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建议您将墨语小说网首页加入“浏览器收藏夹”,以便能够轻松访问墨语小说网!www.myxs.net
我的书架 繁體版
首页 > 言情小说 > 错惹娇妻:法医大人求宠我

【0517】,素手黑枪,吓尿一窝(一更) 文 / 逍遥游游

    “很简单,请你们过来,只是想要和你们玩个小游戏罢了,相信你们一定会喜欢的。”

    声音未落,蓝可盈已经手指一动,于是左轮手枪的轮便被打开了,女子纤长白净的手指轻轻地一拂,于是那轮便转动了起来,接着弹仓里面的金黄色子弹,便弹出了五枚。

    “噼里啪啦”的声音响了起来。

    五枚金灿灿的子弹弹落在了桌面上,接着又有三枚子弹滚落到了蓝可盈的脚边。

    女子满意地看了一眼弹仓里只余一枚下的一枚子弹,然后将枪轮按上。

    她那带着几分凉薄笑意的目光,淡淡地自邹义,周小波,崔丹三个人的脸上划过。

    眼神即不锋利,也没有什么攻击性。

    甚至就连她的目光里也是带着笑意的。

    只是这样的笑意撞进眼里,却让人只觉得心惊肉跳。

    当下崔丹不禁缩了缩身子。

    “啪!”的一声。

    邹义,周小波,崔丹三个人又是被吓得抖了抖。

    只见蓝可盈已经将手里的枪重重地拍在了桌面上。

    “为了这个游戏,我的这两位朋友可是好辛苦的才给我找来一把左轮手枪啊。”

    “所以听到了这个消息,你们是不是觉得非常期待这个游戏呢?”

    其实邹义,周小波,崔丹三个人更想要说,他们真的一点儿也不期待。

    不过蓝可盈很明显并不想要从他们三个人这里得到什么回复,只听到女子的声音还在继续着。

    “这个游戏非常简单,相信你们都会玩,不过谁呢,谁来先陪我玩呢?”

    蓝可盈似是在自言自语一般。

    不过那清泠的目光却是不断地在邹义,周小波,崔丹三个人的身上转来转去。

    而这三个人,现在可是真的只要被她扫上了一眼,便会觉得自己都不会呼吸。

    蓝可盈的选择还是很快的。

    于是很快的她的目光便落在了周小波身上。

    “哟,名主持人啊,我在电视上见过你,所以也可以称得上是熟人了,既然是熟人,那么自然要先和你玩了。”

    听到了这话,周小波第一次如此后悔自己为毛当年会选择来当主持人呢。

    他刚想要张嘴求饶,可是洛日已经几步来到了他的面前,然后直接提着他的衣服领子,便将人生生地拎到了桌子这里,秦雨已经主动拎过来一把椅子,正放在蓝可盈的对面。

    于是洛日直接将周小波像是垃圾一般,直接提着便将他丢到了椅子上。

    看着桌上的那把漆黑的手枪,周小波的心跳加速了。

    “呯呯呯……”

    蓝可盈却似乎完全没有看到,他已经难看到不要不要的脸色。

    女子的小手拿起了桌上的手枪。

    那手,五指纤细洁白,指甲并没有做过美甲,而且修剪得极为干净。

    只是那颜色却是那么洁白无瑕,仿佛是一件绝美的艺术品般的纯净。

    在那黑枪的衬托下,越发的仿佛是冷玉凝脂一般,微泛着冷意,似是没有温度一般,令人心寒。

    看着那白手黑枪。

    周小波的眼皮子不禁狠狠地跳了跳。

    “六个弹仓,现在只有一个弹仓里有子弹,所以我们两个人,我一枪,你一枪,自己打自己的头,看看谁的运气不好,怎么样,比运气啊,这个有趣吧,好玩吧。”

    “虽然这个梗儿,已经被影视圈玩得都快腻了吧,但是影视上,玩得是假的,可是咱们这玩得可是真枪和真子弹呢,所以刺激吧。”

