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建议您将墨语小说网首页加入“浏览器收藏夹”,以便能够轻松访问墨语小说网!www.myxs.net
我的书架 繁體版
首页 > 言情小说 > 听说她是校霸罩着的

340:沅沅去陆家拜访(二更) 文 / 浮光锦

    初六早上。

    八点钟江沅便起床了,厨房里忙碌一通,给三个人热了包子,煎了鸡蛋,榨了豆浆,等江明月和阮成君起来,现成的早饭都已经摆上桌了。

    洗漱完,两小只到了餐厅。

    坐上椅子,江明月拿了个包子咬了口,抬眸看向江沅,眯着眼睛笑,“姐姐你今天好早哦。”

    江沅已经吃完了自己那一份早饭,也刚喝完豆浆,放下小碗对她说:“姐姐今天要去你陆川哥哥家,等会儿你晨希姐姐过来陪你们待一天,要好好听话知道不?”

    “恩恩~”

    小丫头连连点头,“我会乖的。”

    江沅笑了一下,端着碗起身,“那你们先吃。”

    她走去厨房,将自己的碗筷先洗了,尔后便去了主卧,收拾换衣服。

    礼物是昨天已经买好的,陆川一小时前还打过电话,说是他在家里吃过早饭会专程过来接她。江沅琢磨着最晚九点他可能就会到,免不了又觉得紧张。

    也不知道他爷爷奶奶,喜欢什么风格的女生?

    她打开衣柜,看着一顺溜的衣服发愁。

    之前去魔都见他外公外婆,感觉起来也没这么纠结,她拧着眉,抿着唇,把冬天的衣服一件一件地拿了出来,有的在身上比比,有的直接试,以往都挺喜欢的衣服,这会儿却觉得不是这里出问题就是那里不好看,以至于半个小时过去,她衣服摆了一床,还没做出决定。

    堪称壮观的场面,让进房间的江晨希唇角抽了抽,“你这翻箱倒柜干嘛呀?”

    江沅一手拿着衣架横在身前,试探着问她:“你觉得这件好看吗?”

    江晨希被逗笑了,“我看你披个麻袋都行。”

    从小到大,她还当真没见过几个比江沅更漂亮的女生,尤其这两年,她名利双收、腰杆挺直,浑身上下那股自信冷淡的气场,让整个人显得明艳从容,光彩照人。

    有什么可担心的呀!

    陆川那么死心塌地!

    江晨希的语气,挺风轻云淡的。

    江沅指望不上她了,抱着个衣架,坐到了床上纠结。

    客厅里说话声传来,江晨希听着好像是陆川来了,便很有眼色地又出了主卧。主卧门口,正好和陆川打了个照面。进来后陆川脱了大衣,黑色薄毛衣搭牛仔裤,高大的身形,十分给人压迫感。

    江晨希仰着脸淡笑了一声,“来了啊……”

    “嗯。”

    唇角牵了下,陆川进了房间。

    半张床都快被江沅的衣服堆满了,她抱着个木衣架,坐在一堆衣服里,显得苦大仇深。

    陆川忍不住就笑了,“你这干嘛呢,九点了,衣服还没换好。”

    “不知道穿哪一件……”

    陆川站在床边,身子俯低,挑拣着帮忙看。

    一件、两件、三件、四件、五件,他往臂弯里搭了五件黑毛衣,好笑地挑了下眉,“我看这一个跟另一个都没什么区别。”

    “完全不一样好吗?”

    江沅皱眉反驳了一句。

    陆川把几件毛衣一股脑扔她腿边,“上衣穿黑的吧,跟我比较配。”

    江沅瞥了眼他身上的黑毛衣,没做声。

    陆川又开始捡裤子,八条牛仔裤,他也觉得没什么区别,又怕惹人生气,只能一本正经地比了半天,最终扔过去一条,“这条裤子怎么样?和我裤子的颜色最接近。”

    两个让人无法拒绝的理由……

    江沅把黑色毛衣裙和他扔过来的牛仔裤抱在怀里,要求说:“那你出去下,我换衣服。”

    ???

