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建议您将墨语小说网首页加入“浏览器收藏夹”,以便能够轻松访问墨语小说网!www.myxs.net
我的书架 繁體版
首页 > 言情小说 > 重生八六幸福军婚

第一章 前世今生 文 / 流水成觞

    林宁怎么也想不到,有一天,小说电影里面的梗会发生在她的身上。意外身故,再次醒转记忆,却发现时光倒退,时间竟然是回到了一九八六年,没等她恍惚太久,记忆中的最近发生的一摊子事,让她简直连叹息都无力,她这新生的人生,特别是最近两个月,简直是神转折的剧情都不一定有得阴差阳错。

    林宁前世是个网络作家外加编剧,有那一份爱好,又赶上了网络文学时代的到来,从小透明开始,多年的努力心血,大神称不上,养活自己绝对没问题。也有两三部火热作品,亲自参与编剧,拍成了收视率不错的电视剧!

    眼看着添房置产,也要变身成功人士,不想又一场电视剧的杀青庆功宴回家的路上,路遇酒驾司机横冲直撞,当场一阵剧痛,她已经不知所以。结合前世的经历,今世的记忆来看,她估计是当场身故,得天独厚的遇到了重生,于六八年开始了新的人生,从八零末变成了六零后。

    可能因为前世车祸的原因,在之前她并没有前世记忆,最多是比普通的孩子多一些熟悉的本能,比常规的孩子好带,多了些外人眼里的乖巧懂事!对于一个常年混迹网络文坛,以小说文学为生的网络作家来说,这样的奇遇除了惊讶庆幸自己重获新生,到没有什么震惊不能接受的。

    而且,比起前世孤身一人,再多的忙碌收获都不能填满孤身的寂寞来说,今生她还叫林宁,取其盼她一生安宁幸福的美好寓意,比起前世孤儿院随意填报的性命,不知道更胜几筹!

    她今生拥有一对疼她入骨的父母,名唤林茂然和阮水莲,还有一个同胞弟弟叫林修,取自修身齐家的寓意。之前十八年的人生,可以说清贫而幸福。只是,那样虽然生活困难,但尚算平静的幸福,在这一两个月内,骤起乍落,几乎天翻地覆,从惊喜到悲痛,旦夕之间,这个家庭陷入最低谷,蒙上浓浓的阴影。

    现在是一九八六年的八月,今年今生十八岁的她和一胎双生的同胞弟弟林修共同经历紧张压力山大的高三,黑色的七月,参加高考。而后双双收到了京都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可以说是他们这个京郊密云偏远的小镇飞出去最耀眼的金凤凰,让今生的爸爸妈妈为人艳羡,骄傲自豪不已。

    只是,今生她们的家境可以说是一贫如洗。她们家虽是镇上非农业户口,但是不像县城有工厂可以招工有旱涝保收的铁饭碗,又不像下面村子里有自己的土地,吃喝不愁。母亲阮水莲身子不好,生他们姐弟的时候遇到难产,几乎去了半条命,养了数年才稍微恢复元气,却也做不得重活,一家人的重担,都压在爸爸林茂然身上。

    好在,爸爸有着一手精湛的泥瓦匠手艺,这几年,村子镇上人们的生活日益渐好,条件好的总少不得翻修或者盖新房子,少不得泥瓦匠手艺,凭这一手精湛的手艺,再加上肯吃苦耐劳,爸爸在十里八村附近的镇上也小有名声,谁家盖新房子总少不了叫上他。

    凭借着这样的卖力的收入,再加上父母省吃俭用,这些年倒也勉力生活,甚至还供着他们姐弟上学,一路小学初中高中读了下来。或许是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她们姐弟的成绩一直保持在优秀行列,直至今年高考,双双以优异的成绩,接到了京都最好的大学,京都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眼看着,她们家就要鱼跃龙门,改换门庭,惹得众人艳羡。多年的付出,一朝回报,得到殊荣,她们姐弟也很喜悦。却不知,他们的争气,让爸爸林茂然骄傲的同时,也增加了压力。

    想着家里空空见底不超过一张老人头的存款,爸爸想着让他们姐弟九月入学的时候,手头更宽绰些,从年初的时候,就开始多增加了接活的频率。每日里早出晚归,披星载月,疲劳过度,在给一户人家盖新房上梁的时候,从房顶摔了下来,当场头破血流,人事不知。

    好在,爸爸平日里与人为善,和工友的交情不错,被工友紧急送去了县医院。县医院条件有限,只能爸爸稳定了下情况,紧急又把人转到了上属的京都第五人民医院。不幸中的万幸,送医及时,爸爸保住了性命,但是伤到了脊椎,有很大的可能,瘫痪在床。

