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建议您将墨语小说网首页加入“浏览器收藏夹”,以便能够轻松访问墨语小说网!www.myxs.net
我的书架 繁體版
首页 > 言情小说 > 女幕令

第十二章 知己 文 / 花椒鱼

    “我已经说过不必了。对了……”北斗走了又折返回来,拿走了桌上那个天青色小瓶,并向沁雪表达了谢意,随后便消失在了殿门口。

    一阵秋风钻入大殿,大殿又冷清了下来。宝丹青望着殿门口的那双眼睛里满满都是失落。北斗对她的视而不见伤了她的心了。可她对北斗的死缠难打似乎也过头了。

    对了,还没来得及跟北斗道别呢。这一趟去了乔府,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到北斗了。

    清晨,还是那么薄雾蒙蒙的。走在药园里,就像是走进了一个特别静谧神秘的地方。沁雪站在那丛薄荷跟前,怔怔地望着某一处地方,虽然知道不会再有人忽然从那里直起腰来回头看自己,但仍然心有不舍,仍有所期待

    “园儿小姐……”满星的声音忽然在身后响起。

    沁雪转回身,一看真是满星,惊喜不已:“满星?你是来送我的吗?”

    满星点点头,双手奉上了一个靛蓝色的小布袋:“这是我摘了今早最新开的花装的香袋,送给您!”

    沁雪接过放在鼻边嗅了嗅,开心得眼泪都快出来了,蹲下去对满星说道:“谢谢你呢,小满星!你可想得真周到呀!我会一直留着的!”

    “那你还会回来看我和师傅吗?”满星问道。

    “当然会,我一有空就回来看你们。”

    “嗯!”满星使劲地点了点他那颗小脑袋。

    沁雪心疼地捧着他那张白白净净的小脸,轻轻地搓了两下道:“真是可爱呀!满星你为什么这么可爱呢?为了你,我都不想进乔府了!你也一块儿跟我走好不好?”

    “不好,我走了谁照顾师傅呢?”满星很认真地说道。

    沁雪噗嗤笑了,点点头:“嗯,对的,满星还要照顾师傅呢。所以,你一定要好好陪着你师傅,知道吗?”

    “知道!”

    沁雪胳膊一张,把满星紧紧地抱在了怀里,很不舍得。虽然相处时间短,但她和满星之间已经有了一种不可割舍的感情了。

    一个人影忽然从藤蔓后面晃了出来。沁雪抬头一看,原来是北斗。

    “你果然溜这儿来了……”北斗带着一丝丝责备的口吻对满星道。

    “师傅……”满星规规矩矩地站着,低着小脑袋一副认错的样子说道,“我不是故意溜开的,我只是想送一点东西给园儿小姐。”

    “去做早课吧。”

    “知道了。”满星冲沁雪挥挥手,然后一蹦一跳地跑走了。

    薄雾中又只剩下了他们俩,那日清晨的情景仿佛又再现了。沁雪心里既涩也暖。虽又要分开了,但想见的人终究还是见到了。她露出一丝俏皮,说道:“我得谢谢满星不是?要不是他,北斗师傅又怎么会亲自来送我?我还以为因为上回我多事,您不打算理我了呢!”

    “上回?”北斗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就是那位宝小姐来找您的那回。我似乎不该出现,也不该说话对不对?”

    “你这是在提醒我要谢谢你吗?也罢,该谢的终究要谢。谢谢你上回的出现,解了我的困局。”

    “原来是我解了你的困局,我还以为是我打扰了你们二人的悠闲时光呢。不过……那样一个美人儿在您眼前,您真的可以做到六根清净?”

    “女人在我眼里都一样,没有美丑之分。”

    沁雪抿嘴笑了:“可怜了人家神女的一片痴心了……”

    “我也不是襄王,对不对?”

    “也是。好了,作别的话就不说了,有句诗不是说过吗?无为在歧路,儿女共沾巾,因为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北斗师傅,咱们就此告别吧,日后有缘再见。”

    “慢走。”

    “对了,”沁雪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您的天竺花不是要开花了吗?开花之后会结出小果子。果子里面会有小小的内核,那内核就是天竺花的种子。您可否替我留下一些?”

    北斗略略一怔:“你也对天竺花有兴趣?”

    “难道还有人跟我一样有兴趣?”沁雪故意这样问。

    “哦,对,还有一个人……”

    “谁啊?”

    “我的一个朋友。”

    “一个朋友?”沁雪有点小不满意,原来自己在北斗心里就只是个朋友?

    “也可以说是我的知己。”

    “知己?”这答案稍顺沁雪的心。

    “我跟她都很喜欢种植花草,我们私底下会交换彼此得到的珍贵的种子。我会写手札寄给她,她也会把她的手札寄给我,我们互相学习取长补短……”北斗说着嘴上打了个若有若无的抿笑,双眸不自觉地垂了下去,像是在回味,“她最有意思的地方是,她在种植上永远不认输,如果我种出了一样奇异的花草,她也一定要种出来。如果我种出来的西瓜比她种的大,来年她会种一个比我更大的,然后不远千里地托人带给我。可你知道的,西瓜在路上颠簸了总是容易坏掉,等那西瓜到我手里的时候已经成了烂瓜了。诸如此类,她还干过很多这样的傻事。”

    沁雪噗嗤了一声,咬着下嘴唇低下了头去。

    是的,那都是她从前干过的傻事。她不止给北斗寄过西瓜,南瓜也寄过,冬瓜也寄过,只要她想寄给北斗的东西都会想方设法地寄去。她知道会坏,但她一定要北斗知道,她和他在冥冥之中是相通的。

    “是不是觉得她挺可笑的?”北斗问。

    “她挺可爱的,您不觉得吗?”沁雪含着微微笑抬头道。

    “也能算作可爱吧。”北斗点点头。

    “你很想念她吗?”

    “想念……”北斗下意识地沉了沉那双黑睫毛,好似在遮盖内心真正的感受,“对去了的人,在世的人多多少少都会追念的……”

    “所以她是过世了?”

    “对。”

    “你很难过吗?”沁雪很小心地问出了这句话。

    “难过……当然会……有时候会很想不明白她怎么就过世了。就像喝醉了一场酒,醒来之后她便不在了,是那么地猝不及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