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建议您将墨语小说网首页加入“浏览器收藏夹”,以便能够轻松访问墨语小说网!www.myxs.net
我的书架 繁體版
首页 > 言情小说 > 听说她是校霸罩着的

182:陆川:要你喂(二更) 文 / 浮光锦

    182

    大中午,窗帘遮住了外面一半儿的太阳。

    陆川拎着个保温盒推开门,抬眸一看,便发现了抱着小家伙来回走动的江沅。

    她穿着黑毛衣牛仔裤,一头秀发松松地在脑后扎了个马尾,垂着脸,视线专注地落在怀里的小孩儿身上,唇角噙着的那丝笑意,让整个人显得温柔而耐心。

    一手扶着门,陆川心头微微动了一下。

    不知道为什么,还有点难受。

    他就那样怔怔地看了会儿,江沅察觉到了,偏了偏头。

    陆川牵起唇角,露出一个笑来。

    江志远刚去了护士台,江晨希去隔壁病房的空床位上睡觉,龙锦云已经出了icu,刚给孩子喂了奶,身子虚,也睡着了。她担心妹妹吐奶,刚抱着给拍了一个嗝,将人抱在怀里哄睡着,此刻看见陆川,便轻手轻脚地走到了病床边,将孩子放在了龙锦云跟前。

    这孩子真的乖,好像是因为清楚她的到来并不讨喜,所以连啼哭都很少。

    江沅带了一晚上,便心疼的不得了了。

    “嘘”

    门口站着,陆川给打了个浅浅的口哨。

    江沅转头瞪了他一眼,确定孩子放好了,便抬步跟了出去。

    “你家里其他人呢”

    两个人一起往电梯口走,陆川开口问。

    江沅回话说“我爸刚去找护士了,应该很快过来。”

    “你奶奶呢”

    之前,他已经晓得了,江沅有一个奶奶。

    按江志远说的,江沅应该算不上亲孙女儿,可眼下刚出生的这个没问题是亲孙女儿,这老人也奇怪,儿媳妇生产第二天,人都见不着。

    他对江家的情况一知半解,江沅心里烦,也不想多说,只道“年龄大了,没让来。”

    “可你这也太辛苦了。”

    刚考完试坐飞机回来,晚上也没睡,白天还要带妹妹,论起来,她也才十八岁而已,清瘦的肩膀,似乎承担得太多了,让人心疼的不得了。

    “还好吧。”

    两个人坐到了电梯口一侧的休息椅上,江沅笑了笑。

    “瞧瞧这眼底,都有黑眼圈了。”

    陆川坐着比她高,微微低着头,抬手去碰她眼睛。他刚从外面进来,指尖冰凉,刚刚碰上,江沅便往后瑟缩了一下,小声说“没事儿。”

    话落,看见他另一只手拎着的东西了,便问“你拿的什么呀”

    “汤圆”

    陆川似乎才想起来他拎着的东西,笑着回答完,便低头转开了两层盒盖,将其中一个递给江沅,自己用小勺在保温盒里舀了一个汤圆,喂到她嘴边“啊”

    江沅“”

    这人,能不能别这么搞笑

    当她三岁小孩呀

    偏头笑了笑,她抬手去拿勺子,“我自己吃吧。”

    “也行。”

    陆川说着话,将勺子里那个汤圆倒进了江沅拿着的小盖碗里,顺便地,又给她舀了几个出来,还倒了些面汤。透白的汤里隐隐地缀了些黑芝麻,还有橙红的枸杞。

    “我奶奶亲手做的。”

    见她开动,陆川邀功般说了一句。

    江沅发现了,他带来的这个汤圆不是超市里卖的那种速食汤圆,很传统的做法,软糯的皮,很筋道,里面的馅儿都不一样,有白糖黑芝麻的,还有桂花蜜碎花生的,咬一口,浓郁的香味直往人鼻子里窜。陆川一路过来会耽误些时间,可是这汤圆也没破掉,可见做的人手艺好。

    也不止一次从他嘴里听说他奶奶了,江沅多少有点好奇,问他“你奶奶多大了呀”

    “快七十吧。”

    “那还动手做汤圆,好有精神。”

    “我爷爷爱吃甜的”

    陆川喟叹了一声,给她说,“我奶奶算是他粉丝吧。不过他们那会儿,跟我们现在不一样,歌星演员什么的不成气候,大家就追作家、画家这种,我爷爷是文坛才子么,去云京参加社团活动招来不少女粉丝,别人都是送情诗什么的,只有我奶奶与众不同,天天送点心”

    江沅小口地咀嚼着汤圆,意外地看了他一眼,“之后两人就在一起了”

    “哪有这么简单”

