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建议您将墨语小说网首页加入“浏览器收藏夹”,以便能够轻松访问墨语小说网!www.myxs.net
我的书架 繁體版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太子他总是缠着我

第58章 过来,坐在我身边 文 / 羊久久

    李吉壮着胆子说完,用眼角余光望去,果然只见李景枫脸上的那抹微笑,再也挂不住了。

    “她今夜不来了吗?”

    李景枫靠在床头的软枕上,沉沉吸了口气,腹部伤口疼得愈是厉害,他看了李吉一眼,淡道:“你先退下!”

    李吉恭谨弯腰,徐徐后退了几步,正欲转身,又低头道:“奴才进门时,太医院煎好了药正准备送进来,奴才便叫他们在外面候着。现在,殿下是不是可以服药了?”

    “拿进来。”

    李景枫翻着手上的书页,漫不经心。

    李吉像猫一样,悄声出了门,而太子殿下已再也无法维持刚才的淡定,随手就将书甩了出去,“咚”的一声,砸在了窗格上。

    这丫头,难道一点都不曾想念过他吗?

    亏他每天都会念着她几百回。

    月光散淡,躲在云层里,光影若明若暗的投射进来。

    李景枫怅然地躺下了,阖着眼,清俊的脸隐在半掩的帷帐之后,他真的有一种强烈冲动,想立刻骑马赶到晚墨林,把那丫头抵在墙上,问问她为何如此——不解风情云淡风轻。

    门口,忽然有细微的脚步声传来,李景枫没有睁眼,语气微微有些不耐,“药搁着,出去。”

    一声细碎的声响,有人轻轻将药碗放到了玉几案上,然后默默立在原处不动,只传来轻浅的呼吸声,李景枫一皱眉,提高了声调,“出去!”

    “我偏不出去呢。”

    少女清脆的声音,带着微微的笑意与娇嗔。

    “芸儿!你——”

    李景枫极意外,立刻侧过身子,眸子似墨玉般漆黑明亮,本来还想沉着脸,但唇角却已忍不住弯起来,“你调皮!”

    惜芸莞尔低笑,“想给你一个惊喜嘛。”

    李景枫已朝她伸出手,俊朗的眉轻轻皱起,“还愣着干什么?过来!”

    “你先喝了药。”

    “药很苦。”

    “所以呢?”

    “你喂我。”

    “……”

    惜芸只好拿起白瓷碗,小心翼翼地递了过去,“当心,有点烫。”

    乌黑浓稠的药汁,闻起来都觉得一股苦意,李景枫就着惜芸的手,一口气喝光了药,叹息说:“吴院正的方子越发过份了,也不知加了几斤栀柏进去,简直跟黄连一般。”

    惜芸放下碗,笑着说:“良药苦口。殿下英明神武,十七岁时就能独自猎一头白虎,难道如今还怕这区区苦味吗?”

    李景枫的语气很委屈,“猎白虎只需要一柄尖锐的利箭即可,但这黑乎乎的药我却要喝上几个月。这样比较起来,我宁愿去猎白虎。”

    又朝着惜芸伸出手,再次唤她,“过来,坐在我身边。”

    惜芸挨着他坐下,李景枫已揽住了她的肩,气息温柔,“膝盖还疼吗?”

    “不疼。”

    “让我看看。”

    “不要。”

    “芸儿,听话。”

    李景枫低声说,黑眸如水地瞧着她,惜芸发现自己竟完全抵御不了他这种柔软的攻势,乖乖地卷起了裤腿。

    膝盖早已消肿了,淤血也褪去了大半,只是还留了些青紫的痕迹,盖住了原先那莹白的底色。

    “那日是我去迟了,你怪我么?”李景枫低叹道,“芸儿身体娇弱,必然是从来没有跪过那么久的。”

    惜芸努力绽开一朵微笑,“并没有什么,我擦过药后,第二天就不疼了。”

    她不愿自怜自艾,更不愿看到李哥哥内疚。李哥哥那日从昏迷中强撑着来救她,她已经很感动了,上天垂怜,只要李哥哥安然无恙,旁的折磨都不算什么。

    “我该如何补偿你才好呢,”李景枫在她的膝盖处轻轻揉了揉,“是赐一个什么封号,或是珠宝,或是宅院,或者——若你喜欢朝乾殿,我一并都送你了。”

    惜芸笑了,美目顾盼,在烛影下波光潋滟,“你把朝乾殿送给我了,以后殿下就要流落街头了。”

    李景枫装作很烦恼,“罢了,就求江姑娘看在我长得俊俏又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份上,大发善心收留于我罢。”

    “你长得俊?”

    “略有几分姿色。”

    “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绝对的多才多艺。”

    “会吹笛么?”

    “会。”

    “会念诗么?”

    “会。”

    “会做饭么?”

    “……不会。”

    “那不行。”惜芸骄傲地翘着下巴。

    “但我可以学。”

    “真的?”

    “当然,保管与御厨的手艺一模一样。”

    惜芸咯咯直笑,明知李景枫就是在胡说八道逗她开心,但听着也甘之如饴,只是瞧着李哥哥的气色,仍然带着一种病中的苍白,她心疼极了,拉住了李景枫的袖子。

    “李哥哥,刚才你看了我的伤,现在也让我看看你的伤罢。”

    “其实还好,已经不渗血了。”

    李景枫并不想让惜芸看那些血腥的画面,他的腹部仍然缠着一层又一层的绷布,有药味和龙涎香混合在一起的淡淡味道。

    惜芸低着头,凝望着那一层层雪白的绷布,也不敢去触碰,想像着利箭刺破皮肉的可怕场景,眼眶已不由自主地湿热了起来。

    在来玄天宫的路上,惜芸就下了决心,等会儿见到李景枫的时候,一定要微笑。她如果总是哭哭啼啼,李哥哥的心里必然也不好受。

    可现在她却要食言了,因为有两颗圆圆的泪不受控制地洒落下来,滴在了李景枫的手背上。

    她就是这么不争气,难过的时候,眼泪便止不住。

    身子一暖,却已被人轻轻抱住,“会、会碰到你的伤口……”惜芸连忙往后缩,李景枫却没有放手,反而更加拥紧了她。

    他的怀抱坚实温热,一如既往,好似宽阔的海。

    “你乖乖的别动,就不会碰到我的伤口。”李景枫扣着她的腰,低头亲了亲她的眼皮,温软的唇,顺势吮干了她的泪珠。

    咸中带甜。

    惜芸有点哽咽,“李哥哥,这次是我的错,我听谭姐姐说过了,有人易容成我的样子,令你来不及防备,所以才会受伤的。”

    李景枫低叹,“那刺客外貌与你有七八成相似,而且当时隔得稍远,周围情势又一片混乱,我略一恍神,便——”

    “傻子!傻子!”惜芸埋入他的怀里,一边抽泣一边说,“我怎么会刺杀你呢,你完全不用犹豫的,你、你真是猪脑子,笨死你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