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建议您将墨语小说网首页加入“浏览器收藏夹”,以便能够轻松访问墨语小说网!www.myxs.net
我的书架 繁體版
首页 > 言情小说 > 女幕令

第五十四章 自救 文 / 花椒鱼

    “一个东西,”小碧解释道,“萱儿告诉我,说她昨晚曾看见青婆怀里有东西一拱一拱的,像是个活物。她问青婆是什么,青婆却说只是衣裳没理整好,看着不平整。”

    “一拱一拱的?”沁雪拧起了眉。

    “是的。而且,昨晚严婆是和青婆睡一床的。第一个发现严婆出事的正是青婆。”

    一道白色的光从沁雪脑海中闪过,瞬间点亮了她陈杂繁琐的思绪。这一刻,她想到了一些事情。

    夜晚又降临了,馆内依旧是一片凝固了的安静。那间用来宴客的小厅内,横七竖八地睡着小碧青婆等仆婢。她们谁也不敢回房睡,便都在小厅内打地铺,并在地铺四周都撒上雄黄,熏上艾草。

    忽然,有人爬了起来,像条黑乎乎的鬼影。这人动作极其轻缓,生怕惊醒旁边的人。她如猫似的往前匍匐,一直匍匐到了小碧身边。

    左右看了两眼,确信这几个人都睡着了之后,她蹑手蹑脚地从袖中掏出了某个东西,轻轻地撒了一些在小碧右手背上。随后她又往怀里一掏,掏出了一个布袋,再从布袋里掏出了一样东西。那东西一出现便在她手里不断地扭曲缠绕,再扭曲再缠绕。她一只手执着那玩意儿,另一只手轻轻捧起小碧的右手,然后——

    “住手吧!”一声怒喝如响雷般震彻了这小小的夏厅。

    灯,也同时一盏盏地被点亮了,这间夏厅霎时明亮了起来。那人的嘴脸也毫无遮掩地暴露在大家面前,正是青婆。

    青婆睁着一双愕然的眼睛,嘴巴张了老大,已经彻底吓懵了。而她手里拽着的那条玩意儿也趁此机会扭着身子掉在了地上。

    “这便是凶器吧!”小碧翻身跃起,指着拼命在地上游来游去的一条三尺长的小蛇道。

    沁雪向青婆扫了一眼,眉扫冷色道:“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青婆摇摇头,脸色灰白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不知道!”

    “都人赃并获了,你还不承认!”仲春恨得牙痒痒道。

    青婆一咕噜爬了起来,双腿哆嗦道:“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蛇不是我的,它刚才想来咬我,我只是把它抓住了!”

    “搜她的身!”沁雪冷冷吩咐道。

    仲春和小碧萱儿一拥而上,很快从青婆怀里扯出了一条小布袋和一只小药瓶。沁雪问青婆:“这布袋是做什么用的?”

    青婆面如土色道:“我……我用来装钱的……”

    “是装蛇的吧?”

    “不是,不是……”

    “那药瓶又是做什么用的?难不成是毒药?”

    “没有,没有,我什么都没干过,你别冤枉我!蛇……蛇是你的,对了,蛇是你的,因为你才是蛇妖!”青婆指着沁雪慌里慌张道。

    “可怜了严婆,她大概怎么也不会想到睡在她旁边的这个人是那么地心如毒蝎!”

    “我没干过!我什么都没干过!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全都是在胡说的!”青婆拼命狡辩。

    “是谁让你这么干的?”沁雪问。

    “我没干过,是你干的!”青婆一面后退一面指着沁雪嚷嚷道,“你是蛇妖!你才是蛇妖!严婆是被你咬死的!”

    “是大夫人还是三少夫人?”

    “是你,你是蛇妖,是你咬死的!来人哪!快来人哪!蛇妖又要咬人哪!快来人哪!”青婆高呼着往外奔。仲春和小碧一同追了上去,在门口将她扭住了。可就在这时,一只只燃烧着的火把被扔了进来!

    火把落在了屋顶上。房间里,小厅内,火霎时间点燃了一切,火就那么地烧了起来,狂妄而嚣张,凭风狂舞。陈婆大呼道:“天哪,老天爷啊,他们是想把咱们烧死在里面哪!”

    仲春几个也不打,都松开了手,茫然且恐惧地看着火。青婆趁机挣开了继续往外跑,但迎面一只烧得滚滚的火把棍子砸来,正中她眉心处,只听见她啊地惨叫了一声,直挺挺地倒下了。

    忽然,头顶上传来嘎吱的声音,沁雪仰头一看,这脆弱的夏厅屋梁已撑不住烈火的狂烧,分裂欲坠了。她忙大喊了一声,同众人一道跑出去。刚跑进院子,身后便传来一声沉重的坍塌声。再回头,那夏厅已倾覆了。

    “青婆!”萱儿惊叫着捂住了脸。

    青婆已不见了人影,因为坍塌下来的一部分窗户正好斜斜地砸在了她的身上。火骤然腾起,烧得愈加地凶狠了。

    “真是报应啊!”陈婆搂着小松儿阵阵发颤道。

    “不要愣在这儿了!”沁雪忙道,“仲春你和小碧去取竹梯子来,其余人跟我到后院墙那边去,不管怎么样都要出去!”

    陈婆哭道:“他们会让咱们出去吗?他们一定不会的!”

    沁雪颠了颠刚才从夏厅里带出的那把长剑,眸光冷寒道:“就算是杀,我也要杀出去!”

    小碧和仲春很快将事先备好的竹梯子搬来了。往墙头上架好,仲春打头阵先爬了上去,然后是陈婆。等陈婆爬上墙头后,又从沁雪手里接过了小松儿。沁雪递上小松儿后,又让萱儿和豆儿两个小丫头先上,自己殿后。自救行动正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时,那两扇半旧的木板门忽然砰地一声被踹开了!

    所有的人惊了一跳,所有人都以为是护院们冲进来了!

    沁雪自然也惊了个毛骨悚然,但她很清楚此时不能示弱不能慌张。她嘱咐了墙头上的人,然后提着长剑冲上前去。她此刻凌厉得像个女将士,哗啦一声拔出了长剑,无所畏惧地向闯进来的人亮剑!

    不怕死的就尽管来!

    浓烟中走出了一个人,浑身夜行衣,口鼻也遮得严严实实的。他刚一出现,沁雪那剑就指了过去。他愣了一下,然后扯开了自己的面罩。

    “北斗!”

    沁雪实在太意外,太惊喜了!

    “其他人呢?”北斗似乎没功夫跟沁雪闲说惊喜不惊喜的事。

    沁雪回过神来,指了指墙头道:“在那儿呢!”

    “先躲到林子里去!”

    “外面的护院呢?”

    “暂时晕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