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建议您将墨语小说网首页加入“浏览器收藏夹”,以便能够轻松访问墨语小说网!www.myxs.net
我的书架 繁體版
首页 > 言情小说 > 女幕令

第一章 上路 文 / 花椒鱼

    所有人都走了,沁雪才从冰冷的地上爬起来。每动一下,都有一种巨痛贯穿她全身。从瘫倒的地方到妆镜前仅有十步的距离,她却爬了许久。等到她爬到妆镜前时,月已经升起来了。

    她站了起来,一件一件地褪掉了衣裳。衣裳有些地方已经和伤口粘在了一起,轻轻扯开也会感到钻心的痛。当所有血衣都离开了她身体后,她终于看清楚了自己这具身体。

    后背上,如蚯蚓般密密麻麻纵横交错地排列着伤口,有的是青红色瘀痕,有的是皮开肉绽的深痕。原本雪白的**变成了惨淡淡的白青色,仿佛这不是一具人的身体,而是尸体。

    可是离死还远么?她深深地清楚,投毒弑父的罪名她背定了。尽管在之前长达两个时辰的鞭打和折磨中她只字未招,但那些人包括父亲已认定她就是元凶。至于十三,那些人觉得是无辜的,因为十三本长着一张天真无辜的脸,有着那样一张无邪面孔的人怎么会干恶事?所以,恶事只会是她干的。

    门外忽然有了说话声,她不着急去捡衣裳穿,而是坐在了妆镜前,用满布淤痕的手拿起了一把犀牛掌梳,将长长的头发铺在了胸前一缕一缕地梳着。有人开门了,转过了屏风,出现在了她面前那张精亮发光的大铜镜里。

    那人明显也被她一身伤痕所惊着了,映在铜镜里的脸愕然了半天。而后,低垂下了双眉,声音像一道烟雾似的在房间里响起:“你也别让自己太难堪了,还是把衣裳穿上吧。”

    她微微歪着脑袋,凝视着铜镜里那个面孔青冷的自己道:“我赤条条地来到这世上,赤条条地走,有什么不对?”

    ”你别怪我……“

    ”我也怪不得你……若真要怪,我只能怪我自己。你在我身边十几年,我却连你的一半都没看清楚,我能怪得了谁呢?“

    ”父亲决定不留下你,他说……宋氏门第里容不下你这样心肠狠毒的女子。“

    她凄然一笑,如冷艳欲灭的紫焰幽火:“我早料到了……”

    ”对外,父亲会称你暴病不治,这也是为了宋氏的名誉。“

    ”那我的亲事呢?谁去顶替?“

    ”我。“

    ”说到底,你就是为了这场亲事对吗?“

    ”姐姐把我看得太肤浅了。为了一场亲事,我亲手送了与我相处了十几年的你上路,是不是太大题小做了?我不止是为了亲事,我也是为了我的前路。有姐姐在前面挡着,我的前路就像被石头封了起来似的永远黑暗。我只想让姐姐让让路罢了。“

    ”让让路?“她青灰色的面颊上扫过一抹冷蔑,“你狠起心来,可没人能比呢。十三,是谁教会你这些的?”

    “我天生便会。”铜镜里映着的人往前靠近了,将一只红棕色的托盘放在了她面前。托盘里有一截白绫,柔柔软软的,高高耸起,似乎很长很长。她将手伸向了雪白的绫缎,十指都陷了进去,喃喃低语道:“这便是我的归属,是么?我在宋府十八载,诸事谦让恭敬温良,最后只是得到了这么一件质地上乘的白绫罢了?十三,你猜你最后会得到什么?”

    ”我会得到姐姐没有机会再得到的。我得到了,也可算作是姐姐得到了,你不用觉得遗憾。上路吧,姐姐。“铜镜里的人背着身去,身影有近及远,然后彻底消失屏风后。

    双泪垂下,她紧紧地攥起了那柔软的白绫,就像是在挤干自己心中最后一滴血似的。她知道她活不过今日了,一切都结束了。可她有着万千的不甘心,她不甘心自己一生的命运就终结在了这条白绫上!她还有心愿未了,她还有想见的人没见……

    两个粗使的仆妇闯了进来,来到了她身后,什么也没说,拿起白绫就套在了她脖子上。她感到窒息,心在作最后的搏动,她不甘心——北斗,北斗你在哪里?救我,救我……

    黑暗从头顶袭来,像一只巨大的罩子似的笼罩住了她。她感觉自己的意识在减弱,耳畔的声音也在减弱,然后便什么也听不见了。之后,世界变得黑而沉寂……

    ……

    已死了么?在黄泉路上了么?是否能见到早已过世的母亲?母亲是否会在奈何桥来接自己?

    但是,又是谁在用力地摇晃自己,是地震了还是正在前往奈何桥的小轿上颠簸?毕竟自己是公候家千金,阎王会不会另外礼遇?

    “醒醒!醒醒!您不能在这个时候睡啊!”

    “快点醒啊!不然就要出大事儿了呀!哎唷喂,我的老天爷呀,这可怎么办呀?”

    “抽她大嘴巴子,抽狠点,不信她醒不过来!”

    耳边一阵闹哄哄,就像到了清晨的菜市场,哪儿哪儿的婆娘都来吆喝了,乱作一团。宋沁雪以为这便是阎王殿的情形,正想阎王殿里也不过如此,还比不得人间的菜市场呢。刚这么想完,一股痛楚便以八百码速度冲入她身体——她张嘴便大喊了一声:“啊!”

    痛不欲生啊……

    这痛足以撕裂她的身体,折磨死她的灵魂,比把她投入油锅里烫个千儿八百遍还抓狂。她只知道极痛,却不知道痛从何来,便拼命地喘息用力地喘息,直至一阵清脆的婴儿啼哭声打破了这一切的嘈杂后,她的痛才有所缓解。

    抬起汗淋淋的脑袋,她模糊的眼前出现了一团薄膜包着血淋淋的物体,有个小东西在里面动,还有一条血肉模糊的绳子从那小东西身上垂下,一直垂到了自己叉开的两腿之间……自己居然在生孩子!天哪,这在做梦吗?这里是阎王殿吗?

    两眼一黑,她再次失去了知觉,是被吓的。

    再次醒来,已是一名正儿八经的月婆子了。

    躺在一张垂花大床上,绵软无力,连说话都觉得吃力,这样的状态沁雪持续了至少十来天。在这迷迷糊糊又浑浑噩噩的十来天里,她对自己身边的事情有了一个模糊的了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