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建议您将墨语小说网首页加入“浏览器收藏夹”,以便能够轻松访问墨语小说网!www.myxs.net
我的书架 繁體版
首页 > 言情小说 > 王牌军婚:靳少请矜持

第228章 228.赴宴 文 / 久陌离

    齐家。

    郭臻臻一脸期待地看着父亲,“怎么样怎么样?答应了吗?”

    齐哲笑看着女儿,“答应了,现在高兴了?”

    郭臻臻立即抱住了齐哲的胳膊,“爸爸,我就知道你最好了,我最爱你了。”

    齐哲摸摸女儿的头发,笑容宠溺中透着无奈,其实要是可以,他还真不希望女儿继续纠缠靳修溟。若是靳修溟也就罢了,他乐见其成,可是偏偏......哎......

    郭梅进来的时候就看见丈夫唉声叹气的模样,眉头一挑,“怎么了?”

    齐哲将郭臻臻喜欢靳修溟的事情说了,郭梅听了,没放在心上,“我当是什么事情呢,就这么一点小事也值得你愁眉苦脸的。”

    “这怎么能小事。”

    郭梅完全不以为意,“他们男未婚女未嫁的,不过是男女朋友而已,咱们臻臻条件这么好,喜欢上她就是迟早的事情,到时候人家心甘情愿跟女朋友分手,别人也说不出什么。”

    齐哲气急,“你这说的是什么话,现在人家是有女朋友的,臻臻这样介入那就是第三者。”

    “什么第三者,齐哲,你这是讽刺谁呢?”郭梅柳眉倒竖,立即就怒了,当初齐哲也是有女朋友的人,而且马上就要结婚了,是她看上了清秀干净的齐哲,硬生生从他的女朋友手里抢过来的。在她看来,男人也不过就是那么一回事儿,什么真挚的感情,情比金坚,永不背叛,其实不过是因为诱惑不够大而已。

    她知道齐哲至今心里都有他那个前女友,但是那又怎么样,最后跟齐哲结婚的人是她,跟他生儿育女的人是她,以后跟他白发苍苍的人也是她,这就足够了。

    “臻臻就是被你教坏了。”齐哲冷脸。

    郭梅不愿意了,“什么叫被我教坏了,齐哲,你把话给我说清楚,你是不是又在想那个女人了?我告诉你,你就是想也白想,现在你是我郭梅的丈夫,是我郭家的上门女婿......”

    郭臻臻听着父母的争吵声,原本要敲门的手放下了,若无其事地走到客厅去吃西瓜,这西瓜是别人送的,虽然是反季节水果,却挺甜的。

    她早就习惯了父母的争吵,自然不会将这件事放在心上。她觉得母亲是对的,她又不是插足人家的婚姻,爸爸有必要这么上纲上线的吗?

    想到明天就能见到靳修溟了,郭臻臻又高兴起来,吃着西瓜,看着电视剧,心情美美的,就连之前被清歌刺激的气都已经消了,心中已经在想着明天要穿什么样的衣服,画什么样的妆,佩戴什么样的首饰,对了,靳修溟好像不喜欢她的香水,那明天就不能喷香水了。

    第二天一早,郭臻臻就起床了,然后就开始洗澡敷面膜,力求以最好的状态出现在靳修溟的面前。

    倒是郭梅和齐哲,昨晚上大吵了一架,两个人都没睡好,今天早上起床看对方也是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

    “妈妈,我今天这样穿漂亮吗?”郭臻臻看见母亲下来了,眼睛一亮。

    郭梅看着打扮精致的女儿,笑眯眯,“漂亮,我的女儿长得这么漂亮,怎么打扮都好看。”

    郭臻臻顿时满意了,其实她也很满意自己今天的打扮,斜肩的小裙子完美地展现了她凹凸有致的身材。

    上午十点钟,齐哲邀请的人陆续到了,郭臻臻听到门铃声,第一个跑去开门,只可惜门外站着的是心外科的一位年轻医生,并不是靳修溟。

    郭臻臻很失望,勉强挤出一个笑容,“你好,你是我爸请的客人吧,进来吧。”

    那位年轻医生看见郭臻臻眼睛一亮,眼底闪过惊艳,目光不受控制地在她的身上转了一圈,红了脸,“你......你好。”

