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建议您将墨语小说网首页加入“浏览器收藏夹”,以便能够轻松访问墨语小说网!www.myxs.net
我的书架 繁體版
首页 > 言情小说 > 王牌警妻:权先生,你暴露了

第226章 祭祀活动吗? 文 / 瑜清晚

    听着江月的话,何耀愣了一下。

    “祭祀?”

    何耀仔细的看着玻璃板上四具尸体的照片,双眼之间闪过惊讶。

    如果真的是祭祀,那是事情比他们想像的更加复杂了。

    “副处,这个猜测……”

    “这只是我的猜测,先别声张。”

    引起不必要的恐慌只会给他们添麻烦。

    何耀点了点头,“明白。”

    江月和何耀分析了一会儿这个案子,不知不觉时间已经到了晚上九点钟了。

    “时间不早了,你们先回去吧,孟良超,把你查到的所有关于田雅芙的资料都发给我。”

    “是。”

    孟良超把没有整理完的文件夹发给了江月。

    何耀和孟良超离开,江月在随后离开。

    江月离开警局的时候办公大楼里的灯都灭了,但是路上车辆还是很多。

    回到家打开门,客厅里的灯亮着,江月换鞋,卧室里面传来动静。

    权少争操控着轮椅走了过来,他戴着眼镜,膝盖上还放着一个文件。

    “回来了,晚饭在餐桌上,我让孙舟过来给你热一热。”

    江月一边脱外套一边往厨房走,“不用,我自己来,你还吃点吗?”

    说着江月已经走到了餐桌旁,桌子上盖着菜还是温的。

    江月挑眉看向权少争,“你什么时候吃饭的?”

    “早就吃了。”

    “菜还是热的,你怕是刚吃完没多长时间吧?”

    江月没有热菜,盛了一碗米饭坐下来吃。

    权少争来到江月旁边,“嗯,其实我刚刚才吃了。”

    江月无奈,“我说了不用等我,以前我加班回来比现在晚的时候很多。”

    权少争伸手捏了捏江月的脸,“我等了二十年了,不差这几个小时。”

    江月咀嚼的动作一顿,夹了一口菜塞到了他的嘴里,“还吃一点吗?”

    “不用,我已经吃了。”

    “明天不用等我吃晚饭。”

    “好。”

    江月吃晚饭,权少争就在旁边看着。

    “月月,我睁开眼一整天没有看到你,想的我心里发慌。”

    “稳住,别慌。”

    “稳不住,如果不是想你现在忙工作,我可能一冲动直接去警局找你了。”

    江月扒了两口饭,笑着看着她,“权先生,你这么说是不是想让我带你去上班啊?”

    “如果可以的话本人深感荣幸。”

    “你女朋友送给你三个字。”

    “嗯?”

    “想得美。”

    权少争无奈笑了笑,“我就知道,唉,月月,你说我该拿你怎么办?”

    江月吃进去的饭差点就喷出来。

    “你最近是不是偷偷看了霸道总裁爱上我之类的小说了?”

    不然怎么说出让她头皮发麻的这种话。

    “没看过。”

    江月挑眉,“但是前几天我看到你在搜索‘怎么让你女朋友更粘人’这样的问题。”

    权少争轻咳一声,脸上闪过了几分尴尬,“呃……你看错了吧,我这么有魅力的男人,用得着看那样的东西吗?”

    江月看他口是心非的样子笑了。

    以前加班回到家累的几乎是瘫倒就睡,哪里有现在这样的情况。

    权少争啊,简直就是她的看快乐源泉,怎么舍得放开他?

    “是,权先生有魅力的很。”

    “那你粘我吗?”

    “继续努力。”江月笑看了她一眼继续吃饭。

    权少争就这样看着江月用餐,很是满足。

    江月吃晚饭在收拾碗筷的时候权少争操控着轮椅跟着她过来。

    “对了月月,下午的时候我收到了一个快递,是你的,你买了什么?”

    江月刷碗的动作一顿,“我妈给我买的,你不用管。”

    “咱妈买了什么?”

    “去,是我妈,什么时候成你妈了?”

    “上次去爸妈家的时候啊,他们说不让我把他们当外人,以后喊他们爸妈,他们乐意听。”

    江月无奈笑了笑,“他们跟你客气客气,你还真不客气了?”

    “这种事情客气什么?早饭改口的事情?”

    “权先生,谁给你的自信?”

    “你啊,我亲爱的老婆。”

    权少争伸手搂住了江月的腰,坐在轮椅上身高不够,他只能亲了亲江月的肚子。

    “呵,权先生的脸皮真是与日俱增啊,不错,继续努力。”

    江月反过身看抱住了权少争脸狠狠的亲了亲他的脑门,“我还有一份资料没看,你先去睡吧。”

    说着江月往书房走去,权少争操控着轮椅走过去。

    书房外面,权少争看着坐在办公桌后面看着电脑的江月,暗叹了一口气关上了书房的门回了卧室。

    江月看的是田雅芙的资料。

    孟良超虽然说还没有查完,但是资料已经很详细了。

    田雅芙,田氏集团的大女儿,十七岁高中毕业送出国读出,半年后辍学回来,没有工作,流连大小娱乐场所。

    曾经因为打群架赞成受害人三级伤害留了案底,在失踪之前他的父母让她进了公司工作。

    江月看完了田雅芙的资料。

    怎么说呢。

    典型的叛逆少女。

    或许唯一让她父母感到庆幸的是她们女儿在男女关系上面倒是没有那么混乱。

    江月揉了揉酸胀的眉心。

    光凭借这份资料不能提炼出来有用的信息。

    江月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晚上十点半了。

    关上电脑,走出书房江月看到卧室的灯还亮着。

    “权先生,快点睡,我马上就来。”江月打开门看着躺在床上看文件的权少争说道。

    权少争抬头看她,摘掉了眼镜,“那权夫人快点,别让你老公等的时间太长了。”

    江月笑了笑,转身去洗手间,权少争帮她收的快递就在洗手间外面的柜子上放着,江月看了一眼卧室的方向,然后放轻了动作打开了快递的盒子。

    里面确实是像老妈说的,一幅画。

    求子观音,而且最后的落款竟然写着她和权少争的生辰八字。

    也是无语了。

    一千六百多块钱竟然就买了一个网上找图片就能打印的画。

    江月把东西卷起来,塞到了柜子最里面。

    还是别让权少争看到这种东西了。

    免得他发疯。

    江月洗漱回到卧室的时候权少争已经放下了文件躺了下来,他在看手机,江月走进来他把手机都放下了。

    江月关灯躺在他旁边,习惯性的往他身边缩了缩。

    亲了亲权少争的脸,“晚安。”

    “晚安。”

    一阵安静。

    “权先生,你是不是没有擦护肤品?你脸有点干。”

    “你不给我擦,我自己不想。”

    江月无语,开了灯,“起来,擦脸!快三十岁的男人了还不知道保养吗?”

    权先生有一点缺点。

    对他的肌肤状态太过自信。

    他虽然有那个自信的资本,但江月还是想让亲起来的口感更好一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