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建议您将墨语小说网首页加入“浏览器收藏夹”,以便能够轻松访问墨语小说网!www.myxs.net
我的书架 繁體版
首页 > 言情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954章 一日为师(23) 文 / 墨泠

    医院。

    乔父已经醒过来,他通知了助理。

    “乔董,这是谁干的?需要报警吗?”助理被吓到了,谁把乔董给打成这样子。

    乔父脑袋上缠着一圈纱布。

    “不需要。”乔父道:“查一下,谁把我送到医院来的。”

    助理虽然不解为什么不报警,但老板的话就是真理。

    “好的。”

    乔父又叫住他:“给乔潋打电话。”

    “好的。”

    助理连连应下,赶紧去办这件事。

    他刚拉开病房门,外面站着一个女生,似乎正准备敲门。

    两人无声的对视一秒,女生镇定的放下手:“乔先生在吗?”

    助理往后面看一眼,乔父听见动静,也正看着这边。

    “您是……”

    “乔潋的班主任。”

    助理微微一愣。

    太子爷的班主任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进来吧。”

    乔父出声,让初筝进去。

    助理顾不上脑海里那乱七八糟的念头,侧身身体,让初筝进去。

    乔父脸色看上去很差。

    虽然已到中年,可乔父五官依然俊朗,和乔潋有几分相似。

    只是乔潋的容貌更加精致一些,估计是遗传他母亲的。

    乔父打量初筝,常年上位者的身份,使得他出声的时候,自带威势:“你是乔潋的班主任?”

    “嗯。”初筝气定神闲的站着。

    “怎么称呼?”

    “阮初筝。”

    “阮老师。”乔父点下头,心下狐疑:“你到这里来是?”

    他刚醒过来,住院的事,就通知了助理。

    她一个班主任,怎么这么快就找到这里来了。

    “乔潋在我那里。”初筝也不想废话浪费时间,直接切入正题:“是我让人送你到医院来的。”

    乔父表情微微一变,眼底的光沉了几分。

    “你和乔潋的事,我不想过多过问。以后我会照顾他,如果他想回来,我不会拦着。他不想回来,乔先生最好也别派人过来骚扰他。”

    乔父皱眉。

    这些字他分开都理解,可是怎么凑到一起,就听不太懂了呢?

    这是乔潋的班主任吧?!

    这是一个班主任应该说的话吗?

    “阮老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乔先生,你听懂了。”初筝不想重复,她放下一张支票。

    乔父看一眼支票上的数字,嘴角一抽,随后一股怒火直冲脑门:“阮老师,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乔某缺这点钱?乔潋是我儿子,你一个外人,有什么资格决定他的去处?”

    竟然有人拿钱来给他买他儿子!

    乔父觉得面前这人恐怕是疯了。

    “乔先生你多虑了,我只是向你证明我有能力照顾好他,给他更好的生活。”

    “……”

    初筝点了点支票:“顺便补偿给乔先生的医药费,乔先生觉得不够,我还以再给。但是乔先生最好不要报警。”不然后果就严重了。

    初筝最后那句话明显是威胁,并不是请求他。

    乔父:“……”

    乔潋是他儿子!

    他儿子!!

    初筝收回手,她语气淡淡的道:“乔先生,祝你早日康复。”

    “你站住!”

    乔父怒吼一声,牵扯到伤,疼得乔父倒抽一口气。

    然而初筝没有丝毫停留,直接离开病房。

    助理赶紧过来:“乔董,没事吧?”

    乔父气得撕了那张支票。

    乔父莫名想到以前朋友说的父母拿钱打发儿女对象的笑话。

    现在……

    他就像那个笑话!!

    要打发也是他给钱,怎么就轮到那个小丫头片子了!

    “给我查她。”乔父捂着头:“手机给我。”

    乔父给乔潋打电话。

    没人接。

    一遍、两遍、三遍……

    “喂。”少年的声音响起。

    乔父忍着怒火:“乔潋你好样的啊。”

    “……”

    那头没回应。

    乔父咬牙道:“你在哪儿,我让人去接你。”

    “……”

    乔潋看着桌子上的便利贴,将近三十秒才出声:“你没事吧。”

    “我没死,你是不是很失望?”乔父冷笑。

    两人间气氛诡异,完全不像父子。

    “……”乔潋声音低下来,恶毒的道:“是啊,我后悔,当时应该确定你死了再走。”

    “孽障!”

    乔潋挂断电话,将乔父的骂声掐断。

    他扔下手机,双手慢慢环着胳膊,收紧,双腿曲起放在椅子上,整个人都蜷缩起来。

    -

    乔父那边很快拿到初筝的资料。

    “她名下有一家基金,资金来源都是来自这个基金。”助理道:“基金似乎和她父母有关系,但是这个基金向来神秘,而且他父母也已经过世,具体的我们查不多。”

    助理只能查到初筝的资金来源。

    除开这些,就像有一双无形的大手,将她的资料保护了起来。

    而且那个基金本身就神秘,想从基金入手打听,也不现实。

    乔父看他:“没了?”

    “……”助理抹一把虚汗:“她也刚毕业,毕业后就进了现在所在的学校,这学期才带的少爷那个班。”

    “据学校的老师们说,以前她不是这样的……不过,那个时候她刚进学校,大家也不是很熟悉,不了解……”

    乔父不想听这些:“她和乔潋什么关系?”

    “……”

    助理还真不知道。

    据学校的人说,乔潋和初筝没什么特别的关系,就普通的师生关系。

    初筝在学校做的,完全符合一个老师的身份。

    乔父啪的一下将资料摔在助理身上:“去弄清楚!”

    助理哪里敢说不,捡起资料迅速离开。

    走出病房,助理松口气。

    伴君如伴虎。

    -

    初筝拎着衣服回去,乔潋缩在沙发上睡着了,一张脸蛋压着胳膊,只露出侧脸。

    客厅没有空调,少年脸上微红,鼻尖也缀着细微的汗。

    衬衣最上面两颗被他解开,白皙又精致的锁骨若隐若现。

    衬衣下摆并不是很长,躺下去后,更显短。

    沙发太小,少年长腿微微曲着,露出不少风光。

    初筝走到沙发,居高临下的看他一会儿,伸出手,在他脑袋上停了片刻,随后落下去。

    她指尖穿过柔软的发,轻轻的揉两下。

    少年被惊醒,迷糊的睁开眼。

    正好看见初筝漫不经心的收回手,站在沙发后,平静的望着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