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建议您将墨语小说网首页加入“浏览器收藏夹”,以便能够轻松访问墨语小说网!www.myxs.net
我的书架 繁體版
首页 > 言情小说 > 乔先生的黑月光

292 人心难测 文 / 姒锦

    这家伙!

    池月差一点笑起来。

    “真是个好办法呢,你是怎么想出来的?”

    她皮笑肉不笑的样子,听不出话里头的真假。乔东阳皱了皱眉头,哼声,傲娇脸。池月突然低下头,双眼直视着他的眼,突然变了脸色,“乔东阳,你是疯了吗?有摄像头的……”

    “呵呵!”乔东阳瞥她一眼,“这里没有。”

    “……”

    果然是个好卧底,把这个细节都弄清楚了。

    “行,就算没有摄像头,可这是比赛,不是玩啊大哥。”

    “我就喜欢这么比赛……”

    “你是想害死我?”

    两个人脸对脸,贴得很近,乔东阳能闻到她生气时呼吸里带出来的温暖气息,就喷在脸上,痒痒的,麻麻的,闹得他心绪有点乱。

    她的主动贴近,要命的。哪怕不是善意,他还是受不了。

    乔东阳绷紧身子,刚才还能“坦然”命令她,现在被她双眼盯住,语速不知不觉放慢下来,声音也温柔很多,“我这不是怕你累着吗?池小姐,不要不识好歹嗯!”

    “乔、东、阳!”

    池月快被他气死了。

    “你当别人都是傻的吗?本来我复赛就有人质疑,现在直接得了冠军,你让人怎么想?”

    乔东阳冷冷哼哼,“你是为别人眼光而活的?”

    “就算不为了别人而活,得为自己吧?”

    池月咬着牙,突然捧住他的脸,像是生气又像是好笑,狠狠挤了挤,把他五官都挤得变形,这才拉着脸说:“乔先生,你投资《星空行者》用的是钱,不是草纸。”

    “可不是么?”乔东阳唇角扬起,一本正经地说:“所以,咱得赶紧赚回来。一个亿,不能便宜了外人。”

    “……”

    噗!

    池月笑出声了。

    “行,那昊光方面,你怎么协调?人家花费那么大的人力物力……难道就是为了做一个虎头蛇尾的节目,让人笑话?”

    乔东阳哼笑,慢慢握住她的手腕,把她在自个儿脸上“造作”的手拉开。

    “这不用你操心,郑西元自己会解决。”

    “……”池月无语地看着他,“咱们做人,不用为自己行为负责任的吗?”

    乔东阳眯起眼,

    审视她。

    久久看着。

    “你是为了责任,还是舍不得离开这个节目?”

    “……”

    什么意思?

    池月觉得他的话莫名其妙。

    “你这节目是镶钻了?我舍不得?”

    “节目没镶钻,魏歌可能镶了……”

    这酸不溜啾的醋味儿哦。

    池月眼睛瞪了瞪,不敢相信这句话来自乔东阳。

    “莫名其妙。”她沉着脸,整个身子压在他的身上,“乔东阳,你到底是怎么啦?”

    四野里的微风是暖的,她的语气也是。

    乔东阳满心的不满,在她的俏目里,全在这一刻化成了绕指柔,“能快一点结束这个比赛,离开那个傻逼吗?”

    “……”

    幼稚鬼!

    池月笑得唇角快裂到耳根了。

    “乔东阳。”她压着的嗓子唤他,声音柔柔的,软软的,在夜虫叽叽声里,添了些平常没有的温柔,像是在哄他,徐徐入耳,“这是个严肃的节目。诚然我们不必为了别人而活,但也不想成为众矢之地,让人戳一辈子的脊梁骨吧?”

    乔东阳被她说得心尖发软,没吱声。

    池月趁热打铁,“都说相爱容易相处难。我们也不会例外……毕竟我们都不是圣人,都会有各自的人格缺陷,说不准哪天就会为了某种小事产生误会,心里不痛快,然后分手。但是,我认为我们是成熟的人,应该给彼此最宽松自在的恋爱环境,不约束彼此,但懂得自我约束。这样才可以让我们的感情保质期更长久,不是吗?”

    相爱。

    嗯,她说相爱。

    乔东阳脸上的不痛快少了许多,“我不是小肚鸡肠的人。我也不喜欢约束你,但是…………今天晚上,我心里不痛快。”

    “因为魏歌?”

