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建议您将墨语小说网首页加入“浏览器收藏夹”,以便能够轻松访问墨语小说网!www.myxs.net
我的书架 繁體版
首页 > 言情小说 > 女幕令

第十七章 敬茶 文 / 花椒鱼

    “你……真真是好笑啊,你以为乔府是什么地方?容得你这个外室在这里指手画脚?乔府这么大还找不出两个照顾孩子的奶娘来?你少找借口了!你就是成心不想给我们家小姐赔罪!”梁姑气呼呼道。

    “难道这孩子还不算赔罪吗?她无所出,而我却为三公子生下的长子,在名义上她也算有儿子可以依靠了。这对她来说,还不算赔罪吗?”

    “我们家小姐自己会生!”

    沁雪蔑笑了笑:“那我等着。”

    “你……哎哟,太夫人,大夫人,这实在是太放肆了呀!你们瞧瞧,这才刚刚进府哟,尾巴就快竖到天上去了,再往后面还得了?若不早日杀杀她的气焰,只怕日后她连你们俩都不放在眼里了呀!”

    梁姑正嚷着,厅外来人了。来的是乔安明那边的人,说要接了小公子过去瞧瞧,一屋子的宾客都还等着呢。梁姑那闹也戛然而止了。

    “去吧。”唐氏没什么脸色地挥挥手。

    “等等。”沁雪转头向仲春低低地吩咐了一声,仲春立刻跑去将之前放在太夫人跟前的那个蒲团摆正了。众人都有些惊诧,不知道她要干什么。只见她抱着孩子大步上前,屈膝在蒲团上跪下,向端氏和唐氏拜了一拜道:“今日初次入府,这该有的礼节是不能少的。妾吴园儿携三房长子乔擎松叩拜太夫人大夫人。望日后多多疼爱照顾擎松,擎松也一定会孝敬尊敬两位长辈的。”言罢,仲春扶了沁雪起身,沁雪又向湘姨娘等长辈屈了屈膝,这才转身离开了。

    刚出了那厅,身后便是一阵沸腾,沁雪分明听见湘姨娘那高亢的声音:“这可真是个人才呀!”

    “小姐,您真是……”陈婆也激动了,言语无法表达,只能冲沁雪竖起了大拇指。

    “咱们小姐那可不是厉害吗?”仲春分外得意道,“逼着咱们跪咱们就是不跪,可该使上的礼数咱们也不能少了,咱们可不是那不懂礼貌只知道瞎嚷嚷的人!”

    “就像那姓梁的姑婆似的!”陈婆往后看了一眼骂道。

    “就是!”仲春咯咯直笑道。

    “那咱们这府是入稳当啦?”陈婆喜滋滋道。

    “那是!我早就知道肯定稳当!有咱们小姐在,还怕那几个虎姑婆?”

    陈婆噗嗤一声笑出了声儿。沁雪回了回头,轻轻地嘘了一声道:“前面有侯爷的人领着呢,仔细说话。这点事儿等回了咱们院子再乐。”

    两人连忙点头,但脸上的笑还是压抑不住。

    在侯爷乔安明面前,待遇自然就好得多了。乔安明很喜欢小松儿,当场赏了玉和黄金碟牌,以及两抽匣的金银小玩意儿。而后,唐氏派人来传话说将沁雪母子安置在广客居内。乔三巡不同意,说早收拾了竹悠馆了,乔安明便依了乔三巡。应付了一阵宾客后,沁雪便带着人去竹悠馆了。

    竹悠馆三面是竹,既凉爽又幽静,不得不说乔三巡还是费了点心思选地方的。沁雪以前就来过这片竹林,只是那时还没有这间叫竹悠馆的院子。当晚住进去,沁雪一点陌生感也没有,还一夜无梦地到了天亮。

    起床后,仲春送来了洗面水,说乔三巡派人传过话了,昨晚喝得太多就睡在了梓木阁里。正梳着头,一小婢匆匆进来了,说到时候去太夫人那里请安了。沁雪听完笑了笑,点头说这就去。

    有个坑在那里呢,早晚得去应付的。

    在沁雪左脚跨进鹿香阁小夏厅的那一刻,她就感到扑面一阵戾气。

    人还是昨日那班人,只是每个人的眼睛里都闪烁着与昨日不同的光。昨日这些人是盼着看热闹,而今日这些人眼里却有些幸灾乐祸的意思。

    沁雪进去行过礼后,没人引她去就坐。她看见太夫人身边的柯姑姑命人去端茶水拿蒲团,就预感到了什么。没想到,还真是那么回事。

    “你是个极懂规矩的人,我就不跟你啰嗦规矩了,”柯姑姑绷着一张脸,语调又冷又傲,“入门行礼,这是最基本的,你该懂的。原本昨日就该让你向三少夫人行礼敬茶的,只因侯爷那边急着看小公子才耽搁了,今日补上也不算晚。好了,敬茶吧!”她说完退到了太夫人身后去了。

    一婢子奉上了托盘,盘内一盏香茶,还幽幽地冒着香气。蒲团已摆好在宋沁月脚边,只等沁雪下跪敬茶了。

    但这可能吗?

    眼前的这个女人是她相处过十六年的同父异母妹妹。因为都是生母早逝而不得不在姨娘手下过着苦日子,因为惺惺相惜,使得两人的感情比旁人要好。在这十六年里,她早已将同父异母这四个字淡化掉了。在她眼里,这个妹妹就好比自己母亲生下的一般。

    可就是这个妹妹,在那场有预谋的投毒弑父案中做了有力的伪证,使父亲完全相信了裴娘的连篇谎话,最终,她被绞杀。

    临死前那钻心的痛,刻骨入心,她至今都没忘记。面对这样的一个女人,她怎么可能跪?

    “哎哟!这是什么意思呀?”云姨娘叫唤了起来,“不肯接茶,话也不肯说,这是不打算向十三敬茶呢?哎呀呀,还说她懂规矩呢,根本就是骄横跋扈吧!进门第二天就甩脸子了,我可头一回见呢!”

    “吴园儿,”唐氏锁着眉头吩咐道,“不要太自以为是了。这茶你是必须敬的,就算三巡来了你也躲不过去。赶紧把茶接过去,好好向三少夫人赔罪!”

    沁雪还是站着没动,眼神又冷又蔑地扫向了宋沁月。宋沁月依旧是一张霜白的脸,青眉拧着,两只手放在膝盖上,左手抓着右手腕,仿佛在跟自己较着劲儿。沁雪知道这女人此刻心里恼得很,若不是为了维护那单纯又无辜的面具,一定会跳起来疯狂地抽她的。沁雪在心里冷哼了一声,你就憋着吧!

    “看什么看?”梁姑冲沁雪喝道,“叫你敬茶没听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