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建议您将墨语小说网首页加入“浏览器收藏夹”,以便能够轻松访问墨语小说网!www.myxs.net
我的书架 繁體版
首页 > 言情小说 > 赫先生的医见钟情

第193章我吊销了 文 / 笑倾一世

    第193章

    激烈的碰撞之后,安全气囊弹出,梁翊笙脸埋在安全气囊里,浑身僵硬,两眼发直。

    她缓缓抬头,往车窗外看去,发现自己直接冲到了人行道上,绿化道内的绿植应该全部被她压扁了。

    这是她二十五年来最慌最乱的一次,她怕,怕是不是有个无辜的生命就这样殒命在她的车轮下。

    她习惯性地拿出口罩戴上,推开车门下去检查,浑身哆嗦地不行。

    使劲捏了捏手心,她强迫自己冷静,视线才缓缓清晰。

    万幸的是,只是车头和绿化带受损,没有出人命。

    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她差点喜极而泣。

    刚才她一心只想避开那辆大卡车,拼了命地打方向盘,现在想想,要是人行道这边刚好有人走过,一切都完了。

    此时此刻,她才知道什么叫做绝处逢生,老天爷并没有对她赶尽杀绝。

    与这些相比,她从慕迦奈那里受到的委屈根本不值一提。

    世界上比她惨的人多得是,她很幸运。

    然而,逃了大难,总是避不开小货。

    交jing同志开着巡查车停在路边,抓了个现行。

    她回头看了眼朝她走过来的交jing,只觉焦头烂额,脑仁发疼。

    要是让媒体知道,她梁翊笙的名字明天肯定会挂满各大娱乐头条,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也会被当为反面教材教育大众。

    思及此,她捂紧了自己的口罩。

    “身份证拿出来。”交jing同志打量着她。

    她躲避交jing的审视,“我没带,这样,损失我全部承担,您看这件事能不能就这么算了?”

    “不行,国有国法,必须按章办事,身份证。”交jing同志声音严肃。

    这话刚落下,另一名交jing突然叫了声他,两人望去,一眼就看到那名交jing手里的啤酒罐子。

    “呵,开车喝酒,姑娘,挺大胆啊。”

    梁翊笙心惊,“没有,我刚开,没喝,我真不是酒驾,jing察同志。”

    “把面罩摘了,机器会告诉我你有没有酒驾。”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梁翊笙知道一摘口罩铁定被传开,说不定还有传她撞人的都有,于是,态度诚恳对交jing说,“我知错了,这样,我跟你们回警局,回去了再慢慢商量这件事行么?”

    交jing笑了,“喜欢去警局?把口罩摘了,我测测。”

    梁翊笙看着他手里的酒精检测仪,头皮一麻,转身钻进车内。

    “你想干什么?”交jing严肃。

    梁翊笙把脑袋往下压,磨磨蹭蹭地把口罩摘了,“可以测了。”

    交jing同志一看到她的样子,眼睛一亮,瞬间明白过来。

    他露出一个不明深意的笑,把仪器伸进车窗里。

    梁翊笙很配合,因为她没喝酒,所以不怕。

    就在这时——

    “是梁翊笙!梁翊笙出车祸了!”

    一语激起千层浪,瞬间,无数的手机闪光灯对准她。

    二十分钟后,警局。

    “你所造成的损失园林局的人会进行评估。”

    “是是是,我一定配合赔偿,这件事是我错了。”

    “翊笙。”

    突然插入一道男声,梁翊笙没敢回头,脸色懊恼。

    一直以来,她都是公司里小辈的榜样,从未出过差错。

    他曾经在全体艺人面前赞扬过她,说她行事稳妥,从未错过差错。

    如今,她是狠狠打了他一巴掌。

    哪里还有脸回头去看他的脸色。

    “你是她的什么人?”jing察问。

    “丈夫。”

    此时他已经来到她旁边,瞥了她一眼。

    她迅速垂眸,怂了。

    “严重吗?”

    “绿化带已经被她干没了,你说严不严重?”jing察道。

    慕迦奈没看他,视线一直在梁翊笙脸上,“有没有受伤?”

    “没有。”梁翊笙低低地回了句。

    “你们俩要是秀恩爱回家秀去,现在来解决问题。”jing察严肃。

    被这么一训,梁翊笙脸皮更加辣了。

    她扯了扯慕迦奈的袖子,“你回去吧,我自己能解决。”

    下一秒,她的手被反握住,男人也没有看着她,静静地跟jing察交流。

    他们说了什么,她听不清,只觉得两耳嗡嗡叫,注意力全在被他握地那只手上。

    最后,她连怎么出地警局都不知道。

    一大堆收到风声的记者扑涌上来,把话筒递到她嘴边问话。

    她的脸被某个话筒戳到,正想护住,男人的手比她快了一步,挡在她的脸面前,用身体为她做屏障,把她护地严严实实的。

    直到男人把她塞进车子里,她才回神。

    她知道该说点什么,却不知该从何开口。

    “我的车。”千言万语要说,到了嘴边就蹦出了这一句。

    “你的车已经报废,我让人去处理了,剩下的事有人去办。”

    他驱动车子缓缓驶离警局,一句多余的话都不说。

    半晌,梁翊笙开口,“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男人面无表情。

    “被人看到我的长相了,现在这件事一定传遍了,我给公司惹麻烦了,对不起。”

    空气中安静了几秒,随即——

    “为什么会出车祸?”他仍看着前面。

    梁翊笙呼了一口气,“就是,不小心。”

    “车内有打开的啤酒,你在行驶中要喝酒?”

    梁翊笙没理由否认,沉沉地嗯了声。

    “你不是这么没分寸的人,到底什么原因。”

    梁翊笙深吸了一口气,扭头看向窗外,“我……就是觉得有点烦。”

    “半年之内不许开车。”

    梁翊笙错愕,“我的证件没被jing察吊销。”

    慕迦奈扭头,“我吊销了。”

    冰冷无情,冷漠淡然,就是他此刻的表情。

    身为做错事的人,梁翊笙无可反驳。

    “好。”

    他没再说话,她拿出手机查看网上的动态。

    工作室动作非常迅速,已经以她的名义发了道歉信,理由是疲劳驾驶。

    出乎意料的是,没有多少人指责谩骂她,更多的声音是关心她的人身安全。

    网上快速调出监控,视频显示她正常行驶,是大货车行驶不当,突然往她这边挨近,致使她快速打方向盘撞破防护栏直冲人行道。

    事故没有造成任何伤亡,不幸中的万幸。

    浏览完这些,梁翊笙总算放了心。

    她放下手机,一抬手,突然注意到车子行驶方向不对。

    脸色发紧,“这是去哪儿?”

    “我家。”男声冷淡无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