    郭臻臻对他的反应很满意,证明她今天穿的没错。于是悬着的心定了下来,安安心心的等着靳修溟到来。

    靳修溟一直到十一点半才来,除了院长之外,其他人都到了。

    郭臻臻看见靳修溟,第一时间迎了上去,“靳医生,你终于来了。”她想挽着靳修溟的胳膊,却被他不着痕迹地避开了。

    郭臻臻眼神微暗,又很快笑起来,“靳医生,其他医生都已经到了,快进去吧。”

    靳修溟淡淡点头,跟她保持着距离。

    院长很快也到了。靳修溟发现今天来的年轻男医生不少,都是医院的青年才俊,心中倒是对齐哲多了一些其他的看法,看来,这个齐哲倒不是毫无底线和原则。

    人来齐了,大家转到了餐厅。

    齐哲坐在首位上,他的左手边就是郭梅,右手边是郭臻臻。

    郭臻臻想招呼靳修溟坐在她的身边,谁知靳修溟却推了身边的人一把,“郭小姐让你坐过去。”

    被他推过去的男医生刚好是郭臻臻给他开门的那位,此时被靳修溟推到郭臻臻的身边坐下,还有点懵,不过在看到身边明**人的郭臻臻时,耳尖又红了。

    郭臻臻气急,狠狠瞪了身边的男医生一眼,碍于人太多,倒是不好说什么。

    其他人没有注意到这一幕,郭梅倒是注意到了,她微微眯眼,刚见到靳修溟的时候,她是被惊艳了的,这个男人长得确实很好看,也难怪自己的女儿会喜欢,如果自己再年轻个二十多岁,也许也会为这样的男人心动。

    对于靳修溟的颜值,郭梅是很满意的,只是在看到靳修溟对女儿的态度时,就不满了,对女人这样不体贴,不够绅士。

    中间隔了一个人,郭臻臻想跟靳修溟说话都不方便,一顿饭吃得闷闷不乐、食不知味。

    年轻医生注意到郭臻臻几乎没动筷子,用公筷给她夹了菜,“郭小姐,你吃得太少了,要多吃点。”

    看着碗里多出来的菜,郭臻臻眉头都要打结了,冷冰冰地说道:“我不喜欢吃这个。”

    年轻男医生顿时就尴尬了,他不是个善于跟人打交道的性子,郭臻臻又这样不给他面子,一时间愣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对......对不起。”年轻男医生尴尬地说道。

    郭臻臻看也不看他一眼,直接让家里的阿姨重新给她拿了一个碗。这番举动自然引起了桌上其他人的注意,齐哲脸上也不好看,因为女儿的任性。

    年轻男医生就更加尴尬了,真想一走了之。

    “臻臻,跟李医生道歉。”齐哲压低了嗓子。

    郭臻臻撇嘴,不以为意,只是在见到靳修溟也皱眉看她时,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想必是刚才的行为让他觉得不舒服了,顿时一慌,换了表情。

    “李医生对不起,我只是不喜欢别人给我夹菜,并没有其他的意思。”一副可怜巴巴的语气。

    李医生脸色好看了许多,胡乱地点点头,接下来全程都没有再跟郭臻臻说一个字。而郭臻臻的视线却时不时往靳修溟的身上飞,可惜靳修溟只吃自己的,连看都懒得看一眼,郭臻臻是又气又恼。

    饭后,一群人再次转战客厅,基本上都是齐哲在说,感谢他们为医院做的贡献,过去的一年辛苦了等等,一些场面话。

    见靳修溟一直安静地坐在角落里,齐哲视线一转,笑着开口:“上次的事情还是要感谢靳医生,若不是靳医生,我现在也不能坐在这里。”

    这话一出,心外科的主任脸色顿时就白了,那次的手术他才是主刀医生,但是因为自己的失误,齐哲才会差一点死在了手术台上,虽然事后齐哲没有说什么,但是这段时间他在医院里的日子也很不好过,就连院长都对他疏离了很多,反倒是靳修溟,借此在院长和齐哲的面前露了脸,可以说,靳修溟是踩着他的肩膀上去的。

    一开始,科室主任对靳修溟是感激的,毕竟若是齐哲死在了手术台上,那么他下半辈子估计就要在牢里度过了,可是看着齐哲与院长对靳修溟的态度,心中又有些不是滋味儿,一时间看着靳修溟的眸色很复杂。

    靳修溟听了齐哲的这话,温声开口,“这件事也也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是秦医生指导我怎么做的。”

    在场的人都知道这不过是靳修溟维护科室主任面子的话,笑笑也就过了。

    齐哲笑着说道:“靳医生就是太谦虚了,你年纪轻轻能有这般医术,是个人才啊,以后我们医院可就要靠你了。”

