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建议您将墨语小说网首页加入“浏览器收藏夹”,以便能够轻松访问墨语小说网!www.myxs.net
我的书架 繁體版
首页 > 言情小说 > 影帝撩妻请矜持

第562章 其心可诛 文 / 妖九夜

    韩律的态度很干脆,干脆得让人不由得升起好感,这才是时柠哪怕被误会也不介意跟韩律来往的原因。

    别人看得到的只是他们之间可能有的暧昧,可对他们来说,比起情爱,到更像是交朋友,难道因为别人几句流言蜚语,就连最正常的交往都不能有了?

    太在乎别人的目光,只会让自己活得辛苦和狭隘,他们做的是问心无愧,清者自清。

    拉着别人解释他们没有暧昧关系?这不是欲盖弥彰?还是为了流言蜚语撇清关系?那跟怂包有什么区别?

    韩律的教育、修养、气度,自有他独特的人格魅力,虽然戴着眼镜很像斯文败类,但时柠跟他也算是过命的交情,知道他的真性情,喜欢上他并不难,当然,只是一般朋友间那种好感。

    而韩律也会把握尺度,就算偶尔说两句不正经的,却从不会对时柠动手动脚,或者暧昧暗示些不正常的事情,修养绅士却不失风趣,相处起来,很舒服的一个人,勉强在时柠的心里排得上朋友。

    也仅此而已。

    别拿韩律跟燕青城比,那根本不在一个层次。

    燕青城一把摆正时柠的脑袋,将自己的俊脸往时柠面前凑:“你盯着他看什么?他有我好看?”

    时柠看着燕青城那眼里燃烧着醋火的样子,没忍住莞尔一笑,伸手捏捏他的鼻:“我老公最好看,谁都比不上你。”

    燕青城哼哼两声:“那你以后只看我就好了。”

    时柠:“......”那她还要不要过日子了?

    懒得理燕青城的无理取闹,拉着他的手:“走,我带你去见韩伯伯,给你正名。”

    正名这两个字瞬间取悦了燕青城,这个他还是很乐意的,告诉所有人,时柠是他的,嗯,活着他是时柠的他也不介意。

    时柠挽着燕青城的手朝韩筠那边走过去,黑西装欣长俊美宛如画中贵族一般的少年,黑丝长裙高贵冷艳的少女,两人站在一起,仿佛从周遭的浮华之中挣脱出来,很美,美得惊心动魄,美得无比般配。

    韩筠看着两人朝自己走来,燕青城,他记得,不过不是什么演员,也不是什么燕家三少,而是神隐刑法司的司长,这个身份虽然见不得光,可手中的权力却比任何一个身份都大。

    直隶于大国主,掌审罚处决之权,是个人物,韩律输给他,不算丢脸。

    “韩伯伯,这是我的丈夫燕青城。”时柠对韩筠客气介绍道。

    燕青城收敛了那身妖气,瞬间变成偏偏贵公子,微微敛了衣襟,躬身客气:“韩先生,很荣幸见到您,祝您福寿永昌。”

    不了解燕青城,单看外貌和气度,其实很容易被欺骗,尤其是他故意摆出这般姿态的时候。

    韩筠点了点头,对时柠笑了笑:“小丫头有点儿眼光,这姑爷不错,好了,差不多开席了,走,一起上去吧。”

    这大概是时柠第一次被夸看上燕青城有眼光,之前的人都说她瞎来着。

    宴会客人的位置都是安排好的,时柠的位置本来是跟时爸爸一起,不过燕青城来了,韩律将时万青移到了韩筠那一桌,时爸爸的地位仿佛瞬间高了几个层次,不少人都觉得他坐在那里不够分量,时爸爸老神在在,不惧任何人的目光,那份气度,一点儿不像是一个简单的商人。

    时柠伸手撞了撞燕青城的腰:“你怎么会跟韩律一起来,之前不是说不方便出现吗?”

    燕青城握住她的手,将她的手掌置于掌心:“我也不想来,不过我不来怎么让人知道你是我老婆?今天那么多人都以为韩律跟你有什么,我可不能凭白让他占了便宜去。”

    所以,他就是来宣誓主权的,顺便打消韩律的幻想。

    时柠看了看他的眼眸,不再是那宛如魔魅的湛蓝色,而是恢复了正常的琉璃色,还是这样看着实在。

    她的手指穿插进燕青城的手中,十指交扣:“放心,没人抢得走的,我是你的。”

    燕青城眼角笑意加深,握住他的手更加扣紧,他喜欢跟她一起出现在人前,以夫妻的身份。

    荀昊与冷凤华很不巧的跟他们做一桌,看到两人腻死人的甜蜜劲儿,荀昊为韩律感到遗憾,这是彻底没机会了,同时也觉得这两人过分,别忘了这么还有这么多人好吗?那甜腻死人的气息,还让不让人吃饭了?

    冷凤华抓着快死死死捏在手中,只觉得对面的画面不要太刺眼。

    时柠可不管他们什么情绪,她今天来的目的也不是结交权贵,况且有燕青城在,她什么都别想做就是了。

    开席之后,韩律拿着酒杯到处敬酒,韩筠身为家主不可能放下身段,所以这个工作只能他这个少主来,一来表达韩家的谦逊态度,二来让人看看这个韩少主的处事能力。

    等韩律一圈敬下来,直接坐到了时柠身边。

    时柠身边倒是有空位,不过她一直不知道是韩律给自己留的。

    韩律喝了不少酒,不过不怎么显眼,也没有醉意,他拿了三个酒杯斟满,两杯推到时柠两人面前:“来,陪我喝一杯。”

    时柠没有立刻接,白酒哎,度数还不低。

    燕青城倒是接了,他把时柠那杯也拿过去:“我替她喝。”

    时柠伸手拿过来,对燕青城笑了笑:“没事,一杯醉不了。”

    她又不是不会喝酒。

    燕青城没有坚持,两人跟韩律碰了杯,韩律倒是喝开了,一饮而尽,颇有些豪气的架势:“你们两个,好歹我今天也算是失意人,能不能爽快点陪我喝一杯?”

    时柠无语,失意人?失意什么?别说得对她多情深似的。

    燕青城也将酒一饮而尽,一手揽着时柠的腰,占有性的看着韩律,一手拿了酒给自己倒上,目光幽暗带着几分挑衅:“还来吗?”

    韩律目光一竖,也给自己斟了一杯:“来。”

    两人你来我往居然开始拼酒,瞬间有股战火硝烟弥漫的架势,一杯一杯的喝,不过两人都还维持着风度,不会面红耳赤失了修养。

    很快,一瓶酒见底。

    两人倒是没有非要往死里喝的意思,最后一杯,韩律举起杯:“好歹我跟时柠也是朋友一场,不多说,祝你们幸福。”

    这个燕青城倒是很愿意接受:“你不说也会的,我祝你早日找到老婆,多生几个孩子。”

    韩律轻哼一声,对这个祝福觉得不痛不痒,相反他觉得燕青城这祝福分明就是想彻底解决一个情敌,其心可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