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建议您将墨语小说网首页加入“浏览器收藏夹”,以便能够轻松访问墨语小说网!www.myxs.net
我的书架 繁體版
首页 > 言情小说 > 甜婚第一宠:总裁,蜜蜜吻

第616章 “就当是我认输了,好吗?” 文 / 大音靡靡

    华榕毫无犹豫,又是一脚更狠的踹了上去。

    男人不闪不退,只索性撬开她的唇舌,更深的吻了进去。

    结束后,她抬手擦了擦自己的唇,面无表情的问,“你这是变着法子来恶心我吗?”

    江云深眼眸眯了下,淡淡道,“还能恶心到你么,我以为你已经麻木了。”

    华榕嗤笑了下,率先走出了休息室。

    江云深看着她的背影,眼眸晦暗。

    办公室里。

    华榕静静站在落地窗前。

    江云深看不到她的表情,只是几次抬头,她都依旧站在那里,甚至连姿势都没有变过,若不是她的身影投影在他的视网膜上,他甚至感知不到她的存在。

    人的存在感,真是一种奇怪的东西。

    从前的华榕即便站在人群里,就永远是焦点,只要在那个空间里,即便不言不语都能让人清晰的感知到她的方位。

    …………

    下午,华榕在休息室睡了一个钟头就被男人从床上挖了起来,她昨晚在车上虽然打过瞌睡,但睡得不多,白天没什么精神。

    被强行叫醒起床气大得很,尤其是对着江云深更没什么好脸色,“烦死了,出去!”

    江云深把她从床上横抱到洗漱间里,“洗个脸,”他平淡的道,“午睡一个小时够了。”

    华榕脸色难看的很。

    正准备低头时,又听到身边的男人道,“洗完后,我跟你谈谈墨念的事情。”

    她的动作顿住,站直身体冷冷看着他。

    江云深转身出去,留下三个字,“五分钟。”

    三分钟后,华榕顶着一张满是水珠的脸站在了办公桌前,“你把她怎么了。”

    这男人很久没再跟她提过墨念的事情了,他以为他是放弃了,毕竟看情况江跃那边也什么消息都没找到。

    “我没找到她,所以也没把她怎么样,”江云深边说,边从抽屉里拿了几张资料出来,“她消失在东南亚了,华时在那边的发展跟人脉相对单薄,而她倒是很熟的样子,所以我没让人找了。”

    华榕没说话,等着他的后话。

    江云深把资料递给了她,淡笑着道,“不过她从前的身份跟经历,我倒是费了一番功夫查出来了。”

    华榕接了过来。

    “说起来挺讽刺,我当初奉你父亲的意思抹掉她救你之前的所有痕迹,再重新替她伪造身份跟过去,如今再想知道她的仇家,竟然查了这么久。”

    他当初还在华东森的手下办事,处理墨念的事情时对她毫无兴趣以至于未加留意,所以也只隐约知道她的过去复杂,详细的却是一无所知。

    “她消失在公海之前名叫温海潮,前任赌王墨崇的义女之一,现任赌王墨斩的前未婚妻,据说她联手自己未婚夫的哥哥设局坑死了墨崇,又利用墨斩对她的感情逼得墨斩在墨崇死后的势力争夺中输得一塌糊涂……”

    “温海潮的身价,今天在黑一道都高的很,我想以墨斩的势力,想在东南亚找个偷渡犯,应该不是什么难事,他应该也很有兴趣。”

    华榕的视线落在纸张上,抬眸,“你威胁我?”

    “她能改名换姓安然无恙这么多年,是因为活在华时的保护罩下,你觉得她孤身一个人躲在东南亚那些乱糟糟的地方,能过什么好日子吗?”

    她笑了下,只是没什么笑意,“那你想怎么样呢。”

    “榕榕,”男人低下去的嗓音似乎特意的放软了,有些温存的错觉,“你也知道我不会放了你,我只希望你不要再跟我僵持下去了。”

    “僵持?”华榕又笑了,“你都要一天24小时把我放在你的视线范围里了,我哪里来的本事跟你僵持。”

    “你不想理我,电影不拍了,朋友不联系了,自由好像也无关紧要,除了偶尔的心血来潮,你恨不得把这个世界连着我一起屏蔽掉,你不是在跟我僵持吗。”

    昨晚的事情他未必不清楚,华榕并没有多想“逃离”。

    她只是……心血来潮,漫无目的,看似激情冲动,其实惫懒无谓。

    事事都懒得跟他对抗,哪怕他说必须时时刻刻待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其实就是……懒得在乎而已。

    华榕失笑,似乎是越笑越觉得好笑,于是真的越笑越厉害。

    江云深道,“把墨念找回来,你继续拍戏,我最近替你看了不少的剧本,”他顿了下,看着她的眼睛,“就当是我认输了,好吗?”

    “你真的认输的话,就跟我离婚啊。”

    江云深低笑着道,“榕榕,你应该很清楚,我不是会把喜欢的东西从自己手里放出去的男人,你我只能各退一步。”

    哦,她确实挺清楚的。

    华榕颇为好奇的问,“你不怕我又不消停么,你妹妹差点被枪杀,我跟江驰联系的事儿,还有我当年求而不得的心上人……说实话,我无聊的时候自己都不知道能干出什么事情来。”

    “嗯,怕。”

    华榕扬起眉。

    “你闹吧,我兜着,”江云深脸上没什么表情,“总比让你枯死的好。”

    华榕有一会儿没说话。

    办公室里安静了一分钟,直到午后困倦让她不自觉的打了个呵欠。

    “好啊,”她轻飘飘的笑道,“那,我现在可以走了?”

    …………

    江云深还真的没拦她,让她出去了,只是叫了个保镖当她的临时司机,大概也兼职监视。

    那保镖问她去哪儿时,她脑子里还真的一片空白。

    江云深说她跟他僵持,她自觉一点这心思都没,但他也说对了,除了一时兴起的心血来潮,她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

    就现在谁要再带她去飙车,倒贴她都不想再受罪。

    “嗯……去找徐觐欢玩吧。”

    徐觐欢的那高级会所要什么有什么,提供三餐酒水各种饮料,能黄能赌,能唱歌能跳舞也能安静坐着聊天。

    他本人也是个不错的聊天对象,虽然身为幕后老板他未必在那,想了想,她又拿那被淘汰了临时充数的手机打了个电话出去,“夏小泉,你出来陪我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