家公司,但即便是这样,他也没将这件事放在心上。

    詹森递给沐辰一份资料,“这是上个季度的盈利,比上上个季度下降了百分之三,上面对此很不满意。”

    沐辰随意扫了一眼,放在一边,不以为意,“生意总是有赔有赚的。”

    詹森笑笑,似乎也不是很在意,转了话题,“你在轻云集团工作还顺利吗?”

    沐辰淡淡地扫了他一眼,“你是想问夜明志是否听话吧?”

    詹森默认。

    “目前合作很愉快。”

    “听说夜明志将自己的儿子安排进公司了?”

    沐辰嗯了一声,“安排在技术部,一个不起眼的岗位。”

    詹森嗤笑一声,“他倒是对他儿子爱的很。对了,你什么时候回京都?”

    “月底。”

    “正好,上次的那笔钱已经处理干净了,你回去的时候可以交差。”

    沐辰应了一声,有些心不在焉,詹森眼眸闪了闪,也没多说,沐辰见已经没他什么事情了,直接就离开了。

    他没有回公司,而是在街上漫无目的地开车,不知不觉就开到了东陵大学,看着熟悉的校门,沐辰不自觉停下车,走了进去。

    他走到了图书馆,看着那个靠窗的角落,那里是夜清筱最喜欢的地方,她总是喜欢看书的时候听一点轻音乐,很舒缓的那种,嘴角带着温柔的笑意,整个人都是温温柔柔的,却清清淡淡的,看着就像是一幅静止的水墨画。

    夜清筱很喜欢笑,不是那种大笑,而是温柔的浅笑,嘴角勾起的时候,眼睛里仿佛也粹了星光。她很喜欢自己的妹妹,每次提起时,那么温柔安静的人总会有说不完的话,眼睛亮晶晶的,很吸引人。

    沐辰走在校园里,不知不觉走到了音乐教室,音乐教室里,那架钢琴还静静立在那里。夜清筱说她第一次见到他就是在这里,当时他在弹钢琴。

    对于这件事,沐辰是不知道的,那时候他只是单纯来上学的,并不知道夜清筱这个人,也不会知道后来会发生那么多事情。

    接到父亲电话的时候,沐辰整个人都是懵的,他不知道父亲为何要让自己接近夜家人,又想做什么,但他无法违抗父亲的命令,只能照做。

    就在他寻找机会跟夜清筱认识时,机会就那么来了,夜清筱差一点就被车撞了。他将她拉过来,那时候,夜清筱似乎是惊讶的,眼睛里还有一丝惊慌失措,就像是一只受惊的小白兔。

    当时,他的第一反应竟是觉得这个女孩子真可爱。只是很快,这个念头就被他抛开了,他知道自己的任务,自然也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夜清筱是个心思单纯的,对人真诚,沐辰有意跟她交朋友,自然有很快就能拉近两人的关系。

    只是夜家对夜清筱保护得太好,她知道的不多,沐辰也曾犹豫过是否要更进一步,这样就能探得更多的消息,可是每次看到夜清筱单纯的笑颜,他又打消了念头。

    或许就是在那个时候喜欢上那个姑娘的吧。沐辰淡淡想着,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坐下来。

    他看着从身边经过的年轻的男男女女,脸上洋溢着朝气蓬勃的笑意。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忽然轻笑了一声,他想他是老了,竟然开始回忆过去,可是明明他才二十多岁。

    知道父亲要对夜家动手,他第一次反抗父亲,悄悄带走了夜清筱,当时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想带着她去一个没人认识的地方,哪怕之后夜清筱知道真相恨他都没关系,只要她平安无事。

    可是他低估了跟父亲合作的那帮人的手段,他们很快就被找到了,他眼睁睁看着夜清筱被带走。

    他永远忘不了夜清筱走的时候看着他的目光,淡淡的,不带丝毫感情。他宁愿她是恨他的,这样起码她不会忘记了他。

    他不知道夜清筱被带去了哪里,他问过父亲,可是父亲不说,甚至还斥责了他。

    夜清筱,如果你现在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一定跟你说一声对不起,我欠你一句对不起,尽管知道这句对不起并没有任何的分量,也无法挽回对你的伤害。

    过去的二十多年里,沐辰从来没有后悔过,但是唯独在夜清筱这件事上,他不止一次地后悔,若是他没听父亲的话刻意接近夜清筱那该多好,如果他没爱上夜清筱,那该多好,如果那天他可以保护夜清筱,那该多好,如果……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

    沐辰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上,并没有察觉到他人看向他的怪异的视线,一直到眼前出现了一只白皙的手,手上拿着一张纸巾,“给你。”

    沐辰看去,就看见了一个姑娘,淡淡地看着他,见他不接,似乎有些不耐烦,直接将纸巾扔在了他的怀里,“不过是失恋,一个大男人躲在这里哭,真是出息。”那姑娘说完就走了。

    沐辰怔怔地看着怀中的餐巾纸,抬手在眼角摸了摸,才发现不知何时,他早已泪流满面。他苦笑,站起身,深深地看了一眼这座熟悉的校园,转身走了。

    **

    赤羽总部,林平将一份邀请函递给清歌,“清姐,袁正涛又给你发邀请函了,你说他这是什么意思?”

    清歌打开邀请函看了一眼,这次的邀请函没有任何的名目,就是请她吃顿饭。

    “其他人参加吗?”清歌问道。

    林平摇头,“暂时没有打听到其他人接到邀请的消息,他似乎只邀请了你一个人,清姐,恐怕是来者不善。”这半年多来赤羽发展地太快了,就连林平都不敢相信当初在东陵市不过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帮派会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可以说几天的赤羽,已经步入了东陵市的二流势力。发展快是一件好事,但同样的,赤羽的发展也阻碍了其他人的利益,尤其赤羽还是蓝焰在夏国的唯一合作对象,这块蛋糕只要是个有野心的人都会眼红嫉妒。

    清歌倒是淡定,“不管是不是,总要去一趟,毕竟是炎阳的大当家,这个面子不能不给。”

    “可是清姐……”林平有些担心,要是万一袁正涛趁此机会动手怎么办?清歌是赤羽的主心骨,若是清歌出了什么意外,那对赤羽的打击是巨大的。

    清歌倒是不怎么放在心上,“或许人家只是想找我们合作。”

    林平:……他觉得清歌大概是还没睡醒。

    但是不管林平怎么劝说,清歌最后还是答应了袁正涛的邀约,时间就定在明晚。

    清歌只带了水玥一个人去赴约,她甚至没有跟靳修溟说。

    “清姐,多带几个人吧。”刘洋不放心,其他几个人纷纷点头,虽然清歌与水玥的身手都很好,他们几个加起来都不是对手,但是耐不住对方人多啊,万一对方采取了车轮战,清歌与水玥岂不是就危险了。

    水玥嗤笑,“袁正涛没什么蠢,现在跟清歌翻脸没好处的,有清歌在,他才能跟蓝焰合作。所以他是不会做自掘坟墓的事情的。”

    在这件事上,水玥跟清歌的看法是一致的,不管袁正涛找他们是为了什么,但一定不会跟他们动手,除非袁正涛真的是一个傻子。,“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