    陆川轻嗤了声,又道“我奶奶挺有心眼的,送点心本来就是投其所好,而且她家里背景又不一般,送出去的那些点心都是家里的老师傅给做的,那几个师傅祖上都是伺候过皇上太后的,手艺自然不一般。我爷爷吃了几次嘴就挑了,从最开始爱答不理到眼巴巴地等人,这中间有够曲折的。”

    “哈哈。”

    江沅听着听着就笑了,赞了声“你奶奶真有手段。”

    “就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两个人一吵架就拿出来念叨,我听的耳朵都起茧子了。”

    陆川有点嫌弃地撇了撇嘴。

    “难怪你这么”

    “什么”

    “心眼多呀。”

    江沅觉得他心眼真的挺多,堪比马蜂窝了。一句话说完,不晓得为何,脑子里还想起一堆乱七八糟的事,又顺口问了句“你是不是得你奶奶真传了,所以特别懂得套路女生”

    “”

    好像一道送命题。

    陆川默默地盯着她看了一眼,悠悠地说“只有你,好吗”

    江沅咂舌,笑而不语。

    陆川气死了,一只手就从她肩头伸了过去,大力扣着她肩,半示威半撒娇地说“你找人打听打听,我以前对女生是什么样子。也就搁你这儿,底线都快没有了。诶我去,不对啊,就一般男生,谁特么有我这么贴心,知道你在医院,家里汤圆一出锅就用保温盒给你装来了,我一口都没吃呢。”

    江沅被他揽得不自在,又因为这一串话心里熨帖,笑起来“那你要不要吃”

    陆川用嘴唇蹭了蹭她脸颊“要,你喂。”

    “能不能别这么幼稚”

    “我就这么幼稚,你又不是一天认识我。”

    在她跟前,陆少爷一向拿脸皮来摩擦的,无所畏惧了。

    江沅郁闷的不行,却也没办法,用勺子舀了一个汤圆,喂到了他口中。

    两个人坐在椅子上,把个汤圆分吃完了,江沅想去洗碗,被陆川抬手扯住。他让江沅坐着休息会儿,他自己去了水房,用开水将保温盒冲洗了一下。

    两天一夜都没怎么合眼,等陆川回来的时候,江沅脑袋靠在后面的墙上,差不多快睡着了。

    没舍得将她弄醒,陆川抬步走了过去,坐在她边上,抬手将她脑袋轻轻地压了压,让人靠在他肩头睡。几分钟后,还抬手将他拉链敞着的薄羽绒服从身上扯了下来,披在了江沅身上。

    江沅睡得不久,大概十几分钟,突然打了个激灵,睁开了眼睛。

    “怎么了”

    “听到小孩儿哭。”

    抬手揉揉太阳穴,江沅无奈地道。

    病房里隔壁床那小男孩真的很能哭,哭声还是特别急的那种,每次哭之前毫无征兆,说来就来,昨晚好几次,都将胆子小的明月给吵醒了。

    以至于她现在都幻听了。

    她抬手取衣服,陆川突然问了句“你身上一股子什么味儿”

    “啊”

    陆川凑到她脖颈处闻了闻,低声道“奶味儿吗”

    他呵气太热,江沅脸腾地红了,抬手将他往边上推,嘴里解释着“小孩子的味儿吧,不和你说了,我要回去了。”

    陆川亦步亦趋地跟着她,“后天可就开学了,你不会要一直耗在医院里吧。江沅同学,请时刻谨记着,你是一个高三生,高三生,懂吗传媒大学在召唤你。”

    “知道啦”

    江沅觉得他简直像唐僧,无奈地说,“我爸已经在找人了。只是这人一时半会儿还没找到,也就一两天的事情。忙过这几天,都会好的。”

    “那我也帮着找一下。”

    “不用。”

    “和我别这么见外”

    “不是见外不见外的问题。”

    江沅停下了步子,一脸认真地看着他,“你一直这么帮忙,我真的会习惯的。可我其实不想习惯这种感觉,很多东西,来的太容易的话,我怕会让我产生惰性,以后习惯性地求助你。”

    “习惯性求助我不好么”

    陆川稍稍抿起了唇角,看起来不那么愉悦。

    江沅却笑了,甚至还拿手捏了捏他抿起来的唇角,轻声说道,“当然不好。我不想在最该辛苦的时候放松,也不想在最该努力的时候懒惰,更不想将本该自己承担的责任抛给别人。如果以后真的要跟你在一起,我也希望我们两个是彼此独立的个体,你有你的事业,我也看得见我的前途。陆川”

    她咬了一下唇,目光期待地看着他,“我不想变成你的附属品,你能明白吗”

    ------题外话------

    先传上来,然后阿锦查错别字。

    明天周六,两边有踩楼送周边活动,规则参考上一周哈。

    最后

    阿锦的小可爱们,该出来冒泡啦,要来一场评论区偶遇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