    周小波现在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来了,脸上,额头上,身上一层层的冷汗,层出不穷。

    他现在看着那把黑枪的目光都有些直。

    他想要求饶来说。

    可是蓝可盈根本就不给他这个机会,因为蓝可盈已经直接拿着枪,枪口顶在自己的太阳穴上,脸上依就是凉薄与轻松的笑意。

    “咔”的一声,扳击扣动了。

    周小波一闭眼。

    “啪”枪重新被甩到了桌面上,与此同时蓝可盈带笑的声音却也响了起来。

    “名主持,现在轮到你了。”

    “这位小姐,我,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你说,我改,我一定改。”

    周小波没有去拿枪,而是一脸恳切地看着蓝可盈,开口求饶了。

    “没有啊,我什么时候说你得罪我了,我只是想要和你玩一个游戏,怎么,是不想啊,还是玩不起啊,或者是不敢?”

    蓝可盈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敛了起来。

    “如果你不敢,没有关系啊,我可以帮你。”

    说着,蓝可盈再次抓起了枪,还不待周小波有所反应呢,便已经直接将枪口顶在了他的眉心。

    然后手指扣动了扳击。

    周小波眼前一黑,身子便软趴趴地伏在了桌子上。

    不过,不过……

    “咔”的一声轻响。

    周小波等了好片刻后,这才发现,自己,自己似乎还活着,所以,所以刚才那一枪里,也没有子弹射出。

    所以,所以,这也就是说,这一轮他平安度过了。

    蓝可盈的眼里依就是带着笑。

    “好了,接下来又是我了。”

    依就是随意地拿着枪,对着自己的头,又是扣动了扳击。

    “咔。”

    依就没有子弹射出。

    手枪再次被蓝可盈随意地丢在了桌子上。

    “该你了。”

    周小波的身体,直接滑到了椅子下。

    他根本就没有勇气拿起那把枪。

    所以他跪在地上,痛哭流涕。

    “这位小姐,您还是直说了吧,您到底想干什么?”

    蓝可盈看着之前还站在台上,以一副恶心的道德婊的嘴脸,以居高临下之姿,一声声地质问胡小仙,一句句地指责着胡小仙。

    而现在这个人,在自己的面前,连滩烂泥都不如。

    一想到自己最好的朋友,居然是被这么一个杂碎给欺负了,蓝可盈的眼底里都有着火苗在“噌,噌,噌……”地蹿起来。

    “呵呵,名主持,有句老话叫做口下留德,但是很明显这个浅显示懂的道理,虽然连小学生都知道,可是你却不知道呢。”

    “我这个人呢,虽然不好为人师,可是却还是非常喜欢助人为乐的,毕竟不是有句话叫做助人乃快乐之本吗?”

    “所以我只是想要让你可以明白一下这个道理而已。”

    邹义的眼瞳一跳,所以这三个人,果然是因为胡小仙的关系,才会来找他们麻烦的。

    “说吧,是谁让你在节目现场如此对待胡小仙的?”

    蓝可盈的声音彻底冷了下来。

    周小波抬手一指邹义。

    “是他,是他,他可是我们节目组的导演,而且这个主意也是他出的,而且他还给了我一百五十万,让我这么对待胡小仙的,这位小姐,这一切都不是我自愿的,我都是被他逼的啊,真的啊,我真的是被逼的啊。”

    “要是我不按着他说的做,那么他就会把我踢出节目组啊,那样的话,我的饭碗就被砸了啊。”

    这个时候,周小波出卖起邹义来,可是不带丁点犹豫的。

    “你胡说!”

    邹义怒道。

    “闭嘴,现在还没有轮到你说话呢!”

    蓝可盈冷戾的眼神扫了过去。

    当下邹义只觉得自己的背心一寒。

    便连个屁也不敢放了。

    蓝可盈收回了目光,继续似笑非笑地看着周小波。

    “真的?”

    周小波点头:“真的,真的!”