    这话说的别有意味,在场的人看了一眼陪在齐哲的身边,安静如鸡的郭臻臻,再看一眼靳修溟,似乎都悟出了一点什么,顿时看向靳修溟的目光就不同了。

    其他人倒是没什么,那些在场的男医生倒是品出了不同的味道,想必今天叫他们来,根本就不是为了什么学术研讨,外加聚餐,而是为了靳修溟,至于他们,则是陪衬,想到这里,年轻男医生们看向靳修溟的目光格外的不同。

    靳修溟像是没有察觉到这些目光中的深意,淡淡开口:“齐董事说笑了,医院里还有那么多前辈,我这点医术算不上什么,医院能有今天,也是大家一起努力的结果,我实在是微不足道。”

    这话说的在场的人心中都很舒服,不管靳修溟是真心还是假意,起码维护了他们的面子。

    只是这话就下了齐哲的面子,齐哲有些下不来台,想说些什么,但是郭臻臻拉住了他的袖子,他看了一眼女儿,只是笑笑,没说什么。

    接下去的话题倒是跟医学有些关系,大家都在讨论一些学术问题,虽然是不同科室的医生,但是不同的思想也能碰撞出火花。

    郭臻臻一直想找靳修溟说话,却苦于找不到机会,她对这些医学上的东西根本不懂,就算想插话都插不上,眼珠子一转,有了计较。

    郭臻臻再回来时,手上端了一个托盘,托盘上放着一杯杯咖啡,“大家都说累了吧,先休息一下,喝杯咖啡。”

    她给每个人都端了咖啡,众人一一谢过。

    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靳修溟是最后一个,郭臻臻将咖啡递给靳修溟时,靳修溟刚要接过,咖啡就撒了一点出来,直接撒在了他的衣服上。

    因为房间里打了空调,所以众人都是脱了外套的,他里面穿着一件白毛衣,咖啡倒在上面,格外的显眼。

    靳修溟皱眉,还没说什么,郭臻臻先哎呀了一声,“靳医生,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一时没拿稳。”

    咖啡虽然很烫,但好在量少,又是冬天,衣服穿得厚,倒是没有烫到。

    靳修溟淡定地抽了一张纸巾擦拭着衣服上的咖啡,淡淡开口:“没事。”

    郭臻臻一脸歉意地看着靳修溟,“我弄脏了你的衣服,要不你现在换下来,我让人帮你清洗干净,爸爸,你应该有没穿过的衣服吧,先给靳医生换上。”

    众人眼神都落在两人的身上,听到郭臻臻的话,哪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其实郭臻臻说这话也是不过脑子,靳修溟比齐哲高多了,就算是齐哲的衣服也是穿不上的。

    郭臻臻只是想跟靳修溟独处,哪里想到这么多,这个借口也是临时瞎编的。眼巴巴地看着齐哲,希望齐哲帮自己说句话。

    齐哲无奈,开口:“靳医生,臻臻说得对,先把脏衣服换下来吧。”

    靳修溟拒绝:“不用了,也没弄脏多少,回去洗一洗就好,等下穿上外套,也看不出来。”

    齐哲见靳修溟拒绝,也不再开口,郭臻臻给他使眼色,他就当做没看见,气得郭臻臻直跺脚,想离开又舍不得靳修溟,只能恨恨地坐在那里生闷气。

    其他人已经知道了今天这场聚会真正的目的,倒是没有了之前的兴致,草草结束了讨论,纷纷告辞回家。

    靳修溟也站了起来,郭臻臻倒是想挽留,却又找不到合适的借口,一时间急的抓耳挠腮。还是郭梅看不下去了,温声开口:“靳医生,我一个亲戚得了心脏病,我有些问题想请教你,能不能请你多留一会儿?”