    “你和他太亲密。”

    “……”池月眉梢扬起,哭笑不得,“大哥,这是一个综艺节目,你不会不知道郑西元的那点炒作手段吧?没有什么事儿,也会通过节目剪辑出有什么事来的……”

    乔东阳目光沉了沉。

    剪辑这个东西,是个神物。

    他透过镜头看到的,也许并不是事情本来的样子。

    “哼!”

    他有点鄙视自己。

    这女人随便服个软,解释一下,他就恨不得把心掏给人家。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这次就原谅你吧。但以后……”他拖长一下嗓子,目光柔软,“能不能不要跟别人那么亲密了?魏歌,或者其他男人,都不要……我心里会不舒服。被刀子扎心似的。”

    池月抿嘴,好笑。

    “行。但我也有个要求。”

    “你放心吧,我会自律。我不是双标的人,我要求你做到的,我自己也会做到。”乔东阳理所当然的认为池月也会要求他洁身自好,不和别的女人勾勾搭搭乱搞暧昧……

    然而,

    他错了。

    池月说的是,“我想堂堂正正的比赛,你不要插手,好吗?”

    “……”

    又自作多情了。

    乔东阳有点想捏死她。

    “干嘛这么固执?没人在意的。”

    “我在意,我要强。不想被人嘲讽一辈子。”

    白慕川沉默。

    不知道是她的软磨硬泡有了结果,还是她目光里淡淡的请求软化了他的心。乔东阳在与她对视片刻后,喟叹一声,慢慢抚上她的脸。

    “你亲我一下。我就同意了。”

    “……”

    池月脑子当机。

    这男人在她面前真是……越来越没有节操了……

    “啵!”她在他脸上印上一吻,带着湿漉漉的湿气,声音腻腻的,“你最好了。”

    哼!某人心花怒放,“甜言蜜语对我是没有用的……”

    “呵呵,你明明在笑。”

    “……”某人心里的草在飞速生长,

    可是被她拆穿,笑又僵在脸上,“池月,你是魔鬼吗?专门拆台。”

    池月哼声,从他身上爬起来,重重拍一下他的肩膀,“好啦,我继续我的比赛,你继续做你的狗子……咱们就当没有见过彼此,OK——”

    “可我是你的人,我们没有违规……”

    池月离开的动作,微微迟疑,回过头来,眯起眼睛看他,“你认真的?”

    “认真的。”

    “……”她扯扯嘴角,“你知道吗?除你之外,已经有两个人说是我的人了。”

    “魏歌?”他目光明显暗沉。

    池月赶紧补上,“还有张相君。”

    “……”乔东阳顿了一下,说得斩钉截铁,“假的!”

    “可我怎么觉得,你才是假的?”

    “……”

    真假的问题,池月现在是完全糊涂了。

    但既然她的“狗子”这么尽心,用卧底身份发送的位置也属实,那她过来探路也算是在规则之内。她不想让乔东阳干涉她的行动,也不想让他失望。在他不满的盯视里,带着导航仪从密林深处穿出去。

    天快亮了,丛林薄雾分外浓郁。

    她走了没有多远,发现对面林子里有一个冰冷的红外线瞄准点,一闪而过。

    池月脊背一寒,匍匐在地上,屏紧呼吸。

    有脚步走近,然后慢了下来。

    来人戒备心很重,一言不发。

    隔着一片望不穿的林子,两个人都安静地等待着对方。

    静默。

    良久,对方终于沉不住气了。

    “是朱青吗?”

    池月心里一激,突然兴奋起来。

    外面的人是林盼。

    第一个回合遇到的对手,就是林盼。

    有意思了。

    大决战提前?

    池月脑子在飞速运转。

    如果不回答,林盼马上就会发现是她敌人。

    回答……当然更不可能。

    机会就在眼前,稍纵即逝,池月决定先发制人。林盼声音刚刚落下,她身子已矫健的从密林里跃出,将红外线枪支瞄准林盼,开了一枪,然后,身子在地上转了几圈——

    射击敌人,保存自我。

    红光一闪。

    砰!

    有枪击的音效发出。

    接着,系统提示:“你击中选手林盼左臂,对方生存率下降5%!”

    池月:“……”

    居然是这样的骚操作?

    还有提示?

