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建议您将墨语小说网首页加入“浏览器收藏夹”,以便能够轻松访问墨语小说网!www.myxs.net
我的书架 繁體版
首页 > 言情小说 > 甜婚第一宠:总裁,蜜蜜吻

第614章 “那三十万华榕已经付过了。” 文 / 大音靡靡

    不过

    她摸着下巴转念一想,被拒绝一次就逼得人走投无路,甚至不惜动用人脉权势强取豪夺,以前也没听说过夏淮是个欺男霸女的纨绔恶霸啊。

    真说起来,因为他是夏泉的哥哥,所以她认识他也快有十年了,虽说不熟也没有留意过,但好歹是一个圈子里的人,算起来他也二十七八了,既没有传过什么真真假假的桃色绯闻,也没听夏泉说起过她哥哥的恋情。

    还是说因为性向小众,所以特别低调?

    但这个东西在上一辈眼里或稀罕或者是有病应该被去电一电,在他们这一辈里实在不算个事儿,就那些男男女女都玩的浪荡子她随口就能数出一只手。

    华榕转而登上了微信,给夏泉发了条信息,夏夏。

    等回消息的功夫里唐惊墨回了她一串省略号:

    跟着又发了第二条,唐惊墨:嗯,我谢谢你,也要烧柱香给我妈,谢谢她在天之灵保佑她婆婆,送了个人傻钱多的华时公主上我的车。

    华榕噗嗤一声,险些笑出了声。

    她还以为这人一板一眼半句多的话都懒得说呢。

    夏泉很快回了她微信,诈尸了?

    华榕一看回得飞快:你怎么说话呢?还诈尸呢合着我消失这么久你就直接当我死了,难怪一点都不担心我的死活,哼。

    夏泉:我知道你被软禁了。

    华榕:那你不想办法救我!

    夏泉:我确认过你的安危了。

    夏泉:你之前雇人伤了江云深的堂妹还差点把人弄死惹毛了江云深,他既然没有打击报复回来,华时的股东组成跟你名下的股份都没什么太大的变动关几天当是让他消消气呗。

    夏泉:而且我听徐觐欢说你也没怎么吃亏看你们俩对峙你比江云深还狂。

    华榕:你怎么知道江宜的事情???

    难道是徐觐欢那个大嘴巴逼逼出去了?

    他竟然连江云深跟江宜的关系都知道了?

    而且她一直以为徐觐欢不仅自己爱八卦也爱传播八卦,但什么人的什么事能说又哪些人的哪些事知道了最好跟什么都不知道一样保持沉默他心如明镜,不然不分场合事迹的传播富豪权贵们的**徐家再显赫他都要被人联手搞死。

    夏泉:不是,念念走之前告诉我的。

    夏泉当然是可信的,而且她也是那个唯一会且有能力会出手帮她的,但她的能力来自其他人,除非华榕跟江云深真的撕破脸危及到她的人生安全和切实利益,其他他们夫妻间的事情,她并不方便插手。

    墨念走之前跟她分析过许多情况,也告诉过她有哪些应付的方法。

    夏泉:榕榕,你没事吧?

    华榕很快的回:没事。

    夏泉:你跟唐惊墨昨晚是怎么回事?

    华榕:你跟徐觐欢很熟吗都能聊八卦了?

    夏淮虽然是夏泉的哥哥,而且这个兄妹关系很尴尬,虽然他俩倒从来谈不上敌对,但不过十年如一日是标准的同一屋檐下的陌生人,不可能是夏淮告诉她的。

    而且夏泉早不住夏家。

    夏泉:不是我是在群里。

    华榕:群???

    夏泉:是个很小的群,就韩放韩竺温亦臻楚歌徐靳欢这几个人,应该不会传出去。

    华榕:哦。

    传出去她也没大所谓,除非是上了新闻闹出她出轨的负面新闻影响她的形象,否则就只在圈内流传的话,江云深应该比她更不能容忍。

    华榕:你哥是?

    夏泉:是的。

    华榕:他喜欢唐惊墨?

    夏泉:非常。

    华榕:招惹直男已经很可耻了,强取豪夺简直无耻。

    强取豪夺这个词跟唐惊墨的形象真是迷之不搭。

    一般不都是长相漂亮的少男少女,恬静有气质的女大学生,r清冷孤傲的男性吗?

    夏淮内敛俊秀,就视觉效果而言,唐惊墨比他更高大挺拔,气质与其说是清冷,用冷硬来形容更合适。

    夏泉:你不会旧情复燃了吧?

    华榕翻了一眼:我是吃回头草的人吗?再说我青春年少的时候唐惊墨看不上,变人妻了他就能看得上吗?

    但有些男的吧他就是吃熟女不吃少女,不过夏泉没说这话,而且唐惊墨也实在不像这种口味。

    夏泉:我哥很喜欢他,而且很久了唐家没出事之前他有托人提醒唐惊墨父亲,不过唐惊墨他爸一意孤行,或者说到了那个份上不是想反悔就能全身而退的。

    夏泉:我跟他不熟,不过看徐觐欢水群八卦的时候说,他这么久没出手,这回估计是打算趁虚而入孤注一掷。

    事实上徐觐欢说的是,当基佬可真是难,出柜难,爱上直男更是惨得一逼。

    夏泉:榕榕,你要不是旧情复燃就别插手了,我哥不会轻易罢手的,而且江云深估计也不会准你插手其他男人的事情,尤其是昨晚那一出之后。

    华榕看了半天。

    她切回去发了条信息给唐惊墨:你跟夏淮什么时候认识的?

    唐惊墨:不记得,他跟我高中一个学校,比我低一届,有段时间还挺熟的。

    高中?

    华榕:然后呢?

    唐惊墨:后来我去部队了。

    华榕:就没联系过了

    唐惊墨:我走之前他跟我告白过一次,后来就没有后来了。

    华榕回了他一串省略号。

    她心情复杂的问了一句,一个人喜欢你十年,你一点动容都没有的?

    唐惊墨坐在病床边的椅子上,他奶奶睡得深,他百无聊赖下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华榕聊着,看见这句话还真的震了一下,眼皮动了动。

    十年前告白一次,十年后再次强势告白不等于这十年间一直喜欢他吧?

    他记得当初夏淮被他拒绝后,即便他后来再回帝都,那人从来没有联系过他甚至没有出现在他的交际圈子里。

    一直到这次出事。

    而高中的时候他虽然有把夏淮当做朋友,但这种情况下他也不可能再去主动联系,那点微末而短暂的友情也早就淡掉了。

    唐惊墨正出着神,一条短信发了进来。

    账户里多了三十万。

    “”

    他想也不想就原路转了回去。

    华时集团的办公室里,江云深眯眼看着银行发来的短信,眯起了眼,直接拨了唐惊墨的电话过去,沉声冷淡的问,“华榕不是欠你三十万?”

    这个数字是从夏淮那里问道的。

    唐惊墨静了片刻,回答,“她已经付过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