    爸爸就是林家的顶梁柱,一夕倒下,林家无异于天塌地陷。爸爸的抢救医疗费用,无论是前期工友善心垫付还是后期亲朋借遍东拼西凑,都让这个本就一贫如洗的家里,债台高筑。

    面临瘫痪的爸爸,病弱的妈妈,债台高筑的家境,弟弟和她那份渺茫的命运前途,连轴转了月余,终于爸爸的情况稳定下来,人也逐渐清醒过来的时候,一份能够改变家里负债情况,能够继续维持父亲不用为医疗费发愁,继续接受治疗,还能让弟弟继续学业的选择摆在了当时的她面前。

    父亲的副主治医师倪美兰牵线,为她说合闺蜜重伤昏迷的弟弟。倪秋兰并没有瞒着对方的情况,言明顾家条件不错,只是独子重伤昏迷不醒,处于植物人的状态,顾家父母年龄不小,想要找一个可靠的人选作为儿媳,代他们精心照顾昏迷的儿子。

    而她,是机缘巧合撞上又观察半月,觉得合适的目标,顾家优渥的条件可以解决林家目前的困境,而顾家,则需要她付出婚姻,日后精心照料昏迷植物人的儿子。

    哪怕并不是绝对的公平,哪怕是等于卖身又如何?对于濒临绝境的林家,对于彼时的她来说,这是她渺茫中的救命稻草,能够让断了治疗费必定瘫痪的爸爸继续接受治疗,将那可能瘫痪的几率减小,能够让病弱的母亲减轻压力,不再为家境发愁,能够让优秀的弟弟,继续学业,完成他们共同改变命运的期望,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呢!

    所以,彼时的林宁,确定不是骗局,她没有任何犹豫的点头应下。在倪美兰的陪伴下,会见了未来婆婆和大姑子,袁秀琴和顾盛夏。抱着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心里,真正面对这两人的时候,林宁反而放下了所有的仓皇无措,用屏气凝神的平静以对,等待着仿若判决的回面结果,坦诚的回答着她们的问题。

    或许是她的坦诚,或许是倪美兰医师的美言,这场会面定下了结果,达成了婚事协议。顾家母女留下了两千块钱的礼金,而林宁,同时把自己因为父亲住院需要随身携带的身份证和户口本交给了顾家母女,以做办理结婚证手续之用。

    揣着那似乎比山还重的礼金,彼时的林宁送走了顾家母女,过马路回医院的时候,神思恍惚,差点儿与车相撞,躲避间摔倒了地上,碰到了后脑,当场昏迷,睡梦中觉醒了属于前世的记忆,互为融合,就是再次醒来无力感叹的林宁。

    林宁能说,她这是自己挖坑把自己埋了吗?但是纵观来说,对于当时没有恢复前世记忆的自己做下的决定,林宁并没有太多的后悔怨恨。对于彼时的深受爸妈疼爱,单纯不经事的她来说,付出她一个人的代价,能够力挽狂澜解决家中所有的困境,让一切最好化,她付出的,也仅仅只是婚姻而已,这已经是当时最好的办法,救命稻草哪有不抓着的道理!

    事情已成定局,哪怕即使她现在恢复前世记忆,也没有点石成金,立即化身百万亿万富豪的能力,之前的决定走下去,似乎是最救急的办法!对于她来说,目前最重要的,是让爸爸能够继续接受治疗,甚至是更好的治疗!顾家的资助,能够让林家以解燃眉之急,能够让她有时间以筹后续!

    轻轻地叹了口气,林宁打起精神,看了眼四周雪白的墙壁和靠墙放置的长桌子和更衣柜,她这好像好在医院,但是又好像不是在病房里。撑起身子,她正准备下床出去看看,小房间的门被从外打开了。

    “姐,你醒了?”门外进来一个清秀消瘦沉郁的少年,正是林修。看到坐起身的林宁,他血丝弥漫的眸子里,不由划过一丝惊喜的亮光,几个跨步就快步走到了林宁的床前,关切仔细的询问道:“姐,你头还疼不,晕不晕?想不想吐,有哪里不舒服?”

    爸爸的情况好容易稳定下来,昨天他姐出去一趟,居然被车撞了,昏迷着进的医院,让他的心瞬间提到嗓子眼。好在,倪医生亲自做的急诊检查,他姐只是一是惊吓,加上最近疲累过度,暂时昏迷,没有大碍,让他多少聊以安慰,放下一点儿心,但是他姐人没醒,让他一夜不能安心。

    他早起趁着爸妈那边还不需要人,就赶紧过来看看他姐的情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