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建议您将墨语小说网首页加入“浏览器收藏夹”,以便能够轻松访问墨语小说网!www.myxs.net
我的书架 繁體版
首页 > 言情小说 > 女幕令

第六十三章 绑了 文 / 花椒鱼

    沁雪冷哼了一声,目光沉沉道:“我就算不是乔府上的一个妾,今日我也抽定他了!枉自出身名门,行为放肆言语轻浮,哪里还有半点世家子弟的样子?你要报复也好,报官也好,我就立在这儿不动了候着你们了!我倒要看看,这丰照城里到底还有规矩没有!”

    “给我绑了!”卢照麒急躁地大喊道。

    “慢!”一个响亮高远的声音忽然从人群背后传来。

    众围观者忽地四下奔散开了。沁雪跟前眨眼就出现了一条道,一辆华盖马车缓缓驶了过来,马车不眼熟,但马车旁跟着的一匹马上的人倒是眼熟。这人不就是乔安明的贴身侍卫乔正吗?莫非这是乔安明的马车?

    “伯父!”乔百翎一眼认了出来,飞快地奔了过去。

    马车停了下来,乔正也翻身下了马,向乔百翎问道:“怎么回事?”

    “就是那混账魔王!”乔百翎好不气愤,指着卢照麒骂道,“他拦着我们不让走,还言语轻薄调戏小嫂子!小嫂子拿马鞭抽了他一下,他居然要绑了小嫂子,你们快管管吧!”

    卢照麒摔开搀扶他的随从的手,捂着火辣辣的伤口上前道:“你倒真好意思恶人先告状啊,乔百翎!明明是你们行凶在先!瞧瞧我这脸,啊,都给抽成什么样了!”

    “活该!”乔百翎白了卢照麒一眼骂道。

    天青色金丝绣线车帘被缓缓打起,露出了端坐在里面的乔安明。乔安明一眼扫了过来,最后在沁雪身上落定。沁雪上前施礼道:“惊扰侯爷了。”

    “到底怎么回事?”乔安明声音冷沉地问道。

    “是这贼子无状,之前在伏龙寺里企图羞辱于我,今日又打算在这大街上拦截于我,我一时气不过才出手伤了他。”沁雪实言以告。

    “分明是你这泼妇蛮横不讲理,纵了你的婢子在街上打架,本公子是好意来劝解的!”卢照麒指着沁雪凶神恶煞道。

    乔安明冷冷扫了卢照麒一眼,沉默了片刻才道:“卢大公子,你最近当真是闲出了毛病啊。刚才在官署我才见过你父亲,正好也说起了你的事情,你父亲也正为管教你而头疼。你却一丝一毫不体谅你的父亲,反倒又来闯祸了。伏龙寺那场祸才刚刚避过去,怎的?你又想来我乔家府门上撞一撞?”

    卢照麒很不服气道:“侯爷,您这是帮亲不帮理啊!明明是你们乔家这小妾当街闹事,怎么反倒说我不是了?老实说,你们乔家的这位小妾当真是要好好管一管了。上回在伏龙寺时与那北斗眉来眼去一唱一和,连我看着都着急呢!万一哪日做下什么荒唐事情……”

    “卢大公子,”沁雪冷眼横扫,沉声喝断,“原来您不但张狂无状,还喜欢学婆子媳妇们搬弄是非嚼舌根子,倒真浪费了您那一身好才学了!您别欺负我一个妇道人家不出门,有些事情我可也是听说了的!您为何如此看不惯北斗师傅?您那位同父异母的弟弟又是谁救下送还的?您当丰照城的人都是傻子吗?”

    “你这贱妇胡说什么?”一提那弟弟,卢照麒双眼便充了血。

    “乔正!”乔安明忽然轻喝了一声。

    “侯爷请吩咐!”乔正拱手道。

    “绑了!”

    “是!”

    卢照麒一下子愣了,两只眼珠睁得如算盘子似的:“侯爷……您要绑了我?您没弄错吧?”

    乔正一挥手,马车旁的两个侍卫便走了上去,一左一右地架起了卢照麒。卢照麒扭着肩头挣扎道:“侯爷,您真打算怎么做?我可是卢参事的长子,您怎么能这样做?”

    “你是在提醒我这丰照城最高地方官长是你父亲,不是我吗?”乔安明那双深黑色眸子里多了几分寒意。

    “您当街绑我,那是在打我父亲的脸!”卢照麒高呼道。

    “身为地方最高官长,养子不教纵子胡为,只要谁向御史台参一本,你父亲的仕途也就完了。我这不是在打他的脸,我这是在帮他!绑走!”乔安明沉声喝道。

    “放开!放开!”

    天青色车帘徐徐放下,马车掉头,往官署那边去了。卢照麒一路激动大叫,引众人纷纷跟随围观。乔百翎也去了。

    “我们回吧。”沁雪回身将马鞭递给了仲春。

    “咱们不去瞧瞧?”仲春很是好奇。

    “那副嘴脸你还愿意瞧吗?”

    “倒也是,”仲春放下马凳,扶着沁雪上马车道,“多看一眼就多恶心一回,还是眼不见为净得好!不过小姐你那一鞭子,抽得奴婢心里真是痛快!”

    沁雪左脚迈上车板,正要撩开帘子往里钻时,眼角忽然瞥见了一抹熟悉的影子。转头一看,竟是宝丹青。这女子一袭绛紫色披风裹身,就立在人来人往的路旁,两只秋水眼怔怔地看向沁雪,脸上没有一丝表情。直到沁雪望过去时,她才下意识地收回了目光,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似的傲慢离去。

    沁雪钻回了车帘里,盘腿坐下。闭目养神时,宝丹青那表情在她眼前闪了一下。她隐约感觉到那女子对她有种莫名的敌意。是因为北斗么?她缓缓睁开眼,望着宝蓝色车帘上的花纹发起了神——

    那女子终究还是没离开丰照城。舍弃了无数娼门中人所期盼的好归属,高价卖身于另一间小馆,只是为了能留下以实现毁了北斗的心愿么?不,千万不要那样做,宝丹青。倘若你真那样做了,你我,只能成为敌人。

    马车至府门前时,有一侍卫匆匆从里面跑了出来。这侍卫平素是跟着乔百翎的,大约知道乔百翎跟着沁雪去了伏龙寺,便上前拱手问道:“请问侧夫人,百翎小姐可有回来?”

    “没有,去官署了。怎么?你找她?”沁雪随口问了一句。

    “出了件要紧的事情。”这侍卫脸色不太好。

    “什么事?”

    “玄安死了。”

    “你说什么?”沁雪在心里吃了一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