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建议您将墨语小说网首页加入“浏览器收藏夹”,以便能够轻松访问墨语小说网!www.myxs.net
我的书架 繁體版
首页 > 言情小说 > 薄少,恋爱请低调

第1071章 倒霉的薄三 文 / 顾小单

    薄承东的一双眼睛忽然就看直了,嘴角狠狠地抽了抽,扯出一抹尴尬的笑意。

    阿黎顿时愣住。

    她跟薄承东说话的时候,刚好背对着病床,也就意味着,她根本注意不到病床上发生的一切,自然也就不能第一时间发现病床上的男人醒了。

    薄寒池挑眉,唇色淡如水般,轻轻动了动,“嗯,刚醒。”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目光一直没有从阿黎的身上离开过,一双湛黑的眸子漫开温暖的笑意,嘴唇微微掀了掀:“老婆,你这是高兴傻了吗?”

    “你才傻了呢!我就是想确定一下,我现在是不是在做梦?”

    阿黎暗暗翻了一个白眼,撇撇嘴,低着头朝病床边走过去,她有点心虚,刚才跟薄三打闹的话,也不知道他听进去了多少!

    薄寒池不由得笑了,眉梢轻轻挑起,色淡如水的唇微微弯了弯,问道:“那你现在确定了吗?”

    阿黎一本正经地点点头,说道:“唔,确定了,我不是在做梦!”

    见阿黎停在离病床一米外的地方,某人顿时不高兴了,湛黑的眸子微微暗了暗,皱眉说道:“你磨蹭什么?赶紧过来一点!”

    视线与那一双幽黯的黑眸撞上,阿黎心头一跳,瞬间突捣鼓般,她突然想起几年前的那一天早上,她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他躺在身边……

    那时候她怂的啊!就跟老鼠见到猫似的,可现在的情况完全不一样。

    她是他的谁?妻子!法律上承认的身份。

    那她还在怂什么!

    想到这里,阿黎扬眉,红唇勾起玩味儿,“不就是让我过去么!你这么凶做什么!”嘴上虽然这么说着,但她的身体却是很诚实的。

    事实上,她就是一只“纸老虎”。

    薄寒池:“……”这丫头想搞什么?

    薄承东:“……”小姑奶奶,也就只有你敢对我大哥怎么说话!佩服得五体投地。

    “你还赖在这里做什么?今天不用上班吗?公司最近很闲吗?”

    正当薄承东胡思乱想的时候,一个低沉又漠然的嗓音蓦然响起,就像是平地一阵惊雷,“轰”地一声,在他耳边炸开。

    他顿时愣住了,艰难地吞了吞口水,一脸茫然地问道:“大哥,你,你刚才是在跟我说话吗?”

    薄寒池挑眉,“除了你还能是谁?”

    薄寒池:“……”不是还有阿黎吗?可这话他不敢说,他家大哥的厉害,他早就领教过的。

    “当然要上班,而且今天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可能要忙得很晚才能下班。”

    薄承东连忙站起来,准备离开,他家大哥这是在赶人!都这么明显了,他要是还看不出来,那这几年他就真的是白混了。

    被硬塞了一把狗粮不说,还被diss了一顿,这世上还有比他更倒霉的吗?

    他是好心来送早餐的,好不好!算了!不跟伤患一般见识。

    说着,薄承东又看向阿黎,叮嘱了一句:“我先走了,有事打电话给我。”

    “还不快走?”

    当他是死的吗?

    阿黎撇撇嘴,趁着某人没注意,连忙朝薄承东做了一个鬼脸。

    薄承东走到门口,又回头瞅了一眼,没好气地轻嗤一声,恨不得把病房的门踹一脚,醋坛子!真没见过醋劲儿这么大的男人!

    没了薄承东,病房又陷入了沉默中。

    阿黎深吸一口气,乖巧地在病床旁边的凳子坐下来,温暖说了,他伤在小腹,再加上失血过多,应戒怒戒燥……

    看着他的女孩儿忽然安静下来,一时间,薄寒池还有些不习惯,“怎么不说话了?”

    阿黎撇撇嘴,很认真地说道:“你刚醒过来,要少说话,多休息!”

    薄寒池垂眸一笑,抬起手,想摸摸她的头顶,却发现自己的手根本够不着。强忍住翻白眼的冲动,阿黎忍不住在心里吐槽:还真当她是大白么!

    心里这样想着,身体却很诚实地靠近他。

    某人得意地勾了勾唇角,伸出手,轻轻揉了揉她撒落的长发,“那你说,我听着。”

    阿黎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只好耐着性子说道:“不出意外的话,这个时间小歌儿已经去报警了,只要他们用心破案,不出三天时间,应该就能抓到红蜘蛛。”

    见阿黎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薄寒池挑眉,有些好奇问道:“他们能找到红蜘蛛?”

    阿黎眯眼一笑,红唇微微上扬,脆生生地说道:“当然能啊!因为很快就会有人匿名举报,到时候他们只要去抓人就行。”

    顿了顿,她嘴角勾起的笑意越发傲娇,“老公,你现在是不是应该承认,我不仅不会扯你的后腿,还能帮上你的大忙?”

    对上那一双眉眼飞扬的深眸,薄寒池忍不住笑了,眼底漫开宠溺。

    “是!我老婆最厉害。”

    “你知道就好。”

    薄寒池忽然勾了勾唇,笑得意味深长的,“我早就知道了。”

    阿黎顿时愣住。

    下一秒的时候,她那一张白净的小脸涨得绯红,气呼呼地瞪他一眼,咬牙切齿的:“薄寒池!你流~氓!你不仅流氓,还无耻!”

    她扬起小拳头就想揍他,却又想起他现在还是伤患,硬生生地将手缩了回去。

    薄寒池笑得很欢,露出一口大白牙,小腹上的伤口一阵阵抽痛,却还是忍不住打趣她:“老婆,我冤枉!比窦娥还冤!”

    顿了顿,他又很认真地补充了一句:“真的,童叟无欺!”

    阿黎咬咬牙,没好气地扔给他一记白眼,“我信你个鬼!”

    某人舔着一张无辜的脸,那张脸极好看,完美得如同艺术大师精雕细琢的艺术品。他眨了眨湛黑的眸子,一本正经地说道:“老婆,明明是你自己胡思乱想,我刚才可什么都没有说!”

    “我……”阿黎一下子就噎住了,一双漂亮的杏眸瞪得圆圆的。

    薄寒池耸耸肩,双手一摊,“老婆,我真的什么也没有说。”

    阿黎深吸一口气,噌地站起来,避开他小腹的伤口,立刻对他进行“惨无人道”的摧残。

    忽然,一声痛苦的闷哼落在她耳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