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建议您将墨语小说网首页加入“浏览器收藏夹”,以便能够轻松访问墨语小说网!www.myxs.net
我的书架 繁體版
首页 > 言情小说 > 女幕令

第八章 巧遇 文 / 花椒鱼

    “怎么?”沁雪笑了笑,望着在漆黑里摸索东西的那个黑影道,“你很在意北斗师傅吗?”

    “没有,没有,奴婢只是随口问问……”仲春的声音更慌张了。

    “你喜欢北斗师傅?”

    “真没有!小姐,您别听陈婆胡说八道,她那张嘴就是闲不住!这儿就咱们三个人,她不敢说您的是非就只能拿奴婢说笑了,您可真别信!”仲春慌里慌张地解释道。

    “我倒以为这没什么,”沁雪含着笑道,“北斗师傅虽然是个和尚,但也是个年轻的男人,而且还是个长相气质都不输世家子弟的男人。像你这样的姑娘见了他,会心动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你不用不好意思承认。你跟我说说,你喜欢他什么?”

    黑暗里好一阵沉默后,仲春那微微含羞的声音才又响起:“我嘛,我就觉得北斗师傅长得很好看,整个伏龙寺里就北斗师傅最好看。他长得高,又白,走起路来平白无故地带着风儿,就像是风儿都喜欢他爱着他,愿意走哪儿都伴着他似的。还有,他讲经文的时候也特别好看。小姐您听他讲过经文没有?他讲经文可与别的和尚不一样呀!”

    沁雪从来没有听北斗讲过经文,她和北斗见面只会聊种植花草,北斗从不会在她面前搬弄那些东西。所以,她很少真正地把北斗当和尚看。

    “小姐您得空去听听呗,您听了一回保准还想听第二回!”仲春沾沾自喜道。

    “他到底哪里讲得好了?”沁雪问。

    “就是好,说不出的好。听他讲经文,你很容易就听入迷了。”

    “你是喜欢他的声音吧?”

    “他的声音,他讲经文的样子我都喜欢!”

    “可惜他是个和尚……”

    “才不可惜呢!小姐您想,他若不是和尚,是个普通男人,恐怕早被人抢了去,锁在家里不让人看了,像奴婢这样的人哪里还有机会跟他说话呢?好在他是个和尚,他不跟哪一个女人好,谁都可以去听他讲经文,谁都可以去同他说话。想他的时候就到寺里来瞧瞧他,不想他的时候就把他搁在旁边,等你想的时候再去找他,他也不会冷落你,还像从前那样跟你说话,客客气气礼礼貌貌的,您说多好?”

    沁雪噗嗤一声笑了:“没看出来你这小丫头心思还沉呢!”

    “本来嘛,”仲春收捡起了散落的东西,盘腿坐着道,“他是每个女人都能接近的,却也是任何一个女人都得不到的,就因为他是个和尚呀。我倒愿意他一直做和尚,这样我就能一直来瞧他,不必为他被哪个女人勾了魂去而不高兴不痛快了。若是他老了,像我爹我舅似的发福变大肚子了,我也不会很难过,到底也只是一个我没得到过的和尚罢了!”

    “人精!”沁雪笑嗔了一句。

    “不过有时候我也在想,如果他真不是和尚,那他会看上什么样的姑娘的姑娘呢?”

    “我也这样问过……”心口一热,沁雪竟然将一桩陈年旧秘密给说了出来。

    “咦?小姐,您还问过呀?那北斗师傅是怎么回答的?”仲春好奇地追问道。

    “他说……他说这辈子是做定和尚了,没可能了。来生吧,来生也做一回普通人,娶个好姑娘生两个娃,置几亩地什么的。”

    “那他没说会找个什么模样的姑娘?”

    “他没说。”

    “哦……”仲春口气里透着一丝丝失望。

    “难不成你还想追他追到来生去?”沁雪笑问道。

    “他是个好男人,追到下一世也不亏啊。只是不知道佛祖肯不肯赏奴婢这个情面,让奴婢下一世再遇见他,唉……”

    “你可真不贪心,这辈子遇上了不够,还贪下辈子再遇上?”

    “奴婢这算什么贪心呀?奴婢也就求两世,真贪心的求的是生生世世呢!唉,当真是要多拜佛才行呀!”仲春絮絮叨叨了起来。

    “生生……世世……”沁雪的眼眶忽然有些发润了——她想起了婉娘,想起了婉娘那一回紧紧握着她的手,苦口婆心地对她说的那番话:“他是要做和尚的,一出生便被佛祖选中了,是命中注定的。不做,那就是忤逆天,是要遭到天谴的。你忍心见他被天谴?不要傻了,我的小祖宗,断断不要想跟一个小和尚有什么结果!你要多想想三巡,你爹已经跟你乔叔叔商议定了,要把你们两个配在一起呢!三巡多好,你从他身上挑不出毛病来,又是相熟多年的世家的孩子,门当户对啊!他待你也好吧?是不是?你自个想想?想想?”

    她那时不敢多想,只知道她和北斗是无望了,无望了。因为她也问过北斗,北斗也就是像刚才她回答仲春那样回答了她:这辈子做定了和尚,下辈子吧。如今她已是到了下辈子,北斗呢,还留在上一世,又错过了,错过了。

    她翻了个身,望着窗棂上那片蒙蒙的白月光轻叹了一口气,又想多了,想那么多做什么呢?顾着眼前要紧,明天一早还有一件正事要干呢。

    天蒙蒙亮时,沁雪又翻窗出去了。她拿了个小挎篮和一把剪刀,似幽灵一般溜进了北斗的药园里。她想为北斗配一剂烫伤膏药,算为昨晚的事情赔罪了。顺着空气里夹杂的紫苏和薄荷的气味,她到了一片郁郁葱葱的香草田前,刚要弯下腰去,忽然就看见有人从另一头的香草丛中直起了腰。她愣了一下,竟有人比自己还早?

    两人乍然撞见,于这清晨朦胧幽香的氛围中撞出了一道灵光。灵光只罩着他两人,背景都自我模糊掉了。相对而望,有一种冥冥之中的守望感,仿佛彼此擦身错过了数百年,终在这一世这一刻褪去了原形幻化做了人的模样,并从绿丛中直立了起来,深吸第一口新鲜空气时就刚巧遇上了对方。

    沁雪忘记了要说话,黑眸子只是傻傻地朝对面人望去。对面人也傻傻地望过来。最后,还是对面人先开口:“怎么又跑出来了?你倒是很爱往外跑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