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建议您将墨语小说网首页加入“浏览器收藏夹”,以便能够轻松访问墨语小说网!www.myxs.net
我的书架 繁體版
首页 > 言情小说 > 他是我的小浪漫

第804章 她想知道的 文 / 顾小单

    总算搞定了薄临,阿黎深吸一口气。

    然后她抬眸,笑意盈盈地瞧着薄兆宇,很认真地说道:“薄老先生,我已经跟薄临说话了,晚上之前他怎么都能赶到南城。”

    薄兆宇呵呵笑了笑,眼底却半点笑意也没有,薄临是他最宝贝的孙子,平日里他这个当爷爷的,连一句重话都舍不得对他说。

    可,就在刚才……

    薄兆宇垂了垂眸,强压下心里的不满和愤怒,这丫头的手段还真是了得!

    他心里再气愤,再不满,也只能这么说:“既然阿黎小姐允诺了我,我自然就相信阿黎小姐。”

    “那个……呵呵……”

    阿黎也知道自己刚才的语气不太好,要知道,薄临在南城那可是太子爷般的人物,偏偏,就在刚才竟然被她毫不留情地给教训了。

    “薄老先生,我跟薄临,也算是朋友了,所以刚才跟他说话,也就没什么顾忌。”说着,宋黎又咧起嘴角呵呵笑了笑,“您,不会生气的吧!”

    薄兆宇顿时愣了一下,差点没把刚喝进嘴里的水给喷出来。

    生气?怎么可能不生气!

    可,他绝对不能承认他生气了。

    薄兆宇放下手里的水杯,不紧不慢地捋了捋花白的胡须,笑呵呵地说道:“阿黎小姐真是客气了,我家薄临能跟您交朋友,那是他的荣幸。”

    顿了顿,他又刻意补充了一句:“阿黎小姐,等薄临回来了,欢迎你去我们那里做客。”

    “那是当然,那是当然。”

    阿黎嘴里应承得很爽快,可心里却想着,做客做客,估计是鸿门宴吧!刚才把薄临骂了一顿,又差点脱口而出说他死翘翘,他肯定记仇了。

    自始至终,薄寒池也没有说什么,任由阿黎自己去应付薄兆宇。

    薄兆宇得到了阿黎的允诺,一颗悬着的心总算落回了胸腔。

    他又望向薄寒池,神色严肃地说道:“家主,还有一件事情我必须告诉您一声,这几天洪门的人又开始在南城活动了。”

    薄寒池脸色微变,不动声色地眯了眯眼,说道:“我知道了。”

    “那,我就先告辞了。”说完,薄兆宇又客气地对阿黎说道,“阿黎小姐,等您的节目录制结束,我一定让薄临去接您。”

    “薄老先生,您不用这么客气的!真的不用这么客气!”

    “用的,用的。”

    “真不用。”

    ……

    送走了薄兆宇,阿黎累得瘫坐在椅子上,微微叹了一口气,心里默默地想着,跟薄兆宇这种老狐狸打交道,还真是心累!

    还说什么去他家做客!我又不是活腻了。

    见阿黎气呼呼地嘟起小嘴,薄寒池不由得笑了,亲昵地捏了捏她的小鼻尖,笑着说道:“放心吧!他不敢对你怎么样!除非……”

    男人垂眸一笑,说出的话却尽染肃杀之气,“他真的活腻了。”

    如果有人问,这世上谁最怕死?一定会有人答,有权有势,而且闻到了死亡气味的人。

    阿黎愣了一下,旋即半眯起眸子微笑,傲娇地说道:“一只老狐狸而已。”

    她只是不想,并不是害怕。

    阿黎没有去机场送薄寒池,就连薄寒池想要将易胥留在她身边的心思,也被她一眼看穿了,然后,她毫不犹豫地拒绝。

    以她现在的伸手,一般人根本伤害不了她。

    薄寒池只得叮嘱她注意安全,随时跟南汀保持联系,他又告诉阿黎,南晞是南汀的姐姐,但是她们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阿黎顿时就愣住了。

    下午见到南汀,还不等她开口说什么,南汀已经兴奋地抱住她,“好样的!小阿黎,没想到你这么厉害,竟然把她给赢了。”

    阿黎微怔,从南汀的话里得到一个信息,南汀跟南晞的关系并不好!

    旋即,她不动声色地笑了,朝她眨了眨眼睛说道:“运气好而已。”

    南汀轻嗤一声,“我信你就怪了!”

    阿黎耸耸肩,端起餐桌上的咖啡浅啜了一口,眉眼微垂。

    不经意间,她眼角余光撞上一双贼兮兮的眼睛,阿黎心头一跳,瞬间变得警惕起来。

    南汀并没有察觉有什么异样,顿了顿,又继续说道:“对了,阿黎,你的名字已经传遍整个军区了,我那个后爹对你赞不绝口。”

    阿黎撇撇嘴,一手撑着脑袋,一手拿着调羹轻轻搅动着咖啡,苦大仇深地说道:“是啊!他还让陆欢颜问我要不要加入他们。”

    南汀愣了一下,眼底闪过异样,不动声色地问道:“那你什么想法?答应了?”

    “我志不在此!”

    见阿黎一副不以为意的态度,南汀讪讪地笑了笑,问道:“阿黎,你是不知道我后爹说的他们是指什么吧?”

    阿黎抿抿唇,“我不关心啊!因为不管指什么,我都不会加入。”

    “对了,南汀姐,我这次找你出来,是有事情要问你,不过,你得先答应我,一定要对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南汀心头一跳,艰难地吞了吞口水,只觉得压力大的扛不住了。

    “你先说什么事儿?”

    “还记得有一天晚上我给你打电话,我说,薄大哥把我从车里赶出来,然后把他自己一个人关在里面,他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

    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阿黎一直牢牢地记在脑海里,只觉得很多年都不会忘记。

    她从来没见过那样的薄寒池,在她的记忆中,那个男人一直都是矜贵清冷的模样,即使小时候第一次见到他,他也是这样的。

    可,那一天晚上,她在他的身上见到了绝望,愤怒,无助,痛苦……

    很多很多的负面情绪,全都交织在他的身上,像是要将他吞噬掉。

    “阿黎,你说的这件事情,很有可能跟五年前那一次任务有关,那一次任务只有他一个人活了下来,我们的人发现他的时候,他已经奄奄一息了,他的小腹上有一条很长的伤口。”

    说到这里的时候,南汀突然停顿了下来,望向阿黎的目光凝重而严肃。,“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