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建议您将墨语小说网首页加入“浏览器收藏夹”,以便能够轻松访问墨语小说网!www.myxs.net
我的书架 繁體版
首页 > 言情小说 > 女幕令

第二十一章 亲事 文 / 花椒鱼

    “百燕呢?”湘姨娘有些气喘地问道。

    “在里面躺着,还没醒。”沁雪道。

    “可伤着了?”

    “没有。就是难过,难过她娘的遗物被烧了。”

    湘姨娘大大地松了一口气,扶着沁雪的手在廊椅上坐下了。喘了几下缓和了脸色后,她才又道:“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她给烧着了呢!没伤着就好,没伤着就好!”

    “姨娘可知道为何柏寒居会突发大火?”沁雪纳闷地问道。

    “这件事据说是百燕自己弄的。”

    “怎么弄的?”

    “听伺候百燕的那个黄婆子和婢子莲儿说,百燕私底下在她那小院里设了香堂,日夜都点着莲花灯,香火不断的。火便是从那间香堂里先烧起的。”

    “她为她娘设了香堂?”

    “黄婆子是这样说的。大概也不是空穴来风,或者真有此事吧。唉,”湘姨娘叹息了一口气道,“她也是糊涂啊。怎么能在自己的小院内私下设香堂呢?这府里是有规矩的,任何人不得私底下设香堂,除了太夫人。她怎么明知故犯呢?”

    “必定是太过思念她娘了。”

    “再思念也得克制,毕竟府里是有规矩的。这下可好,一把大火把她那点底儿全都烧了出来,原本她是受害者的,这么一来反倒要受惩处了。刚才蒲姑姑已经回去禀报大夫人了,还不知道大夫人打算如何处置她呢。你说,这不是祸从天降吗?”湘姨娘愁眉不展道。

    正好柚儿捧着茶托路过,湘姨娘连忙叫了她过来,问起了私设香堂的事情。她好不惊讶道:“黄婆子和莲儿是如何知道小姐设了个祭拜灵位的?”

    沁雪问:“你言下之意是说,这件事只有你和你家小姐知道?”

    柚儿如舂蒜般地点着头道:“是啊!此事便只有奴婢和小姐知道,哪里还敢让第三个人知道?”

    “那便是走漏了风声呗!”湘姨娘一脸晦气道。

    “也不会啊!”柚儿忙道,“小姐也没真正设香堂,只是在与她房间相通的一间隐室里供了一个牌位,摆了一张供桌,供桌上点了六盏莲花灯,仅此而已,连蜡烛都没有呢!哪里又冒出来什么香室了?”

    “只是供了个牌位?”沁雪诧异地问。

    “是呀!府里规矩小姐是清楚的,可不敢另辟一室来做香室,那样也太招人眼了吧?可她又太思念秦姨娘了,所以才在她自个的房间的隐室里供了个牌位,除了奴婢,别人是不知道的!”

    “那黄婆子和莲儿知道吗?”

    “她俩不太可能知道。黄婆子不进小姐房里伺候,莲儿虽时常会进去伺候,但小姐都不会当着莲儿的面开隐室。一般都是等到夜半三更时,由奴婢把风,小姐才进去那么一趟。待不了多久就出来了。我们是极小心的。”

    沁雪和湘姨娘对视了一眼,似乎都觉察出了这里面的异样。黄婆子和莲儿的口供与柚儿所说相差甚远,一个说私设了香堂,一个说仅供了牌位,究竟谁在说谎?

    不一会儿,蒲姑姑派人来传说,说等乔百燕醒来立刻去一趟七宝阁。乔百燕苏醒后,由湘姨娘和柚儿陪着去了,而后就再也没回来了。沁雪有些担心,正打算派人去问问时,湘姨娘脸色阴郁地赶来了。

    请了湘姨娘到夏厅内,沁雪屏退了左右,说道:“您瞧着是有事来的,是不是百燕小姐那边出了什么事儿?”

    湘姨娘脸色沉沉,晃了晃脑袋道:“百燕命苦啊……”

    “到底怎么了?”

    “那场火……根本就是个阴谋!”

    “您说什么?”

    湘姨娘伸过脑袋来,压低了声音道:“我问过百燕了,她压根儿也没设什么香室!那孩子胆儿小,哪里敢设香室这么招摇?她只是在自己隐室内供奉了一个牌位罢了!可惜,被有心的人发现了,想要算计她,这才弄出这么一场大火来!”

    “谁想算计她?”

    “哼,你想想也该知道是谁!”

    “三少夫人?”

    “不止她,还有乔百诗千百薇那两个混账丫头!”

    “她们与百燕小姐有什么仇怨不成?”

    “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深仇大院,只不过是欺负惯了,没事儿就喜欢欺负一下罢了!百燕这丫头性子弱,容易被人欺负,打小就被乔百诗乔百薇那两个丫头欺负着。宋沁月嫁过来了之后,与那两个丫头也走得近,便一块儿来欺负百燕了。之前种种过分的事情我都不想一一说了,单说上回百燕被黄了的亲事,不就是她们三人闹的鬼吗?”

    “什么亲事?”

    “原本百燕的亲事是能定下来的,对方的家世很不错,又是侯爷多年的手下之子。我本以为这回准能成,哪知道最后居然黄了。一打听才知道就是那三个不省心的东西在侯爷面前胡说八道了。”

    “她们说百燕小姐什么?”

    “说百燕上不得台盘,表面上文文静静柔柔弱弱,其实心眼极多,一会儿跟这位公子示好一会儿跟那个才俊交友,甚至还和府里的一名侍卫牵扯不清。侯爷怕百燕嫁出去丢了自己的脸面,所以才把这门亲事给另外做了安排。打那之后,侯爷不太理百燕了,百燕的亲事也不过问了,所以才耽搁到现下!”湘姨娘越说越气愤。

    “呵,”沁雪轻蔑地笑了笑,“这世上表里不一的多着呢。黄鼠狼何必斥责狼残忍呢?不一样是要杀生的吗?”

    “是啊!那三个就是好人了吗?我看没一个是省油的灯!可惜了,侯爷和大夫人都不信百燕的。这回认定百燕在自个院子里私设了香堂,要责罚百燕。”

    “怎么个罚法?”

    “嫁出去呗!”湘姨娘往上翻了个白眼道,“说她女大不中留,越留越麻烦,还是早早嫁了得好!”

    “嫁给谁呢?”

    “说起这个我就来气儿!”湘姨娘激动地拍了一下桌面,“我本来是想把百燕许给我看好的那个人的,可云姨娘半路杀了出来,说她有位娘家侄儿很合适,家中不仅是当地首富,还一表人才。偏大夫人也向着她,最后就把百燕指给了她娘家那位侄儿。可你知道她那侄儿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吗?简直是个浪荡无耻之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