    在场的还有几个人,靳修溟也不好拒绝,答应了。

    郭臻臻顿时一喜,投给母亲一个感激的眼神。

    其他人都走了,就剩下郭家一家人和靳修溟。

    靳修溟的面前重新放了一杯咖啡,郭梅就坐在靳修溟的斜对面,此时近距离看靳修溟,只觉得这个男人好看得过分,脸上竟然无一处不精致,看着也是温和有礼的样子,对他的印象到是十分好,也越发理解了女儿的心情,这样的男人是个女人都会心动。

    心中对靳修溟也满意了一些,也只有这样的男人才能配得上她的女儿,至于靳修溟有钱没钱的,她倒不是很在意,他们郭家有钱,只要靳修溟一心一意跟女儿在一起,财富,地位,她都可以给他。

    她这辈子只有郭臻臻这么一个女儿,自然要为她打算好一切,不过是一个男人而已,女儿想要,不管如何她都是要帮她的。

    “听说靳医生是徐老的得意门生,难怪年纪轻轻就医术了得。”郭梅笑着开口,态度放得很端正,没有高人一等的感觉。

    她知道一些人的心理,明明没什么钱,却将所谓的自尊心看的很高,此时在她眼里,靳修溟俨然就是这样的人,所以为了女儿,她不介意对靳修溟和蔼一些。

    靳修溟脸上挂着温和的笑意,“老师对我教诲良多,只可惜我所学不到老师十分之一。”

    他的态度谦逊,齐哲就欣赏他这一点,身上没有年轻人的骄傲自满。

    郭臻臻娇嗔道:“靳医生真是太谦虚了,像你这样的年纪能有你这样医术的人可不多了。”关键是人还长得这么好看。

    靳修溟像是没有看见她的神情一般,对此也不接话,只是笑了笑。郭臻臻微微嘟嘴,有些不高兴。

    郭梅拍拍女儿的手,笑看着靳修溟,“靳医生是哪里人?”

    “京都。”

    “家里可还有什么兄弟姐妹?我家就臻臻一个,独生子女太孤单了一些,可惜我的身子不好,生了臻臻以后就不能生了,不然倒是想给她生个弟弟或者妹妹,两个人一起长大也能有个伴儿。”她的语气中不无遗憾,这句话都是说的真心实意,她生郭臻臻的时候伤了身子,再也没怀上过,折腾了一阵也就死心了,反正齐哲也不敢出轨,只有女儿便只有女儿吧。

    “有几个兄弟,不过都在京都。”靳修溟说的简单。

    “不知道靳医生家里是做什么的?”

    靳修溟脸上笑意淡了一分,已然有些不耐烦,“普通家庭。”

    郭梅倒是不意外,她猜想也是这样,“能培养出靳医生这样的人才,想必父母也是极为优秀的。”

    靳修溟淡笑,不置可否。

    郭臻臻见母亲绕来绕去,就是不说重点,就有些急了,娇嗔道:“妈妈,你这是查户口呢。”

    郭梅嗔怪道:“你这孩子,我这不是跟靳医生聊天嘛。”说着,看向靳修溟,“我们家臻臻被我跟老齐宠坏了,有些娇气,却是个好孩子。”

    靳修溟继续淡笑,不接话。

    郭梅有些不悦,觉得自己已经将话说的这么清楚了,靳修溟还不接招,这就有些不给面子了,若不是郭臻臻一直眼巴巴地看着她,恐怕郭梅早就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了。

    果然男人都是一样的贱,蹬鼻子上脸。

    尽管心中不满,但是为了女儿,郭梅还是压下了脾气,温和说道:“靳医生这么优秀,想必是有女朋友了吧?”

    “是的。”

    “不知道靳医生的女朋友是做什么的?”

    “她在家。”

    也就是无业游民了,一个靠着男人养的女人,这在郭梅看来,是完全么也竞争力的,心中微微放心。

    “两个人只靠你一个人工作,想必生活不容易吧?”东陵市的物价她是知道的,房价更是出了名的高,靳修溟再优秀,工资也有限,想在东陵市买一套房子简直就是痴人说梦,所以郭梅料定了他们是在租房子住。

    “不辛苦,能跟心爱的人在一起,做什么都是甜的。”这话说的够直白,让郭臻臻白了脸,郭梅眼底不悦更甚却依旧没有发脾气,男人嘛,没有经历过生活的苦,哪里知道有钱的好。

    郭梅笑了笑,没有察觉到靳修溟眼底的不耐烦,继续说道:“到底是年轻人,还没结婚,体会不到柴米油盐的辛苦,这结婚跟谈恋爱是两码事,谈恋爱的时候只要爱情,等结了婚就发现,光有爱情没有面包是不行的。尤其是有孩子之后,你想给孩子一个好的生活,更是需要大量的钱支持。”