    池月怀疑《星空节目》组在讨论总决赛流程的时候,一定是刚从“吃鸡战场”下来,这根本就是个游戏嘛。

    不过,如果红外线扫到对方就“死”,显然也不合逻辑。而且,如果一下子就把人打死,五个人,就四枪解决战斗,那么,总决赛的精彩程度,肯定会受影响……

    人家考虑比她周全。

    来不及腹诽,池月迅速将身体藏于树后,发现红外线光点在自己身侧的林子里扫来扫去,心脏高高悬起。

    “池月,是不是你?”林盼的声音,由远而近。

    池月没有回答,关闭红外线比赛枪,判断着她的方位,慢慢挪动身子……

    “是不是乔东阳发给你的位置?”林盼很冷静,语气带了一丝嘲弄的笑:“出来吧,我都受伤了,你有什么不敢的?”

    山林里静悄悄的。

    除了风声,没有人回答。

    就像从来没有人存在过一般。

    林盼眉头紧蹙,内心并不如外表那么平静。

    “冠军是一定会在你我之间产生的。大家就不要浪费时间了,出来拼个你死我活,速战速决吧……”

    砰!

    又是一声枪响。

    音效很逼真,普通人单是听听都能起鸡皮疙瘩……

    林盼反应却很迅速。

    ——她身子一僵,突然撒开丫子,跑了。

    没有回头,没有还击。

    池月听到系统提示:“你再次击中选手林盼左臂,受伤效果加成,林盼生存率下降15%……”

    我靠!

    池月来不及多想,迅速追了出去。

    “跑什么跑?不是要决战?”

    呼啸的山林里,池月的吼声,带着奚落传了出去。

    林盼不回答,跑得比兔子还快——

    很明显,她想把池月引去她的窝点。

    狡猾啊!

    池月迟疑一下,在追与不追间,思考了几秒,就做出了决定——追。

    两个人速度都很快。

    像是回到了航天城的赛道。

    你追,我赶。

    林盼速度很快,池月在追逐的过程中,突然发现了比赛的BUG,不服气地嚷嚷着,让节目组的摄像设备拍去,“搞笑了喂!哪个人挨了两枪,还能跑得这么快的?导演组这是给你开挂了吗?不合理的呀…………”

    ……

    导演组。

    几个人面面相觑。

    “不合理吗?”

    “合理的,谁中枪都一样。”

    池月看不到的是,林盼的生存率还在持续下降——她在受伤奔跑的过程中,如果没有得到治疗(停下休息),生存率将会一直往下降,直到0%。而且,节目在后期制作的时候,会在受伤者的头上加上buff效果显示……

    池月不知道。

    但林盼能听到提示。

    “亲爱的林盼,你身受重伤,请停下来治疗休息,否则,你的生存率将持续下降……”

    “亲爱的林盼,你的生存率下降1%,共计下降16%,生命力正在削弱……”

    林盼咬紧牙,健步如飞,她奔去的方向,是盟友所在的位置,她想把池月引过去,在朱青和许文雨的帮助下,直接拿下她。只要池月一“死”,剩下的汤萍更不是她们的对手……

    这是一种策略。

    是一种她认为,在当前最有效的策略。

    一对一,就算干掉池月,她可能也会受重伤,生存率很低。

    但三对一,结果就不一样了。

    她很有信心,这一片密林就是池月的淘汰之地。

    ……

    林盼抿着唇不说话,跑得很快。

    这是她的竞技强项。

    硬拼速度,池月不如她。

    但她吊着池月,拼着生存率下降的危险,一直往盟友位置奔跑。

    近了。

    终于近了。

    天也越来越亮,林中薄雾里,依稀可以看到一个人影。

    “朱青!”

    林盼看到盟友,大喜!

    她仿佛看到了池月的死期,看到胜利的希望,长长吸了一口气,冲疾步朝她走来的朱青高声大喊:“池月在后面追我,我生存率下降很快,已经掉20%了,不敢正面刚。你过来,我们合围,一起干掉她……”

    砰!

    枪声响了。

    林盼站在离朱青约十米远的地方,愕然。

    系统提示:“亲爱的林盼,你被选手朱青击中腰部,生存率下降30%……你的生存率已极为虚弱,请注意保护自己……”

    “朱青?”

    朱青对她开枪?不是池月。

    ……

    ……

    ------题外话------

    两章合一起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