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建议您将墨语小说网首页加入“浏览器收藏夹”,以便能够轻松访问墨语小说网!www.myxs.net
我的书架 繁體版
首页 > 言情小说 > 女幕令

第二十三章 狡辩 文 / 花椒鱼

    “你的意思是……”

    “事情不闹大,怎么能让侯爷知道?这件事只有让侯爷理会才能解决。”

    “可是侯爷也赞同百燕嫁给张玉胜……”

    “那是因为侯爷并不知道张玉胜真正的为人。云姨娘的说辞大部分都是谎言之词,而像侯爷这种耿直豪爽的武将最忌讳的是什么?那就是谎言了。”

    湘姨娘嘴角一抿,领悟了:“有你的,园儿。姨娘真是没看错人,你绝对是这后宅里的翘楚,旁人是比不得的。百燕的事情找了你就找对了!”

    “当然,一会儿还得姨娘帮衬着。”

    “这还用说。姨娘会看着办的!”

    云姨娘一口气把状直接告到了乔安明那里,倒也省了许多事了。

    仲春打着灯笼在前面引路,为沁雪和湘姨娘照出了一条白蒙蒙的小路。忽然,前面横着一抹灯光移过,三四盏灯笼簇拥着一个人走了出来。

    “哟,沁月呀,怎么把你也给惊动了?”湘姨娘调侃了一句。

    宋沁月回过头来,脸上被灯笼光衬得有些发青:“听说我三房里有人不安分,我能不来看一眼吗?”说罢她扭头走了。

    湘姨娘轻轻地哼了一声,对沁雪道:“别理她,她就是想来瞧你热闹的。表面儿上装得好像诸事不理,单纯又幼稚,可心眼贼多!一会儿到了上头,你谁也别怵,有我在呢!”

    沁雪含笑点点头:“嗯,有姨娘在,我放心多了。”

    “走!”

    梓木阁内的夏厅灯火通明,乔安明与唐氏并排坐在凉塌上,中间搁着一张红木小几。乔安明是个肤色黝黑,身材魁梧的男人。他征战多年,封侯之后才退到自己老家丰照城来定居。在丰照城,他最大,所以说话的语气里难免会带着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

    “知道为什么叫你来吗?”乔安明问。

    “园儿不知,还请侯爷明示。”沁雪道。

    “刚才云姨娘来跟我说,说你无视长辈,言语粗俗,不但辱骂了她,还诋毁我与大夫人用心恶毒,为百燕安排了一门很不体面的婚事,可有此事?”

    “没有。”

    “你还敢狡辩?”云姨娘噌地一下起了身,指着沁雪气呼呼道,“我听得一清二楚,你说小门户的爹娘挑拣女婿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出了差错,可像咱们乔府这样的大户人家挑女婿却是只看有钱没钱有权没权,就算是个妖魔鬼怪败家孬货也照样往兜里揣,你可是这样说的?”

    沁雪瞥向云姨娘,面如凉月道:“难道我有说错吗,姨娘?您的那位侄儿不是妖魔鬼怪败家孬货又是什么呢?”

    “听听!听听!她亲口承认了!”云姨娘转脸朝乔安明和唐氏激动道。

    “我是承认了,我承认我说过您那位侄儿是个孬货,但我没诋毁过侯爷和大夫人。”

    “这门婚事是侯爷和大夫人定夺的,你诋毁这门婚事,不就是诋毁他们吗?”

    “那就得问问侯爷和大夫人为何会赞同这门婚事了。听说,是姨娘您极力推荐,并极力夸赞您那位侄儿如何如何家世显赫如何如何年轻才俊,侯爷和大夫人信以为真,这才赞同的,难道不是这样吗?”

    “听你的口气,似乎对那位张公子的为人另有认识?”乔安明插话问道。

    “那位二世祖园儿虽不认识,但他做过的那些事儿园儿倒是有所耳闻。”沁雪垂眉答道。

    “说说。”

    “吃喝嫖赌无一不精,而在嫖上是最精的。他尚未娶正室,家里便轮换过六个小妾了。如今还活在他家里的小妾有三个,另外三个到底去了哪里就不知道了。还有,他常因为经营家业的关系要奔走四方,每到一方必光临当地名妓之家,挥金如土十分阔绰。若遇到了他一时贪恋不舍的,就置外宅金屋藏娇,想来这些年也应该在全国各地藏了十来处了吧,可谓后宫三千。”

    “呵,”乔安明不屑地呵了一声,抖了抖手里那本册子道,“后宫三千?如此厉害?”

    “侯爷……”云姨娘急了,又嗔又撒娇道,“您别听她瞎说呀!她……她根本是污蔑我们家玉胜的!玉胜您是见过的,他个子高高,在一众人之中是最显眼的,相貌也是十里挑一地好。他祖辈虽出身商贾,但他自己勤奋好学,诗书皆通。现如今帮着家里打理各地的商号,十分地能吃苦,实在是难得的好俊才啊,多少名门千金都想攀上他这门亲呢!妾只为着百燕要嫁,泼出去了多少脸皮和人情才揽来这门亲事,谁知道竟被人说成居心不良,妾真是气得没法说了,没法说了!侯爷您一定要好好惩处这个吴园儿,她才是居心不良呢!才来咱们府里没几天就想兴风作浪,还怂恿百燕自杀,简直是罪大恶极呢!”

    “是啊,吴园儿,”唐氏也来插话道,“话不能随便乱说。张玉胜公子也是望族子弟,不容你轻易污蔑的。你刚才所说可有凭据?”

    “凭据?哼,怕是没有的!”云姨娘冲沁雪瞪了一眼,没好气道,“那些话怕都是她凭空捏造的!就是嫌在府里没人理她,她就故意弄点事出来来显摆显摆自个呢!吴园儿,我可告诉你,你若拿不出一件凭据来,我们张家可是不依的!”

    沁雪不紧不慢道:“姨娘要凭据?这我一时还真找不出来。可有两件事是很容易查到的。”

    乔安明问:“哪两件事?”

    “那张玉胜在鹤州府和江州府都吃过官司。”

    “官司?”乔安明眉头拧了起来,“什么官司?”

    “头一件是为了争粉头,这第二件……”沁雪故意停顿了一下,“也是为了争粉头。”

    “呵!”乔安明耸了耸肩,顺手便将手里的册子拍在了身侧的榻面上,有些愠色上脸了。

    “胡说!胡说!”云姨娘那半娇半嗔的声音又来搅局了,“玉胜何时吃过官司了?吴园儿你到底是什么用心?难道说我娘家得罪过你吗?侯爷,您别听她说了,她藏着坏心眼儿呢,侯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