    她以一副过来人的口吻说着没钱的生活该是多么辛苦,而靳修溟则是在想着清歌此时在做什么,今天在这里听了这么多垃圾话,回去要怎么跟她收利息。

    郭梅没有察觉到靳修溟的走神,说的差不多了,话题一转,“其实有时候,娶个家庭条件好的妻子可以让男人少奋斗几十年,没有了生活的压力,男人才能专注于事业,像靳医生这样的人才,要是能潜心学习,未来的成就肯定不止于此,现在你还在为生活奔波,倒是耽误了。”

    靳修溟嘴角微扬,眼底却已经带来一丝冷意,这个女人太聒噪,“现在的生活挺好,我很喜欢。”

    郭梅恼怒,郭臻臻也有些气恼,她妈妈已经将话说的这么清楚了,靳修溟还是不接招,这是看不起谁呢。

    只是郭梅到底比郭臻臻多吃了几十年的米,已经很会控制自己的脾气,倒是忍着没发火,只是神情却已经淡了下来,“我们家老齐很欣赏靳医生,臻臻也很喜欢你,若是你做了我们郭家的女婿,以后明德医院都是你的。”

    这话说的够直白,就算靳修溟想装听不懂都不能了。

    靳修溟看了一眼郭臻臻,见她害羞地低下了头,眼底闪过一丝嘲讽,“多谢郭小姐的厚爱,不过我女朋友很好,我很爱她,跟她相比,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

    郭臻臻脸色惨白,郭梅脸色则是彻底地黑了,这样的男人简直就是油盐不进,她实在想不明白女儿到底是看上他什么了。

    沉了脸,语气也很不好,“那我就祝你们百年好合。”

    靳修溟微微一笑,温和有礼,“谢谢。时间不早了,我也该告辞了。”

    郭梅想也不想得说道:“慢走,我身体不舒服,就不送靳医生了,臻臻,扶我回去。”

    郭臻臻不愿意,却被郭梅强行拉走了。

    靳修溟无所谓地笑了笑,走出了郭家。

    郭臻臻嘟着嘴,不满地看着母亲,“妈,你刚才为什么要那样说啊,靳医生肯定生气了。”

    郭梅冷笑,“他还生气,我现在就气着呢,你还没看出来吗,人家对你根本没有意思,看不上你。”

    “我知道,不用你提醒,但是我就是喜欢他,我就要他,除了他,我谁也不要,妈,我要是得不到他,我宁愿一辈子不结婚。”

    “你还敢威胁我。”郭梅气怒,想骂女儿,可是只是自己唯一的女儿,又舍不得。

    “臻臻,这男人油盐不进,你今天也看到了,妈妈已经把能说的都说了,他还是不心动,你让我怎么办?”郭梅语重心长地说道,试图打消女儿的念头,她现在倒是有些理解丈夫了,这个靳修溟确实很棘手。

    郭臻臻闹脾气,“我不要,我就要他,妈妈,不是你跟我说的吗,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所谓的真心永恒,不背叛只是因为诱惑不够大而已。”

    郭梅被女儿噎了一下,这话就是她说的,但是靳修溟就是个油盐不进的木头,这让她怎么下手?

    郭臻臻拉着母亲的衣袖,撒娇:“妈妈,你就帮帮我嘛。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的,是不是?”

    郭梅看着女儿与自己有几分相似的眉眼,终究心软了,“好,妈妈帮你,不过在此之前,你要答应妈妈,不能去找靳修溟。”

    郭臻臻不高兴:“为什么?”见不到靳医生,她觉得就连吃法都不香了,妈妈这个要求好过分。

    郭梅沉了脸,“没有为什么,总之,你要么听我的话,我帮你,要么你就索性放弃,以后妈妈给你介绍个好男人嫁了。

    郭臻臻见母亲神情认真,显然是说真的,她不想放弃靳修溟,只能选择了听母亲的话,“好,我答应妈妈最近这段时间不见他,但是妈妈,你能不能告诉我,您打算用什么方法让他爱上我?”她一脸期待,只要一想到靳修溟最后会选择跟她在一起,她就激动。

    郭梅扫了她一眼,“这件事就不用你管了,总之这件事妈妈会想办法的,你安心等着就是,记住我的话,这段时间不许联系他,更不许跑去见他。一旦让我发现,我马上找个人把你嫁了。”

    原本打算偷偷跑去找靳修溟的郭臻臻立马就蔫了,哦了一声,垂头丧气地回了房间。母亲什么都不跟她说,反倒让她心里没底。

    打发了女儿,郭梅坐在沙发上沉了脸,还从来没有人这么不给她面子,要是不给点教训,年轻人就学不会什么叫尊老爱幼。,“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