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建议您将墨语小说网首页加入“浏览器收藏夹”,以便能够轻松访问墨语小说网!www.myxs.net
我的书架 繁體版
首页 > 言情小说 > 甜婚第一宠:总裁,蜜蜜吻

第613章 “所以你最好乖乖让我亲会儿。” 文 / 大音靡靡

    “华榕,”江云深看着面前这张近在咫尺的脸,声音宛如从喉骨里直接蹦出来的,“你是觉得现在的日子太不舒坦,所以想方设法找刺激是吗?”

    “日子不舒坦是肯定的,”华榕退了回去,脸上挂着十分无谓的笑,“不过你怕什么呢,反正无论情场还是商场我都不是你的对手,差了也甚至不止一个段位,就算我哪天因为找刺激作死了,也是满地的便宜等着江总你捡呢,你没什么好怕的吧。”

    黑色的车窗玻璃上倒映着她模糊的轮廓,是笑着的样子。

    不过也仅是样子,眼睛里毫无笑意,只有空空的一片凉色。

    怕什么。

    这世上所有能算计的一切他都无所畏惧,可偏偏就有那么极少,却又永远存在的一两样东西,是再高明的手段也算计不来的。

    等回到枫桥别墅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六点。

    “你去上班吧,我洗澡睡觉。”华榕头也不回的就要往楼上走。

    手腕被男人攥住,江云深拉着她沉声道,“白天不准睡。”

    “我很困。”

    “我也一晚上没睡。”

    华榕嗤笑,“你要上班啊,整个华时集团都等着江总运转呢,我不过闲人一个,就算睡满24小时也随我高兴。”

    “你再这样下去昼夜都要颠倒了,不健康,撑一天,晚上早点睡。”

    “也是,昼夜颠倒对皮肤不好,”华榕想了片刻,摸了摸自己的脸,道,“二婚本来就掉价,再丑点市场更不好了,松手,我去洗澡。”

    “既然不睡又闲着,那就跟我去公司。”

    “我不去。”

    江云深懒得跟她商量,拽着她的手臂就往楼上走,淡淡道,“不是要洗澡吗,一起吧,吃完早餐就去公司。”

    “江云深!”

    男人已经不做任何回应了。

    华榕被他拉到主卧。

    “去拿要穿的衣服。”

    华榕皱了皱眉,转身冷淡的道,“你先洗吧,或者我去次卧洗。”

    说着她就要走。

    见状,原本要去衣帽间里拿衣服的男人放弃了这个打算,长腿两步跨上前就走到了女人的身后,不等华榕反应过来,就抬手把她横抱起来。

    “你干什么?”

    “浴室里能干什么?”

    华榕没想到,他在楼下随口说了句一起洗,现在就真的要一起洗。

    谁要跟他一起洗澡。

    双脚一沾地她就往门口的方向走去。

    奈何腰肢被男人的手臂拦住,跟着就轻易的被他捞到了花洒下,江云深随手开了水流,极强的水流当头冲了下去。

    “你出”

    去字没能念出来,就被压下来的男人堵住,然后吞咽了下去。

    华榕条件反射的挣扎,结果下一秒就被掐着腰抵到了后面的墙壁上,更急促更凶悍的吻淹没了她。

    温热的水流落在耳边,几乎埋没了所有其他的声音,一时之间甚至让人有种错觉,仿佛这天地之间,就只剩下了水声。

    水流冲刷着她浓密的发根下的头皮,流过她衣服下的每一寸皮肤,像是什么都带不走,又好像把她所有多余的感官意识全部带走。

    唯有禁锢着她的男人所给她的,满是浓烈侵略性的吻真切而清晰。

    她过了好一会儿才提起力气去推他,断断续续抗议,“江云深。”

    男人稍稍推开了一点,但额头抵上了她的额头,低喘声在水声里隐隐绰绰,“我已经两晚上没睡了,没那个精神跟力气对你干什么,”

    他声音黯哑的厉害,甚至还沾上了刚才深吻后的粘稠,“所以你最好乖乖的让我亲会儿,别耽误了我上班,也少发生点让你自己厌恶的事儿。”

    说罢也不等她做任何的回应,手指轻轻掰着她的下颚,更深更缠绵的吻了下去。

    说是一起洗,但华榕还是裹着浴巾先出来了。

    站在衣帽间的镜子前可以清晰的看到,凸起的锁骨处那一片白皙的肌肤,布着好几个深色的吻痕。

    她冷着脸,在衣帽间里随便取了条裙子给自己套上,散下长发,湿漉漉的发梢滴着水,她拿了条毛巾,毫无章法的擦着。

    心不在焉擦拭着湿发的时候似是想起了什么,手突然顿住了。

    华榕扔了毛巾,转身就出去了。

    等江云深从浴室里出来再穿好衣服时,找了女人一圈才在书房里看见她。

    华榕穿了条长裙,手里拿着个中号的黑色手提包。

    江云深倚在门框上,“你都装了些什么。”

    看着还挺重,昨天去公司的时候她什么都没带,虽然是因为不配合被他强行抱上车的。

    “装了两本书,”她目不斜视的从他身侧走过,“不然我什么都不做,干坐着一整天等着成仙吗。”

    到了江云深的办公室,华榕直接往休息室走去。

    “你不是不睡觉吗,”江云深看着她的背影又叫住了她,“这儿有地方给你坐。”

    华榕手握上了门把,“我想安静的待着,而且,我也不想一整天抬个头就要看见你。”

    江云深薄唇抿起,但最终还是没说什么。

    华榕推门走了进去,顺手关上了门。

    脱鞋爬上床从包里拿了本书出来,跟着摸出了个支手机,插上昨天她用力充p的充电器,长按开机。

    没有s卡,不过是她之前的旧手机,所以软件都还在,登录也多是密码或者指纹。

    枫桥别墅里的无线都被江云深断了,但整个华时集团都是有的,而且她这被淘汰的手机还能自动连上。

    她直接登录支付宝,输入纸条上的手机号码,补填姓名。

    限额。

    啧,她先转了笔最高额度,然后发了条消息过去,唐公子,你还是把你银行卡账号给我吧,这玩意儿不太方便。

    。

    过了半分钟才发了串卡号过来。

    华榕上手机银行把剩下的数额转完了。

    唐惊墨:收到,谢了。

    末了,她又回支付宝问了句,你怎么得罪夏淮了?

    过了一分钟那么久,唐惊墨:拒绝当他男朋友?

    华榕,“”

    也不意外,毕竟昨晚当着江云深的面,夏淮是力护着他的,甚至要不是这俩人私交不错,换了别人可能直接被送进监狱里去了。

    华榕:啧啧,现在知道我的好了吧,半点不跟你计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