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建议您将墨语小说网首页加入“浏览器收藏夹”,以便能够轻松访问墨语小说网!www.myxs.net
我的书架 繁體版
首页 > 言情小说 > 女幕令

第五章 好戏 文 / 花椒鱼

    她不明白北斗为何忽然会有这样的举动,只是看见北斗手一扬,银簪子飞了出去,落在了二十几步远的一丛枯草上。而后,她被北斗拉到了旁边药瓜藤下躲着了。

    好戏,很快上演了。

    没过多久,北海和憨脸和尚跑来了。他们果然发现了北斗扔下的银簪,然后争先恐后地往银簪子那边跑去。人刚跑到银簪子跟前,轰隆一声,双双坠了下去。这动静不小,吓得沁雪双肩都抖了一下,仿佛自己也忽然凭空坠了下去似的。

    “所以,那是一个坑?”沁雪惊讶地问道。

    “嗯。”北斗点点头,弯腰钻了出去。

    沁雪也钻了出去,但很快,一股恶臭扑面而来。原来那个坑不是普通的坑,而是个粪坑,用于日常灌溉花和苗的。那两人浑身污秽,肮脏之极,呼天叫地地喊着,听着倍感凄惨,也十分解气。

    “师弟!北斗师弟,救我!救我啊!”憨脸和尚拼命地朝北斗喊着。

    北斗没回应,站远远地看着,净白清爽的脸上若隐若现地浮着一抹笑,那笑像热茶杯里腾起的寥寥雾气,给人一种拈花平看天下事的淡定。

    “北斗你个贼孙子!”北海倒是骂开了,“我要掘了你的祖坟,北斗!赶紧弄了我出去,不然我要弄死你,北斗!北斗你在哪儿?拉了我上去!死北斗!”

    北斗慢条斯理道:“师兄长进了,都打起女香客的主意了,我是应该把师兄送到师叔面前还是直接送到佛祖面前去呢?”

    “女香客?我呸!”北海不敢睁眼,只能不断转动脖子寻找北斗的方位,“她是什么香客?她是乔三公子养着的外室,人家乔家的人正到处找呢!”

    “乔家找人把你急成这样?”北斗轻讽道。

    “师弟,师弟,”憨脸和尚哭得像熊,两只手趴在湿漉漉的坑边哀求道,“救救我吧!救救我吧!这件事跟我没关系呀!北斗师弟,快点把我拉上去好不好?求你了!”

    “你个怂包!”北海紧闭着眼睛转脸骂道,“丢死人了都!你求他有什么用?我不信他还敢把咱俩溺死在这粪坑子里!”

    “呜呜呜呜……太臭了!我受不了了哇!”憨脸和尚嚎啕大哭。

    北斗露出了一丝浅淡的笑容,吩咐旁边的满星道:“满星,去把粪坑的盖子拿来。”

    满星睁着一双大眼睛问道:“师傅,拿盖子做什么?”

    “太臭了,得盖上。”

    “可是师傅,两位师叔还在里面呢!”

    “你看到的是师叔吗?”北斗偏头冲满星眨了眨他那双墨黑色的眼睛道,“为何师傅看到的是两具骷颅呢?”

    满星稍愣了片刻,豁然明白了,忙跑去把一块方形的木板拖来了。拖到坑旁,他把小脸板得像大人似的严肃,口气也学着北斗的说道:“两位师叔,满星可得罪了,谁让你们好人不做非得做骷颅?师傅说是骷颅,那就是骷髅,我盖了哟!”

    “别别别!”憨脸壮汉忙大喊道。

    “盖了哟……”满星又用他那充满稚气的语气温柔地威胁了一下。

    “别盖!别盖!我全都告诉你还不行吗,北斗师弟!是乔家那三少夫人让我们来抓这小婆娘的!”憨脸和尚哭着说了实话。

    “就这些?”北斗问。

    “她还要那孩子……”憨脸和尚自己倒哭得像个孩子。

    “给了你们什么好处你们就肯帮她了?”

    “好处都在北海师兄那里,我只是得了两个银锭子而已……救救我吧,北斗师弟,我真的撑不住了,呜呜呜呜……”

    “你个怂货!”北海气得头顶都快冒烟了。

    “戒律堂的师兄,劳烦拖他们上来吧!”北斗大喊了一声。

    片刻后,那丛苦瓜藤后果然走出两个和尚,穿青蓝色底衫,玄色斜坎肩,手里持着武僧棍,脸上一片凝肃之气。

    “走吧。”北斗转身轻轻道。

    沁雪向那两个武僧望了一眼,然后跟着北斗绕旁边一条小路回去了。回到她窗前时,北斗停下脚步转身道:“你不该出来,回去歇着吧。”

    她垂眸犹豫道:“我给您添不少麻烦吧?”

    “对付那两个蠢货算不上麻烦,回去吧。”

    “我是说宋沁月……她不是个善罢甘休的人……”

    “她的确派人来威胁过我,也仅仅只是敢威胁而已。”

    “她能做出来的事情可不止是威胁……”她担心道。

    “这里是伏龙寺,她不敢怎么样,顶多耍耍小花招罢了。不用担心,回去吧。”北斗向窗户里偏了偏头,示意她回去了。

    她感激地点了点头,打开窗户,预备原路返回。偏在这时,陈婆那大呼小叫的声音在前院响起,她心里一慌,差点从窗台上掉了下来。好在北斗从后面单手托住了她的胳膊,她才借力翻了进去。回头来向要道一声谢谢时,北斗已经离开了。她怔怔地望着窗外,心里不觉地暖暖的。

    这时,陈婆冲了进来,大喊道:“小姐!小姐,有救了!有救了!您猜猜,快猜猜呀,猜我刚才在街上遇见谁了,快猜呀!”

    沁雪侧过脸来答了一句:“乔三巡?”

    “是呀!是呀!哈哈,真是一件大喜事儿呀!”陈婆开心得拍起巴掌来,差一点就蹦上房梁了,“哎唷喂,哎唷喂,总算是熬到头了呀!小姐您不用再吃苦了,三公子已经回来了,有人替你做主了!对了,三公子说了,一会儿就来瞧您呢!哎呀,您别愣着了呀!我去收拾孩子,您收拾收拾自个,三公子立马就要来了!哈哈,多好的事儿啊,咱们不用再住这茅草屋里了!也不用再躲着那些孙子了!”

    晌午过后,乔三巡来了。远远的,一个穿着枯茶色长袍的男人翩然而至。他满面春风,迫不及待,一走近便将沁雪抱住了。抱得紧紧的,生怕再失去似的。而后,又接过陈婆递来的孩子瞧了又瞧。那孩子粉雕玉啄,眉眼和脸盘都十分像他,他欢喜得笑出来了声儿。孩子忽然啼哭了起来,他有点手足无措,却又不肯撒手还给陈婆,竟自己哄了起来。看着他对孩子的那片慈爱和温柔,沁雪能猜到吴园儿在他心里是何等的分量。

    可惜啊,十三,你终究还是没较量过吴园儿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