    陆川笑得眼尾都挑起来了,“干嘛呀,看过多少次了。”

    大白天的,换衣服时边上还杵着个人,江沅是真的不太自在,起身就想将人往外推。她一贯大方,这忸怩小气的样子还真是难得一见,陆川被推着走了几步,笑得不行,转个身,索性将她搂到怀里了。

    两个人之间,还隔着两件衣服。

    陆川也不当回事,就那么揽着她,低头蹭了蹭她鼻尖,“这么紧张啊?”

    “……我不想去了。”

    江沅轻声说了句。

    她感觉她心跳都不太正常了。

    陆川似乎挺认真地想了想,哄她:“那要不然就不去了,我们睡觉?”

    江沅:“……”

    她皱着脸在陆川胸膛砸了一拳,转身去换衣服了。

    床上扔的那一堆都没时间管了,她换好衣服,把大衣和包塞给陆川,自己又进了洗手间,想化一个淡妆。

    于是——

    陆川又在外面等了半小时。

    好不容易江沅出来了,他免不了唇角抽了抽,“你就涂了个口红,半小时?”

    江沅进去后其实化了个妆,不过,自己端详了几分钟,又给洗掉了,因为她印象里,陆渺好像不怎么化妆,想来陆川的爷爷奶奶,也不一定看得惯女孩儿化妆。

    她口红也涂的淡,映着白玉般剔透的脸,却已经足够好看。

    陆川笑完了,又觉得心疼,和她一起拿了东西下楼,一本正经地给打预防针,“今天家里人比较多,不过真的没什么可紧张的,都是自家人,我爷爷奶奶特别和善,尤其喜欢文化人,你们都是写书的,还担心没有共同话题吗?”

    “不一样好不好?”

    江沅有点无语。

    她的书和人家的书,那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

    东想西想,她一路上都很丧。

    陆川将车子开进南湖公馆的时候,她心里那种忐忑,达到了顶峰。

    手心都冒汗了……

    十点四十,黑色宾利停在了陆宅外。

    江沅下了车,目光扫过边上一水儿的名车,再看向陆川,整个人脸色都不好了,“你不说都是自家人么?”

    “对啊——”

    陆川打开后备箱拿东西,很淡定地告诉她,“我大姑他们一家,我二姑他们一家,我小姑他们一家,表哥表弟他们也都在,这不是为了表示对你的重视么。”

    江沅:“……”

    气得说不出话了。

    她感觉太阳穴都突突地疼,却也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拎着一个礼盒,跟在陆川后面进门。

    陆川八点就去接人了,临近十一点,却还没能将人给接回来,陆家客厅里,一众人都等着急了,老太太正想打电话问问孙子走到哪儿了,突然听见门厅处保姆热情洋溢的问好声。

    家里人多,陆川没换拖鞋,也没让江沅换,领着人直接往客厅里走。

    江沅抿着唇,极力克制住内心的忐忑。

    真的是神奇了,她以往不管见谁,几乎没有过这种紧张的情绪,甚至有些胸闷气短。

    “来了吗?”

    隐隐地,听见客厅传来这么一道问话。

    尔后,她便看见了茶几边站着的十几个人。

    几乎迈不开步子了。

    陆川的大姑陆安和二姑陆晴第一时间迎了出来,陆安主动地接过了她手里的东西,笑着说:“可算是来了,是不是路上有点堵?哈哈,老太太都着急到要打电话了。”

    态度亲和、举止亲昵……

    先前小星星满月宴上的不愉快,似乎早被她抛九霄云外了。

    江沅也就笑了笑,问候道:“姑姑好。”

    目光看向左侧的陆晴,又问了声,“二姑姑好。”

    “你好你好。”

    陆晴这还是第一次见她本人,惊艳过后只剩满意,顺手就在自己侄儿胳膊上掐了一把,低声道:“你这眼光还真是不错。”

    “那你以为呢?”