    “你确定你说的这当中没有半点不诚之处?”

    周小波立刻保证:“我确定,我确定,我很确定……”

    只是周小波的话音还没有落下呢,蓝可盈却是腾地便站了起来,纤纤素手握着枪管,一挥手,那冰冷的枪柄,便直接砸在了周小波的脑袋上。

    “啪”的一声,鲜血流出。

    周小波也随着闷哼一声,便倒在了上。

    抬手捂着自己脑袋上的伤口,周小波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面前这个模样绝美的女子。

    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居然连声动手都不说,便直接抡枪就砸。

    “哼,只是一百五十万,便可以让你去践踏一个女孩子的未来,一个女孩子的人生,一个女孩子这么多年来辛辛苦苦的努力。”

    “呵呵,当然了,如果你践踏别人,劳资不管,也不会理,但是你选择的偏偏是胡小仙。”

    “敢动胡小仙,那么我便先来动动你好了。”

    说着,蓝可盈直接一抬脚,便向着男人的两腿中间狠狠地踩了下去。

    “啊!”

    周小波的惨叫声直冲房顶。

    洛日的嘴角狠狠地抽了几下。

    双手不禁悄悄地移动了几分,正好挡在自己关键位置的前面。

    卧槽。

    这丫头也太特么狠了。

    日后自己可万万不能再招惹她了。

    这丫头狠起来,绝对要比她亲哥蓝子枫还要更狠呢。

    尼玛,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青出于蓝更胜于蓝不成?

    周小波的惨叫声完事儿了,整个儿人却如同一只大虾一般的蜷缩成了一团,煞白着一张脸,昏死了过去。

    蓝可盈弯下腰,用周小波的衣服,将枪柄上的血擦拭干净。

    然后这才将目光落到了,邹义与崔丹的身上。

    脸上的笑容再次绽放。

    这笑容干净且纯美。

    干净,纯美?

    邹义甩了甩头,想要生生地将自己脑海里冒出来的这两个词甩出去。

    刚刚见识到了这个女人狠戾无情的手段,他怎么可以将这样的词用在这么一个心狠手辣的女人身上。

    崔丹却是拼命地蜷缩着身子,拼命地想要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而这个时候,崔丹却惊恐地看到蓝可盈手中的左轮手枪举了起来,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她。

    于是崔丹的脸孔一白,一股热流瞬间便喷薄而出。

    “卧槽,尿了!”洛日捂着鼻子,嫌弃地咒骂了一句。

    本来他走过来,是想要把这个女人提过去的,可是却没有想到,这个女人居然在这个时候尿了……

    特么的,不是说,这妞是个大明星吗。

    而且还是一个见惯了大场面的大明星。

    所以就只有这么一点儿尿性吗?

    不过再怎么嫌弃,洛日还是伸手拎住了崔丹的衣服领子。

    本来是想要将人提起来的,可是这一提之下,看到的却是女人下身的淋淋漓漓。

    于是洛日的眉头拧成了一个疙瘩。

    于是便直接从提换成拖。

    仿佛是拖死狗一般,将人拖到了蓝可盈的面前。

    “我,我,我什么也不知道,我也什么都没有做,求求你了,我真的是无辜的。”

    崔丹哭花了一脸精致的妆容,跪爬上来便想要伸手来抱蓝可盈的腿。

    蓝可盈只是一抬手,鞋底儿便抵在了她的脑袋上。

    蓝可盈意态悠闲地挑了挑眉。

    神色间却仿佛是听到了什么特别可笑的笑话一般。

    “哟,无辜?”

    “那么是谁,是谁给胡小仙打的电话,让她一定要来帮忙救场儿的?”

    崔丹一时之间都忘记了哭泣。

    这个女人,居然连这样的小细节都知道。

    一时之间,崔丹有些慌了。

    蓝可盈冷冷地盯着她。

    “说!”

    ------题外话------

    这是一更,等睡起来,再码二更和三更!

    么么,日常求票了,日常求票了,日常求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