    陆川笑了声,领着江沅走到了众人跟前。

    还没来得及介绍,便听见手边的姑娘一本正经地问候起来,“爷爷、奶奶、姑父、二姑父、小姑父、四哥。”

    一圈人,她自己问候完了。

    陆川“噗”一声喷笑,抬手在鼻尖摸了摸,道:“没错,全部认对了。”

    江沅:“……”

    反应过来自己完全按着陆川的叫法问候了人,她一张脸腾地红了。

    好在,陆川三个姑父都是性子挺内敛沉稳的那种人,没人打趣什么,老爷子乐得呵呵笑,语气极温和地说:“别紧张别紧张,就跟在自己家里一样,快坐下。”

    江沅心里懊恼得要死,刚坐下,听见不远处传来一声熟悉的女音:“沅沅。”

    是陆渺……

    心念一闪,她转头去看,发现是陆渺抱着儿子走过来了。

    陆渺嫁人后也仍是个风风火火的性子,早上过来后也一直在等江沅呢,也就刚才,拿奶瓶给小星星喂奶后忘了拍嗝,又一直逗孩子玩儿,惹得孩子给吐奶了。

    她正给处理呢,又觉得手下一热,索性将孩子直接抱洗手间去,换了个尿不湿。

    这会儿见她走过来,江沅心里那股子紧张一下子平复不少,连忙站起身,笑着看了眼她抱着的小星星,“有段时间没见,小模样一下子就长开了。”

    “真的是一天一个样。”

    陆渺感慨了句,和她一起坐下。

    她一坐下,怀里的小星星似乎来了脾气,咿咿呀呀地说话,那副样子顿时将他亲爹给逗乐了,小徐总从陆渺手中接过她,语气温和地笑着说:“我抱着去转转吧。”

    他们家这少爷也不知道最近怎么了,被抱着的时候,不愿意人坐下,人坐下了他就要咿咿呀呀抗议,淘气的紧。

    儿子的尿性,陆渺都无语了,也就将孩子交到了他手上。

    小徐总抱着儿子走去窗户边看风景,陆渺留下调节气氛,江沅的状态,很快正常了。

    她和陆川进门后都脱了外套,被陆安安排坐在了茶几一侧的单人沙发上,黑色的毛衣裙衬得肤白如玉,扎了个低马尾,涂了点口红,气质干净内敛,又不乏明艳温柔,挺直的脊背、谦和的态度,都十分博人好感。

    老爷子先前看照片,只觉得这姑娘漂亮至极,现在见了人,才又觉得,那些照片,可能也就摄取了这姑娘五分之一的神韵,本人远比他想象中还要好,心里那十分满意也就上升到了十二分满意,寒暄了几句后,很温和地问:“听川儿说你又写书又当编剧,平时是不是很忙呀,现在还在写吗?你们那个网文,听说不许断更?”

    “爸你这做功课了呀?”

    陆渺正吃橘子,被老爷子这话惹得一笑。

    江沅也笑了,回答说:“网文是连载任务比较重的。不过我最近没有在写连载,修一个出版稿,还有一点编剧上的工作,却也都不紧急,过年比较忙,就在休息了。”

    “诶——”

    听他说完,老爷子脸色怔了一下,突然看向另一边的二女婿蒋少亭,不确定地问,“沅沅学编剧那个师傅,是你那个三叔吗?”

    陆晴的丈夫便是京城蒋家人,身在军界,气质很是沉稳冷冽,不言语的时候,仿若一柄收敛锋芒的剑,开口同岳父说话,却极为谦恭,“对,可不就是他么。”

    目光再投向江沅,不免赞叹,“三叔他性子板正严苛,却是极惜才的。算上江沅,好像统共也就收了两个徒弟,那个都四十好几了,可见我们小川这找女朋友的眼光着实不错。”

    陆川和徐梦泽仍是坐在小软凳上,前一个正泡茶,听见这个连连点头,“我自己也这么觉得。”

    话说完,头顶便被人敲了一下。

    陆晴将一个大果盘放在茶几上,偏头朝江沅笑,“我一年到头也有大半儿时间在云京,你以后要有时间了就给我打电话,来家里玩儿。”

    “嗯……”

    江沅点点头,笑得微微脸红。

    ------题外话------

    338章截图,在8月31日第二条围脖后面补充着哈,大家往前翻一下,能看见的。

    然后——

    虽然快完结,还是要调整一下更新时间。

    明天的一更在中午十二点,么么哒。

    这本文,一更阿锦基本都是在半夜写的,最近感觉整个人状态很有问题,昨晚看了知乎推送的“猝死的六个身体信号”,全中,感觉特别害怕,所以调一下更新时间,保证正常作息,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